叛徒

第129章 分辩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辩

蒂雅现在有新项目要练习……

专心训练塔塔去偷东西,偷伟大贤淑高雅的索菲亚公主的卫星电话!

安妮是和蒂雅住在一间中世纪房间里,因为苏威典国防学院就位于以前的王室夏季行宫,现在宫殿的一部分和野战训练场的一部分还当成公园一起向公众开放。

安妮自从克隆了一部蒂雅的卫星电话,也经常带在身边,不过公主的事情很多,需要转换的服装形式也多,所以有时候也把卫星电话藏起来。

蒂雅就耐心的训练塔塔寻找这部电话,这简直成了小姑娘每天劳累功课以后的主要乐趣。

塔塔还好点,每天都会由王室侍从在下课以后交还给她,小猫太危险了,现在已经有接近一米的长度,一般情况都不允许靠近安妮殿下,所以蒂雅很不满,经常去侍从那边陪着小猫,逗弄塔塔。

可塔塔这傻蛋一开始接受了蒂雅拿卫星电话比划了以后,做着很明白的样子,吱吱呀呀的就跑了,然后偷个安妮的胸罩内衣什么的回来,气得蒂雅大骂……

小猫已经俨然有点王者气度,除了跟蒂雅撒娇,就是懒洋洋的掸尾巴,塔塔一般被骂了,就趴它身上装着专心找虱子……

这些都是蒂雅嘀嘀咕咕跟齐天林唠叨的内容……

齐天林心狠,一直都要小姑娘说英文,虽然结结巴巴,小姑娘已经能勉强对话了,只是涉及到一些复杂的内容,才憋不住用阿拉伯语……

没有公主打搅的对话是多么快乐,直到齐天林说:“好了,我得走了……”

蒂雅才突然想起光顾着自己叨叨了,还没有问胡子现在在做什么呢!

不过挂了电话就不会打过去,免得耽搁他做事……

小哼哼的姑娘刚一转身,就看见安妮面带狰狞的站在身后,吓了一大跳:“你干嘛,不做声不出气的!”

安妮哼哼:“居然敢指使塔塔来偷我的内衣!”

蒂雅跳着躲开:“没有!是它自己偷的!”

安妮没听见缘由,怀疑:“它为什么会偷?”

蒂雅呐呐:“我怎么知道!它是公的?”

安妮大光其火,逮住塔塔就是一阵弹额头:“好的不学!尽跟着保罗学这些龌龊的东西!”

小姑娘不满:“胡子才不会!”

安妮双手叉腰:“不会?”上下打量一下蒂雅:“对你那是真不会!”对老娘那就不一样了!

蒂雅的硬伤啊……气得嗷嗷叫,最近半年可增加了不少呢!

不过实在是和这北欧体型没得比!

蒂雅稍微撇嘴:“我看那些找着机会跟我献殷勤的,也是想打你的主意!”

安妮一半得意一半无奈:“再过几年吧,也会有打你主意的,我是最厌烦这事儿了。”

蒂雅其实还是关心这个姐姐:“那你打算嫁给谁?”

安妮丧气:“目前看样子是这个瓦伦的占据有利位置,看我就好像看案板上的肉……哼哼……惹急了,我就跑!”

蒂雅现在对苏威典王室也总算有点概念了:“跑?你能跑哪里去?上次你环球世界都被抓回来……”

安妮烦躁:“真的……真的把我惹急了,我就去阿汗富找保罗!”苏威典在那边也参加了北约军,人数不多,还不到一千人,但是对安妮来说,就算战火纷飞,也比在皇宫这么关得好像笼中鸟来得好!

蒂雅的大眼睛一阵冒绿光,谁叫她的眸子本来就泛绿呢:“好!我们过去找胡子!”

安妮好像真有想过这件事儿:“上次你说我们去印度,那不太靠谱,我们在那边没有什么军队,只有去军队,我们才有可能得到批准,相对安全嘛……”苏威典军队在阿汗富也是在不太危险的北部靠近前独联体国家边境。

蒂雅只会把头点得跟啄木鸟似的。

安妮小声侃侃而谈:“所以我才一回来就要求来国防学院学习,回头我就从军部申请参加斯卡拉堡团!”一脸谋划已久的表情……

蒂雅不理解:“斯什么?”

安妮低声重复:“斯卡拉堡团!我们派驻在阿汗富的装甲团,斯卡拉堡就是我的封地城堡,名义上来说,斯卡拉堡团是我的私人近卫团!去年才换防过去的,我等了好久这个机会!”

蒂雅真的没这位公主这么丰富的外逃经验,有点发呆:“然后呢?”

安妮越想越觉得靠谱,一脸放光,鬼鬼祟祟:“我们过去视察兼体验一下,然后联系上胡子,就这么在那个地方消失掉!”

蒂雅呆若木鸡,她只想过去找到齐天林,没想到这个惹事包的公主有这么惊人的打算,呐呐:“再然后呢?”

安妮一脸无所谓悄悄:“等个几年,老点了,抱个孩子回来,就不太好叫我嫁这嫁那了……”

小姑娘简直是被天雷滚滚炸得外焦内嫩:“孩子……从哪来的?”

安妮还是轻描淡写:“保罗比较顺眼,跟他生一个也无所谓……总之可以拿回来应付爹妈就行!”北欧对待性行为是有点开放,可也没到您这个随便的地步吧?

蒂雅简直有点颠覆,一脸鄙夷,安妮看了就抓住她的脸两边扯:

“不许瞎想!起码保罗比那些油头粉面的公子哥靠谱吧!看着我都觉得恶心!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蒂雅不认同:“不随便还这么随便……”

安妮是真觉得这件事儿可行,一巴掌打蒂雅屁股上,拉着她一起倒在**躲着小声:“反正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早点把这事儿敲定,不管后面怎么地,先离开这里再说!千万注意别让史丹利听见,他耳朵最尖!”史丹利就是那个白发侍从官,一直就把安妮当成个女儿来看待,唠叨得很。

那也行,蒂雅要的就是跟齐天林在一起,具体的方法,也就不在乎了!

齐天林自然不知道挂了电话的情况,因为耳中传来轰鸣声,夜视仪里也能看见直升机的频闪,他也就打开那颗来自于奥尔马头上的频闪灯,指引直升机……

通讯系统打开:“终于来了,我都要冷死在这山头了……”

那边传来马克的声音:“嘿嘿嘿嘿……活着就好!”

他找的这个位置不错,山巅,周围都是开阔地带,是块平坦的地方,直升机稍微打开探照灯看了一下,就关上灯,盲降在空地上,亚亚和马克立刻跳下来,其他仨居然也都在直升机上,那个医疗兵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没出事就好,我们昨晚听说有大行动在这一带,吓得够呛!”

齐天林做惊魂未定状:“那边……闹得很,赶紧走!”

另外两个坐在驾驶位上,看见他就主动伸手碰拳头:“谢谢哥们!”

齐天林笑:“掉了你几个弹匣,不用我赔吧?”

那两个带头跑的德阳承包商嘿嘿嘿笑……

六个人都挤上飞机,快速升空,立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先把他们仨带回德阳公司的绿区,毕竟夜间直升机控制非常严格,可不敢随便到别的绿区,齐天林做点虚弱状,这边德阳的承包商就邀请他们干脆在这边休息一晚,毕竟他们有点心中有愧,而且德阳也有自己比较完备的医疗部门。

齐天林点头同意:“也不用去检查了,先让我好好吃一顿……这两天还是有点腻歪……”于是终于在晚间,第一次见到德阳这么多PMC都在餐厅。

医疗兵介绍:“我们公司大,人多,这点比你们那边还是要好,晚上聚在一起乐子也多一点……”齐天林他们这帮人就几个,吃饭都是去人家北约军队餐厅的,没什么交集。

一大群白天出生入死的雇佣兵到了晚上就在这狂饮……

其中还很有几个女性PMC,这点酒精含量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主要是在

这种高度紧张的环境中寻求一点点的放松……

齐天林他们几个也要了一大杯啤酒坐下来,看着狼吞虎咽的齐天林:“东西已经送过去确认了,现在正在做最后的比对,但是已经发了百分之五十的酬劳,我们每个人的款都分出来了……”说着马克就递过一张银行卡,就算亚亚和齐天林是一伙儿的,还是要亲手递,这也是雇佣兵当中的规矩,尽量不转交……

齐天林也不客气的接过来塞口袋里。

那两个德阳的还是大气:“感谢的话,我们就不多说了,你这事儿是做得地道,不然我们也没那么容易脱身,昨晚就接到通报,说那一带前两天的武装分子密度非常高,我们有点误打误撞的掉坑里,如果不是你拖住,我们根本没机会升空……”

齐天林嘴里包着东西,不在乎的挥挥手,正要说话,突然就楞了一下……

因为他看见餐厅那边的一帮人,其中的面孔非常面熟!

不是导演或者老鹰……

因为之前这些天经常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经过那间挂着身份牌的门房,都会下意识的看看,看得多了,那一排的几个身份牌照片都熟悉了,以他现在的眼力和记忆力,真是过目不忘的,现在一眼就分辩出来!

那是和导演他们一起出任务的PMC……

国防部物资局的巡查任务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