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3章 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抢

这次安妮不阻拦了,笑眯眯的爬上自己的车长位,调整一下座椅,就指挥驾驶员跟上车队,十来辆装甲车快速的驶离机场直接上路……

不得不说,这个苏威典公主确实异于常人,这活儿是个挺艰苦的事情,她就可以搞得乐呵呵,十余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过来,现在仅仅原地休息一个小时,又是连续七八个小时的长途驾驶,这可不是强调舒适性的沃尔沃礼宾车,坐在后面运兵车位里,不拴上安全带,就给摇得七歪八倒了!

不过挂在齐天林身上的蒂雅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心,她先上车,就解开了身上的战术背心,等齐天林一上来,就搂住他的脖子,借着自己个子小巧,直接坐在齐天林大腿上!

这专为北欧人设计的CV90内部空间还是大,亚亚把自己和齐天林的行李大包提上来,傻笑着坐在对面抱着步枪看热闹……

蒂雅不在乎,拿脚尖捅捅自己的行李:“塔塔在里面,拿出来喂水了!”亚亚赶紧照做。

齐天林在车壁上找了根带子把步枪固定好,才一手揽住小姑娘的腰,一手轻轻的敲她两下脑门:“长胖了点没?还是这么轻?”

小姑娘仰头看他,嘴角瘪了两下,还是没忍住,呜呜的就哭起来!

分别了这么久啊,怎么会不想念,无论是哪种感情,对于与这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来说,真的是很炽热……

齐天林也不劝,只是笑:“安妮欺负你了?”

只要不战斗,车长没什么事儿,安妮的声音就通过车内扬声器传出来:“听着哪……别背后说我坏话啊!”CV40虽然是前置引擎,可这里面还是很有点闹啊,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听得见!

另外俩专业军士,一个是驾驶员一个是炮手,有点好奇这两个保镖跟公主的关系,炮手还扭头看……他也挺闲的。

齐天林笑着抬头:“那我还是要感谢您帮我照料她,看上去正常多了……”

安妮帅气的哼哼:“不客气!这也是我妹妹!”

脸蛋上还挂着点泪珠的蒂雅不满的拿手指在齐天林的军服领子上划拉:“她才不正常!我最正常了……你想我没……”随着岁月和心态的变化,小姑娘的语气和腔调也在发生变化,虽然她自己还没怎么察觉。

齐天林听得出来啊,就双手用点力,把她扔旁边的座位上,伸手拉安全带来捆扎,可小姑娘的手立刻就牢牢的又箍他脖子上:“别……放开嘛!”娇嗔的味道已经很重了。

齐天林顺手摘下手套,用棉质的部分帮她擦擦脸上的泪水,可能别的女孩子会

嫌这种战术手套脏,小姑娘不会,依旧有一个往上抬脸迎着的动作,嘴角又挂起笑容,双手高举挂齐天林的脖子还是有点累,快速的滑下来伸到齐天林的腋下,紧紧扣住他的胸膛,顺势把自己的头也埋进去,口中有点喃喃:“真的好想你……!”

对于漂泊在外面十来年的齐天林,除了自己的母亲,可能也就这么个姑娘这么想念自己,心里也就一软,抱着她,把自己的背靠在车壁上,带点笑容打量她……

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白了点,也许是生活条件好了一些,又也许是安妮那些高级昂贵的护理品起了作用,现在的蒂雅,看上去比一年前真的要白皙一些,不过肤色还是不能跟安妮那种大白鲨比,天然卷的栗色长发也学着安妮的样子直接扎在脑后,水灵灵的眼珠让那一汪猫眼绿更加深邃,似乎能看到人的心底,也分外让人怜惜。

齐天林得控制住自己想把小姑娘搂在怀里好好亲热一下的举动,毕竟现在越发有大姑娘的感觉了,把她拉离自己的胸前:“怎么样?各种学科的成绩还好么?”

蒂雅有点笑,还翻翻眼珠才用华语生硬的回答:“我……爱你!”

又被安妮听见了,她能听懂:“喂!发音不对,应该是我爱你……”

齐天林哈哈笑,心情大好……

这一路就是四部轮式装甲车,六部履带式CV90,还有两部越野车在前后拉开距离警戒,CV90真的是当今最有名的轻型装甲车,同一个底盘,可以变化出很多样式,这里的六辆,就有一辆抢险救援车,一辆120毫米口径的轻型坦克,一辆指挥车,三辆安妮指挥的这种标准型号运兵车,都配备40毫米口径机关炮,在这块地界,基本上是佛挡杀佛了。

但是路况很一般,又是多在山间转悠,所以从中午过后上路,天色完全黑透,接近九个小时才到达苏威典在阿汗富的北部兵营……

和各地的绿区兵营都差不多,在城里一片高大水泥隔墙的后面,一片低矮的活动板房,这里的数百名苏威典士兵居然还集合起来搞了一个欢迎仪式,毕竟是大家都很喜欢的公主嘛,怎么都要表示一下尊重的。

不过安全起见,安妮就和一排新来的士兵一起做了个自我介绍,也不出列,稍微站远点就不知道其中谁是公主了。

分配营房的时候,蒂雅理所当然的就打算跟齐天林去住一块,安妮翻着白眼阻挡,这种以前很少看见她做的表情,现在也熟练得很:“你要么就跟他住二三十人的混居宿舍,要么这种三四个人的小单间,就不能男女混住,不允许在战地有

什么关系发生的。”

蒂雅还没想到那一茬:“什么关系?”

安妮嘿嘿笑:“SEX!”

小姑娘还得翻看随身携带的翻译机才知道是什么意思,大鄙夷:“也只有你这种人才会一天到晚想着这个!”

安妮嘲讽:“你一天到晚口口声声说自己可以嫁人了,嘿嘿,还不是假把式!”

蒂雅懒得跟她白话:“我出去了!不住一起,进出一起总是没问题的吧!”

朱迪倒是跟她们俩住在一块,听见这边俩说话,感觉跟齐天林很熟络,暗自心惊,赶紧装聋子,也不搭腔,只是检查好武器装备,随时保持在安妮的周围几米内。

蒂雅不景仰公主,自己的东西也不整理,就这么轻装跑出去到隔壁找齐天林,帮他整理行李去了。

现在脱了外面的战术背心,只在腰上扎了一根武装带,手枪还是绑在腿侧,合身的小军装穿在小姑娘身上很精神,小身板现在隐约已经有点窈窕的感觉,三两下麻利的把齐天林的被褥弄好,掉头皱眉:“亚亚,你不去遛遛猴?”大夜深的,遛什么猴啊?

小黑人不抵抗,低头抱了塔塔,嘿嘿笑着就关门出去。

蒂雅转头看看坐在桌边拆卸枪械的齐天林,立刻就变笑脸,溜过去坐在长凳边靠着:“嘿嘿……还是跟你在一起最高兴。”

齐天林手上不停:“现在我可没什么好吃的给你。”

蒂雅不脸红:“那会儿没吃够嘛,这大半年还是把这个治好了不少……”那是,经过公主殿下以及一群侍卫的监督,原来那些吃货本色的行为简直销声匿迹。

齐天林点头:“嗯,看来跟着安妮还是有好处的,她这一拨儿得在这磨蹭多久?早点回去好好上学,我看你现在也学得不怎么样。”合同是签署的半年,但是安妮这种娇滴滴公主怎么可能在这里呆这么久?打死他都不相信。

蒂雅撇嘴,小手熟练的挽齐天林手肘,小声八卦:“她想偷偷跑呢,本来就是为了躲避国内的事情,才不是为了什么她那个爹。”

齐天林也是从新闻里看见这个事情的,笑起来:“那倒是,她本来也是个坐不住的性格……”正要继续说什么,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是纪玉莲打过来的,齐天林走的时候就给母亲说了,很简单,打过来能打通就是休息时间,打不通就是在上班,所以纪玉莲晚上都会试试给儿子打电话,反正阿汗富跟华国的时差不算太大,挺方便的。

齐天林笑着拿起电话,用肩膀夹在脸侧:“妈……还没睡觉?”

齐天林不阻拦,手上熟练的把M4的上身擦拭好,组装回去:“我知道……挺好的,行,我知道,您这会儿还叮嘱我要盖被子?”

不能完全听懂,但是那种母子之间的情绪明显影响到了小姑娘,一张嘴有点抿住,慢慢又有点嘟起来,齐天林瞥见,怕她想妈妈:“嗯,我有个外国妹妹,要给您说几句,以后带回家给您看……”然后就把头撇开,用下巴示意蒂雅自己对电话说话。

那边纪玉莲也有点紧张,内地人嘛,除了跟亚亚这小黑人接触过,还没跟外国人说过话呢:“哈……喽?”然后不知道该说啥了。

蒂雅比她更紧张,憋了半天才回忆起自己其实练习了好久的华语招呼:“妈……我祝您长命百岁,寿比南山……”

嗯,纪玉莲一紧张就把电话递给旁边的柳子越:“你帮我翻译翻译!外国人!”

柳子越一听,眉毛都立起来了……

话都说得结结巴巴……

就想抢婆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