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4章 阵地

第一百三十四章 阵地

蒂雅还在一字一顿:“他对我很好,我很想见您……”

柳子越口气就很不愉悦了:“见我?你还差点!”

蒂雅还领会不到这么深刻的反问加鄙夷句式,但是听声音这么年轻啊,还看一眼齐天林,齐天林笑着拆手枪:“自个儿说啊,对话就是这么练出来的,我妈挺好一人……”

那边柳子越也在捂着话筒交还电话:“说祝您寿比南山呢……能说点中文,这谁啊?”

纪玉莲多熟悉儿媳妇,看眉眼就知道,赶紧解释:“说是他妹妹……”

柳子越撇个嘴起身去洗澡:“妹妹?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看出点不对劲的纪玉莲才试探着把电话凑近耳朵,听见蒂雅磕磕蹭蹭:“我们过得很好……”是听起来有点容易误会……

所以两边都挺慢吞吞的结巴几句,纪玉莲就邀请小姑娘有空还是去看看她,当面看看咋回事儿,免得儿媳妇心里有疙瘩。

所以蒂雅喜滋滋的挂上电话:“妈妈说让我去看她……”眼珠子转转:“我把她的号码记下来哦?”

齐天林没在意,挥挥手,您随便。

小姑娘一直磨蹭到很晚才回去,一大早又过来撵亚亚出去遛猴……

这样日子最快乐了。

齐天林也以为就是这样做做样子,呆在这个营地里,还是很安全的,可安妮闲不住啊,直接就申请外出巡逻,这边儿的指挥官不批准,她就磨,强调自己既然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兵来服役,就要有个服役的样子,天天泡在营地叫什么服役?

指挥官也不傻,回头商量一下,直接安排安妮跟着一个侦察排到城外附近的高地去驻守!

相比之下,驻守可比巡逻安全多了,无论如何也是有个阵地的,这种带装甲车的阵地,随便抵抗个几百人都不成问题,而且稍微一拖延,空中和地面支援也就来了,十几公里的事儿嘛,巡逻就危险得多,稍不注意就被伏击,前不着村后不落店的,麻烦得很。

安妮欢喜的接受了任务,回头就得意洋洋的跟着三部车二十三个人出发了!

一大早出发,半个多小时就顺着碾压出来的山路上了高地……

这是个独立高地,在一座本来就是周围比较高的山脊上,长宽不过几十米,四面都是不太利于攀登的沙石壁,然后之前的工兵用推土机在侧面硬用沙土堆了个围绕斜上的盘山路,这样这个地方就是典型的易守难攻,想上山头,只能顺着没什么掩体的宽宽路上来,可是就在山顶口子上,两部装甲车的40毫米机关炮就对着下面,貌

似现在塔利班还没有什么武器可以抵挡这种炮弹的侵彻力,所以这个点在这里矗立了两年多,也没什么大碍。

可是这个点下面就是两条从山区到城里的必经之路,翻山也可以被看见,所以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看见公主御驾亲征来了这个阵地,苏威典军人们还是很高兴,只是地方有点窄,就换防回去两部车和几个人,这二十来个人自己再扩大点防御阵地,算是在这里驻扎下了。

现在北约军队的阵地构筑蛮科学的,都是在装甲车上携带了很多折叠起来的铁丝网,里面衬着泥色的玻璃钢膜,平时在路面移动的时候,还可以作为临时外挂装甲,可到了防御阵地,只要把这些一米五高一米来宽的铁丝网一立起来,每四张就可以构成一个方筒,然后再手工往里面填满沙土,因为重力的原因方筒就会变成一个一米五高的圆筒,一排圆筒紧挨着就形成工事,上面再叠加一排圆筒就变成火箭弹也打不穿的一米多厚高墙,真方便!

齐天林他们现在就专门干这个活儿……铲土装圆筒!

雇佣兵们一点不抵触,还低声嘿嘿嘿笑:“拿这么高的薪水来铲土,我真愿意!”这些真正见识过血腥的PMC,可一点都以为冒险才是硬道理。

安妮也装模作样的拿个铲子来铲了几勺,拿个随行的记者,赶紧拍照摄像,可没过多一会儿,公主就觉得可能会伤到手部皮肤,就心疼的跑以前阵地去玩儿。

原来也就十来个人,两部车,现在就留下几个老兵协助,这里指挥的是一个少尉排长,那几个老兵就按照日常的工作安排,给新来的士兵和车组人员们安排下去。

四方形的阵地周围都是两层高的圆筒,但是每一面都留出了不少间隙,算是射击孔,每个射击孔旁边都用喷漆直接喷着数字,亚亚好奇的问齐天林那个数字是什么,齐天林熟络:“标定距离,从那个孔看出去的几个参照物的距离,平时都要测量清楚,万一被攻击,喏,用这两门迫击炮或者榴弹发射器都可以不需要校准就进行火力覆盖,方便得很。”

因为担心被对方用榴弹高抛袭击,阵地内部是高低错落的,顶部还都覆盖了防伪网,到处都有避弹槽,所以这么一个小小的阵地,基本上就是这些年北约军队到处征战积累的经验体现……

蒂雅不关心这些,小女兵也没有被要求铲土,就带着塔塔跟在齐天林背后,端个水递个毛巾什么的,安妮看不过,直接把她拉走了:“你别一天到晚围着他打转,别人不把他当怪物看了?要学会不留痕迹的照顾他。”

这方面

小姑娘确实有太多的不懂,听得也有些懵懂:“怎么才叫不留痕迹?”

安妮嘿嘿:“比如每个小时才过去在他身边晃一晃,不要这么随时都腻在那里!”

蒂雅有点怀疑安妮这有理论没实践的说法,但是总算是没那么黏乎了。

齐天林这一帮土石方工人挖了一整天,才弄好了一半,但是不着急,老兵们都笑说除了骑着驴子的老百姓从附近经过,一年能看见武装分子的时候也不超过十次!

这里还真是个适合公主服役的好地方。

远处的夕阳在开始落下,那种从天穹的蓝色到天际的橘红色变化,看上去很迷人,安妮靠在圆筒边看得很入神……

她自己的剪影在暮色中,也很迷人,记者赶紧拍照。

装甲车满荷载是可以拉接近三十个人过来的,车上空余的地方都是各种物资,所以晚上照例就是各种单兵口粮,新兵们都还有点新鲜,老兵们就跟齐天林他们一样,都是使劲的往嘴里塞,尽量不经过味蕾的分辩,免得想吐。

夜幕降临下来,安排好夜间放哨的轮班,也不分男女,就排开一个个折叠铝合金单兵床,睡觉……

齐天林他们六个人在步兵们的轮班放哨之外,为了体现保镖工作,自己还有个轮班,每晚两个人,齐天林主动要求自己每天都守上半夜,因为阿汗富的武装分子如果夜间发起攻击,多半都是在前半夜,凌晨的话,稍微耽搁一下天一亮,就会被空中火力支援打得落花流水。

所以黑漆漆的夜色中,当齐天林爬上沙土圆筒的顶部,静悄悄的坐在上面时候,一只小手就伸上来小声:“拉我上去……”

齐天林一只手就把小姑娘提上来,蒂雅熟练的坐进他的怀里,也不说话,就跟以前在非洲大陆的很多个晚上一样……

阵地照例是在对着上山路那边有个瞭望哨,另外三面就是游动哨,三四个哨兵就可以全方位的监视整个山地。

这样的荒山几乎没有什么野兽,所以也听不见什么多余的声音,静谧得很,低头看看征地内部,大多数人都已经拉上被单睡觉,夜间温度一般也就在十来度,睡觉倒是凉快,就是白天有点晒人,少数几个有点兴奋的新兵还在聊天,安妮也差不多,头上戴个低照度的头灯,在看小说!

这种瞭望哨一般都不抽烟,黑夜中的烟头基本就是给对方表明自己的方位,虽然塔利班的狙击手很少,这种不明智的行为基本上就没人敢做。

齐天林就这么一直坐到凌晨两三点过,才起身去叫醒换班的詹姆斯,然后把用抓绒衣

包裹起来的小姑娘轻轻放在她的单兵**盖好,自己才去迷迷糊糊的打了个盹。

天亮起床以后,依旧是挖土工作,连续搞了两天才把土墙给折腾好。

安妮还是明白道理,没有什么格外的要求,天天除了看看书,摆弄一下枪支,大多数时间都在陪各位士兵聊天,算是给大家打成一片,很有点鼓舞士气的作用,让苏威典的士兵们更觉得公主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可是到了第三天,实际负责这里的一个军士接了电话,回头汇报说需要拍一个小队到附近进行例行巡逻,安妮就有点坐不住了。

齐天林好说歹说,这个猴子屁股的姑娘才勉强让自己的几个新兵跟着老兵一块出去,自己继续在这里守着……

可是等这一拨儿早出晚归的巡逻兵回来,安妮仔细询问了一下,就决定下一次一定要带队出去转悠一下,因为除了荒凉的山区沟壑,几个人烟稀少的村庄,真的没什么危险性。

跟上级申请了一下,也同意了,毕竟公主嘛,也不能跟圈养似的,而且在装甲车的保护下,加上贴身保镖,也还是要有些一些适当的军事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