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5章 阴差阳错

第一百三十五章阴差阳错

因为起码要留一部装甲车在阵地,就两部装甲车,外加一辆越野车过两天一早就出发了,还是老兵带新兵的结构,但是安妮这部车上就挤满了六位PMC,实际战斗力是最强的。

整个行程来回大约一百多公里,算是在阵地周围兜了个圈子,一方面做一些亲民友善的安抚工作,一方面观察一下周边的人员情况,注意有什么特别的异动没。

越野车是老兵开着的,已经很熟络了,吊在前面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开道,后面两部履带式装甲车吭哧吭哧的跟着。

只是今天仿佛真有点什么不顺利的,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刚进入山区公路没多远,前面的就嘭的一声!从安妮这里的车长观察孔就看见前面的越野车右侧升起一股黑烟……

对讲系统里立刻传来大骂:“又是IED,最烦这些土炸弹了!请求拖拽,我们的前桥可能炸伤了……”

安妮的战车在中间,刚要指挥上前,马克和齐天林对对眼神:“等等……还是我们过去看看实际情况,您再移动……”

本来一般都不愿意下装甲车的,下去外面说不定就是枪林弹雨,可是让安妮的装甲车就这么开过去,那才更危险,不用多想,称职的保镖就是在这个时候去顶替风险的。

安妮同意了,打开装甲车后门,齐天林阻止了马克下来:“我跟亚亚去看,你还是负责指挥……”

马克不推辞的点头:“那你们注意安全!”

相距着一百多米呢,齐天林先靠在装甲车后看看周围环境,这是个山谷之间的山腰路,左边是沟壑,不算很深很陡,但是二三十米还是有的,右边和沟壑对面都是高山,山地上面还有一些植被,这个就有点烦,可以躲人呢,指挥亚亚靠着崖边走,自己也仰着头观察周围环境,一般这种简易爆炸装置周围都会有点埋伏,等着下车就开火,得警惕,一般RPG打CV90是打不穿的,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么,不能让公主处在危险的境地,这是做防卫的基本要求。

但是还是在通讯系统里面联系:“请两部车的炮手注意3号车的两点方向,山崖上部的植物丛,谨防埋伏……”

他才刚说完呢,第一部的越野车上四个人都跳下来了,其中两个明显有点嫩,带点隐蔽性的躲在车身周围端着步枪警戒,那俩个老兵却满不在乎的就跟一般城里马路上下车的司机一样大大咧咧,其中一个拉开后门,从座位上拉下来一具M3单兵火箭发射器,一点都不遮掩自己的行动,略微观察一下,就把火箭筒对准刚才齐天林提到的那个植物丛,扣动扳机,嘭的一声,发

射器后部一米左右距离腾起一大团火光,然后发射器前方就好像吐了个烟圈似的,一支火箭弹就以肉眼难以看见的轨迹,狠狠的砸向几十米外高度的植物丛,嗵的一声,在那里炸起了一大片火光!

嗯,这就是正规军和PMC又有点不一样的地方了,正规军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什么东西都敢用,用一支火箭筒打一只蚂蚁都可以,承包商们通常都是携带轻武器,所以对于使用这些东西还真没这么嚣张。

后面的两部装甲车立刻呼应,机关炮嗵嗵嗵的声音就响起来,周围只要稍微有点危险的地方,都被来了几个扫射!

齐天林翻翻眼皮,趁着这股热闹劲儿,加快几步跑到越野车旁边,俯身下去一看,右前轮掉坑里了,但是爆炸物的威力可能是用来伤害经过的巡逻步兵的,没有把机械件炸到只是把轮毂外面砸变了形,连带车身也有些伤害,换个轮胎就行。

招呼那两个有点紧张的新兵把后面的轮胎卸下来,那俩老兵真的是不怕死,颇有点我过路你炸我的愤怒,另一个爬上越野车后面,抓起上面架的M2-12.7毫米机枪,就开始对刚才炸过的地方再来扫射一番……

就当是个掩护,所以齐天林也不理会这种个人行为,指挥动作慢慢娴熟起来的新兵更换轮胎,自己提着步枪往前面再走了几步,这里有个转角,他得了解一下状况,伸头小心的看看,也没有什么大碍,刚才的攻击也没有看见什么动静,就站在那警戒,直到越野车换好轮胎,他才干脆和亚亚留在前导车上,让两个新兵到后面装甲车上,继续前行……

已经遇见了伏击,后面就要小心得多了,不过那个开车的老兵还是熟稔:“这种IED很多都是临时起意埋在那里的,周围的埋伏也是可有可无的,特么的这些乡巴佬就是想恶心人!”

怪不得他那么不怕……

不过战场上也不少这种有奇思怪想的士兵,总认为越是躲躲藏藏越会被击中,反而是泰泰然的才能奇迹般的生存下来,但是这种信念一般都是自己坚信,不能说,一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齐天林坐在副驾驶观察着四周,越野车在这种地方的好处是比较轻,对于有些专门针对履带车辆的大型地雷就不会触发,算是帮后面的装甲车趟趟路,因为再强大的坦克,遇见这种在腹部爆炸的大型地雷,有时候就那么一颗,就可以把整部车报废,更别提轻型坦克,光是那种震动都可以把里面的人震得七窍流血五脏移位了……

安妮坐在装甲车的车长位,头边是有一圈小方格的防弹玻璃观察孔的,齐天林上

了第一部越野车开道,她自然知道是为什么,也知道危险系数有多大,没怎么吭声,只是叮嘱驾驶员距离越野车稍微近一点,万一前面被袭击,可以尽快支援。

不过后面运气还不错,三部车就保持一个比较紧密的状态穿过这片山谷,到达第一个村庄。

这一次出来算上安妮和蒂雅,就有四五个女兵,在村庄里,这些浑身装备的女兵似乎就比男性要亲和得多,安妮脖子上系了一根带苏威典国旗色彩的围巾,摘了头盔面带慈祥的到处跟妇女儿童谈话,抱抱小孩子,蒂雅就负责背着一包零食,帮她打个下手,摄像师自然是忙个不停的,这些素材都太有用了……

只是塔塔开始在蒂雅的肩膀上,老是伸手偷零食,被亚亚赶紧抱走,免得被小姑娘打。

齐天林他们六个依旧跟以前保护联合国官员差不多,或站或坐的散开在安妮周围,朱迪还捧着一个纸箱在安妮另一面,总之就是降低以安妮为中心的感觉,其他士兵也都散开做类似的工作,有些还一边给村民发饮料,一边询问最近武装分子的动向。

不过在这些百分之八十村民都是反政府武装分子的区域,问的人不在意,回答的人也不认真……

从齐天林这样小角色的角度看来,这些事情都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就和当年日本想侵略华国,不也搞什么大东亚共荣圈么,搞什么亲善行为?大家都不是一路人,还不是吃归吃,打归打,怎么可能有什么结果,不过客户要这么做,他们自然也只能是跟着,可看看手里的巡逻路线表,有真的有点皱眉。

因为这才早上十点过,今天还要去两个村庄,直到下午六七点才返回阵地,这也就罢了,刚才齐天林听那个老兵顺口提到这条路线是比较安全,但已经使用了好几次的!

对于常年在战火边缘游走的PMC来说,安全不安全都是相对的,再安全的线路,只要临时调集一拨人进行伏击,就变成最危险,何况这种走了好几次,还在村庄露面的,人家只要有心,很容易就得出巡逻队的经过时间,这可是很危险的征兆。

整个巡逻队的指挥者是第三部装甲车上的一个少尉排长,齐天林恳切的跟他提出了自己的担心,这个排长还是小心:“那你们觉得该怎么办?”

齐天林不呆板,小声笑:“待会儿你打头兜一圈,你就说地形有点复杂要改变路线,我们稍微走开点然后就顺着这边回去,索菲亚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我们实在不想冒险……”

排长也不想当这个罪人满口答应:“那行!”

于是在这

个村庄呆了一个小时左右,后队变前队,原地掉头出村,那个排长指挥自己的装甲开上路,稍微装装样子磨蹭一下,就顺着另外一条非标准车行路往回走……

安妮作为车长,也是有驾驶员经验的,虽然车长位没有GPS一类的东西,还是有军事常识,能根据环境和天空判断方向,察觉方向似乎和自己手里的军事地图不同,有疑问:“现在的车行路线是怎样?”

排长尊敬的推卸责任:“特种小队的保罗建议走这条路……”为了不影响部队的正常编制,一般都是称呼六人组为一个负责特别任务的特种小队,当然谁都理解这个特别任务是什么。

安妮听了就撇嘴,不过这姑娘就这点好,不迂腐,只是暗自盘算晚上回了驻地,是不是要把齐天林弄来修理一下!

可仅仅三四小时以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运气真的很好!

因为在外面耽搁的时间很少,只去了一个村庄就踏上返程,原定下午天擦黑才会返回的巡逻队,四点不到,就已经到达了高地附近……

然后就听见那里打得热火朝天!

塔利班居然是认准巡逻队离开以后,这个城外高地就没有多少人,居然纠集了两三百号人开始围攻!

阴差阳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