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39章 战争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战争

齐天林没什么讲故事的天分:“前面跟着出过几次任务,没什么特别,就是等待,围捕,就跟现在似的,那是丛林比这个头疼得多,看也看不清楚,蚊蝇又多,还潮湿,就那么一等就是两三天,而且我们那时装备也不好,步话机都不全有,更别提卫星电话,热成像仪这些东西了,吃的都是现找,饿起来小虫小蛇都不客气……”

安妮有点泛呕:“跳过跳过,别说吃的……我现在不想提这个。”

齐天林眼睛还是在观测仪上:“反正就枯燥,哪有你这样的女兵还可以聊天哦,无聊起来,看蚂蚁搬家都可以看几个小时。”

嘿嘿笑的安妮问重点:“杀人呢?你怎么越过这一关的?今天我是怎么都不敢扣动扳机!”

齐天林撇嘴:“哪里有什么关,我说啊,越是想得多的人,这方面才会出问题,我们部队很多都是农村兵,没什么文化,哪里知道什么心理问题,杀个毒贩就跟杀头猪似的,你问他杀了猪有没有什么心理障碍,那不是扯淡么?不过你毕竟身份不同,能不要双手沾血就别沾。”

安妮认同这个观点:“本来心理学就是建立在自我认知上面的,文化素养越高,自我思考越多,就越有心理方面的需求。”

齐天林嘲讽:“我说得精神病的多半就是你们这样的文化人!”

安妮想在坑里叉腰,又觉得没气势:“世界是文化推动发展的……”

齐天林笑:“按照我们独有的唯物主义说法,世界是劳动人民创造的。”

安妮笑起来:“虚伪的政党!”

齐天林鄙视:“你还不是虚伪……”

安妮不说话了,齐天林也不搭腔,继续专心看自己的夜视仪和热成像,一般两个人的小组是交替观察的,看样子这个公主是帮不上忙,就当是美女陪伴吧。

过了好一会儿,安妮才有点奇怪:“你不问问我的想法?”一般要是她不吭声或者保持生气状态,谁不追着捧着的赔小心?当然扮酷装冷淡的也不少见,不过跟她这种级别的玩花活儿,还不如直接点表达殷勤好,因为对着她扮欲擒故纵的冷漠感,也太不现实了。

齐天林是真淡漠的摇头:“您这么高级的人物,估计思维方式不太一样,我不问,问多了觉得头疼。”

安妮就自己说:“是虚伪,从生下来那一天开始就虚伪,什么都要注重仪态和声望,什么都要装模作样的展现给外界,什么都要……”

齐天林阻止:“行了嘿,别用排比句,我们的政党就喜欢用,我

知道你的中心思想了,排比句听多了心慌。”

安妮有点笑:“就是心慌,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就觉得心慌,要是我说我不想要这个身份当个平民孩子吧,你又要说我矫情,我也知道当个平民孩子不容易,远了不说,蒂雅就是个例子,不过有时候我挺羡慕她的,想法简单点,目标单一点,可能活得快乐些。”

齐天林不反对:“那记得回头给小姑娘把课程简化一些,免得到时候她也学着想东想西,我就烦死人了。”

安妮好奇:“你究竟是怎么规划未来的。”

齐天林现在有点底了:“我已经在家乡买了房子,可以跟母亲一起住,蒂雅和亚亚如果愿意,也可以跟我一起,至于他们要自己去寻找自己的生活或者别的什么,我都支持,总之我觉得想得少一点,我就可以过得比较快乐。”

安妮小心询问:“我们还算是朋友吧?”

齐天林终于笑起来:“看您说得,你愿意把我当朋友,我都是高攀,谁听见都不会说我是在说客气话吧?”

安妮也笑:“你这人吧,就这点好,不把我当个啥,打一开始就这样,是为什么呢?”

齐天林不开玩笑:“我真把你当公主,尊重得很,只不过也许我是从你不公主的一面开始认识你,所以没那么多诚惶诚恐?”总不能说因为自己高于所有人,所以连公主都不放在眼里吧。

安妮真是个敢作敢当的,咬咬唇:“这趟我和蒂雅想趁机就跑了,你得帮我。”

齐天林差点没把手里的热成像仪给吓掉:“为嘛?就因为你那些悲悲切切的公主论调?太矫情了吧?”

安妮咬牙:“要安排我嫁人了!”

齐天林没能忍住笑:“这么狗血的戏码?我都比你强得多啊!”

安妮在酝酿气氛,不满:“说真的呢,朋友嘛,这种时候就应该帮忙!”

齐天林摇拨浪鼓:“算了,我们公司还想在圈子里混下去呢,要真帮了你,可不就是把你给拐带了?我负不起这个责。”

安妮估计是难得求个人:“真的,要把我嫁给那个……”

齐天林又阻止:“打住!太狗血了,一定不是什么王公贵族就是富可敌国,这才是正常的嘛,公主配王子,姑娘,醒醒吧,别做那些白日梦了,你想干嘛?寻找真爱……哎哟,我还是别说了,一说就牙疼。”是真牙疼,齐天林没这么多油腔滑调的形容词,一说到这个事情真觉得牙都酸倒了。

安妮很不满:“为什么不能这么想?我是公主,难道就不能追求幸福了么……”

看看安妮还有争论的迹象,赶紧打住:“你是高材生,我说不过你,好好睡觉,把睡袋拉严实点……”最后还伸手帮忙给撇着嘴的安妮调整一下表面的伪装布,才自己趴回来继续观察……

每隔四十分钟联络一次高地和另一组狙击手,中间齐天林只悄悄的摸黑起来到后面撒了泡尿,基本上连续几个小时都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中间就只是用背上的水袋,含点水在嘴里玩儿。

高原的野外过夜真的是个比较痛苦的事情,高地那边仅仅是个防御工事,那么搭建一个有防炸弹的顶部土层庇护所,就比现在这样只是一个坑的简单工事要好得多,晚上睡袋都不用,就是一床军用毛毯盖住就可以正常睡觉,现在呢?

这里可就是四面皆空的山顶,夜间降温都还在其次,风嗖嗖的,一点无法保温……

就算是包着睡袋,外面还有毯子裹着,再盖上伪装网布,凌晨的时候,齐天林旁边的姑娘还是冷的有点哆嗦……

齐天林感觉到了,想想,拉过自己的毯子和伪装布给安妮塞上,也就这样了,这山头本来风就大得很,高点守卫就是个苦差事,不过也许这么一折腾,这姑娘也就没了那么多多愁善感的情绪。

最后干脆把自己的睡袋给那边都堆上,才紧一紧身上的加厚风衣趴在那继续观察,夜视仪和热成像仪轮流看,不然就算是他的眼睛都觉得疲惫。

不过也许是应了那句老话,天刚蒙蒙亮,热成像仪里面就开始有些小白点出现了!

到这边来给公主做护卫,齐天林他们还是从安德森那里接收了一批指定的东西,毕竟有些东西控制很严,从黑市上也搞不到,就算能弄到走私品也都是残破件,所以有些事情通过国家方面还是顺利得多,当然这次任务完成以后,东西还是要交回去的。

所以现在齐天林面前就三件夜视仪,除了他原来在利亚比抢夺来的那个头戴单目式,热成像仪和M40上面安装的像素增强夜视瞄准镜都是安德森调给他们的。

现在齐天林就拉过M40,慢慢的调节瞄准镜,逐渐在里面找到那些移动的身影,并把讯息发送到高地和另外一个狙击组,都发现了,高地使用大型热成像仪更清楚:“妇女有点多,请注意分辨,不要轻易射杀……”

确实是,齐天林在像素夜视瞄准镜里也能分辨出那些身影了,和另外两种夜视仪主要强调可视性不同,像素瞄准镜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提高一定的视野像素,齐天林自然能看见那些有点歪歪倒倒,悲悲切切的女人,有些还牵着孩子,开始在尸体之间寻找自己的亲

人……

这样的场景,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一贯都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小兵的角度来安慰自己,自己只是执行命令的那杆枪,造成这样局面的都是上层人士,决策层的事情从来都不应该是执行者来思考的……

高地那边明显有些士兵也起来在戒备,耳机里的声音也稍微多了起来:“看着还是可怜……”

“谁特么愿意来这里杀人了?我就只能安慰自己是自卫……”

少尉排长也不阻拦,这种情绪一个人闷着想,反而容易出问题,还不如这样放开来随便说,更利于发泄。

但是嘴上说归说,防卫还是严谨,齐天林和狙击手小组不停的报送自己观察的可疑人物:“七号区域,有个男性,动作很可疑,袍子下面可能有武器……”

“三号区域……”

天色渐明,高地周围的开阔地带渐渐的笼罩在一层薄薄的轻雾里面,天边渐渐有点白色和蓝色,在托起有点发白的太阳,一天之中最为舒适的气温荡漾在这片有点安静的土地上,如果抛开那些尸体或阵地的工事,就这么看过去,应该就是一副安详的清晨景象……

齐天林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叹息:“这就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