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0章 惨得很

第一百四十章 惨得很

齐天林不用回头,自然知道是安妮醒过来了,他自己的声音也有点低沉:“你只有杀出这一地的尸体,才有资格在这里悠闲说这句话,不然就只有躺在下面当尸体。”

安妮不吭声了,趴在那里没有使用望远镜,就那么呆呆的看着……

齐天林忙得很,继续使用狙击步枪慢慢的观察下面越来越多的人,脑海中突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面的地下党们曾经也这样向装备精良的德军进攻,留下这么一地的尸体,第二天天明时候真是惨绝人寰的感觉,当时自己对侵略军可是深恶痛绝,没想到时光斗转,自己却处在这样的侵略军一方?

自嘲的摇摇头,口中不停跟其他几个点的观察哨交流讯息……

安妮过了一会儿也掏出自己的单边耳机戴在头上,把那顶黑色的绒帽拉低一点,静静倾听频道里面此起彼伏的传令,然后转过一点头,不看下面的纷乱场面,只看齐天林自己忙碌。

齐天林能感觉到,好奇怪的掉头看看她:“怎么?有点呆不住了?得等他们都散去,我们才能穿过这片儿回去。”

安妮摇摇头,还是把视线搁这边:“不着急,你们慢慢观察,我就不看下面了,免得道德信念混乱。”

齐天林也不再讨论,继续回到自己的快速应答当中去,随着太阳慢慢升高,下面的人开始分散,有些人寻找到了遗体也开始搬运,政府军的车辆和人员也出城来维持秩序,有些城里人也出来看热闹,从那些表情各异的当地人脸上,不光有愤怒,也有惊讶,嘲讽,幸灾乐祸,庆幸不已,人类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群体。

齐天林没有那么多想法,提醒那边的狙击小组派个人到身后去做警戒,并注意自己安放的步兵雷,那两个专业军士想着总不能让公主给他们防守背后吧,吃吃的笑着就分出一个人去后面……

太阳逐渐升高,气温也在提升,早上冷得彻骨,这会儿就热得滋滋冒油了,齐天林用自己的工兵铲给安妮在坑上搭了个棚,让沙漠色伪装布网不用直接贴在身上,起码有点空气流动的空间,稍微可以带来一点凉爽,自己就无所谓的脱了厚外套,只穿着一件沙色短袖T恤趴在那继续工作。

安妮自打太阳一出来,就拿阿拉伯格子围巾把自己的脸围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现在更是缩在棚下面,根本看不见山头下面的状况,茶色的眸子骨溜溜的转,十足一只猫的样子,很灵动:“事情就这么说定了,这边的事情完了以后,就把合同交回去,然后就帮忙把我弄出去消失一段时间,我确实没法再过这种口

是心非的生活了。”

齐天林不为所动:“你如果是一小富家女我就接单了,可你这身份有点逆天,我如果把你藏起来,太惊人。”

安妮咬嘴皮:“我不管,你必须这么做,这是我的命令!”她用起这种命令的口吻真是驾轻就熟。

齐天林不惊讶:“如果没有合同,你就没有指挥我的权利。”

安妮嘴硬:“我有!”

齐天林笑着扭头,就那么一双会说话眼睛,都让他稍微舍不得的多看了两眼:“有什么权利!”

安妮语出惊人:“你是我的骑士!”

齐天林哈哈笑:“你真是小说看多了!”

安妮表情没什么变化:“昨天战斗前我喊过什么?”

齐天林记性好:“愿卡尔玛的荣耀照耀诸位?”

安妮眼睛里有点得意:“这句话你不觉得耳熟么?”

齐天林皱眉:“提示一下?”

安妮趴在坑底,艰难地从脖子上拉出一根细皮绳给齐天林摇摇又塞回去,齐天林就想起来,当时他和亚亚离开游艇登岸,离开她和蒂雅的时候,赠送了这根镶嵌了三颗钻石的皮绳,之前安妮也说了这么一句类似的……

安妮看他表情知道想起来,嘴角轻笑:“愿卡尔玛的荣耀永远照耀您的前方……之前你是吻过我的手背,拥抱过我,之后也呈交了你的信物……你就是我正式册封的骑士了,就跟昨天的斯卡拉堡团一样,那是我的禁卫团……”

齐天林有点张嘴,动了两下才出声:“您……这么早就给我挖坑?”

安妮的眸子里飘过一丝调皮:“在船上,你就已经和我合照过照片吧?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来,我就会选择看是你负心薄情的版本,还是你身为皇家骑士不守道义的版本,把你的照片送到各大通讯社的头版去,我觉得我还是有这么一点面子的。”

齐天林彻底张大嘴:“你!真真是叫最毒妇人心,奥塔尔真没骗我啊!”

安妮眼睛忽闪两下:“奥塔尔是谁?从没听见你提过。”

齐天林有点郁闷的回头:“一个大傻蛋!”确实有点郁闷,自从遇见奥塔尔以后,他还没被人这么算计过吧?

安妮笑得有点跟偷了小鱼儿的猫一样:“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回头自己考虑好做个计划,时间不长,两三年就可以。”

齐天林想捂头:“两三年?这都成了绑架罪了!”

安妮笑眯眯的趴在自己的坑里,开始试着掏出点单兵口粮来吃:“其实我昨晚跟着出来呢,就是跟你说这

个事儿,而且你也不想蒂雅的生活异于常人吧?顺带也让她过上几年的普通生活,不是两全其美么?”

齐天林挠头不说话。

通讯系统里基本都是英语跟苏威典语,突然就有句怯怯的阿拉伯语:“你怎么还不回来?”夹杂在中间一点不明显,齐天林自然知道是蒂雅在催促:“还有一会儿,等下面的人稍微散开点,我们才能返回……”

安妮稍微在坑边趴起来一点:“你到底是不是有点萝莉控?”

齐天林白眼:“她是我妹妹,是我的亲人……嗯,我现在也是已婚人士了。”

安妮大惊讶:“上次都还没有吧?蒂雅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邂逅了一段浪漫爱情?”

齐天林反正无聊:“浪漫个屁,所以我说你那个事儿很狗血,我这个也差不多,指腹为亲,前几个月回去才见面,人家姑娘怨气大得很,也看不上我这种大老粗,跟你差不多,打算偷偷摸摸出国就离婚。”

安妮居然很向往:“哇……真有点好莱坞爱情片的情节,比我那个带劲多了!”

齐天林没什么看爱情片的经历,只有白眼。

随着太阳爬到最高点,阳光越来越炙热,下面的场景慢慢变得冷清,有政府军维持秩序和疏散人群,围攻军事据点的行为,也不会引起什么平民抗议,只是仇恨的种子应该只会越来越深……

没有被人领的尸体和一些难以辨认的,已经有地方上的部门来处理,准备拉到什么地方统一掩埋。

齐天林看看时间差不多,就招呼安妮收拾东西,跟那个狙击小组往回撤退:“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再呆一个晚上,这两天是最敏感的时候。”

安妮忽闪的眼睛在他身上停留一下,慢慢起身:“我还没有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昨天也许又会陷入危险之中。”

齐天林点头:“其实你是真不错,有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但是不迂腐不钻牛角尖,能倾听意见,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回皇宫去吧。”

安妮笑着背起自己的小包,提上步枪:“从小到大,我的身边都是各种出类拔萃的人,很小时候我就被教育,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士安排,任何时候都要懂得采纳正确的意见,但是也要懂得做出正确的指挥,所以,我的骑士,还是乖乖的听我的指挥吧……”最后嘿嘿嘿的笑着偷偷摸摸转身离开,齐天林怎么听都觉得有种巫婆诡计得逞的感觉。

步话机里撤离的狙击小组跟他确认了地雷的安放位置,才听见轻微的汽车发动声音,这片高地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天林似乎更适应这种孤零零的时候,斯条慢理的嚼着一根能量棒,间或抿一点水含在嘴里,突然听见身后有轻微的声音,有点惊骇,慢慢的拔出后腰上的P226手枪,身体也尽量保持细小动作的翻身回头……

然后就看见一双标准的阿拉伯式头巾包裹下的大眼睛从旁边的石头后面露出来,安妮这姑娘没走?

齐天林有点惊讶:“怎么回事儿?”顺便把手枪插回后腰,在执行狙击任务的时候,他总是习惯把手枪别在这里,一来不硌人,二来方便拔枪。

安妮的眼睛明显有点笑:“我走到山腰就突然觉得,还是跟你在一起安全一点。”

齐天林伸手过去拉住她也带着细绒战术手套的手,一把拉上来:“那可得加钱,现在是狙击观察加VIP保护了。”

安妮鄙夷的坐在自己的坑边,开始打开背包铺防潮垫:“你跟别人装装也就罢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底细,那一袋子钻石都比我爸有钱了,你还瞧得起我这点薪水?要不是得保持这个公主的价码,我都想让你免费给我保护了。”

齐天林惊讶:“你爸这么穷?”

安妮嘿嘿笑:“都是不动产,平时花钱都得议会批准……惨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