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5章 恶心

第一百四十五章 恶心

柳子越是先看见蒂雅的,因为这个小姑娘七情上脸,一看就很激动的样子,看看年纪应该就是个刚上高中的样子,第一反应也是……齐天林那不要脸的真是个萝莉控?

柳成林私下是给纪玉莲说过齐天林在国外应该是和别人举行过教堂婚礼的,纪玉莲一直不敢跟儿子提这茬儿,毕竟她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让她不要柳子越当儿媳妇可真是要了她的命,干脆就装睁眼瞎,儿子不提就不问这事儿,更不敢跟柳子越提这件事,生怕儿媳妇退货。可那句话本来就是齐天林为了应付柳成林随口乱说的,估计自己都忘了,现在看见蒂雅这嫩生生的小姑娘模样,还没有多想,就看见旁边高挑的安妮,第一反应……外国儿媳找上门来了!

腿肚子有点发软。

柳子越还是有风度,主动用英文招呼:“蒂雅吧?欢迎你到华国来旅游,也欢迎你来渝庆。”

蒂雅的脑海里还在想这是谁,英文词汇量也没那么大,有点听不太懂,有点楞,安妮熟络的接过来:“还是说华语吧……她正在练习呢,您怎么称呼?”她这华语才真的是说得好,虽然还有点外国腔调,但是有功底,礼仪风度就更不用了。

柳子越仪态也是专业的,伸手:“叫我子越好了,这边来吧……蒂雅?”看了一眼亚亚,实在是跟这小黑人没交流啊,而且这孩子只说阿拉伯语的,只是抬头对着柳子越和纪玉莲傻笑一下,搂一下怀里的塔塔,塔塔还知道吱吱的打声招呼,越发显得他像个跑江湖演猴戏的。

蒂雅被喊了一声没反应,还是睁眼看纪玉莲,试探的开口:“妈……妈?”

齐天林只给母亲随便说了下蒂雅是自己收养的孤儿妹妹,没敢说得太详细,自己那个残酷的战场还是不想展现在母亲面前,可纪玉莲真的能听懂这个称呼里面蕴含的感情,一下就伸手了:“蒂雅?我是阿林的妈妈……也是你妈妈……”

小姑娘一下就扑过去,拦腰一下抱住纪玉莲的腰就开始呜呜呜的吱声!

然后很快就演变成了泣声……

自从离开相依为命的母亲,一年左右的时间了,得到了很多东西,可失去的那份舔犊之情永远的憋在了心里,自从齐天林给她说可以有个母亲一起生活,而且还是胡子的母亲,那份情感真的再也按捺不住,一个劲儿的要涌出来!

做过母亲的人,特别是纪玉莲这样失去儿子又复得的母亲,那份母爱是分外满溢的,小姑娘本来就乖巧,扑过来时候大眼睛里就盈满泪花,现在把蒂雅的头抱在怀里,真的就好像抱着十多岁的齐天林,一下子

也红了眼圈,轻轻的摸着小姑娘的头:“小幺儿乖……”

渝庆话的幺儿就是特指家里最小的孩子,儿子女儿都可以,小幺儿更是特指小姑娘,这样一份亲切的口音更让蒂雅嚎啕大哭起来……

在机场离别团聚的哭泣不少,可这么一个外国姑娘,漂亮得像个洋娃娃似的,虽然有点浅棕皮肤,可还是很好看啊,这么会抱着一个华国老大妈哭得这么厉害?

安妮正跟柳子越握手呢,不太喜欢被周围这么多人注视,提议:“那……我们就先出去?”

柳子越也不喜欢,怕给认出来,赶紧点头,自己扶纪玉莲,安妮扶蒂雅,开始往外走,浑没觉得周围有四个人飞快的帮她们开辟人群中的道路,一路通畅的就到了出港大厅外,柳子越指指马路对面的停车场:“我的车在那边……”

詹姆斯和朱迪的视线一直都挂在她身上呢,一个直接过马路在对面左右警戒的等着,詹姆斯背着一个双肩背包好像无意的就站在路中央防止有车过来……

安妮习以为常的牵着蒂雅,跟着柳子越和纪玉莲一排过斑马线……

亨克提着一个拉杆箱上前两步,阻挡另一个方向的车辆,马克背着一个单肩皮包背身倒退行走过马路,一件深灰色的紧身西装,里面一件浅蓝色细条纹衬衫,穿在他这个德国人的身上,真是帅气!

詹姆斯最后才前队变后队,跟在马克身侧转变队形。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种VIP过马路的护卫,对他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以前很少到公主这个级别而已。

只有亚亚这个没正形的,嘿嘿笑着,抱着塔塔,提着个箱子跟在最后面,动作倒是矫健。

纪玉莲手还挽着蒂雅,注意力也在小姑娘身上,也许潜意识不敢看安妮,所以没有注意到周围,柳子越注意到了啊,外国人本来就打眼,这几个人看似不经意,其实完全就是紧紧的护卫在周围啊!

只是看见他们似乎和亚亚有眼神交流,联系到亚亚似乎就是齐天林的跟班,这些人难道是齐天林派回来保护这个妹妹的?这么金贵?真是让人有点心里不舒服?

轻哼一声的柳子越掏出车钥匙摁了一下,不远处的XC90滴了一声,朱迪从马克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以后,直接过来柳子越面前用英语:“我能为您开车么?”

柳子越更加莫名其妙的递过车钥匙,朱迪快步过去,娴熟的就把越野车滑过来,詹姆斯赶紧帮忙打开车门,马克打开另一边,动作那叫一个熟练。

柳子越越发撇嘴,直接

坐上副驾驶座,詹姆斯很小心的帮忙关上门,亨克已经在路边招呼出租车了……

马克自然是为尊贵的公主殿下开门,安妮有礼貌,请老人家先上,然后拍拍蒂雅的屁股:“经常都哭!就知道装!”用阿拉伯语说的,欺负别人都听不懂!

蒂雅是真哭,不满的抽抽着上车,还拿后脚跟去踢安妮,被安妮躲开了。

XC90是三排座位的,亚亚也看了一眼马克,得到一个眼神同意,才伸手打开后备箱,熟练的翻到最后一排翻开一个座位坐下,顺便把几个行李箱也放上来。

等安妮上了车,马克才关上门,和詹姆斯一起上了亨克的出租车,跟在越野车后。

朱迪虽然不认识路,还是娴熟的根据指示路牌开出机场,转头给柳子越一个询问的表情,柳子越不想说话,顺手在GPS上按出预置的那个别墅方位,朱迪笑着就按照指示前进,虽然听不懂华语指示,屏幕是看得懂的。

也只有那里才能住得下突然多出来的这么多人吧?

纪玉莲才陡然发现怎么多了几个人和一部车跟在后面,有点哽咽:“越越……怎么回事?”

柳子越对婆婆态度还是亲热:“我怎么知道,得问你那个宝贝儿子!”

安妮大概能猜出这个上车就摘了墨镜女子是谁,很感兴趣,自己的眼睛继续躲在墨镜下面闪光……

齐天林的眼睛也在闪光……

打盹不过一两个小时,主要是等待天色沉下来,最主要还是等待街上人车都稀少一点。

他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是阿姆巴尼市的一个地理位置稍高的地方,基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大部分街区,所以楼顶才会也被其他狙击手看中,其次就是这个地方附近就有一个政府军的兵营,那里算是要求的一个重点任务位置,有人在这里把风监视兵营的进出,也有人在这一带建立了狙击阵地,随时可以在混乱的时候对兵营进行攻击。

打开手边的那个对讲系统,预先设置的频道里面没有任何声音,也许各个批次的频率不同,所以他还是要按照原计划,亲自去找人。

走前在热感仪上再检查了一遍那几个**时分发现的人影位,还有三个在……对照一下清晰的卫星地图,把大楼位置牢牢的记在心里,才只携带手枪和夜视仪,以及战刃战锤出发,这种夜间互动,他也不准备多杀人,没必要带步枪暴露自己。

下楼没有开车皮卡车,先照顾那个只有一个人的观察点,在两百米外的一个街区,步行过去都没多远,这是栋四层楼的砖房,屋顶的围

墙非常低,齐天林那里高于这里,才能通过热感仪发现这个趴在屋顶的人,头朝着的正是兵营方向,不过看动作,应该是拿着望远镜在观察,而不是狙击步枪。

他没有进楼走梯,而是兜到楼后,掏出夜视仪看看巷道里没人,就拔出战刃轻轻一挥,那个德国人制作的高级塑料套现在被他专门用来遮挡黄光,把刀叼在嘴里,用手指扣住砖墙的角,仗着身轻如燕,飞快的就攀爬上去,本来这种屋角攀爬术就是华国野战部队常训的科目,轻松得很。

到了屋檐,单手扣住,轻轻一翻,就到了屋顶天台边,轻轻的拔出手枪,拇指无声的扳下击锤,但是将双手握持的手枪靠在自己小腹前面,悄无声息的靠到那个还趴在另一边屋顶角落边的身体后面,持枪只是为了防止对方突然转过头来,这种运气不好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还是保险起见,最好不要有枪声。

对方确实没发现,他就那么一下扑到对方背上,单手持枪抵在他的头侧,另一只手摘下口中的战刃压在他的脖后,低声:“自由和民主!”

嗯,这是潜入者们统一的口令……

真恶心的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