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6章 飞刀

第一百四十六章 飞刀

对方确实惊吓了一下,一抽搐,但是迅速镇定下来回应:“阿拉伯之春……”

这个回答也够恶心的。

齐天林其实心中早有预料,还是做着惊讶的样子:“你是第几批的?”慢慢的起身,把枪口先离开,然后才是刀鞘。

被摁住这位重获自由,略微有些惊恐的看了他一阵,先拉头上的围巾使劲捂住嘴咳了两下,估计还是被惊吓到了,然后才带点喘息回答:“第二拨儿的,你呢?”

齐天林做着茫然的样子靠在矮墙边,递过自己的识别证:“不知道,今天刚进来,你来几天了?”

那人急促的呼吸几下,接过认真的看看,不是所有的雇佣兵都擅长格斗或者狙击,必定是在基本具备各种战术技能的前提下,有自己的专长,这位看来就是比较属于情报侦察类的,确认了齐天林的确也是潜入者,特别是明显的东亚长相,就放松了警惕,还是转头回去把自己凑在一个小型夜视仪前,但不带热感功能,真敬业:“十三天了……”

齐天林直奔主题:“我有一朋友,七天前进来的,那是第几批的?”

这人熟练的算算:“应该是第四批,你是第八批的……”看上去个阿拉伯人的长相,身上穿着一件很平常的灰蓝色袍子,要不是那个夜视仪,翻上来的齐天林估计都要犹豫一下是不是要制住他,手边也没有武器,嘴上的阿拉伯胡须看上去更像是真的。

齐天林不打听胡须真假:“你有知道第四批的人都在哪一带么?”拿回自己的身份识别证,主要是给反政府军看的,渗透分子们相互也需要看。

这个人没回头:“这城里没几个第四批的,我一下来就蹲在这里没去别处,别乱跑,别到处找人,我可看见死了好十来个了。”这个提醒很地道了,算是肺腑之言,捣乱么,刺探情报么,这么静静躲一个月也是成绩,起码摸清了这个兵营的规律情况,也比在街上乱跑被政府军抓住当场击毙强。

齐天林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稍微询问了一下当地情况,就告辞,上楼时候挂着的伞绳还在墙角,找个坚固物挂成双股下地,放掉一边就收下来盘在腰上,直奔另一个方向楼顶的一个双人狙击阵地。

双人狙击手,一般就是一个携带高精度手动狙击步枪,另一个携带可以自动射击的精确步枪,在遇见突**况的时候可以相互支援掩护撤离,有些极为重要的狙击任务,副狙击手还可以提供补射,只是最近美军开始增加一种新的三人小组模式,一个携带火力武器的观察手,更全面,但也更复杂。

齐天林是个喜欢

简单的人,这边的楼房更高一些,但他还是采用和刚才类似的方式沿角爬上去,只是这两位的警惕性非常高……

齐天林刚落地,相聚三米左右各趴一个方向的两人突然就有了动作!

其中一个非常快速的就地往旁边一滚,另一个则是另一方向,通常这样就会上袭击者在一瞬间有点愣神,下意识的有一个在两边之间游动的犹豫,两个人就都已经靠到预先设置好的砖墙后掩体了!

整个动作没什么声音,就左右那么一下,都消失了!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高手。

以齐天林的听力,他能明显听到很轻微的手枪击锤被拉开的两声咔哒,已经待击准备了。

他还是先试探的轻声:“自由和民主……”咱可是来打探消息的,不是想战斗啊。

但是他的P226也被拉开了击锤……

他们这些人一般都使用不需要拉套筒或者击锤的双动手枪,可这种比较讲求速度和精度的时候,都习惯的尽量增加那么百分之一秒的可能性……

没有任何回应……

退下去?不太可能,上下天台的楼梯在他们那边,而自己绳降下楼的时候,几乎就是毫无抵抗力,不吭声那只有战斗了!

齐天林原本就是靠墙蹲身,慢慢的伸出外侧的一条腿,动作很轻微,尽量不要让自己的骨骼之间的关节摩擦发出声音,逐渐让自己的两条腿使劲张开,形成弓箭步,再把上身的重心移到外侧,然后再横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自己刚才发声的位置……

装满子弹的P226接近一公斤重量,双手曲肘平端绷紧,上半身几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个稳固的动作中,下半身的力量全都在腿部肌肉和膝关节里,其实非常的耗力,和那种表演的花架子不同,实战中如果再增加情绪上,身体机能对氧气血液的需求,成倍的累,就是这种无声的对峙,时间稍长,几乎可以让一个健壮的士兵很快脱力,电视电影中也会看到类似场景的人都是大汗淋漓,就因为这。

齐天林没那么费力,但是消耗是一样的,眼睛死死盯住对方可能出现的地方,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三点一线的瞄准线上……

既然不回应,他就只有主动攻击了!

屋顶是半人高的围栏墙,这两人也是按照齐天林的那种方式,在一个墙角的两侧呈直角挖了两个高地不同的洞,只是因为有两个人,距离稍远,地上铺着防潮垫,还有两人的简单装备,但是这两个家伙在自己身后大约两三米的地方,用砖头和水泥板结合原有的地形,各垒了一个一米多宽的小堆,在

遇见突发事件的时候,只要对方一个愣神,他们就可以反身躲藏,形成反击!

如果是来的一个人,就很不容易对付这种情况,两边相距五六米,打哪一个都容易被包抄,这种比较隐秘的战线,两三个人的情况还真不多,只是他们为嘛不接受口令?

齐天林刚才是在十米外的左侧,几乎用了快十分钟,才无声的移动到三米左右的右侧,还不能担保不会被这种高手发现,可他还是蹲身慢移,因为右侧这个小堆更靠前一点,他不容易被左侧发现后射杀,更利于他靠上去行动。

一直贴近到右侧堆的一米范围内了,他几乎能听见右侧一米多外那个战士细长平缓的呼吸声!

久经考验的战士,是可以在这种让人窒息的紧张时刻,用自己对场面的充分自信以及见多不怪的心态,强行把呼吸和心跳都控制在很平常的状态的!

只有新手,才会在这个时候砰砰砰的心跳几乎都要把心脏从嘴里蹦出来!

夜空中没有任何的星光,城市也没有过多的夜间照明,零零星星的灯光也只能增加一点勉强可视的视野,静谧的黑夜里,除了不知道从哪里隐约传来的宗教歌声,偶尔还有几声零星的枪响!

这个屋顶的角落就这么诡异的沉默了十多分钟,如果不是齐天林翻过围墙上来之前,用夜视仪看见过两条趴在那里的身影,真的要怀疑这个楼顶是不是有人了。

他也把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压到了最低,口中的战刃为他避免了鞋底面在沙砾上移动必然产生的细微声音,这就是他所能倚仗的,何况这两个经验丰富的家伙还把自己用过的玻璃安培瓶碾碎了撒在地面上,更加容易产生声音!

所以齐天林确认自己的靠近没有被对方所预料到以后,无声的深吸一口气,把氧气从鼻腔大量的压入肺部,就好像弹簧弹射前的使劲压制蓄势一样,然后呼的一下猛弹起来!

他的右肩就那么横蛮不讲理的直接撞在右侧的砖石堆上,因为都是手动堆砌的,自然也没有水泥什么的粘合,一下就垮了,右侧这个枪手应该确实没有料到居然被人无声的摸到一米之内,惊骇莫名,但是良好的素质让他即使身体变形的蹲坐在地面,还是抬手扣动扳机……

齐天林根本就没有先攻击他,他要做的是是让这位慌张,他的目标是另一个,使劲缩着头,左眼上挂着的夜视仪,清晰的显示出了几米外蜷缩在堆后墙角的那个身影,左手最后一瞬间在右手握着的P226下面托了一下,清脆的枪声响起,火光在枪口和抛壳口几乎同时闪现,套筒被火药的力量推动后

座,他的左手就是在这时帮忙稳定了后座,右手食指扣动扳机连续击发第二颗子弹,左手就离开了持枪,横着拔出含在嘴里的战刃,几乎是和右手第二发子弹同时,就那么半米不到的距离扔了出去……

快速射击中手枪两连发才是最保险的,肯定对方能被击中,也不去检查战果,也不管对方还有没有战斗能力,左手已经快速的回到枪上,快速的有个交替,左手持枪,右手是别着的,不好开枪,其实距离他击发第一枪也就两秒钟时间,对自己身侧右面几乎就在旁边的这个家伙又是两枪!

整个过程就是两三秒,他还斜靠在一堆砖石上!

左边那个根本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右边身侧这个的手枪应该安装了消声器,有个轻微的声音,但是应该是被飞溅的砖石影响到了瞄准,枪口过高了点。

齐天林的头没被击中!

有了枪声就不能耽搁,他跃起来,发现战刃横插在对方前胸,这么近,他左手的力量加上战刃的锋利,直接插进了胸骨上沿,几乎就直接穿过了对方的锁骨窝钉了个透心凉,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很擅长投飞刀就这么扔出去了……

难道奥塔尔还能扔飞刀?齐天林打算回头试试这么技巧,虽然近战都是枪械的事儿,可刚才这种情况,还是有帮助的。

不是谁都能跟小马哥似的,双手拿手枪,那纯粹是装帅!

换弹匣的时候,忙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