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7章 家

第一百四十七章 家

起身先检查左面那个第一枪就打中了头部,第二枪补中也在头部,当时就咽了气。

右边这个在战刃钉住的时候,可能还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但是齐天林补上的两枪都在胸口,几乎也没了活路。

齐天林没什么怜悯的,摘下他手上的手枪,也是P226,明显不是政府军方面的人,为什么不回应呢?

非要杀得你死我活的!

他撇撇嘴,快速的搜索,穿着很简单,应该也是西方人,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估计连识别证都藏在了什么地方,再看看墙角的两支步枪,一支民用版的M700狙击步枪,一支M4,这都不奇怪,只是狙击步枪旁边斜靠着两面小镜片,反射着后面两个角落,顿时让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一上来,还没什么声音就被发现了!

经验确实丰富……

迅速的找到这两人小背包,背在背上,卸下狙击步枪枪栓,踹弯M4步枪,连同两人的手枪一起,又用伞绳把自己放到地面,看看周围,几个躲闪就消失在夜色中……

XC90安静的行驶在夜色中的高速路上,庞大的身躯灵活的转下道路,切进隐藏在一片浓密大树中的别墅园区,安保人员看看柳子越的认可才放行,然后摘下墨镜的柳子越用手指引导朱迪把车稳稳的停在湖滨七号楼面前。

不得不说,这些专业人员的车,那确实开得好,迅捷,平稳,安全,当然车本身也有很大的加分,后面那个开出租车的就不行,人车都不好,坐在后面的亨克,数次偏身压住詹姆斯,两人嘿嘿嘿的在后面笑,来到这个和平区域,他们也还是经验丰富的足够放松,只要马克还在前面副驾驶位执勤就够了。

朱迪在停车前有个减速,马克立刻指引出租车停在右侧,他和詹姆斯快速的下车,打开XC90左面的两扇门,朱迪负责自己身后安妮的车门,亨克么?他出车门有点困难,给钱好了,又不懂华语,但是居然在香港搞清楚了华币和美元的汇率,还换了不少带在身上,显示屏能看懂吧,得意的就照着数字给钱,嗯,调频立体声的数字被他看成了出租车价码,司机简直心花怒放,外国朋友真好!

一溜烟儿就跑了。

蒂雅不是坐在中间么,纪玉莲还真不习惯这样的待遇,还是一外国小伙子给自己开门呢,尽量端着以前领导的架子下车,还是忍不住看儿媳妇讨主意。

柳子越也没经历过啊,不过看马克这架势倒是和以前齐天林给他开关门差不多,估计都是职业习惯,跳下来也不知道需不需

要说谢谢,最后还是说了,不能让外国人觉得我们华国人没礼貌是吧?

纪玉莲也赶紧给詹姆斯说三克油,詹姆斯其实是个多帅气的美国小伙子,阳光的笑着点头,纵然是晚上,路灯映照下还是有一口白牙。

真正有白牙的是亚亚,他熟练的从后面翻出来,笑着勉强能用怪腔怪调的声音喊了纪玉莲一声:“妈……妈。”齐天林之前也跟他说过,想留在这也可以,跟着到其他地方战斗也可以,只是怎么称呼,他自作主张的就打算学着蒂雅喊。

纪玉莲赶紧摸摸头做手势:“进屋吧……回来就好……”就是不知道另外那几个外国人是什么路数啊。

亨克自然是过来提着几包行李,轻松得很,亚亚带路,就开始往里走,蒂雅自然是要扶着纪玉莲,顺带左右好奇的打量,比在皇宫时候认真多了,至于塔塔么,亚亚居然把它给放了,小猴子跳到路边的草坪叽喳了一阵还是觉得夜晚不保险,赶紧跟着亚亚后面去了。

詹姆斯和马克就一人一边站远点看住这栋小别墅的两头,因为正主还没进去呢!

安妮在车头等着了柳子越:“看上去环境很好……给我介绍一下?”她是真有心要在这里赖上一段的,了解一下人和环境是最必要的,而分开了解主要的人,也最符合她的礼仪手段。

柳子越真心觉得跟这位姑娘打交道挺轻松,有种说不出的和风细雨,有仪态,有风度,就算说华语,都能掌握轻重缓急,长相么,虽然带着墨镜,话说黑灯瞎火的您还带什么墨镜?可就在刚才机场那么惊鸿一瞥,身材样貌确实都是一顶一的好,要是摘了墨镜不算太低于平均水平,柳子越都想请这位姑娘到自己那里去上台做点什么了,所以闻言点点头,没了刚才面对蒂雅那种莫名其妙的不舒服感:“走走吧,风景还是不错的,算是我们这个小地方最好的住宅环境了。”拿手指指路边的湖畔,提前小半个身位带路。

安妮也跟上并行,两个姑娘之间间隔不到二十厘米,柳子越才陡然发现这大洋马真的高,自己都已经算渝庆女孩当中相当高,一米七五左右了,也许都是因为有点柳成林的北方血统,可比起身边这个姑娘还差那么小半个头!

安妮感觉在打量她,笑着扭转头,摘下墨镜随手拿着:“你……是保罗的夫人?”

柳子越有点愣住:“保罗?”

安妮自己还轻轻的扶了一下额头,陡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保罗明显是个很大路的随口名字,就跟他那张很随意的南非护照一样!赶紧用手中墨镜指指那边的别墅:

“就是蒂雅的……嗯,您怎么称呼他?”

柳子越越发看这位顺眼,连齐天林的名字都不知道,应该更没什么交情了:“保罗是他的英文名字?他的华文名是齐天林……整齐的齐,白天的天,树林的林。”就是湖畔只有地灯,对这个大洋马姑娘的脸看不太清楚。

安妮笑起来:“整齐的白天树林,还不错的一副景象……您呢,怎么称呼您?不能就叫齐夫人吧?”

柳子越点点头:“现在华国不流行这么称呼的,叫我子越就好,我姓柳,柳树的柳……”

安妮转身看看夜光中有点波光粼粼的湖面:“整齐的柳树林……你们还真是般配?”

柳子越没有把心事随便说的习惯,礼貌的笑笑,指指湖畔木廊边的木椅,自己当先坐下:“坐坐呗……这里可是火炉,白天很热的,现在有点风,还不错,那三位是……?”马克和詹姆斯一左一右远远的封住湖畔小路的两头,朱迪则在中间,保持一个巧妙的距离,既不会让VIP觉得自己的谈话有被偷听的嫌疑,又能在水中万一有什么突**况的时候扑过来。

安妮看看也在木椅上坐下,使劲的舒展自己的大长腿:“别管他们,保罗还真是有福气,有这么个环境优美的家,还有位这么漂亮的夫人,对吧,子越,嗯,你可以叫我安妮……我是北欧的,喏,那几个,有德国的马克,美国的詹姆斯,朱迪是爱尔兰的……那个大胖子亨克和我一个国家,有点笨,亚亚那个小黑人你们认识吧?”

柳子越想打听:“你们是……什么关系?”

安妮笑:“我们都是保罗的朋友和同事,度假……过来休息一段时间,他说能住,当然您要是觉得不方便,我们就另外找个住处。”

柳子越不在乎:“没事儿,应该住得下,我不住这边的……”

安妮就好奇这事:“你跟保罗怎么回事儿?”

柳子越又觉得有点奇怪了:“他跟你说了什么?”这得关系有多近才会说这种事情啊,看刚才那个小姑娘都不知道这事儿吧?

安妮表情没什么漏洞:“嗯,我们有时随便聊聊。”

柳子越牙痒痒,这才发现面前这个看起来傻大个的金发姑娘不是只好鸟!

摸摸自己的手臂:“嗯……有蚊子……我还得去台里,你待会儿自己进去啊,拜拜……”

安妮笑吟吟的挥手:“您慢走,有空常来玩……”

柳子越差点没一个趔趄!

她直接就把XC90给开走了,路上才给纪玉莲打了个电话说一声,齐天林不在,她

和纪玉莲都住在老房子那边,偶尔还一起回娘家住,A4也停那边,现在心里隐隐有点腹诽:“看你们怎么办!”这别墅区,没个车,周围到大路边等个出租车都不方便。

安妮怎么会考虑这种鸡毛蒜皮的小问题,舒舒服服的坐在湖边,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植物的物种,判断了这个亚热带区域的气候条件,才悠哉游哉的进别墅小楼去,一般人被三个保镖这么看着,基本上都做不到这种气定神闲的气度,也只有她了,很习惯。

一进屋,就听见里面欢声笑语一片!

特别是纪玉莲的笑声,更是爽朗……

亚亚正带着塔塔在客厅耍猴把戏呢,小猴子明显人来疯,在客厅撒了欢的到处跑跳,亚亚多灵活,也跟着跑,蒂雅坐得端端正正,伸手挽住纪玉莲,眷恋的把头靠在她肩膀上,不时笑着发出点指令打岔,有时候塔塔就有点不知所措,该听谁的指挥……

那傻不愣登的样子,可把孤寂了这么些年的纪玉莲乐得不行,毕竟柳子越也是个沉静的性子,每天还要花大量时间上班,终于可以这么热热闹闹的笑一场了。

安妮双手互抱,轻轻的靠在玄关处的墙壁上,脸上也泛出清新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笑……

家,不就应该是这样么?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