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48章 第四批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四批

齐天林提着东西很快返回了自己那个楼上的临时据点,楼梯口和门口的记号物都没有什么动静,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放下东西在门口,持枪进去检查一番,才把所有物品拎进去。

打开一盏小头灯戴在头上,开始简单的翻看两个包里的东西,也算是帮那两具尸体抹干净了痕迹,这两人明显也很谨慎,连着几天的能量棒包装纸都收拾在了包里,齐天林挨个打开里面的单兵口粮袋,有几封主食的空袋子,他还凑上去闻闻,甚至舔了几处,有一封明显变质了,在这个比较干燥的季节和地区,起码都是十来天前的味道,绝对不是第四批以后的人。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接受自己的口令呢?

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信条一贯都是,既然不得其解,那就不思,免得自己个儿累。

把两包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整理出来,其他的连包一起,全藏到房间废弃物里面去。自己寻了个角落,把M4放在手边,开始打盹……

天亮以后,他才开始趴到那两个瞭望孔前开始在阳光下观察这个城市……

因为处在比较高的地方,很多地方都能一目了然,这也是他头顶已经有狙击手来过的原因,只是为什么放弃就不知道了,安静而枯燥的就趴在那,两面墙壁前一边是像素放大夜视仪,这个也可以用于白天放大观察,一边是M40上的瞄准镜,轮流看,就一个目的,找他这样的潜入者……

美军在伊克拉和阿汗富就是大量采用这样的狙击小组,隐藏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寻找各种各样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和极为隐秘的狙击手,特别是伊克拉,毕竟前政府还是培养了不少的狙击手,现在就散布在老百姓中间,对日间巡逻的北约士兵造成了极大的伤亡。

而这次的潜入,很多人都采用这种隐蔽的战术,指使当地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去正面战斗,自己却躲在后面放黑枪,所以齐天林也只有采用这种狙击反狙击的形式来寻找这些潜入者。

这种观察确实很枯燥,就是把视野里面所能看见的楼房天台,窗口划分成一个个的区,挨个进行查看,个别重点区域还要在面前的射程图表上标注出来,反复查看,争取不要遗漏。

可齐天林做得乐在其中,小图画得那叫一个仔细,有些地方还画了窗帘什么的细节,更是顺便标注了自己测算的大概标定距离,方便如果需要,随时可以利用狙击步枪进行射击,因为对他来说,在这样一个几方都在虎视眈眈看着的城市,自己这么一个明显有点东亚人相貌的样子,走在街头,绝对不会被人认为是旅游者,所以躲在这么一个阴暗

的角落,冷冷的观察外面的细节,确定好目标,等到晚间再出动找人,真的是事半功倍的事情。

电话也都没有打开,避免被反侦察到信号,只是在阳光穿过窗户,投到地面几块光斑的时候,他才取出一个太阳能充电板充电,其他时间都趴在那一动不动……

整整一个白天,在图上标明了大约六十多处可疑地点!

等夜幕降临了,他才小心的起身,不再保持那个有点标准的观察姿势,坐在窗后,距离一两米远的地方,开始用热成像仪观察自己确定的那些可疑地点。

高功率的热成像仪是可以穿透水泥墙看到背后的热源体动作的,他这种手持式的仅仅能看见直接无遮挡的,稍微有面墙什么的一挡,就只有轻微的红外辐射了,只能根据大概的动作判断对方是当地居民还是别有用心的潜入者。

半夜前,再摸出去挨个查探,能说上话的就交谈几句,一言不合打起来的也有,难道除了他们这个方面的潜入者,还有别的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天,齐天林就放弃了这个城市,接触了六七拨人,基本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第四批的潜入者,在一个凌晨时分,他悄悄的开着皮卡车往南面首都的方向走,两百公里外有现在整个世界的焦点城市,那里的战斗也是最激烈的,新闻报道也是最火爆的,他只有一个人,所以只能这样在大城市进行搜索。

只是天才刚亮,他没有开车灯的急速掠过一个小镇边时,忽然瞥见几个武装分子,面带喜色的用阿拉伯语嚷嚷着终于抓到了!

转过街角他就把车停靠在一个小巷背后,取下行李藏在外面,只携带了M4步枪快速的跟上……因为这两天他也算是基本摸清了这里的情况,这种抓捕通常都是针对潜入者的,大多数地方能明目张胆的走在外面的武装分子,大多还是支持政府军,或者根本就是政府军换了便装。

他现在都是一条多袋裤,上身一件T恤,外面罩一件衬衫,连战术背心都不穿,只是在裤兜里放上两个弹匣,步枪藏在没有扣的衬衫里,不注意还是看不见从衬衫下摆露出来的枪管,手枪在后腰,他还是把自己那支P226换成了前几天缴获的一支带消音器的,在这样的潜入中,这还是有必要,另外就带了一颗手雷。

果然在两个街角后,就看见十来名武装分子押解着一个明显穿着打扮就是PMC的欧洲人,满脸血污,后面还有人挥舞着一支VZ58步枪和一把CZ100手枪,在一片AK中间分外抢眼,因为外形很多人都把VZ步枪认成了AK,其实这种捷克生产的步枪拥有

完全不同的内部构造,也是东欧一些PMC最喜欢用的。

把自己藏身在街道后面,看着这群人从街面上走过,齐天林才略微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这个小镇明显是冲突和战斗的主要地方,不多的几条街道,到处都能看见弹孔,地面也到处都是小型爆炸物留下的瓦砾和砖块碎片,街道上的人很少,整个街区看上去都是一两层楼的小房,没有什么高楼,也不知道这个潜入者是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地方来干活儿。

不用耽搁,他跳起来扣住旁边一个两层楼的二楼栏杆,把自己从后面直接翻上去,然后用肩膀快速的撞开一扇门,没有人,很好,冲到窗边,没有开窗,就那么隔着玻璃,就对斜下方背对自己的武装分子开枪,取掉消音器的M4步枪还是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连续两个三发点射,将其中两人打倒在地,其他人立刻惊慌的各自隐蔽,四处张望,只有一个人似乎马上举起那支同样是捷克生产的CZ手枪,打算立刻击毙俘虏,齐天林的第三个点射就照顾了他,当然,这个点射还故意换了一块窗户玻璃,破碎的玻璃,立刻暴露了他的所在地点,剩下的几名武装分子,立刻分出两人带着俘虏离开,其他人迅速的倒回来准备抓捕这个新的潜入者!

齐天林根本就没有看楼下的变化,第三个一打,他就把步枪往背后一撩,原路返回跑到刚才那个二楼栏杆处,再跳着把手往上一伸,扣住上面的屋顶边缘熟练的翻上去,快速的在屋顶内侧跑动……

这是最简单的声东击西和分兵手段,他的目的还是那个俘虏!

估摸着距离,转过点街道口,才突然伸头出去看了一眼就收回来,确定有两个武装分子正骂骂咧咧的拖着那个PMC往一个转角处的墙面靠,不是准备就地击毙就是准备固守这里等待另外几人的回来。

齐天林就这么直接从二楼顶部翻跳下去!

其实一般空降兵都能做到从十米左右的高度跳下去不损伤自己的脚踝,这种一般的民用小楼也才五六米高,可他这个动作实在是出乎预料,很有突然震慑性,何况他是拔出了手枪旋上消音器才跳下去的!

空中就开始开枪了……

两个两连击,击倒两个武装分子,那个被绑住双手的PMC一看他的打扮,简直就是喜出望外,齐天林拔出皮带上的防卫爪帮他割开约束带,这位没一句废话,低头就捡起一支AK步枪:“跟我来!,我在这周围呆了一周了!”转身就开跑。

齐天林不吭声,只点点头,就跟在他后面,偶尔回头警戒……

十多分钟以后,两人就躲

在了一栋居民小楼的房间里,那个PMC好容易平静下来,一边往伤口上洒消毒粉一边开口致谢:“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在那边给我设了个圈套,十来个人在那边等着我去搞饮用水,我只干掉了三个……这里挨了一枪……头上倒是被砸了两枪托。”左手上臂有个贯通伤,子弹直接打穿,话说这些极限战士们最喜欢这种伤势,因为只需要包扎和消毒就可以完事儿,基本都不会太影响动作,刚才要不是衣服上的血污,齐天林都看不出来他左手受伤,抑制自己对疼痛的感受,几乎是这些战士的基本科目。

齐天林直接询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口中一直絮絮叨叨的PMC,估计是用这种废话来缓解自己的情绪:“你叫我萨奇好了,我们是一起下来的一拨儿,任务比较特殊,找人,所以一直在一带转悠,其他人在南边过去一点,还要靠近首都……”

找人?齐天林问重点:“你是第几批的?”

萨奇抬头:“第四批,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