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1章 辛苦

第一百五十一章 辛苦

观察一下房间里没有别人,齐天林一直抵近到枪手身后才拔出战刃,快速的在对方喉部一拉,然后才和一个膝盖前后压住对方的身体,把脖子往前突出加大放血量,明显能听见迸发的血浆砸在窗台下的声音,枪手的双脚尖有几下在墙壁上的蹬动,被齐天林一压就没了声音。

这个动作坚持了十五秒,哪有那么多一刀毙命的,就算砍了头下来,身体都还有个过程呢,何况只是割掉血管和气管……

轻轻的把尸体放下靠在窗台边,持枪的右手还扶了一下那支AK步枪,齐天林小心的从那个窗户抬起一点点头,巷子里的黑暗中……如果没有到处映射的天边火光,很真不容易看清一个个黑黝黝的身影就躲在那里,十来个,面朝皮卡车……

纵然是敌对身份,齐天林还是觉得没必要扔个手雷下去,自己是来找东西的,又不是搞屠杀,转身依旧口含刀,手端枪,轻脚轻手的下二楼……没人,那就一楼,东西让他顺手藏在一楼一个房间的床下。

因为这个巷子里一连排都是各种小楼,他自己都是随机找虚掩着的门藏进来,这一片被严密搜查过的可能性不大,碰碰运气罢了。

小楼的门还是开着的,甚至门外还靠坐了两个士兵!

齐天林就真的如同鬼魅一般飘过堂屋,撩开侧面一个卧室的门帘,赫然发现**居然躺着一个军人!

什么地方不好睡,来这里睡?

还有点轻微的鼾声,倒是让齐天林能够判断对方的睡眠程度,先不管他,顺势就这么伏到地面拔出战刃伸进去一看,一个3D背包和一个枪袋正乖乖的躺在那里……

齐天林伸手慢慢的往外拉,动作很轻微,但是那支手枪就那么对准酣睡的头部,只要稍有动静,说不得只好开枪了!

眼瞅着枪袋都已经露了一个角,齐天林却听见外面街道传来脚步声,大家都在守候,这个军人却可以睡觉,他只是这么一转念,就把身子挤进了床下,再把刚才摘下来的M4步枪平端……

要是个圈套,可就太完美了,哗啦啦的一阵齐射就可以把自己打成蜂窝!

果然是直奔这间卧室的,不过没有那么多圈套,叫醒了正在酣睡的长官,匆匆忙忙就出去了,因为外面到处都在起火,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捣乱……

齐天林又静静的等待了大约三十秒,才从床下钻出来,背包背枪,撩开点门帘缝,门口的两个士兵依旧在,只是变成了站姿,外面那个长官正在分派人手,调动一部分到街面支援,看来这里兵员也有限,只是最后提到明天还有两

部装甲车支援到来。

齐天林蹑手蹑脚的原路上楼,越房,下地返回,只是不知道对方明天看见三楼的尸体有何感想……

回到萨奇那个藏匿点,齐天林不放松,取出热成像仪观察一阵,确定了那只老鼠的隐藏所在,距离四十多米外的另一个房间窗边,也是个谨慎的人。

直接过去找到他,萨奇也不惊讶,毕竟热成像仪这种几乎是发达国家特有的产品,他也明白,关心吃的:“赶紧……分点食物和水给我!”

齐天林找出一包口粮和一瓶水扔过去,看他急慌慌却细嚼慢咽的模样:“这些天你都吃什么?”

这位居然还能说话:“在这些居民楼里找吃的,没多少人了,偶尔还能找到点干粮,就是水不好找,供水系统全都停了……”

齐天林靠在墙边,头轻轻的磕一下后墙:“是啊,建设这些社区用了多长时间?搞掉只需要这么一挥手。”回到家乡才明白和平安宁的可贵,两相对比,更觉得现在的战地冷酷无情。

萨奇满不在乎:“这算什么,前些年参加我们那片的战斗就正好相反,全民皆兵,到处都是水,可就是没吃的,死也死不了,就是饿得慌。”

齐天林知道他说的是东欧巨变以后的一系列各个国家内斗,脸颊抽抽:“稍微吃块点,待会儿我们就突围。”

萨奇惊奇:“你不早说!”三两口把手里的东西塞到嘴里,把剩下的细心包好塞进衣兜,拿起那支AK站起身,等齐天林出发。

齐天林也算是略微休息一下,把背包和枪袋背好,取出一张地图,打开头灯:“你来安排一条线路,到你说的集结点,没有交通工具的。”

萨奇略微思索,嘴里饱含东西,没说话,只是在地图上从用手指划拉了一条线,这是张高比例军用地图,可这个小镇也就指甲盖那么大点,齐天林抵近观察一下:“靠海的山脉?”

终于咽下去一点的萨奇艰难开口:“还是有丛林植被,但是我一个人没法这么走,只要到了野外,我被军人发现就死定了,可别的方向更难,所以我宁愿在这个小镇磨到时间差不多,对方警惕性也低了再摸回去登机回收点。”

齐天林这时不询问登机点,死老鼠一定不会说:“那行,我们就走这条线,明天他们有增援到,没必要在这里耽搁了。”

说走就走,萨奇主动要求走前面,齐天林自然知道从后面给他提供足够的火力支援。

出了居民区,萨奇果然有自己的特点,基本都是溜墙根的,动作很快捷,也许是吃饱喝足,比早上灵敏

多了,几乎就是在一个个黑暗的投影之间跳跃,对于地形和方向更是不假思索,效率非常高,只是在出小镇之前总归还是被撒网有点密的政府军给发现了……

是个六人巡逻小组,萨奇发现后第一反应就是侧身一跃就躲进旁边的巷道黑暗部,然后才据枪转身准备反击。

齐天林正在后面学习他这种行进方式呢,就悄悄靠在他后面一个黑暗墙边,居然不上前帮忙,静静的等着,急得一个人在垃圾桶后面的萨奇抓耳挠腮,这可是死路呢……

六人巡逻队显然不着急,散开队形就包过来,其中一个似乎在用步话机跟其他部联系,齐天林不管,一直静待,翻下单边夜视仪,确认六个人都靠近了巷子口呈扇形打算把萨奇围在里面等着援兵到来,才半跪快速点射……

因为他在六个人的半圆侧面,有时候换人瞄准都不需要移动枪口的,多快捷就放倒六个人,萨奇自然能听见动静,探头一看,赶紧跳出去就走,齐天林不交谈的跟在后面,只是经过携带步话机那个,顺手就拿起来,一路收听广播。

这就是临时组合的弊端,因为不熟悉对方的作战模式,还有个相互信任和了解的过程,但是萨奇总算是心里落下一块石头,齐天林的战斗能力确实是出类拔萃的。

短短一公里不到的出城路上,两人前后接触了三拨巡逻队,齐天林都是把萨奇当诱饵,然后快速的歼灭对方,只是最后眼瞅着要离开城镇,他才从一个士兵身上掏出两个手雷,使全力给扔出去,飞得好远,一前一后爆炸!

萨奇眼都直了:“这……这么远!”就跟个小型榴弹发射器似的,关键是都落在差不多的位置,精度也可以媲美啊。

齐天林一脸泰然:“我以前是扔铅球的……”

萨奇撇嘴:“别以为我没见识,扔铅球的都不是你这样的块头!你还真好意思,每次都把我当明灯?”所谓明灯也是一种常见战术,一明一暗,明灯就是专职吸引火力,让对方暴露在那个暗桩面前,然后一举收拾!

齐天林脚下步子不停,这一带算是开阔地带,他就主动走到前面:“你擅于躲藏嘛,也算是物尽其用。”

也许是那两颗手雷分散了注意力,吸引的人过去,两人终于可以在一两公里以后进入相对起伏较大的丘陵地区,开始往山区进发……

柳子越是被安妮这辆车给吸引,倒也不下车,只是忍住笑伸头给安保打招呼:“我们是一块儿的,放行吧……”安保赶紧照做,不过不给安妮道歉,气得公主哼哼的!

等把破车停在七号楼面

前,跳下来就给后面的柳子越埋怨:“怎么是这样的素质?一切都要用这些东西来衡量么?”

柳子越放下车窗笑得开心:“这有什么,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嘛,一切都还在逐渐发展,都是可以接受的,你们也不是一下子就进入比较高素质的阶段吧?”

安妮郁闷:“人和人之间不应该是这样吧,就算是虚伪的礼貌也不能这么直接的表露在外面啊。”

柳子越做惊讶状:“哟……您还以为您是生活在童话里的公主王子?现实社会不就是这样的么?”这是她昨晚想好的对策,不就是针锋相对么,天天上班都在做这个,熟络得很,那就还要看看了,何况这是自己的母语,要是输了,还真就不好意思在主持界混了!

朱迪已经把马克等人喊出来了,三下五除二就把东西搬进去,詹姆斯还熟练的把破车停到专属停车位上,就跟公主开的顶级跑车一样。

柳子越撇撇嘴把车滑到旁边,那可本来是她的停车位。

可等一上楼,就发现马克和朱迪正把东西往主卧室放,跟过去一看,差点没气得七窍生烟!

安妮也跟着上来了,变脸快,又笑眯眯了:“您昨天不是说您不在这边住么,保罗应该会把最好的房间给我住的……”

纪玉莲和刘晓梨在自己卧室呢,听见声音出来,一脸纠结,顿时觉得齐天林回来固然是万幸,可万幸中的不幸就是带了个老婆回来!

赶紧招呼:“这间这间,你们俩随便挑,我想到楼上跟小蒂雅住,更方便一些……”

当妈的真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