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2章 奇怪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奇怪

柳子越看着面前这个终于摘掉了墨镜的高挑美女,突然想起齐天林似乎给自己说过,可以带个外国女人回来,充当一个负心汉的角色,让自己爹妈死了心早点让自己离婚……

当时自己好像是赞成了?

可眼前的剧本不是这样吧?这个女人就是典型的鸠占鹊巢啊!

这身段,这容貌,这……气质,哪一样不会让自己觉得是大败而退!

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败在这个外国妞的手里?

从小到大,柳主播就没有这么认过输吧?

凭什么就要无比凄凉的惨淡收场?

要走起码也是要打败这个大洋马,然后狠狠的给齐天林一耳光,趾高气扬的转身离开才符合她的性格吧?

安妮多会观察人,柳子越这么盯着她看,她也就反过来同样看回去,一贯人前人后戴张面具的生活也过腻了,终于可以这么真实的活,想怎么就怎么,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柳子越,她心里那叫一个畅快,就差仰头哈哈哈大笑三声了!

然后在柳子越这一连串的目光里面,烦躁、不甘、热切、好战、激昂的情绪一一闪现,让她也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多好,蒂雅那个小姑娘现在还没多少战斗力,平时都不来劲,生活多平淡,再起点波澜才是最好的吧!

至于这种敌意的来源,应该跟保罗有关吧,不过既然他们之间没什么,自己就没什么需要遮掩的吧。

纪玉莲发现两个儿媳妇之间似乎有火星子在迸发,赶紧拉着刘晓梨挤到中间:“安妮……要不你搬到我这边的房间?”

安妮笑笑看柳子越:“你的意见呢?你不会来住,空着也是空着嘛。”

柳子越轻巧的走进去几步:“不来住,这间房也是我的呢……你跟蒂雅住阁楼?”

安妮皱眉:“阁楼?我这么高,要碰头的,不方便……”

纪玉莲赶紧把自己脖子缩着点:“我个子不高,不高,我住阁楼!”

唉,做婆婆就没她这么窝囊的,当年她可是那么强势的,就因为儿子这一消失十来年,性子都变了。

好说歹说,纪玉莲就是在中间斡旋不让斗起来,刘晓梨再把女儿拉着点,几个人才下来准备做饭,为了避免又起事端,刘晓梨带着女儿到厨房,纪玉莲拉着安妮去花园湖畔边……

柳成林坐在办公室里,不怎么挠头,外国媳妇么,也不过就是外国的,强龙不压地头蛇呢,糊弄一下送走得了,实在缠着不走,就另外找个地儿买套房子,跟养小蜜也没多大区别,周围他这个级数干这种事儿的还少

了?他个人还算是比较洁身自好的了,跟当年在军队呆过,有一定关系,起码的自律还是有。

还是提前了一点时间过去,老伴也没打个电话来,心里没底,让司机把自己送到那边,下车就让司机走了,一进屋就后悔,还是该把那个退伍兵的司机带进来!

马克和詹姆斯虽然一脸和气的坐在门廊前的户外桌椅边,可柳成林一眼就看出来这俩就是典型的一身血腥味,更别提那个满脸横肉屠夫风格的亨克了!

至于第一个看见的外国女性,他就更纠结了一阵,这么个一看就是侩子手类型的蛮女子,该不会就是那个什么外国教堂婚礼的吧?

一冒火就直接把女儿给咔嚓了?

还好纪玉莲很快就跟安妮从后花园进来了,这个好!没有杀气,有贵气!

蒂雅是一定要在厨房的,不说话,不动手,只是脸上带着友善的笑容,站在角落里观察,华国的烹饪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小姑娘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的旁观……

相比安妮妮大马金刀的正面冲撞,蒂雅的这种做法,更让柳子越如芒在背,小姑娘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得出柳子越在这个家有种女主人的气势,不争,但是就这么静悄悄的观察,胡子不是说了么,所有的战斗,都是基于长时间的观察和分析之上的!

所以,炒泡菜肉丝的时候,要在右边第三个罐子抓点白色粉末先把肉片抹一抹……

糖醋鱼的比例具体到勺子有多大,每次舀了多少……

佐料配制的前后顺序……

蒂雅都掏出个小本子,详细的记录上来,封面是射程制作卡!

柳子越是趁着间隙伸头去看了一眼的,全是歪歪扭扭的蝌蚪文,完全看不懂,让十多年都觉得自己还算好学博学的柳主播,真心很无力……

所以草草的吃过饭,忽视还在尽量尝试学会筷子的亨克一帮人,柳子越给安妮一个眼色:“出去谈谈?”

安妮优雅的拿折成尖角的餐巾纸压压唇边,说了声抱歉,才起身跟着柳子越出来,两人溜达着还是到别墅外的湖畔边。

柳子越主动开口:“您还买车?真要长住一段时间?”

安妮理所当然:“少则一两年,多则就不好说了。”

柳子越惊吓:“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来度假的,马克他们也要一道么?”

安妮终于惊觉普通人的生活是不应该有保镖的,犹豫:“要不……叫他们滚蛋?”

柳子越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跟齐天林是什么关系?”

公主真的

有点腹黑:“你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主播大人捋捋自己的长发:“平心而论,我不是很关心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但是我不希望你干扰到我的生活。”

安妮笑得平和:“我从来没有想干扰谁,只是保罗……哦,齐天林他建议我来华国呆一呆,蒂雅却觉得一定要跟妈妈在一起……”

柳子越觉得事态很复杂:“那个小姑娘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妮还是笑:“那就说来话长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有恋父情结,也有兄妹恋的成分,总之就是混杂了很多不伦情感的畸形爱恋……”她分析起这个来真是头头是道,最后还语重心长的祸水东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小姑娘别看现在才十五六岁,杀过不少人,扔个手雷炸栋房子跟吃块雪糕没什么区别,你最好还是别去招惹她,要不是华国入境管得严,她身上随时都两支枪,三把刀外带一颗手雷……”

柳主播终于被吓住,有点结巴:“真……真……真的?你……你呢?”

安妮好喜欢这种感觉,摸摸自己的金发,离开战地就好好护理了,顺滑得很:“我只会开坦克打炮,喏,一炮……从这里到那里,这种房子都跟纸糊的,直接穿过!一串房子都得打穿……”

一直都走优雅知性路线的柳子越,忽然觉得自己提不起什么气,以前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在这些野蛮人面前都也跟纸糊的,勉强回应:“这是法治社会……你们这种人来干什么?”这些战争分子就应该在战场上横尸遍野,不带这么吓唬平头老百姓的,典型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安妮立刻做出一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表情,目光没有焦点的拉远,看着近湖远山:“厌倦啊……不喜欢那种战场上斜阳下的忧伤……终归还是要回归平淡的……”你忧伤个屁!你平淡个屁!

可柳子越不就吃这套小说上面经常看见的文艺青年风格么,立刻就信了:“那……你们能做什么?”

安妮就在头疼呢:“他们四个趁早离开,免得人多花费高,小黑么,他是一定要当好仆人管家的,蒂雅么,厨艺估计是要学的,我就只有在外打工了……做点什么好呢?”其实齐天林那张卡收益还不错,周薪两万英镑,都归她了,舒坦得很啊。

柳子越脑海中不知为啥转悠的都是三国演义,相比那个简直不好沟通,性格古怪的小姑娘,这个成年姑娘明显更利于拉拢吧:“要不……你到我那兼个差?”

安妮有兴趣的打听一番,有点悻悻:“电视台啊……我最好还是不要去这样的媒体机构,不

好抛头露面……”

柳子越差点没噎住,上下仔细打量一番,金灰色的顺溜长发,就跟街上很多姑娘百染不得的那种终极效果,完美的衬托出白皙的皮肤,虽然比东亚人稍微肤质粗一点,可也许是因为北欧天气的紧缩,弹性很好,很光滑,容貌么,总觉得有点在哪见过的,也许就是这种超模脸,漂亮得很容易就联想到这个或者那个著名的美女吧,从她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典型的镜头脸,有些平时看着很漂亮的姑娘,一到镜头前就暗淡,这位么,估计会更加光彩照人。身材?什么叫九头身,就在面前完美诠释了,一双长腿这么斜靠着,关键是这么大的个儿,却让你一点都没有高大的感觉,一点不显得骨架大,就是秀雅,用气质来压住身材,这种事情在娱乐界都应该是光听说过,根本就没看见过能让她这么心服口服的……

可是就算您真的对自己身材容貌自信到了极点,也不应该自恋到这样的地步吧?

所以自觉得好心给狗吃了的柳子越草草的结束了这场没有任何收获的谈话,除了得知那个小姑娘其实才是颗定时炸弹以外……

可等她晚上到了办公室,顿时就明白这事儿为嘛处处都透着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