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3章 赖着

第一百五十三章 赖着

安妮的公主从军记,已经引爆了西方主流媒体的黄金时段了!

索菲亚公主背着那个巨大的行囊从战机上下来,有点慌乱又有些无助的忧伤眼神……让看过的人都在思索战争真的需要么?

可镜头马上切换到那个豹纹运动胸衣,跪坐在战地行军**检查枪支的安妮,让电视机前无论男女都忍不住想吹一声口哨,太帅了!

接着呢?安妮坐在CV90战车里面,一脸的紧张,有点熟练但嗓音有些发抖的命令,背景中轰隆隆的枪炮声,飞快切换的镜头从安妮的车长位升起来看到外面枪弹横飞的场面,都证明这是真的在一线战场,而不是某个录播现场作秀……

当安妮咬咬牙,一手抓着头盔上的麦克风,一手抓住头顶的M2机枪,喊出那句著名的:“愿卡尔玛的荣耀照耀诸位……”

几乎所有电视机前的欧洲观众都开始鼓掌!

那种带着浓浓中世纪骑士风格的口号加上安妮那张颇有轮廓的脸配合军装打扮,太容易刺激欧洲人丢失已久的那种彪悍和强大感受了……

没有作秀一样的惺惺作态,没有跟战友们一起拍照留念的场景,没有光鲜照人的前呼后拥,就是一个有胆怯,有愁容,有笑脸,带着脸上的污垢和惺忪的睡眼,瞬间征服所有看见电视专题报道的观众。

但是几乎所有的节目,都会以那个半跪着的公主,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为那些衣衫褴褛的叛军,一个个祈祷的场面结尾……

那是一个中远镜头,摄影师明显是在另一辆装甲车上,因为距离有点远,画面有点抖,但更真实……斜阳下,依旧带着头盔的公主,慢慢的穿行在修罗殿一般的战场,挨个的半跪,抚摸头顶,合上双眼,画面真的很不错,如果忽略那个一直在公主身边像个骑士一样的士兵,整个天地间,就只有公主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背后的夕阳,似乎反射到了公主手上那个金灿灿的十字架……

光芒四射……

人性的光芒……

现在她已经不是苏威典那个为父出征的二公主,而是整个欧洲都为之自豪的欧洲公主!

根本不会有人再提起那个卡尔玛家族是否适合继续拥有王位的话题,几乎各个方面似乎都意识到公主这个积极向上的正面形象就好像中世纪的贞德那样,似乎可以引领现在很有点焦头烂额,到处经济低迷的欧洲,带来一股清新的风气……

当然各种大不敬的八卦报刊的主题也不会放过这个热门话题来提高销量,最集中最猛料的就是那个已经被正式称为公主骑士的男人是谁!

别的场景中都没有这个人,只有在最重要的那一幕中,那个男人却是唯一伴随在公主的身边!

八卦报刊么,总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能力,他们采用一种近乎苛刻的对比法将一张大家似乎已经遗忘的照片找出来,和这张场景并列,详细的罗列各种测算数据,从肩宽,身高,到双脚站立喜好,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神秘的骑士,就是大半年前,那个出现在公主环游世界之行南非港的神秘男人!

苦于没有任何这个男人的正面无墨镜照片……英兰格最有名的八卦报刊甚至开出了十万英镑的价码悬赏要得到他的照片。

有报刊立刻嘲讽,十万英镑?对得起安妮公主这个名号么?

价码立刻翻番……

因为由此延展出来的猜想太多了,当时在南非就怀疑公主怀孕了,之后大半年公主就借口到军营,消失在公众视野中,这难道不是?

简直让人津津乐道,乐此不疲啊!

有军事专家煞有其事的从另一条线路来剖析,那个公主骑士的手中,明显不是苏威典军人标配的AK5步枪,而是一支其他特种部队才喜欢使用的M4步枪,由此可以判断,这个人是一直在公主的身边,堪称她最亲密的人……

柳子越是张着嘴一直从头看到这句话的!

一杯咖啡就那么端在手里一动不动,从滚烫到现在变得温凉……

一来就看见好几个台在转载这条新闻消息,只看了一眼,她就确认刚才自己认真打量过的那个大洋马,和这个女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相似度,等她看见那个所谓的公主骑士的身形,烧成灰她都认得出那是谁!

两边一重叠,安妮那个腹黑女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连名字都没有改动过,柳子越忍不住还是上网搜索了一下这个距离自己貌似很遥远的女人,天,她已经堂而皇之的住进自己的主卧室了!

还不知道今晚让不让呢!

怪不得她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自己不能出现在什么媒体里面的话了。

这么一比较,三楼那个爱玩点刀枪和手雷的小姑娘似乎又可爱多了……

柳子越顿时觉得自己造了什么孽啊,今年一定是看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难道是那次故意偷看齐天林洗澡的后果?呸呸呸!

最后,整个栏目组都觉得柳姐有点心不在焉的完成了今天的录影,台词颇多失误,上次出现这种情况,貌似还是那个铁血墨镜男出现的那几天……

所以她开车离开电视台的时候,都很有点惴惴不安的一起送到一楼大

厅。

柳子越是在钻进自己的A4时候无意扭头看见大厅门口一大群自己的属下有点探询的眼神的,忽然就哑然失笑,对啊,自己是怎么了,无欲则无求,管她公主还是手雷,自己的生活就是自己的,远的不说,现在这里可是自己的主场,看安妮那副模样,也是不敢招摇偷偷摸摸的样子,不是说虎落平阳被犬欺么……

谁是狗了!还懒得搭理她们了都!

柳子越突然就眉头打开,笑靥如花的把白色轿车滑到大厅门口:“好了好了,没事儿,都早点收拾了准备明天的素材,别想东想西的!”下属们才一哄而散。

这句话也是她对自己说的。

齐天林这个时候,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山林中,一旦离开那个小镇超过三十公里,他们基本上脱离了危险,等进入了山区丛林,基本就是这两个人自己的世界,辨清了方向借助GPS的精确定位,他们选择了一条近似于直线的道路,翻山越岭的往一百公里那个原本也是齐天林打算去到的城市。

夜间跋涉通常是很多野外求生比较忌讳的形式,不过这两位正好相反,白天会加强休息,寻找食物和水源,到了晚上,在夜视仪的帮助下快速的穿越静谧的山林效率似乎更高,也比较安全。

萨奇似乎也很适合山林野外生存,捕捉猎物是他的专长,通常在齐天林确定某个地方休憩两三个小时,他就消失二十分钟,然后回来靠在树脚打个盹休息,走的时候再去溜达一圈,就提回来几只山间野兔或者野鸡,明显都是用什么机关捕捉的,很熟练的样子。

于是在中午时分,两人找了一个山洞开始生火野炊,齐天林看萨奇熟练的操作,自己也乐得清闲:“这是在外面的最后一顿了?”从地图上看,还有三十公里左右就可以进入城区,这可是个省级城市,规模和人口都远超之前的地方。

萨奇点头:“我们什么时候进入?我想选择傍晚时分到达。”

齐天林同意:“这个你拿主意,我算是跟着你做护卫。”

萨奇也不问他找人做什么,只是让齐天林接手烧烤工作,他借过那个GPS,输入一个坐标放大仔细的在那考量,最后把GPS递给齐天林:“你看看这个地方,应该不需要完全进城,是在城郊的一个农家院子,似乎那里是那个记者组的落脚点。”

这台彩色步行GPS能够放大到很高的级数,虽然不是卫星图片的地面,但是二维地图也足够详尽了,甚至有标出那附近的酒吧和旅游景点……

战乱以前,那里也许也是个游人如织的富庶之

地吧。

齐天林瞥了一眼:“你现在就暴露了目标给我,不怕我待会儿就跑了?”

萨奇还是一副笑得鼠头鼠脑的样子:“那个家伙似乎欠了你不少的钱,万一过去他们已经转移了,嗯,不是万一,是有很大的可能性,那时你就需要我了……”

齐天林惊讶:“我还以为你会建议我就到回收点去等着呢……”

萨奇顺手存上这个位置的坐标,又输入一个记录,拿给齐天林:“这是我们第四批的回收点,如果我们走散了,你确实可以到这里去候着,但是我不担保他们会选择别的撤离路线,因为我们这一组的五个人是这一批的重要指定任务。”

齐天林更笑:“你怎么搞得跟交代后事一样,把什么都抖搂给我?怎么,有不祥的感觉?”

萨奇摇摇头直接:“我想获取你的信任,因为你是个不错的家伙,我跟着你比较靠谱。”

齐天林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从脚到手:“我有什么王霸之气被你看出来?”

萨奇的英语也一般:“总之无论战斗力还是素质,决断力,你都是上佳,我这种特殊人才,还是跟着你比较有用。”

齐天林不怕伤人:“你有什么特殊?胆小又不能打……”

萨奇嘿嘿笑:“现在没有用不代表以后,也许在某一次行动中,我就可以发挥作用。”

齐天林真的惊讶了:“你这口气是打算赖着我了?”

萨奇还是嘿嘿:“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