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5章 吃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吃醋

确实能被找到,萨奇就跟嗅觉灵敏的猎犬似的,一旦开始追踪寻觅,就变得精神抖擞……

有句话就是这么说的,既然走过,必留下痕迹……就很适合现在的情形。

看起来茫茫的前路,在萨奇面前似乎就留下了一个个的前进方向。

折断的树枝和草丛,被无意踢开的石块和泥土,灌木丛被改变的形态,都在给他标示出一个个被追踪者的形态……

其实追踪是一个比较繁琐和缓慢的行动过程,但是萨奇似乎格外擅长这件事儿,速度非常快,几乎就跟司机在高速路上看路牌似的,大多数时间加速前进,只有在某些痕迹上略微减速琢磨一下,又加速。

齐天林笑:“你怎么知道他们走了两天?”

萨奇简单:“把他们遗留的垃圾收集起来分析一下就知道了,有些东西是定量的……”这个齐天林也会点,可他只能大概的分析一个天数,还真做不到这么精确。

东欧人有点自傲:“我原本就是猎人世家,之后进了部队也是干这活儿,最后是拿了痕迹专家的头衔的!”

可说着两人就接近一条一米来宽的小溪,萨奇看看对面的脚印,皱皱眉,直接就踩着水到水流中,上下尝试走了十多米,最后干脆往上游走,大约六十米左右,才通过步话机通知齐天林跟上……

齐天林就在刚才那个岸边等着,因为水流或者公路因为会掩盖一点痕迹,通常都会被特种兵们作为抹掉自己痕迹或者布下疑阵的地方,刚才被萨奇提醒,他也能看出对面的脚印数量不对,应该是有人故意误导往那个方向走了一段,然后倒退回来,重新利用水流跟上大部队,大多数追踪者,包括他,应该就会断在越过水流某个地方跟不下去了。

可惜还有萨奇,看见涉水过来的齐天林:“对岸的步幅突然变短,而且有点不规则,说明被倒退过,那就有诡诈……”指指这边:“一般涉水上岸,如果想摆脱,就会利用石头上岸,而不是泥滩,这样留下脚印干了就没印记,可是那不过是糊弄一般人,在我看来么,苔藓或者地衣,甚至带上来的水底沙石都不一样的,嘿嘿……”

跃上岸,果然在十多米之后就重新找到前进痕迹,萨奇还指出其中一个:“就是这个家伙故意做的伪装,他跟上来了,这是你那个瘸子,这是个那个女记者,这个最重的应该是摄像师,所以他们的速度比我们慢……脚印也能看出来,几乎只是正常步幅的行走,连急行军说都说不上,更别提跑了。”

有这么一条猎狗,两人的速度确实快,几乎一路都是在跑,所有

负重都在齐天林身上,谁叫他力气大呢?

只是三四天以后,当他们终于追上前面的人,还是大吃一惊……

柳子越有骨气,遇见公主都不折腰,我行我素的过自己的日子,回头就让马克一块,到老房子这边把XC90也开到别墅去,自己就住在老房子这边,要不就回爹妈那住,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你们稀罕齐天林,我可不稀罕!

纪玉莲有点闹心,真心喜欢蒂雅和亚亚这么妈妈妈妈的跟着,似乎可以补偿一点前十来年没儿子在跟前的感觉,虽然一个棕皮肤,一个黑皮肤,可一个依恋,一个搞笑啊,加上还有只整天都不安生的猴子,住在别墅这边儿别提多开心了。

只是她可不敢要求柳子越也过来住,两个儿媳妇打擂台的事情,她真难以想象,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留给齐天林自己回来收拾,可跟柳子越的感情真的深,想想,还是收拾了自己的一点东西,也回了老房子住,蒂雅舍不得,非要跟着回去,那就回去了。亚亚给留在这边,齐天林在外面打工一辈子挣的血汗钱,买的房子车子就被安妮理所当然的接收了!

说老实话,安妮这样的公主是扬扬拎得清,样样搞不定……

从小到大接受过无数的培训,从礼仪到外交政治,从心理学考古学历史学到驾驶坦克,外语接近十来门,上下五千年就没她不知道的事儿,你要让她建立个国家,从内到外都可以搞得明明白白,可你要她过老百姓的生活嘛,嗯,她还真不知道用垃圾桶最好是在里面要铺个垃圾袋的……

但安妮真是个好姑娘,漂亮霸气的XC90越野车居然就被她弃而不用,天天搁在停车位上,因为她觉得那个油耗高,不节约,太招摇,自己就开那个破破烂烂的面包车跟朱迪,马克一帮子天天出去周围游览山川景色,因为她盘算了一下,齐天林给她安保的收入,就算去掉苏珊那边的抽成,省着点用,一周差不多两万英镑呢,那天见识了一下华国的消费水准,真可以不愁吃穿了,所以她立刻就心安理得的不思进取的开始游览起来,只是偶尔破车坏在外面,那几位可都是野外高手,修修补补也能把车捣鼓燃,都拿着不能在华国使用的国家驾照,也许是这个车确实不招摇,居然也没被警察抓到过。

蒂雅是真喜欢老房子这边的生活,老街坊老邻居,跟以前在镇子上也差不多,因为柳子越是个昼伏夜出的习惯,所以蒂雅陪着纪玉莲的时间就越发的多,从早上一块出去买菜遛弯,到中午一块弄菜做饭,下午到街上逛逛,打打牌,参加一下群体活动,晚上做饭看电视,这种完全家庭化

的生活,远比别墅那边那种贵族化的生活吸引她,越发跟纪玉莲粘得紧。

纪玉莲也喜欢,只要出门就带着,不是牵着就挽着,按照华国少女的打扮给蒂雅买衣服做头发,可这姑娘还是死活都不愿穿那些短裤或者过膝的裙子……那就只有穿长裙了,总比穿个袍子好。

只是这小姑娘除了稍微有点黑,眉眼之间的异国风情真的很有点惊艳,两人一走在外面,跟纪玉莲惊奇打招呼的就不少,纪玉莲乐呵呵的回应说是自己的干女儿,别人都知道失去一个儿子的事儿,明白她喜欢儿女的心思,有阿姨还来笑嘻嘻的摸摸蒂雅,蒂雅也露出点羞涩的笑容,哪里还有那种战地上狂暴的血腥味。

柳子越看在眼里很有点不舒服,可自己都这么大了,难不成也跟小姑娘似的挂在纪玉莲身上,加上安妮那番说辞,对蒂雅越发不爱搭理。

这天她照例睡了午觉起来,刚打开卧室门,就看见蒂雅蹑手蹑脚的在外面走,听见开门,转头看她时,两个脚尖都还是踮着的,上半身更是提肩弓背,偷偷摸摸的给吓一跳,然后脚跟一起落地,身子站直露出一个笑容:“姐姐,你起床了?”天天这么练口语,腔调还有点怪,但是在开始流利了。

柳子越实在是没法要求自己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生气,嘴角笑笑:“嗯……你在干嘛?”

蒂雅指指阳台:“我去浇花……还要给上面杀虫子……”

柳子越也确实是没法把这个穿着连身裙的小姑娘跟杀戮联系起来,点点头:“还习惯么?”

蒂雅点头比她欢实:“习惯!很习惯!等胡子回来就好了!”

柳子越讶异:“胡子?”

蒂雅笑:“就是保罗……他以前都是这么一大堆胡子的……”手还在自己光滑的下巴上比划一下,显示了齐天林曾经胡子的茂密程度。

柳子越没法把这个形象跟自己脑海中的人重叠起来,有点皱眉:“他还留这么多的胡子?”

蒂雅其实对这个颇具成熟气质的女子没有太多恶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一直对自己有点不冷不热,可急于想在齐天林的家人生活中占据一个位置的她总是在很积极的争取,争取在齐天林回来以前,能够名正言顺的拥有一个大家认可的身份,难得看见柳子越跟她多说两句,简直有点受宠若惊:“那时没什么水,大半年他们都很少洗澡,也就很少刮胡子了,而且不刮胡子也容易跟当地人混着,不容易被枪杀……”

柳子越有点愣住:“他……一直都在过这样的日子?”传说中那些什么人不都是纸醉金

迷,跟邦德一样的惊险浪漫么?难道他不是跟那个什么公主骑士的得意洋洋?

蒂雅有点撇嘴:“胡子一直都很苦的,受了伤也只有自己忍着,还帮我挡子弹,安妮才是最没良心的,救了她多少次,还老是害胡子。”

柳子越有点颠覆自己心中的猜想:“安妮跟他……是什么关系?”

蒂雅还不能掌握这么复杂的词:“什么关系?”

柳子越有点像诱导小朋友:“就是……他们……他们有……嗯,电视上说他们有孩子?”

蒂雅眼睛张得好大:“怎么可能!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的,我们只是救了她,她花钱雇我们的!”安妮花了那么多精力,还是没有把蒂雅拖到自己的阵营里面。

柳子越陡然发现,自己的行为说明,自己在发现齐天林是那个什么所谓的公主骑士后给误导了,也被那个笑眯眯但是心眼大大坏的公主误导了……自己发自内心的嫉妒了,或者说在吃醋!

莫名其妙自己偷偷躲在角落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