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6章 尖叫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尖叫

可接下来,无论柳子越怎么打听齐天林在战场的事情,蒂雅这小姑娘就闭口不谈了,只是翻来覆去说:“很辛苦,受伤很多……”具体的什么都不说,问急了就推说胡子有交代,不能给家里说外面有多苦。

是啊,齐天林回到渝庆的日子里,都是乐呵呵的,什么都没有说,买房子买车,帮纪玉莲做饭洗衣服,更多的是给柳子越做饭洗衣服,就跟个普通的家庭妇男没什么区别,也许就是这样的作为迷惑了柳子越的表面感官,一直忽略了那些从点点滴滴泄露出来的细节,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什么,到底是生活在一种什么样的生活里?

柳子越毕竟是个媒体人,有一种挖掘题材的本能,对这个名义上自己的丈夫,她终于开始口是心非的有了一种想去了解的兴趣,虽然之前她信誓旦旦的对齐天林说过,自己不会对他那些事情感兴趣,可……女人不都是善变的,何况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高贵的公主,暴力的萝莉,还有他那一身光滑健康的皮肤,一点都不像个生活在战乱中的人……

最后在纪玉莲的游说下,蒂雅勉强愿意陪着柳子越去上班,主播姑娘想带她看点什么,能不能激发这个小姑娘说说详情。

蒂雅上车就乖巧的自己扣好安全带,十指交叉放在小腹前,只是习惯性的摸摸自己腰间和右大腿,都是空空的,有点失落,只有摸摸左大腿解解闷……

十六岁的姑娘了,正是青涩和成熟混杂的时候,出门直接就在长裙上加了件罩衫……老实说,除非安妮那样的高个子,很多女孩子都不容易把长裙穿出味道,因为吊带或者连身长裙,很容易就显得个子比较矮,也容易变成一个三角形,都不好看,而腰间用腰带来修正体型倒是好看了,可又容易显得比较正装,不休闲,所以蒂雅现在的韵味很难得。

因为这个姑娘是一条深蓝色的长裙这么到小腿,可能觉得开口太大,这姑娘随手就拿个发夹子在膝弯的地方把裙子夹了一下,变得有点筒裙的感觉,但是大腿两边都有一小排扣子,上面随意的罩了一件白色T恤,然后又在外面罩了件桃红色的短袖丝织衫,老实说,这两件衣服都是纪玉莲的,她一点不讲究,还很喜欢,所以胸口略微有点大,露出了一对漂亮的锁骨,顺手把桃红色的丝织衫有右肋打个结,显得又俏皮又青春,脚上一双没有袜子的运动鞋,随意的把栗色长发挽在脑后,淡绿色的眼睛轻巧的看着钻进驾驶座的柳子越。

柳子越依旧还是OL装比较正式,倒也很欣赏小姑娘的穿法:“很休闲,回头到台里让她们帮你打理

一下……”

蒂雅不领情:“胡子就喜欢这样随便的,不用弄了。”

柳子越有点噎住,发动A4,快速的起步,岔开话题:“你能开车么?不过他们都没有驾照,算是无照行驶吧?”

蒂雅点点头:“能开,我开车穿越过好几个国家呢。”那种非洲小国家,早上过一个,下午又经过一个,跟在华国跨个省都要好几个小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柳子越点点头,显然把这种开车等同于朱迪那种档次了……

到了电视台,从门卫到接待台,都很惊讶跟着她的这个少女,明显的异国风情很讨人喜欢,蒂雅经历了在苏威典的大半年经历,反应还是没有那么强烈了,起码能够自如的带点微笑,双手紧贴着大腿边,跟着柳子越进了电梯,柳子越一直在注意观察小姑娘:“怎么?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

蒂雅轻轻点头:“人多就复杂,跟妈妈去买菜还好点,最怕这种很多人盯着看,不舒服心慌。”这就是跟齐天林在一起的后遗症,老防着这样那样,可又没他那种调节心态的能力。

柳子越走出电梯,推开自己的办公室:“总得慢慢适应,你真打算一直就住下来了?”

蒂雅不否认的点点头,左右看看这个空间颇大的办公室,没有什么好奇的神色:“你让我来看看什么?”

柳主播很忙的:“马上,等我把这点事情处理完就跟你一起看……”

是忙,柳子越的助理和别的下属连续的进来谈事情,都忍不住要看看那个在落地窗边独自徘徊的小姑娘,终于有个化妆师出身的助理忍不住:“打扮得太随意了,让我们帮忙规整一下?”

柳子越笑:“我也说过,她不愿意……就这样吧,等一会儿我到演播厅,帮我们端一杯咖啡和奶茶过来,谢谢。”

终于把面前的人清理完,蒂雅依旧双手背在背后,无所事事的靠在落地窗边,随意的打量着外面开始华灯初上的城市夜景,脸上绝对没有安妮那种自信或者清雅的表情,也没有柳子越这种放松或者疲惫的情绪,就是漠然,这一切都于己无关的漠然……

有种孤寂的味道散发开来,柳子越还是相信自己这点感受能力的。

犹豫了一下,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喜欢这个城市?”

小姑娘没有看她,轻轻的摇头:“胡子在的地方就是我喜欢的地方,现在他没有回来,就无所谓……”

柳子越看着玻璃上映射着的自己和小姑娘,笑笑:“来吧,看看你这个胡子的东西……”

她播放的

自然就是齐天林在孟买的那段录像,蒂雅果然被吸引住,眸子里的光芒飞速变化,口中恨恨不已:“亚亚这个死小孩!”她这口气,就巴不得亚亚那倒霉蛋给打成蜂窝,齐天林一点油皮都不要擦到。

当然这句是本能的阿拉伯语,更让柳子越觉得神秘:“可后来我看他没有什么伤?”

蒂雅不屑一顾:“他怎么可能受伤,他是最厉害的!”

这个柳子越貌似倒不否认,不顶尖,怎么可能给公主护卫:“这是安妮帮他联系的工作?”之前齐天林有说过是为苏威典去孟买工作。

这个蒂雅也不否认,顺带也把安妮给抖搂出来:“我就说她老是害胡子么,让胡子早点把事情做完就回来,再也不要去折腾,多好!”

柳子越顺藤摸瓜:“他有什么事情?”

蒂雅捂住嘴及时刹车:“重要的事情,你别问……”

柳子越就再也没有掏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只好悻悻的去录节目,问蒂雅去不去化妆间改变点形象,原本珍爱齐天林随便买一个塑料发夹的她,现在却不感兴趣,摇摇头就坐在办公室等柳子越完事儿回家。

中途有个方言情景剧的导演来敲门,没看见柳子越,却看见这么一个坐在窗前发呆的小姑娘,很有点惊艳,习惯性的套近乎:“有兴趣表演么?”

蒂雅没什么表情的看看他……

既然跟柳姐有关,这位就殷勤得很,以为蒂雅不懂华语,还说英语盛情邀请蒂雅去看看,室内情景剧么,剧本都是可以随便改的,让这么个漂亮的外国小姑娘露个面上个镜头,可不是讨了柳姐欢心么?

蒂雅也坐了好一阵,略微有点无聊,既然只是看看就跟着去了……

这导演还没什么,有个副导演来得有点晚,醉眼惺忪的在现场那么一看,就看见蒂雅,有点怯怯的眼神,靠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灯光下演戏的人,导演正在给演员说戏呢,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镜头对着的这边。

有点忽明忽暗的角落门口,这个带点混血风情的少女真是美艳异常,一看就是渴望成星的无知少女啊……

这个有些后台的副导演顿时有点精虫上脑,对付这种渴望走到水银灯下的少女,简直是手拿把掐,潜规则熟练得很,仗着点酒劲就靠过去:“认识导演不?”

蒂雅摇摇头……

再问几个人,蒂雅都摇摇头。

那就好说,副导演伸手要搭她的肩膀:“我……教你,说说戏?”

蒂雅没什么表情的转头看看他,眸子里闪现出的光芒被

误读为欢喜,这个中年人的咸猪手顿时就朝着她身上摸过去,脑海中只有即将又要推倒的那种冲动和愉悦……

蒂雅却是左手在大腿上一抹,那条筒裙侧面的扣子原本就是她自己缝上去的,因为齐天林不许她撩裙子么,小姑娘自己琢磨出来这么个办法,在裙子边上开口!

不许带枪带刀进来,还不兴因地制宜么?

一柄刀刃四寸半的双立人番茄刀,用橡筋带就那么箍在大腿外侧……

这是她在别墅那边的厨房挨个掂量过,觉得最适合自己,也最接近母亲留给她那柄匕首的刀……

没什么警告和犹豫,从裙子一侧拉出来,迎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就是一刀!

锋利的尖刃轻易就刺穿了这个倒霉色胚的手掌!

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然后少女根本就听不见,快捷的闪开,反握刀柄一拉……

番茄刀是锯齿的……

几乎要把对方的手掌一块肉都拉掉!

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的疼啊……

顿时就倒下抱着打滚……

几盏照着情景剧演播棚的水银灯都转过来……

所有的人的目光也转过来……

刚刚录完一档节目,和助理刚走出电梯就在楼道口的柳子越也看见……

那个手持利刃,面无表情的少女,正熟练的伸手准备按住已经倒在地面的男人,右手往后扬起……

无数尖叫声简直穿透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