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7章 倒下

第一百五十七章 倒下

轻轻飞扬的发丝,展开的裙摆和空中闪耀着光芒的利刃……

真有一种暴力的血腥美感……

可惜这是在严格控制的国内,不是战地,也不是海面上的安妮号……

柳子越是叫得最厉害的,双脚发软,但是却因为在走道这边,距离最近,能踉跄着扑上去,声音有点凄厉:“蒂雅……”

如果是齐天林来喊,也许这个时候蒂雅会停手,这种时候她多半是有点疯狂,特别是这种色胚,算是她最痛恨的,瞥一眼柳子越,第二刀还是照着喉咙就挥了出去……

只是这时,有个高瓦数的水银灯照过来,晃了一下她的眼睛,下意识的挡了一下手,就被柳子越从后面一下连手带腰一起抱住,大声的哭起来:“好了好了……别怕!”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柳主播真是非常人了!

就扑过去这么一两秒的时间,脑海里瞬息万变!

她是知道这小姑娘有点暴力的,但不知道有这么暴力,她也知道躺地下这不是个什么好名声的工作人员,但不知道具体细节……

但她就能在这么一刹那,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先保着蒂雅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所有人都是在听到那一声惨叫才转过身来看的!

所以哭声就起来了,主持人嘛,来点哭泣多简单的,何况本来她也有点吓住。

蒂雅挣扎了两下,被柳子越在耳边使劲的低喊了一声:“他是坏人!记住……”

老实说,这个时候还不算蒂雅最暴烈的时候,刚起势呢,还是认得柳子越,双手又被箍住……就跟柳子越一道有点摇摆的到了墙边,柳子越还摇着她的手扔掉刀……

柳主播果断,立刻抽泣着大声:“赶快报警!我妹妹被这个家伙侮辱……正当防卫!赶快报警!”

这就叫占领制高点!

那个导演过来一看就慌了神,赶紧招呼人先把还在地上打滚的那个家伙送到医院:“赶紧,手外伤医院,就是高岭那家,赶紧去缝合……”

这边有点腆着脸:“柳……姐……商量,商量一下……”

柳子越搂着蒂雅,把小姑娘的头使劲往自己肩膀上按,手动制造小姑娘耸着肩痛哭的动作:“没得商量!必须报警!还我妹妹一个清白!赶快……”

助理刚摸出手机,却被柳子越的脚后跟给踢了一下,领会过来:“小雅是不是吓住,还是先扶到办公室等着民警同志过来?”

导演赶紧招呼:“先去休息,先去休息……我这边安排汇报……待会儿就过来!”

幸灾乐祸的真不在少数!

柳子越忿忿的扶着蒂雅回了办公室,刚关上门,蒂雅还站着呢,柳子越原形毕露,一下就靠在门背上滑到地面坐着,一身瘫软的大喘气,根本不顾及身上的笔挺晚装,两眼有点呆滞的仰看着小姑娘……刚才那么几下,真的让她有种心力耗尽的感觉!

蒂雅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轻描淡写的咧咧嘴,食指拨一下自己额前的发丝:“他本来就是坏人!想……这个怎么说?他说要给我说说戏?手就过来了……”

柳子越眼角都有点抽抽,挣扎:“他要非礼你!记住,有人问就是他要非礼你,那把刀是放在旁边的道具,你顺手拿过来自卫的!记住了……你哪来的刀?”

蒂雅撇嘴撩开点裙子侧面的开口:“喏……绑在上面的!”

柳子越这个时候的心态真的和大半年前安妮跟蒂雅出席宴会发现她身上枪支时候的感觉差不多,赶紧扑上去把小姑娘腿上的橡筋带拆掉,再三叮嘱,小姑娘不耐烦的点头:“回家了……回家了!”

柳子越有点愕然的低吼:“你刚刚伤人了!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如果不是正当防卫的话,你就要坐牢的!现在必须要等一个结果!”

蒂雅真的有点烦躁,也低吼:“我跟着胡子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柳子越吼回去:“你要陪着妈妈生活,就必须要遵守法律!”

蒂雅睁大眼睛倔强的看着她继续小尖叫:“胡子就是我的法律!”

柳主播的眼睛也不小,恶狠狠的也看回去!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直到……

那个副台长来敲门,一脸纠结的说这件事就捂住算了,那边会安排那个家伙离开电视台,台里负责治疗,这件事爆出来对台里名声也太难听了……

谁都不怀疑这样一个小姑娘只有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那么反抗……

至于那把刀……没有谁关心刀是哪里来的,现在已经被扔掉了。

柳子越准备的说辞还用不上,甚至最坏打算请什么苏威典公主出面解决问题,就更用不上,装着纠结一下勉强同意……

柳子越也没有了心情再录节目,气冲冲的勉强答应,拉着还一脸不爽的蒂雅下楼,过来招呼慰问的人也不少,俨然就是把这个进楼时候还笑眯眯,现在气鼓鼓的小姑娘当成了受害者……

把车开上路没多一阵,柳子越实在忍不住,把车靠边一停:“你就不能稍微正常一点?”

蒂雅马上就吼回来:“他要强**!我就该杀了他!”

不过这句就是阿拉伯语了!

柳子越哪里能听得懂,提高音量开始叫:“你为什么就要伤人!”

蒂雅不甘示弱:“我就要用刀割了他的喉咙!”

……

其实两人都听不懂对方在尖叫什么,简直就是鸡同鸭讲!

不过算是一种宣泄,柳子越的紧张,蒂雅的愤怒都在这一时刻得到了宣泄……

路上倒是除了路灯没有什么多余的车辆,更没有什么好奇的路人。最后柳子越有点赌气的打开车门到了后座:“我不开车了,你自己开回去!”

开就开,有什么好怕的!

小姑娘不下车,直接爬到驾驶座上,只是她一轰油门,后面的柳子越简直就是花容失色!

蒂雅开车是没交通规则的!

在她眼里,路就是用来开车的,没有什么单向双向,顺行逆行的规则,正好也好久没有开车了,挂到D挡,呼啦啦的猛轰油门乱冲!

柳子越一点别的情绪都没有了,好说歹说才让小姑奶奶把车靠边停下,自己爬上驾驶位:“你……你只有跟着齐天林那个疯子一起,才能生活!”

这句话蒂雅听懂了,居然点头:“我就是要和他一起生活!我爱他!”这是重点学习的。

柳子越撇她一眼,冷冷:“那我祝福你!”轰了油门上路。

蒂雅居然坐好回答:“谢谢你的祝福……”

柳子越终于有找把刀捅点什么的冲动!

齐天林则是有点直接扣动扳机的冲动……

就在几百米外,他和萨奇已经跟上了那个来自法西兰的记者组,十多个反政府武装分子正在他们的指挥下进行拍摄……

也就是按照记者的设计进行摆拍!

就在这个有点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记者们正娴熟的指挥武装分子摆出各种在街角开枪射击的场面,那台摄像机也被用各种高度和角度进行拍摄,甚至那个摄影师还熟练的提着摄像机跟着反政府武装分子奔跑,拍摄逼真的抖动感……

对面呢?其实没有任何战斗方!

甚至武装分子们还自己打了两枚火箭弹制造了爆炸增强效果……

那个著名的女记者正在角落里皱着眉跟一个头目一样的人商量着什么,激烈的辩论……

萨奇正要起身,齐天林叫住了他:“我打算跟在后面,你如果要归队,请不要透露我的行踪,不然我第一个就干掉你。”

萨奇却摇摇头趴回去:“你不过去,我就不过去了,上次他们就把我搞丢了,还是跟着你一块靠

谱一些,反正出去就能拿到钱,我也帮他们拖延了追兵嘛。”

齐天林把眼睛凑在狙击步枪瞄准镜前:“我是个雇佣兵,我只认钱做事,但是有些基本的做人底线我不会突破,我只杀威胁到我的人,我不会谋求任何针对平民的行动,他们这种做法就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

萨奇有点惊奇的看看他:“坚持……自己的这些很难吧?”

齐天林赞同,但没法点头,眼睛还盯着瞄准镜呢:“我尽量做到,我也不是个死板的人,但人,总是要给自己一点道德约束的……喏……你看看他们,肆无忌惮,这一片根本就是个废墟,他们做出一副打仗的样子,要干嘛?招来更多的反政府投资?然后呢,就打得更热闹了。”

萨奇也掏出那个像素放大热感仪观看:“确实看得多,这个片子放出去,还以为反政府跟政府军打得多厉害,多节节胜利呢,其实就是个无人区……”

齐天林冷哼:“那几个潜入者没出现,我就等等再看,跟着看看他们的行为,反正在回收之前,等着也是等着……”

萨奇皱眉:“是有点奇怪,他们四个去哪了?前面一直都在一块吧?”

齐天林和他跟到这个已经有点废弃的小镇已经一天了,才总算看到记者组出现在街头,可那四个潜入者呢?难道跟他们一样趴在什么高点进行警戒?

齐天林趴在这栋四层高的小楼顶层房间里也在思索这个问题,不过口中有点戏谑:“你看看他们拍戏拍得理直气壮的样子,真有点想就这么一枪打过去,不过没人给我这份钱……”

话音刚落,就听见嘭的一声枪响……

齐天林下意识的眯上眼感受枪声方位,瞄准镜中却看见那个中年女记者一头就倒下了!

灰绿色的衬衫马上就浸满血迹……

有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