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8章 冷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冷却

其实在旁边的瞄准镜看别人狙击的感觉,和自己操作完全不同,因为瞄准镜的视野比较小,根本不太容易掌握那种节奏,不知道下一枪会打向哪里,甚至打向自己!

狙击除了杀伤,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震慑,因为那种根本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弹头,会让所有人感到莫名的惊恐!

齐天林视野里面的反政府武装分子就是这样……几乎就是一刹那,全部就地趴下,不管自己在什么地方,这就是人的本能反应,有几个军事素养高点的,还能就地一滚,躲到什么地方……

那个著名的女记者四十多岁,一贯就以强硬示人,很有自己的政治观点,也热衷于出现在各种战乱地区,上次在利亚比动乱时期也见过领袖,提出自己一些异想天开的政治建议,作秀的成分多于解决问题的诚意,甚至还尝试要进入阿汗富山区跟奥尔马拉上线进行采访,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既有名又有杀伤力的人物……

现在一动不动,污红的血液已经大面积的浸入周围的沙土地面,刚才手里拿着的一个采访本也被甩在一边,应该已经失去了生命迹象。

齐天林也没有动,轻呼一口气,默默的数着心跳:“碗摆碗,吐摆吐……”果然,按照他的这个节奏,狙击步枪声,次第响起!

他没有去看狙击的成绩,快速的在裸眼和瞄准镜之间切换,借助自己超群的视力,快速寻找大概枪响方位的那个狙击手……

萨奇能明白他在做什么,只是低声报告自己的观测结果:“第三人,胸部中弹,十点方向来袭,第四人,腹部中弹,十点方向,第五人,大腿中弹,十点方向……”

齐天林综合这些讯息,快速的调整自己的观测范围,很快从一个大方向减小到一个方位,又从腿部中弹等细节,迅速拔高狙击手的所处高位,只是第五个中弹以后的停顿,让他心里略微顿了一下:“这么快?”

每一发子弹之间的间隙,就能判断出这是一支手拉枪机的狙击步枪,也就是类似他手里这支,这已经有点奇怪了,因为叙亚利一贯是是用俄制系列狙击步枪,多半是半自动的,难道不是来自政府军的狙击手?

在第六声枪响起来以前,间隔时间很短!

他的M40A3是使用弹桥换弹,也就是在打完弹匣里面五发子弹以后,有个稍长的间隙,就算是很熟练的陆战队狙击手,也只能把这个时间保持在七秒左右,而这位呢?三秒多……

那就使用的是可以直接更换的弹匣!

比自己手里这支

型号更高的狙击步枪……一般只配发在各种北约精锐部队里面,比如上次他和亚亚在阿汗富晚上遇见那个执勤的狙击小组……

太有趣了!

脑海里这么快速的转悠,但是目光已经基本锁定六百米外的一个五层废弃楼房的顶楼……那里也开了两个孔,关键是,枪响之前一瞬间,那里有尘土的飘动,这个细节快于音速的被齐天林捕捉到了!

瞄准镜已经直接锁定那个方位,他没有任何义务来保护这个记者,也不知道那俩摄影记者现在怎么样了,他现在只关心那墙后面是谁,或者说,跟那四个潜入者有什么关系……谁叫他们现在没有在场证据呢?

萨奇显然也随着齐天林枪口的移动,转向这个方位:“摄影记者伤了一个,另一个正在拍摄……”不得不说,这些战地记者也就有这么亡命,为了那些光彩耀人的荣誉和奖项。

反政府武装分子一共有十多人,狙击步枪十发子弹以后就停止,除了那个女记者,另外击中七人,都是击伤……

仓皇失措的武装分子们拖着伤员和尸体,想往别处逃,突然就从他们一侧两百多米距离的屋顶站起来一个人,只露出半个身体,手持一具RPG火箭筒,快速而熟练的瞄准,火箭弹拖着焰尾准确的砸在刚才的表演现场……

预制破片榴弹头到处飞溅,伤者一片!

然后蒙脸的袭击者消失!

没有移动步枪,只是略微扭头看了一下爆炸现场的齐天林,又看见两个穿着和武装分子差不多的人持枪跑向爆炸现场,但是手里拿着M4步枪,而且动作明显专业而娴熟,萨奇看见了低呼:“我们那个组的两个法国佬!”

齐天林点点头,目光还是锁定在那个狙击位……已经装上消音器的步枪,已经上膛……

他在等待一个机会,干掉这个值得考究的狙击手,没别的原因,他不会容许自己周围有这么一个高素质的狙击手威胁到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一击不中,对方只要发现周围有弹击动静,就会陷入最讨厌的狙击手对战……

至于那个发射火箭筒的,围着红白围巾,根本看不清,而且他调转枪口根本无法做到精确射击……

等待了大约十分钟,萨奇就好像个喋喋不休的收音机,低声汇报下面的场景:“两个法国佬已经把女记者拖开检查,有三四个人朝发射火箭弹的楼过去了,武装分子又来了十多人,也过去了……”

齐天林恍若未闻,把瞄准镜的十字锁定在五层废弃楼的外侧楼梯上,有那么一米多的转角露出来,那个狙击手如果要离开

,会有那么一秒钟不到的时间经过,扣动扳机,弹头还要飞行半秒钟左右……难度有点大……

齐天林把十字放在那个拐角,呼吸平稳,右手食指挂在扳机上,轻轻的往后拨动,然后匀速放开,又拨动,又放开……如此往复,真希望那人不是在放开的时候出现……

这样似乎就没有目标的等待又过了接近二十分钟,那个狙击手估计是整理好了东西,抹掉痕迹,甚至还填回了两块砖!

齐天林注意到了这点,从这里看过去,那里也就没有那两个被专业人士会当成狙击口的小洞了……

要出现了……

手指没有僵硬或者机械的感觉,愈发柔和……

一个CP色的衣肩刚出现在拐角,齐天林的手指就轻轻的拨动扳机,后坐力很平稳,那个身体就好像故意露出来凑上去迎着子弹似的,一枪就打在了左背部,很有可能击中了心脏附近,一下就地扑到……

萨奇也在观察这边,皱了下眉:“好……像是那个瘸子……”

齐天林没什么波动,那个拐角有水泥栏杆,他只能看见上半身,还没有看全,右肩上的枪都没有看见……

没有在那里停留目光,因为一旦击倒,无论死伤,都不是他能看见的了,调转枪口和目光开始关注这边的混乱……

萨奇也转过来:“左边靠墙正拿着摄像机的就是组里另一个英兰格佬,他在大约十分钟左右从三点方向过来的,还有一个是瘸子……没有出现。”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看刚才那个狙击点。

齐天林没有再继续狙杀,细心观察那三个潜入者,两个法国佬现在正在动手把受伤那个架起来走,另一个摄像记者正要给被武装分子抬走尸体的女记者拍照,还选着角度拍……

萨奇又补充了 一句:“刚才他们还给这个女记者也摆了姿势,靠在墙面,手里拿着麦克风拍照……”

这种都可以摆拍?齐天林有点**脸颊,露出点嘲讽的味道……

看上去萨奇确实也打消了跟上自己小组的意图,也把注意力放在武装分子的行动上……

十倍放大的瞄准镜里面很明显,那个英兰格佬和两个法国佬都在通过自己的通讯系统呼叫另一名潜入者,但是也明显没有得到回应,他们似乎有个对视,却没有什么语言上的交流。

所有的武装分子都在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对周围做了一个匆忙的搜索和检查,才开始散开撤离。

潜入者们明显跟武装分子没有过多交流,只跟两位惊险余生的男性记者一直在说话……

一个个仇恨,都是被这样的事件一点点挑起来的……

齐天林没有任何拍照取证或者做点什么的意图,仅仅就是一个旁观者,冷冷的旁观者。

他不是什么道德审判者,没有这种义务或者热情……

他只是个简单的雇佣兵……

直到夜幕降临,用热感仪再三确认那个狙击点附近没有什么人体隐藏,两人才一前一后,鬼鬼祟祟的偷摸着下楼,穿过附近的街口,到几百米外的那个五层废弃楼……

齐天林在前,萨奇背身在后,两人保持大约半层楼的距离,谨慎的上楼,都有小心的习惯,并不排除有人会用屏蔽层躲避热感仪侦察,然后做伏击的可能性。

齐天林的西式室内搜索方式和萨奇的苏式动作有明显区别,但不影响他们快速而敏捷的靠近楼顶,齐天林的夜视仪中看见一具已经冷却的尸体趴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