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59章 莫名其妙

第一百五十九章 莫名其妙

齐天林环顾四周,确定不是一个陷阱,才靠在墙边,慢慢的靠近那具趴在楼梯转角下的尸体……

萨奇继续靠在他身后大约七八米外的一个拐角,端着AK步枪警戒。

打开夜视仪旁边的一盏低照度头灯,齐天林翻过那张已经开始僵硬的脸,清晰的辨认:“这不是我要找的人……”

萨奇弓着身子摸过来,接着齐天林的灯光低头一看:“就是瘸子!”

是的,这是一个穿着和那些反政府武装差不多的人,但是很多细节都表明他是一个潜入者,无论他的高帮鞋,喉部的通讯联络器,腰间的金伯尔手枪,枪袋里的M40A5狙击步枪,都说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政府军的狙击手!也绝对不是齐天林熟悉的那个导演。

萨奇点头:“这支步枪没有看他们携带过……”

齐天林没有犹豫:“赶紧走……还有其他人!”那就应该还有一组人在跟进提供武器以及扫尾!

水泥栏杆外的废弃小镇没什么声音,但是却仿佛有无数个暗藏的枪口正对着这一片,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可以沿着背脊慢慢的爬进脑子里。

萨奇可能是有点胆小,但也绝对经验丰富,转身就开始贴着墙根离开,齐天林只来得及吩咐:“到楼下等我靠前……”

这里有个室内近距离作战简称CQB的基本要素,当两个人的时候,到底谁靠前。

在撤离突围的时候,萨奇这种尖兵灵敏的应该靠前,齐天林支援,但是现在在面临未知伏击或者危险的时候,就应该强力突击手靠前,萨奇只能处于一个被保护的位置。

萨奇楞了回头看齐天林一下,他自然明白齐天林是打算打头阵了。

齐天林没有只是快速的在尸体身上搜索一下物品,摸到一张字条,就一把扯下那部对讲机,顺手挂在自己腰间,就转身跟上。

可一直到两人小心的摸到另一个两百米外的楼区,也没有发生任何的遭遇战和枪声。

两人出来时候是摘掉了所有携行装备的,就带着步枪和夜视仪,热感仪,现在趴在墙边,偷偷摸摸的抬头观察周围,依旧没有发现在周围几百米范围内有任何红外热源体,也就是说基本没有什么生物!

齐天林有点笑:“难道会有谁在千米之外拿热成像仪瞄准我们俩?”

躲在厚厚石墙背后的萨奇使劲点头:“我不排除这种行为……”

齐天林嘲笑:“尖兵都有点神经质……”

萨奇还是有点惊诧:“真的是瘸子……他,就算他不是你找的人,他为什么要干掉那个

记者?我们得到的任务就是保护他们,特别是她啊!”

齐天林笑:“但他就是干掉了她,这是毋庸置疑的……”

萨奇皱眉:“他们有另外一份命令任务?还有其他人也在周围……我想想,想想……跳伞前有谁携带了狙击步枪,我们那一拨都没多少狙击手的,虽然相互不太认识……”

齐天林不打搅他的思考,依旧在各个方向监视动静。

萨奇很快放弃了这个不太靠谱的行为:“当时真没注意,也就两三支狙击步枪,我也不认识人……你说他为什么要杀掉这个记者?而且还杀了其他几个武装分子,就为了伪装成政府军制造矛盾?可这些记者是无辜的啊,他们不是来伸张正义的么?”他可能在紧张的时候,话就真的有点多。

齐天林动作依旧,眼睛四处打量,口中无情:“记者?正义?这些人不是正义,这不过是他们的卖点,惊悚的卖点,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义愤填膺的向外传达捏造的讯息,只是为了收视率,为了自己的名声,完全是靠着向大众传播恐惧谋生,依仗着他们的权威性,这些信息一传十十传百,真相就是被他们这样淹没的……”他很少说这么多关于深层次的东西,也不喜欢考虑这些,只是现在似乎又丢掉了导演的线索,有点郁闷,话稍微多了点。

萨奇有点瞠目:“然后呢?就算这样然后呢?”

齐天林撇嘴:“然后?你看他们进来,必定有军方支持,不然能在这里生存,能找到叛军?哼哼,别逗了,不过是为了共同目标一拍即合而已,可是最后,在必要的时候,不过也就是棋盘上可以对掉的一颗棋子,被用来制造更惊悚的新闻或者政治目的,哈哈……该背时!”最后这句是华语家乡话,充分表达了他对那些人的幸灾乐祸。

萨奇明显思路也比较简单:“那俩法国佬估计也和我一样不知道实情?要是我跟上,说不定也是证人,当然也许可能是具尸体……”

齐天林嘲讽:“你不值钱……没新闻价值。”

絮絮叨叨的两人两三个小时以后,才完全确定没有危险,在午夜时分溜回之前那个狙击点,拿上所有的东西,赶紧撤离这个废弃小镇,因为狙击手一般如果是单独执行任务,不太喜欢暴露自己的隐藏点,不是很亲密的战友都不会说,一夜没有得到他的消息,那个用火箭筒的或者提供武器的另外人手,说不定天明就要开始搜索了……

趴在城外山上的石头间,打了个盹的齐天林看着微微发亮的天色:“你休息下吧,我来观察……”连夜出来,他们就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简单

的观察阵地。

萨奇打个呵欠:“你打算怎么办,还有这么些天数?”

齐天林不着急:“那就晃悠呗……到城里去找点给养,活下去,顺便看看肥皂剧,时间到了就去回收点,不过我……不太看好回收点的安全,建议你不要去。”

萨奇的瞌睡都被吓跑了:“你的意思是?”

齐天林点头:“如果只是单纯的潜入帮叛军抵挡政府军,那也就算了,也许是民族问题支援或者那几个国家想颠覆现政权,跟我们这些小兵没什么关系,可现在你看,有这么多谎言在里面,是不是知情者越少越好?”

萨奇喃喃:“我们进来的时候,就说明死在里面是很正常的,余款会由公司提成交给指定家属……法克!”

齐天林嘿嘿:“没事儿,我们去回收点看看,不管能不能找到我要找的人,我们从别的线路离开……”当年跟蒂雅那么艰难的都可以兜那么大的圈子离开,不知道小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蒂雅当晚就被柳子越给送回了别墅,柳子越终于有点忍不住,旗鼓相当的跟安妮来了场辩论,纪玉莲不在,就没了什么缓冲地带,马克一帮子觉得这不是自己工作范围,笑嘻嘻的就溜出去,美其名曰在外围保护安全。

因为柳子越冲进来的气愤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完全把我现在的生活工作搞得一团糟!”

安妮多奇怪的,看看离开的马克他们:“我没有惹到你吧?”

柳子越的情绪还在剧烈波动:“我知道你是那个苏威典的公主!你别来我这里玩儿什么微服私访的游戏!这是我们老百姓的生活,玩不起!”

安妮多莫名其妙:“我是,我是索菲亚……可我是受保罗的安排来的,打搅到你了?”

柳子越继续发飙:“当然!你连我的卧室都占了,还不叫打搅?这小姑娘连我的婆婆都要抢,还不叫打搅?还有他!抢我的厨房!”亚亚这听不懂的,不知道战火漂到他身上,还乐呵呵的从厨房给柳子越端了一杯茶过来,蒂雅赶紧给他做眼色,让他出去躲灾。

小黑人扔了塔塔就跑,对于危险他还是有敏感的!

还没人干过这种肆无忌惮大吵安妮的事情,公主有点兴奋:“你……你不是跟保罗是假婚姻么,我们这样你应该是不在意的吧?何况我看你也是有自己事业的,不图他什么……”

柳子越瞪大眼睛,身上的工作装还没有换呢,很有点在台上跟嘉宾唇枪舌剑的感觉,似乎也在找到状态:“你知道她刚才干了什么?到我的演播厅把一个企

图非礼她的副导演一只手扎了个透心凉!你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人应该干的事情么?”

安妮也有点睁大眼睛:“非礼她?!你知道上一个打算非礼我的人被她做了什么?十二发子弹从这里,喏,下巴这里打上去,整个天灵盖都碎掉了,你那个透心凉算什么?这就是她的生活……嗯,是保罗纵容她的生活!”

柳子越被这种描述只吓住了一下下,毕竟她刚刚见证过血腥,冲击力似乎就要小一些:“你……你到底跟齐天林是什么关系!”

安妮还在找定位:“我……还没想好,既然你跟他没有什么真实的感情或者关系,就没有权利来询问我吧?没错,保罗是个不错的男人,你既然表明了不要,就不能妨碍别人回收吧?”看来这北欧姑娘还真不嫌弃。

柳子越继续瞪大眼:“你是个什么身份,他是个什么身份,他连中学都没有毕业,基本上是居无定所,游手好闲没有正当职业,又说不上温柔体贴,浪漫多情,哪点值得你喜欢?”

安妮挥挥手:“斯托普……我没有说我喜欢他,我只是说我们有这种可能性,因为对我来说,选择谁都是我的权利,这不妨碍你吧?”这口气就是只要她看上谁,谁就得乖乖的拜倒在伟大的索菲亚公主裙下……

应该就是安妮这种自恋的情绪彻底激怒了原本就情绪不稳定的柳子越,有点暴躁:“你就这样,以为是个什么公主就可以予取予求,没门!齐天林还是我法律认可的丈夫!我还就不给了!”

女人有时候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蒂雅笑呵呵的抱着塔塔坐在旁边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