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0章 郁闷

第一百六十章 郁闷

柳子越争吵的结果很简单,她正式回来住,还要求马克等人必须离开,安妮寸步不让,说等齐天林回来解决问题……

好吧,鉴于齐天林的所有通讯工具现在都联系不上,也只有暂时等着了!

因为处在这么严密的热点区域,齐天林可不愿自己打开电话,被天空上无数个盯着这一带的卫星发现踪迹。

他说得没错,一大早废弃小镇就开始有了大动静,不过不是他以为的潜入者或者叛军,是政府军,因为很明显的有五六部装甲车陪着两辆坦克开了进来!

老实说,这个叙亚利的反政府军现在还很不成气候,或者说这个反政府军就是外界杜撰出来的一个部队,实际情况充其量就是几个游击队的规模,连轻武器都有限,可能这才是他们急需外界伸手的原因吧。

所以这样的装甲车辆组合,几乎就可以横着走了,反政府武装分子也不傻,没有谁真的这时候去以卵击石的摸老虎屁股,都躲得销声匿迹。

看来这里是个反政府武装经常出没的重灾区,政府军熟练的散开队形,每条街道两部车左右,撒下一些步兵上楼检查,慢慢的在这个本来就没有居民的废弃小镇搜索,也不知道是在搞演习,还是得到了什么线报。

齐天林悠悠然的趴在狙击步枪瞄准镜后面看戏,很想开枪打个士兵加重点紧张气氛,后来觉得没人给自己钱,不做亏本买卖,就只看戏不参演。

结果这一折腾就是大半天,也没有找到之前齐天林他们丢弃的那具狙击手尸体,后面又来了几辆装甲车和民用车辆,下来的人却有摄像机等等装备,然后一辆装甲车就被开到大街上,几个军人嘻嘻哈哈的拿了支RPG火箭筒自己打!

原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会这招贼喊捉贼的把戏,只是看谁更无耻,谁更没有底线……那种杀掉一个村庄的人,相互指责是对方干的极端事件,真的没少发生,眼前这个都只能算是初级入门手段了。

也许RPG不是军方的制式武器,不太熟练,一直用了三支,才成功的让那部倒霉的装甲车燃烧爆炸起来,但是明显车上没有什么弹药,没有发生殉爆,就是油箱小炸了一下,惊醒了打盹的萨奇:“怎么了?”

齐天林不挪动身子:“自己来看,另一边来演戏了,嘿嘿,这边有钱,烧装甲车玩,不杀人。”

萨奇也看得啧啧称奇:“难道我们来的是好莱坞摄影棚?”

可事实证明齐天林还是低估了人性的下限,烧了一会儿,军人们才提着小型灭火器慢吞吞的扑灭战车上的火焰,后面的民用车

辆里面还有一部洒水车,使劲的浇灭了火焰,再反复的用水降温以后,几个军人才拿着撬棍打开残骸尾部的车门,拖出几具已经烧得焦黑的尸体,不知道是本来就是死了拖进去的,还是干脆在里面死掉,不过是没有什么验尸官来检验这个前后关系了……

摄影摄像拍照留念,甚至全程还有人举着手机拍摄,现在不是流行手机拍摄显得很有平民过路拍摄的味道么?然后就看哪一方的宣传攻势更厉害了,不过显然政府军方面在世界舆论是占不到上风的。

山坡石头中的两个雇佣兵都有点面面相觑,不管如何血腥战斗,他们都还是有些准则的,看见这样毫无底线的做法,还真有点瞠目……

这场闹剧跟昨天的差不多,直到下午才慢慢收工,废弃的装甲车残骸就不要了,凡是尸体都用尸袋装走。

两人目睹了这一切,没有趁夜离开,而是用石头尽量把自己围遮起来,阻止红外线热源的扩散,才随便吃了点口粮,打算再在这个摄影棚呆一天离开,反正也没什么事儿,老话说一动不如一静,对吧?

所以老实的孩子有糖吃,这边夜幕刚落下,六七个人的身影就从另外一个方向,交替潜行过来!

热成像仪就是个好东西,萨奇发现的:“动作绝对不是叛军那些外行……”

齐天林就带着夜视仪看,因为那几人显然很自信自己小组合的战斗力,没有过多的遮掩,只是习惯性的交替前进,尽量不留下被被人偷袭击中的机会。

等再近点,萨奇看得明白:“有我那个组的三个人,现在才回来找人?”他们都是在机场集结点随机组合的潜入者,相互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或者责任,所以他对和自己一个组的人真说不上什么忠诚度。

齐天林点头:“今天早上那部狙击手的步话机呼叫了两次,白天直到电池耗尽都没有再呼叫,白天可能被演戏的占住了地方,只有现在来。”

那几条人影去到的地方确实是那个狙击手呆的附近,但是没有明确是那一栋,只能是两个一组,分开上楼检查,都是战术高手,知道狙击手喜欢呆什么地方,也能快速的查找一些痕迹,要找到不难。

齐天林却有点如获至宝的感觉:“你在这里监视,我下去摸个舌头……”正愁没有导演的下一步线索呢,既然这些人都是第四批的,为什么不趁着他们分散开去问问消息呢?

萨奇做个欧洲人喜欢表示无奈的动作:“我现在越发的觉得,跟着你是件比较靠谱的事情,我要不要给你写份投降书什么的表示我的诚意?”

天林嗤笑着只携带近战装备就悄悄的溜下去,耳机里依旧传来萨奇的简单指引:“左前两个街区,是那两个法国佬,中间前方两个街区是那个英兰格的家伙和另一个人,右边三个街区处是另两个……哦,我也这么认为,选择右边两个最明智……”

废话!

谁愿意在中间去当夹心饼干了,虽然中间那个英兰格佬看来才是最有情报价值的,齐天林打算从外到内慢慢摸。

有一个高点用热成像仪观察指引的哨兵,自己头上戴着单目的夜视仪,再加上战刃和战锤,齐天林连步枪都没有带,只是手里提着那支带消音器的P226,就快速的在黑暗和墙面的掩盖下迅速靠近前方两只猎物……

萨奇的指引还是专业:“已经下楼,准备到旁边一栋小楼……前面那个上楼了,嗯,他还在楼上用了电筒,估计在寻找痕迹……楼下那个在警戒……”

齐天林逐渐靠近的距离只有几米了,还是把战刃挥动以后衔在嘴里,耳机里传来萨奇的呱噪:“买糕的,你做了什么?怎么热成像仪上你变成了淡紫色?你服用了什么违禁药品么?”

正常的显示热源体应该偏红色,越是**的地方就偏黄直至有点发白,而被遮掩的地方或者稍微低温一点的就会呈由红向紫的渐变……

齐天林不知道战刃还有这样的状况,也是让全身轻巧的时候,略微掩饰了一下体温?总之他没有回应,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靠上去……

萨奇赶紧回到自己的转播状态:“稍等!楼上那个下来了……你不是想一挑二吧,也没有必要杀人吧?我们都是从那边过来的一伙人啊……”

齐天林真想从耳机里伸只手过去揪住萨奇那呱噪的喉咙,拽出来打个结再塞回去!

不过他真是打算一气呵成的,根本没有等下一次两人分开,就这么快捷的摸上去,左手轻轻的伸向对方颈部,右手的P226就在对方头部右侧十来厘米处击发了!

距离太近,九毫米子弹立刻就打了个对穿过,从热成像仪里面几乎能看见带着温度的**往左边喷射,齐天林的左手就正好接住对方的头,帮他无声的倒下……

战场上,谁跟你讲什么有没有必要杀人,所有能造成妨碍的都必须杀,因为他必须不带一点声响的抓住后面这个活口,影视作品当中常见的砍脖子是不杀人又可以打昏对方,可那点空气中挥舞的变化,十有八九都会被这种警惕性极高的特种战士听见,还是一枪毙命最保险。

然后他就之替代这个倒霉蛋只半跪在墙边做警戒动作不超过十秒钟,那

个楼上的就下来,接着朦胧的黑夜,快速的在他背上拍一下,看都没看他,就转身往下一户移动,只是刚转身,自己的身体也有空气中的动静,才没注意到齐天林这才货真价实的挥动手刀砍在脖子的颈动脉上,一下就昏厥过去。

然后快速的拖到旁边屋里,熟练的用对方的衣服打结捆住手,扒下裤子捆住脚,才用刀给对方腿上轻轻的一刀,用疼痛弄醒被拷问者:“你不用紧张,回答合适,待会就放了你,我只想知道你们这一批人的具体情况和任务!我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我在找人!”

黑暗中,他随手用一张沙漠围巾围住了脸,但是头上的夜视仪却明确显示了他应该不是当地政府军人员,这个俘虏的眼睛睁开,刚这么打量一下,正要开口,齐天林左手上的战刃又轻微的挑动一下,带来差点让这个家伙叫出声的痛苦!

“不用对我抗拒审讯,我不关心你们做什么的后果,我只想知道人,有些什么人,在做什么任务,我是在找人,不是针对你们的!”

他这么说,还真让这个俘虏觉得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