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1章 审讯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审讯

身为战士,就应该遇到这样的强手,硬碰硬的来一场,可齐天林说得自己就好像是个过路的,随手就把自己给收拾了,那个伙伴多半也没什么好下场,所以沉默了一下,在齐天林似乎无意又碰了一下战刃,就开始有选择的开口了。

其实关于PMC,没有任何的被俘抵抗准则,因为这种军事承包商理论上是不受任何国际法保护的,那些北约军队中间流行的被俘五不原则,对PMC并不适用,可被齐天林制住这个家伙显然更习惯于军队的习惯,有点挤牙膏,一点没有倒豆子的爽快劲。

“我们就三个人,负责后勤支援……”

“具体执行什么我不知道……”

“不清楚……”

“没人告诉我……”

齐天林索性就把战刃一下插进去:“我不关心你们做什么,同一批的,你知道什么!”

“有三个组负责接人,解救反对派领导人出国,因为有非军事人员,他们的回收点是可以临时申请空中救援的。”

“还有两个组是接应前两批没有回收回来的重要探子……”

齐天林最后干脆还是一刀结果了这个家伙,因为不能让自己守候回收点的做法受到什么防备。

萨奇自然听见了齐天林新的指引要求,没问刚才那两人怎么样了,因为体温征兆在他的热感仪上已经消失了……

齐天林这次接近的自然就是中间那组的英兰格佬和另一个人,问了问萨奇:“两个都逮住不现实,拷问哪个比较好?”

萨奇不犹豫:“另外一个不熟悉,建议你找英兰格佬,起码他和瘸子知道的事情多点,顺便问问,我是不是弄来当幌子的。”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是被丢在小镇上让其他人好摆脱的。

齐天林笑:“背叛嘛,天天都有……”对于萨奇,他这么放心的交给他指引,其实也算是一种测验,反正自己有失败的资本,大不了就是挨两枪么。

声音很小,因为他是用的骨震耳机和喉头麦克风,耳朵和嘴都没有任何遮挡,有些耳塞式其实很影响听觉,对他这种喜欢潜行作战的很不方便。

在萨奇的引导下,齐天林依旧还是那样的操作,直接用手枪悄无声息的就干掉在楼下放哨警戒的家伙,再直接打昏英兰格佬,拖到屋内进行审讯,这位就明显油滑得多,老是顾左右而言他,刀刃加身都死死咬住不松口,可见这位比起前几位真不是高一点半点,如果齐天林不是战刃加身,加上自己力量迥异,恐怕不能那么快捷无声的搞翻他。

齐天林越发觉得有文章,也不着

急,来了兴趣,干脆捆绑好再打昏,扛着就出了小镇爬山坡上……

剩下那两个就放过了,看上去也是跟萨奇差不多不知情的潜入者,齐天林还没那么滥杀。

既然抓上来就不着急,把这个家伙绑得跟个粽子似的,扔在大石头后面,身上基本没有留什么衣服,夜间温度还是很低的,也不管他的死活,就靠在旁边休息打盹,直到半夜才换下萨奇过来休息,自己开始警戒,顺便审问这个被剥得只剩一层内衣的英兰格佬:“你可以不用慌着说,你找那个瘸子狙击手,已经被我干掉了,你也活不了,就看你死得干脆还是拖沓了……我把你带上来,就是想等着你先冻一宿,明天天亮了,我慢慢拖沓你,看你能支持多久,我时间多得很。”

英兰格佬还是那副口气:“我就是个PMC,拿点钱进来帮帮反政府军,您如果是政府军的,我没话说,不是,怎么都好商量,无论钱还是别的什么,都可以商量。”

已经围着毯子准备睡觉的萨奇,突然从石头后面开腔:“亨瑞……别撑了,瘸子已经死了,你们来干嘛的,我们都看见了……当时是你叫我从右边包抄,我一过去就交上火现了形,你们就不见了……说说吧。”

亨瑞有点惊骇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齐天林也不关心:“喏,露底了吧,没意思的,爱说不说,天亮我们再开始吧,这会儿,你自己想想,反正你肯定得死。”

死亡并不可怕,特别是未知的死亡,瞬间到来时,一下就过去,过去到什么世界,不同的宗教信仰有不同的说法,谁也不知道,所以,如果死亡是快捷而没有折磨的,真不太可怕,可怕的就是现在这种。

就是死刑犯明知道明天要行刑,可死之前肯定还是要被折磨一通,这才是让人最容易产生巨大恐惧感的,特别是脚上的刀伤还在疼,身上没了衣物,山间的低温开始让身体慢慢失温,脑海中各种念头都开始出现了。

这时候需要有强大的信仰力量才能支撑住精神,要么是宗教狂热,要么是政治信仰,最差也得是爱国主义或者爱情……

显然这位都不是,齐天林就把他放在自己身前的夜视仪旁边,主要放哨观察环境,兼带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凌晨大概四点过的样子,整整坚持了七个小时,低温和失血状态终于击垮了这个钢铁强硬的战士:“你……给,给我个痛快。”

齐天林点头:“那你说……”脱下自己的抓绒衣给缩成一团的对方裹住,那种即时的温暖,让这个铁人这一瞬间可能用金山银山都不愿换。

这样的低温

状态真的很容易让人陷入恍惚的幻觉状态,亨瑞终于开始结结巴巴的叙述:“我……我叫杰森.亨瑞,隶属于第21空勤团……我们一共有七个人参与这次的自由行动……我是这第四批的实际总负责人……”

21空勤团?

齐天林有点惊讶,这是来自最优秀的顶尖战斗团队了,以前自己混迹沙漠鹰的时候,根本就不要想企及这样的高度,简单一句话,从这样的团队出来的退役士兵,无论在那个PMC团队都是当仁不让的战斗核心和领导!

而沙漠地区长期都是他们的活动区域,有过非常多著名战例。

后面亨瑞的叙述更让他惊讶……

他们的确是接到了在适当时候干掉记者,但要保留活口便于做宣传的任务,昨天的新闻,已经通过卫星传输机传送到了外面,这种隐秘任务其实只有他和那个瘸子,同样隶属于空勤团的狙击手知道,其他所有人,包括萨奇,包括那两个法国佬,甚至那三个被齐天林干掉的潜入者都不知道,所以同时他们这七个人也肩负指挥潜入者和反政府武装的军事颠覆任务,最重要的是,亨瑞有点语无伦次的随口提到,他曾经和瘸子跟其他人一起参加过利亚比的同样类型颠覆战斗!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居然就这么碰见一个当年的正主!

齐天林赶紧把询问转向利亚比,也是那已经是个已成定局的场面,潜意识里面,亨瑞没有任何的抵抗,比描述现在的事情更加详细和没有保留……

“我们是负责西南部,利亚比领袖家乡附近的勘察工作,东南?那边是由几只海豹负责的……”

看来确实没有说假话,因为齐天林后来把那支缴获的M4步枪在苏珊安排的枪匠那里咨询了一下,那支步枪里面有一个很独特的卡钳式缓冲器,外加很少见的9寸旋转膛线缠距,都说明这是一支海豹的枪!

被蒂雅击毙的那个高手真的是海豹,和面前这个亨瑞所属部队齐名的海豹!

来自美国的海豹!

队长当年就是判断美国应该不会出兵介入利亚比,才接下了政府军的那单活儿,导致灭团……

看来什么地方都逃不过这个世界警察的插手……

亨瑞还在叙述:“海豹最终只丢失了一只没有回收,其他的都圆满完成任务,是我们引导反政府武装找到领袖,但是最后……似乎他们在最后关头丢失了领袖……”看来在那边上层还是明白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

“对付协助政府的PMC?我们没有,我对付的都是领袖的亲族军队,那里是领

袖的家乡,到处都是狂热的追随者,但是也有失落者,那就是我们的争取对象,海豹们听说有,但不是他们干的,是他们协助华府智囊团干的,有个计划,清理外来雇佣军的计划,因为根据伊克拉的经验,当地驻军已经没有了战斗力,雇佣军才是最大的阻力,必须要在北约主导下,反政府武装的协助中,把雇佣军都清理掉,而且本来很多雇佣军里面就有华府的探子,具体是哪个智囊团做出的计划,提交国会申请并执行,我不知道,得问海豹……”

有时候就是这样,事实的真相就在这么不经意之间,突然就跳到面前,让齐天林都差点忘记自己逮住他的本意……

被清洗的战队,安插在其中的探子,华府智囊团,提交给国会批准的计划,几乎瞬间就连成了一条清晰的线路,展现在齐天林面前……

一条让整个沙漠鹰战队都走上灭亡的不归路……

好一会,他才打断了亨瑞喋喋不休叙述自己在阿汗富和伊克拉的行动:“这次跟随你们跳伞的第四批里面有没有一个加拿大人,腿有点瘸……”

回答很简单:“有!他是参与接反政府领导的,已经在两天前通过呼叫去到接应点等待回收了……”还熟练的报出一个坐标点!

原以为是收之桑榆失之东隅,结果是双喜临门!

齐天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