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7章 奇妙

第一百六十七章 奇妙

真心请求您看完或者看前,顺便送朵鲜花,能灌水就更棒了,谢谢

漫长的法式进餐完毕,两人借着夜幕中的月光,顺着停车场边小路走到旁边的海滩上,因为穆尼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游客很多,沙滩上往来的人也不少。

齐天林双手揣在休闲裤兜里,慢悠悠的走在沙滩上,玛若走在靠岸一侧,这边似乎高一点,她的身高没有齐天林高,这样似乎更容易平等对话。

晚风中,玛若直接提问:“那个索菲娅公主怎么回事儿?”

齐天林抬抬眉毛:“都喜欢问这事儿,就是个客户吧,大客户?”

玛若双手背在背后,提起了自己的中跟鞋:“你……跟她没有私人意义的亲密往来吧?”

齐天林摇头:“跟她?谁配啊……你说她那么高级一个人,跟我说点那个什么精神层面的东西,我都听不懂!”

玛若聪慧:“她跟你说过?”

齐天林转头看她:“你问你保罗叔叔这些事,是不是也太涉及我的个人隐私了?”

玛若一脸的鄙夷:“个人隐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宝宝他们喜欢什么地方的姑娘?每次回了公司没少去这些地方折腾!”

齐天林脸皮厚,反火力嗤笑:“你也大姑娘了,居然敢跟我说这些,去去去……”

玛若抬头看看海滩接近岸边的灯光小楼:“你……爱过什么人么?”

齐天林扬眉毛:“你觉得我现在有可能么?”

玛若转头看他:“你觉得什么是爱?”这个法西兰民族啊,就是喜欢讨论这个!

齐天林摸了摸裤兜,掏出一支烟点燃,迎着风吐了口烟,才在青烟笼罩中勉强组织语言:“我觉着吧……这个狗屁东西,应该是生活完全安宁下来,才能考虑的奢侈玩意儿,只要还在战火中来去,就最好别捣鼓这个东西,这是对另一个人最大的伤害。”

玛若的眼睛有点亮,在月光映射下,在面朝大海,背对海岸光亮的背景下,亮得像豹子眼睛:“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齐天林再抽几口烟回想:“当兵以前吧,看过那个黛米摩尔的《人鬼情未了》,就觉得演得好,真有什么深爱的人,这么一死一活就太悲剧了,所以如果要相爱,就要安定下来,别搞那些幺蛾子。”

玛若先鼓掌:“不错不错,你居然有自己的想法,已经很出乎我的意外了……”

齐天林白眼:“我好歹也是一初中生吧,好歹也在奔三十了吧,你说得我比你还无知似的。”

玛若笑得

就好像天空中璀璨的繁星:“就是这个意思,你起码还相信真爱,对吧,估计也是没怎么谈过恋爱,不能跟老妖,尾巴他们这种浪子比,嗯,雪铁龙是最浪荡的……”

齐天林撇嘴:“他可是你们法西兰人……”

玛若稍微收起一点笑容:“不过正是因为你没什么恋爱经历,所以你的看法也是偏颇的。”

齐天林没兴趣跟这么个晚辈小姑娘讨论爱情:“烟抽完了……烟头能扔海滩上不?不能的话,扔哪里?”这就是他的准则,只要回到文明社会,就尽量让自己遵守文明社会的规则,那么回到战场上才能分外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放过身边每一个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命……

玛若拉住他:“我要跟你说的是,你描述那个看起来很美好的爱情,正是因为人鬼殊途才显得那么美妙,他们真要在一起那么风平浪静的,不过就跟天天看到的那些狗血婚姻差不多,日子一长就相互厌倦,平淡无奇的生活只会导致对刺激的向往……扔那边果皮箱!”

齐天林拿着烟头往那边走:“你个小姑娘懂个屁,难道还非搞死搞活才能叫爱情……不跟你说了……你们这些大学生就是这样,交过几个男朋友就觉得了解透彻了……每个人都不同,每两个人之间也不同,就好比用枪用刀杀人的习惯都不一样!”

玛若正要辩解什么,不知怎么收住了口,笑嘻嘻的跟着齐天林去扔了烟头,慢悠悠的走回停车场开车:“你住在什么地方?”

齐天林无所谓:“你就把我扔在那边吧,我逛逛待会儿回公司去,萨奇估计还在那边呢,这块儿我比你熟……”

玛若反唇相讥:“是很熟,你们最熟就是那些夜场!”

齐天林低落:“他们都不在……”以前这个时候是最快乐的,一大帮爷们到欢场畅饮胡闹,别提多开心了。

玛若把车直接开公司楼下:“我也住在办公室下面公寓,上去陪我喝一杯?”

齐天林敬谢不敏:“算了,我还是随便找个酒吧去!”

玛若把车就骑着路沿停在路边,跳下车威胁:“你如果不跟我上去,我就大声喊你要去红磨坊!”

齐天林看看安静的小巷街道,再看看亮着灯的办公室楼层,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想法,无奈的跟着玛若上楼,又碰见管理二楼公寓的朵玛大妈,很激动:“刚回来就听他们说你回来了……玛若可想念你了!”还给玛若了个加油的手势。

玛若就指指二楼:“这边来吧……我回来就住在这边了。”

齐天林有点警惕的跟上去:“你有什

么打算?”

玛若悠闲的打开门,拨开灯:“打算?我这会儿没男朋友,借你当当怎么样?”

齐天林嘿嘿的笑起来:“我可不是恋童癖!”

玛若还是一副悠悠然的模样:“我的身份证上明确的写着我十九岁成年,马上就二十了!”随手在窗边拿过一个方尊的水晶酒瓶对齐天林晃晃示意。

齐天林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打量着这间简单的公寓,被这个貌似学艺术设计的姑娘搞得有点混乱,一张床垫直接铺在地毯上,几张完全抽象的画面靠在墙边,其他衣服书本什么的东西也到处乱扔,还有几个行李箱包随意的靠在窗前:“你这乱起来的样子,哪里像个十九岁的姑娘?”

玛若端着两个半杯的白兰地过来:“我的生活本来就是这么混乱不堪,前十来年被罗伯特和苏珊搞得乱七八糟,后几年又被你搅乱……”

齐天林随意的拉过一把椅子反坐着,端着酒杯笑:“当时我只是刚好在你旁边顺手拉了你躲开吧,要是老妖或者宝宝呢?”

玛若自己抿了一口金黄色的酒,翘起好看尾指笑:“宝宝还不错,帅气!老妖就算了,胡子拉碴的,你太低估了少女怀春的威力,当刚刚萌芽的情绪被那么一催化,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思恋啊……好不容易在学校交了些男朋友吧,不是觉得跟豆芽似的没安全感,就是傻不愣登没情趣……”

齐天林也喝口酒:“你懂……嗯,不说这个了,只喝酒……”

索性靠坐在床垫上的玛若也闭上嘴不再说话,轻轻的举杯示意,遥空互祝,只是要续杯的时候,举起酒杯,斜躺在几个鹅绒靠垫上做出一个优雅的翻手动作,连续几次齐天林笑着俯身拿酒瓶探过去帮她倒酒,眼瞅着好几杯过后都小有点醺意,却不防这一次刚探身过去,玛若的一条细细的胳膊滑到他脖子上,轻声:“我的眼里进了沙……帮我吹吹?”

这屋里!

窗户外阳台外,就是一条潺潺的小溪沟,哪里有什么灰?!

齐天林不是登徒子,也不是什么柳下惠,可眼前可是罗伯特的女儿啊,他正要拉下玛若的手臂,姑娘喃喃的声音幽然:“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一亲芳泽?”

不等齐天林解释华国的辈分问题,玛若另一只手已经不知道把酒杯扔什么地方去,又悄无声息的滑到他脖子上,成功的和另一只手会合挂住,带点酒气的鼻息喷到他脸上低语:“苏珊也觉得我们是最合适的……”

房间里本来就只有一盏昏暗的落地灯,营造的气氛也多不错的,齐天林看着眼前的娇艳容颜,

刚把嘴唇印上去,火热的舌头就交缠上来……

两个人一起跌倒在反弹力颇佳的床垫上!

应该说刚才的酒精带有一点莫名的木质馨香,在两人的口腔里都能酝酿出不错的口感,没有什么试探,直接就紧紧的交流在一起,

只是齐天林正熟练的把手伸到玛若腰间去宽衣解带,却发现玛若的手也在他身上麻利操作,心里只觉得法西兰女孩子大多十七八岁就有丰富的经验,更放心的动手……

热烈的亲吻,战栗的抚摸,滚烫的肌肤,很协调配合的动作,特别是玛若有点迷离的天然眼神,都让齐天林开始有种沉醉的感觉……

可等终于有点慌乱的成功叩合在一起,他一抬头就看见玛若有点皱眉,正要抽离身体,姑娘一把搂住了他:“等我……习惯一下……还真有点……”

齐天林一下就给惊住:“你……你没经历过?”

玛若的两条长腿在他身后扣住,深吸了一口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经历过了?”

齐天林有点呆:“你不是说男朋友……”

玛若似乎在习惯这种姿态:“嗯,男性朋友……不可以么?”

齐天林想挣扎:“你脱我衣服怎么这么熟?”

玛若笑得像母螳螂:“我学服装设计……天天脱衣服……”

不等齐天林在说什么,玛若的双手又挂到他的脖子上:“听说你们华国人很讲究这个责任……你要好好对我负责哦……”

齐天林顿时又想起奥塔尔说过女人是最不可靠的生物!

为什么是又呢?

齐天林想昏倒!

玛若干脆趁机翻到上面来操作,自己来掌控这个跟室友研究过很多细节的奇妙事情!

她这一晚上的进攻安排真是干净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