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8章 家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家

柳子越是下午刚午睡起来,就被父亲一个电话喊到他的办公室,自从她现在有点名气,就很少来这边了,毕竟国企高管和媒体的人拉上关系,很容易产生联想,只是今天柳成林实在是觉得要跟女儿谈谈。

依旧还是军人的作风,没有什么拖泥带水,指指自己面前的班前椅:“这些天跟小林有什么联系没?”

柳子越撇撇嘴:“之前有跟那个安妮打过电话,没给我打过……”

柳成林捏捏手里的签字笔才开口:“我……这个姑娘应该是齐天林之前在国外举行过婚礼的,这点我没有跟你说明……”

柳子越一下就张开了嘴,不是惊讶事件本身,而是脑子里飞快的运行怎么来利用这件事,如果顺水推舟,那么把安妮塑造成为齐天林的已婚妻子,自己似乎更好摆脱;如果直接揭露安妮的真实面目,就可以把这个腹黑的女王赶走,起码获得家长们的支持……

电光火石啊,既然柳成林认为安妮跟齐天林有过婚礼都还要两人结婚,看来这招顺手推舟是没有大效果的,不如就损人不利己了,深吸一口气:“这件事……我也大概知道。”

柳成林居然有点喜色:“哦?你们小两口这么坦诚?”

柳子越撇撇嘴:“这个安妮不是他的什么妻子,也不可能是他的什么人,就是他一个客户,贵宾客户,跟着她的其他人都是保镖……”

柳成林怀疑:“真的?”

柳子越祭出杀手锏:“您找个秘书查查图片资料就知道了,苏威典王室的二公主,我看她真的有点二!”

柳成林没多一会儿后看着电脑上的照片,呆住了,这确实不太可能是吧?

安妮这个公主是有点二,秉承环保的概念,不开大排量的越野车,就开着那个0.8升的小面包车到处跑,今天一大早就拖了蒂雅去见识这边的农村小学,长安车上还拖了半车的水果,零食,文具等等物资,都是日渐熟悉了这个城市的安妮自己带着人去买的。

朱迪和詹姆斯就坐在最后一排,有点笑呵呵,跟着这段时间,真觉得这个公主可能是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但是绝对善良,也许在解决了生计问题,她就觉得到处做点小慈善,把爱的种子撒播到人间就是她的主要职责,这样的心态,一般人家的孩子还怎么都养不出来。

和安妮想象的不太一样,不是那种破旧荒凉的山间小学,一座白墙黑瓦的乡间小学矗立在田边,看门的校工看见这么个外国姑娘,还是有点稀罕,使劲扣领子:“哈……罗?”

既来之则安之,安妮展示个笑容:“

我是儿童基金会的,来看看孩子,顺便送点东西……”这倒不是假话,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这样的头衔,她哗啦啦就可以拉出来十多个。

校工赶紧开门,但是有原则:“可以参观,可以沟通,但是不许拍照,也不许采访……”主要是针对外籍人士,也太多人喜欢在这个上面做文章了。

安妮笑得安详:“喏,这边是非洲来的小朋友,看看其他小朋友嘛。”

被点名的蒂雅坐在副驾驶,也露出点笑容,却用阿拉伯语很不满:“我十六了,不是小朋友!”

安妮驳回:“华语!说华语……”

校工惊讶:“这小姑娘没那么黑啊?”然后就跟拉开车门跳下来的朱迪詹姆斯一起搬运东西。

公主怎么会跟着搬东西,牵着蒂雅的手慢慢的走在校园里:“这才是正常的青少年应该呆的地方,你也找个中学去念怎么样,之前在苏威典的做法还是特殊了点。”

蒂雅不耐烦:“你别管我,胡子回来自然知道帮我安排,你什么时候走?”

安妮也不耐烦:“你怎么也来催我,我就打算在这里扎根了,我觉得这样的生活自由得很,等保罗回来,把他们几个撵走,我们就可以全国到处去旅游探险,我都做足了功课,探险线路都选了十好几条。”

蒂雅鄙视:“你这就是不事生产,游手好闲,好吃难做,华国人家最讨厌你这样的女人。”她自己就闲不住,不是跟着纪玉莲学习做菜,就是跟着朱迪学习搏击用刀,忙得很。

安妮惊讶:“不会吧?”

蒂雅继续鄙视:“在我们家乡也讨厌你这样无所事事的。”

安妮一下就安泰了:“都是经济发展不好的地方才会这样,苏威典高福利,人本来就应该多关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蒂雅已经俨然把自己当成一个华国人:“那就回你的苏威典去,这里是华国,你这么是很不对的!”

安妮的见识还是多得多:“你懂什么,我们是持旅游签证进来的,就不能工作,对啊……旅游签证该延期了……”以前她哪里自己经手办过这些,都是侍从官做。

小学么,看见外国人还是稀奇的,不少小学生下了课就熙熙攘攘的把这四个外国人围起来,就是那种嘻嘻哈哈,但是始终保持一米多距离的拥挤,水泄不通的围着,安妮多熟练,半蹲着,手又长,随便拉一个小孩儿过来就摸棒棒糖:“祝你身体健康……”

结果小孩儿好奇的拿过棒棒糖端详一阵,惊讶:“她给的糖跟村口的小卖部是一样的!”听懂的

蒂雅跟着一大帮孩子哈哈哈的就笑起来,安妮也笑,做善事的时候,她是没有任何芥蒂的。

玛若也不希望齐天林有什么芥蒂,清晨醒过来拿纤细的手指在他身上慢慢的玩两只脚走路:“不是你,我也不会就这么答应回来在公司里操持,本来以为你死在那个地方了,很有点伤心,打算过段时间就换个地方去非洲做志愿者,也算离你近点。”

齐天林没那么多感动:“你这属于典型的小姑娘花痴,几年没见面我是个什么样估计都不记得。”

玛若比他更懂:“嗯,这个我不否认,如果你们平平安安回来,我过来看见你,还是那副蔫坏的躲在队伍里,也许我失望一番就会慢慢淡忘你,可他们都死了,就你回来了,还满世界的找叛徒报仇,不是很能点燃点浪漫的东西么……”

齐天林头靠在床头的墙上:“嗯,你们法西兰人就是喜欢浪漫……又不能当饭吃。”

玛若抬头看他,初尝滋味的女孩脸上还没有那么多情欲的风情:“我就喜欢这样……你当做一夜情也好,办公室恋情也好,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反正我是达到目的了……”

齐天林努努嘴:“有你这么一夜情的么?”刚才还是很留下了点痕迹。

玛若嘻嘻笑:“我当然是想把你套住,自从我知道你们亚洲人有这么个习俗癖好,我就决定保留给你,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当然,你不遵守也无所谓……”

齐天林刚伸手在床垫边上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支烟,身上温热的身躯就扭着拿过打火机帮他点燃,顺便自己也点燃一支,齐天林虽然不太赞成女孩儿抽烟,可玛若拿着香烟的感觉,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和洒脱,指尖的那支香烟也显得分外妖娆……

甩甩头,看着咫尺之间的美丽容颜,齐天林笑起来:“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我又不是木头人,既然我们现在本来就给拴在一起,那就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不过你要是想找情人可得提前给我说一声,我让路……绿帽子戴起来可没那么舒服。”

笑颜如花的玛若还询问了一下什么叫格林帽子,才漂亮的吐一口烟圈罩住齐天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魅力让我持续对你有爱了……”

齐天林扬眉毛:“谈这个还早了点,我还没有产生多少爱呢。”

玛若也跟着扬眉毛:“那就不谈……先做做……没少听室友们灌输这个东西,来试试……挺新鲜的!”干劲不小……

大清早的,齐天林又被逆推了,不得不说,法西兰女孩子在这方面真的是热情如火

,浪漫情趣放在第一位,又勇于探索,直到楼上笑嘻嘻的打电话下来:“保罗在你那里吧?你们今天都不打算来上班了?”

玛若嘴角边还咬着一丝头发,骑在齐天林身上展现身段呢,尽量严肃:“我们尽快上来……”可鼻腔之间怎么都掩不住那一份浓浓的春意。

换来电话那头前台姑娘的嗤笑。

起床的时候,玛若随意的裹着一张白色的床单到窗边打开一个行李箱:“你如果不回来,不停留……也许我就放弃了这里,所以行李都没有打开,也没有把这里好好经营成为家,你自己考虑吧,我没有逼你的意思,不过我很乐意在这里跟你有个美丽的家,甚至不介意生个孩子……这是我在学校给你设计的一套休闲便装……”

齐天林看着那个蹲在窗前墙边,露出美妙背脊,口中有点细细念叨的女孩儿,纵然有奥塔尔的警告,还是觉得这么沉浸在一个女人对你眷恋中,真的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那就……再出去刷刷卡,消费点什么?

在这个著名的富人度假旅游区,拥有一个家,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吧?

反正不差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