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69章 恶心

第一百六十九章 恶心

事实证明,服装这个东西,光凭印象还是不能百分之百靠谱,何况还是这种定制成衣的档次,齐天林穿上以后,明显有些地方不太合适,从昨天第一眼看见玛若到现在,齐天林终于在这个满眼只有自信和热情的姑娘脸上看到一点窘迫,忍不住就拉过来搂在怀里亲了一下,这难得的主动亲昵动作倒是让玛若有点惊喜。

齐天林检查一下腋下的两边东西,摇摇手里的手机:“公司既然你在操作,那就还是你操作,有事儿给我电话……”

玛若这样的姑娘是绝对不会查岗式的追问去哪里,也不会问有什么打算,她拥有自己独立的心态和生活,撩起有点卷曲的黑发,随意的扎起来,插上一支笔固定住:“祝你有个美妙的假期……当然我也觉得很美妙……”可她就如同有张细细的网,一点点的撒出去,又不经意的一点点收紧……

齐天林明显能感觉到,笑笑在她脸上吻一下,出门了,他也不是个喜欢解释的性格。

走出小楼,随意的找了个房屋中介,就近选了个临海的公寓租下来,和华国人不同,法西兰的房屋中介90%都是租房,很多欧洲人都没有买房固定一生的习惯,到处走走看看享受不同风情才别人的喜好,只是最后齐天林选择刷卡的时候,貌似顺口的问了一句:“限额是多少?”

店员赶紧查询了一下,有点瞠目,报出了一个详细到个位的八位数!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不过在最近华国人跑穆尼来这个所谓地中海三明珠的地方来买房的也不少,算是见识了。

他也估计是个八位数,齐天林倒是笑着随手拿铅笔记下这个号码,接过办理好的手续和钥匙,他没有去看现场,就是在店面通过拍摄的照片和视频了解了一下,就决定把那里当做跟玛若的新家。

出得门来,就先买了一张不记名的手机卡,慢悠悠的走到海边的一块大岩石边,拆掉自己手机里的卡,换上新卡,开机,在刚才那个八位数之前,加上上一次的限额0227,就变成一个利亚比邻国的电话号码!

只响了两声,先是一个年轻的声音:“感谢真主……您稍等……”有点激动,然后不到一分钟,就传来那个之前在电视上经常听见的沙哑声:“是您么?”这个神秘的领袖果然没有死,还活在那个邻国的什么地方。

齐天林回应:“是我……有什么事儿?”

沙哑声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有那种桀骜之气:“我想寻求您的帮助……”不过没一点求人的口气。

齐天林笑起来:“我拿钱做事,您要做什么开价,我有选择做

不做的权利,先说好,不涉及平民,不涉及政治,尽量不搞暗杀……”其实说是拿着一张没有限额的卡,齐天林真没有拿这张卡做什么大额消费,就是点日用品消耗,这次刷卡付一年的房租,估计就算是最大额了。

那边显然有准备,毕竟两人也在那段逃亡路上有一定的了解,不以为然的哼哼两声,领袖有点激昂:“他们是国家的叛徒,民族的叛徒……”

齐天林赶紧打断:“您不是演讲,直接说事,我们通话是有危险的。”传说整个大西洋地区的手机和有线电话通话全部都在北约的监听当中,只言片语或许注意不到,一旦说多了,多半就会被发现。

果然那边也意识到这个可能的问题,马上就换了另一个人来,齐天林能听出就是当时迎接领袖的小儿子安东尼:“只是确认一下,我会尽快把项目和价码发给您短信,您确认项目就行,款项也通过那张卡给您。”

然后迅速的挂掉了电话。

他们要开始折腾了!

齐天林笑着走回街上再买了部智能手机,装上新卡,就买了一束鲜花,溜达着回公司了,虽然爱情还没有萌芽,但是齐天林觉得既然开始了,就要试着学习,法西兰的男人们这两天没少给他做示范,满街都能听见他们热情搭讪和花言巧语……

说起来玛若这姑娘为他保留的心思,在这样的国度环境真有点匪夷所思。

玛若对他的觊觎之心显然人尽皆知,看见齐天林这么拿着一束花走上去,从二楼的朵玛大妈,再到三楼的前台姑娘,直到每一个看见齐天林这副模样的人都笑着鼓掌。

在法西兰这不过是好平常的事情吧,齐天林有点撇嘴的笑着穿过办公室,敲敲玛若的办公室门,没反应,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却看见玛若坐在他的座位上,认真的跟萨奇讨论什么,抬头看见他,有点惊喜:“是给我的还是只是为了装饰你的桌面?”笑着就靠在椅背上了。

萨奇也转过头来鼓掌:“我决定加入你的公司,下午我就回去看看女儿,顺便找几个人过来,两三天……”

齐天林送他一个白眼,过来先把鲜花送给玛若,不会说什么顺溜的好话,就直接在姑娘脸上又亲了一下,才转头:“我叫你回去,你不回去,她跟你一唠嗑,你就相信了?”

萨奇笑着点头,抓起桌面上的一张纸:“打仗杀人你在行,做生意恐怕你还是不如她的,我们现在是签约了,也就是说什么事情都有依据,你只会用刀枪说话……好好跟老板娘学学吧……嗯,祝福你们,看上去很般配……”说着起身跟玛若行了

个吻面礼就出去了,匆匆的跟前台安排联系到机场回国了。

齐天林才坐回萨奇的座位,看着已经换上黑白职业套装的玛若:“你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坐在办公桌背后的玛若似乎换了一个人,干练得一点没有晨间的柔腻:“他给我描述了你们在叙亚利的战斗经历,我觉得是个适合你的人,你身边也需要这么一个擅长跟踪和隐匿的人,所以就跟他谈合同,当然,我跟他表述了我们的大客户包含苏威典王室以后,他就立刻动心了,还答应招募几个他的战友过来,我已经授权给他组建工作二组。”

齐天林有点瞠目于她的利落:“为什么是二组?”

玛若理所当然:“一组是你的……”看看手表:“现在下班时间吧,你考虑清楚给我一个答复了?从早上到现在,你主动吻了我三次,还不是礼节性的那种……”这姑娘说话,总喜欢下圈套。

齐天林点头:“早上我就答复过你了,只是你可能还不太明白那句华语的意思,我们先相处看看吧,其实我这样的粗人,能得到你看走眼,算是福分了,我可没有你周围那些帅哥的甜言蜜语。”

玛若笑着轻哼一声:“甜言蜜语么?听也听腻了……你打算就在公司呆上一段时间陪我了?”

齐天林顺手翻看桌上的台历:“一周吧……也不知道那个叙亚利的反对派大会什么时候召开,可能还有什么重要人物没有搞出……”桌上的新手机轻轻抖了一声,齐天林打开短信看看,笑了,转过去递给玛若:“业务上门了……”

玛若接过去脸上顿时就呆滞!

一共五十八项,总价值超过一个亿!

林林总总,有针对个人的暗杀,也有针对某些设施的破坏,其中针对三个北约国家石油公司的十多个设施破坏,开价就占了差不多一半,反而是杀人的收入比较低,从十万到五六十万不等,从名单来看基本都不是现在频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的那些夺权领袖,反而都是一些不出名的人,后面注明,只要齐天林确定接哪些项目,留下一个邮箱,就会有详细资料发过来。

玛若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发梢,抓过那束鲜花,轻轻靠在椅背上闻,声音也不大:“我总算是知道点苏珊面对罗伯特的感觉了……既有一种英雄式的崇拜,又有一种送走即是永别的忐忑,我突然就觉得有点慌得喘不过气来!”

齐天林笑着把手机拨拉回来:“你都不问我这些业务的来源,是否符合正义的立场?”

这句话似乎却化解了玛若的情怀,鄙夷:“什么是正义的立场,别逗了

……我们就是雇佣兵,拿钱做事,只要不枪杀无辜平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的事情么,我们不做别人也会做的。”

齐天林点头:“你倒想得明白……”看来从小还是没少受耳濡目染。

玛若不关心立场:“你决定接么?”

齐天林笑:“你说接不接?”

玛若不掩饰:“从公司的角度,我肯定愿意接,从我的角度就不愿意接,巴不得你天天都在公司上上班。”终于有点刚刚开始恋爱的女生模样。

齐天林看看手机:“客户跟我关系不错,我先挑一两个来做,估计他们也不会找别家,这么多,慢慢做……嘿嘿,真的是卖国贼,这些人上台就把石油开采权都卖给外国人了,确实有点不要脸,自己本国怎么搞都是一码事,为了上台,不惜把国家利益外卖,真是够恶心了,那就先恶心这两个石油基地吧,有一个还是我们呆过的地方呢。”

选了两个数字加上一个邮箱,发回短信,不到十分钟,玛若就打开邮箱惊诧的看着翔实的图片和文字资料:“这……真的就是你们……呆过的地方?”

真的就是加拉……

那个他们曾经驻守过半年的石油重镇,现在已经被美国一个石油公司全面接管了!

根据谁受益,谁嫌疑的原理,也应该捣捣乱恶心一下美国人了,何况还有钱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