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0章 罪恶因子

第一百七十章 罪恶因子

领袖的计划显然是从精神和物质两方面开始着手,一方面清洗之前背弃他的人,而不是实际上台那些人,后者的防备要严密得多,而且从士气上来说,那些背弃他的人也更应该被收拾,这位领袖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

然后就是切断石油收入,这个利亚比最重要的经济命脉,多来这么几次,就可以打击得这个新政府捉襟见肘了,只有继续找外国主子们请求援助,外国主子也不是慈善机构……

这也许也是领袖不动用自己的任何力量来进行的原因,只是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冷冷看着这一切,他掌权几十年,搜刮的财产,才真的算是世界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吧,他可是一直都在跟美国较劲,早就把财产用各种形式分散藏在外面,被世界各国冻结的所谓五百亿美元资产不过是抛在外面的遮掩,直到攻陷他的家乡,都没有找到其他巨额财富,多少人都在传说寻找……

只有齐天林猜测,也许就在领袖的脖子上?他可是看见多少个金属小片片的。

就给蒂雅那一片钥匙都不知道值多少钱吧?什么时候得去佩鲁贾看看。

玛若不了解战斗,略微担忧:“这么高的价码,很危险吧?”

齐天林笑着摇摇头:“价码高是因为工程大,叫你在玻璃上打一个光滑的小眼和搬一万块砖,你觉得哪个技术难度大一些?”

玛若对这个比喻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齐天林摸摸下巴:“我得回国去一趟,有些事情要处理,然后看那个反对派大会的时间,这个石油线路的袭击没有多少时间限制,早点晚点去不算很大,晚点也许对方采油设施到位,损失还大一些……你说我们这个袭击会不会导致国际油价变化?”

玛若也挠头:“我不是学经济的呢……”

齐天林叮嘱:“这事儿估计去不了几个人,别在公司透露,我静悄悄的干了就是。我得回头找个懂经济的人问问……”

玛若就笑起来:“这人还得不是外人……美丽的索菲亚公主是主修经济的吧?”

齐天林惊讶:“你怎么知道?”

玛若轻轻迷离一下她那深邃的蓝眼睛:“自打从苏珊那知道你跟她有点瓜葛,我就好好查了下她的事迹,雅虎谷歌上一大堆……看起来确实是个高贵迷人的天生尤物哦?”

齐天林转头笑:“要说尤物嘛,我觉得形容你还差不多,她走气质路线的,不一样。”

玛若又高兴:“谢谢你的赞美……你真要找她问问?”都锲而不舍的。

齐天林

点点头:“人家关系广嘛……打听一下还是可能的,反正我要回国去,她躲我家呢。”

玛若大惊讶,安妮那张委托合同就是她跟苏珊经手办的:“怪不得她的消息现在满欧洲都是,却不见人影子,都猜测她是不是还在战地,但又觉得太离谱,都曝光了还在那不是太危险了?原来你把她藏你们家去。?”

齐天林摇手:“不是我要藏,是她的要求,我执行而已……嗯,先去吃饭吧,待会儿走走,我还有些家里的事情要跟你说说。”

玛若跳起来,有点无所谓:“我爱的是你这个人,跟你家里可没什么关系……”

俩人就在公司吃午饭,法西兰人确实是个爱浪漫的民族,还有别的姑娘来问玛若可不可以借保罗去约会一下的。

玛若就笑眯眯的看齐天林的反应,齐天林露出点吃惊的表情:“马上就有大把的精壮帅哥加入公司了,你们看着我干嘛?”

引得周围人大笑,几个伤残后勤打听一番,听说公司要增加不少人手,唏嘘不已,很有干劲。

吃过饭下楼出来,玛若才伸手挽住齐天林,她又换了一身衬衫加百褶裙的休闲装,显得轻俏丽淡雅:“按说有几个情人也是比较寻常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听她们说,就有点独占心理了。”法西兰这个民族从中世纪开始就没少出花样,从王室到民间,你要是没几个情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浪漫,男女都如此。

齐天林点头:“所以我昨天提醒过你要是找情人,先提醒我一下……”

玛若有女权主义思想:“但是你们国家好像有一夫多妻制吧……不公平!”

齐天林笑出声:“你看的是哪个朝代资料介绍?早就废除了……”

玛若居然又犹豫:“一夫一妻会不会很枯燥乏味?”

齐天林瞠目:“走着瞧吧……喏,按照地址就是这里了,我觉得既然我们在试着相处,又都是在一起上班,就不要住在公司楼下了,有点怪怪的。”

玛若哈哈大笑:“你怕他们给你安窃听器?”

齐天林想想:“好像是有这种可能性,搞情报的那几个,没少有这些东西吧?”

玛若一边笑,一边还是放开手,拿过钥匙,循着门号上楼,好奇的去寻找自己的这个新家:“以前苏珊老是跟着罗伯特走,我也有点居无定所,看看这次这个家能持续多久。”

齐天林不太能领会这种异国思维模式,还是觉得纪玉莲那个似乎永远都在的家才是最可靠的,摇摇头跟着踏上旋转楼梯上四楼。

其实是和

公司差不多那种带有历史遗迹的老房子,保养得都很好,很有几个世纪前的味道,这些东西在二战中都没有受到太多的损毁,不过齐天林这粗胚也是只觉得好,说不出为什么。

玛若从前面的一个门里伸出头,有笑脸小声:“来看看,我挺喜欢!”

那就行,齐天林笑着走过去,突然耳里听见一丝不和谐的声音,一下就让他放轻了脚步……

拉动手枪套筒的声音!

那种手枪滑架上面套筒被拉动,顺带擦过抛壳口的声音,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再熟悉不过,只要一丝丝都会引起敏感,认真听,甚至能熟练的区别出是什么手枪在拉动!

很明显是有人在擦拭检查手枪,快速的几下拉动,没有子弹的弹匣还把空仓挂机顶起来挂住套筒,摁下挂机钮,发出清晰的噌一声撞击,也没少了几下空枪击发的声音。

齐天林终于能分辩出应该是最常见的1911手枪,因为滑架的声音实在太嘈杂了,显示间隙有点大,是一支磨损得有点厉害的1911,稍微专业一点的PMC都不用这种便宜货。

玛若看他表情不对,有点专注的样子,还是知道深浅,就直接蹲下在门边,双手撑住门框,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齐天林瞥她一眼做个噤声的手势,自己悄无声息的把耳朵贴到四楼的这个公寓门上……

一层楼就四家,两户朝着街面,两户朝着海面。

枪在法西兰并不是个被禁止的东西,相反,很多家庭的床头都有一支手枪用于保护自己不被盗贼所伤,只是在下意识的关注手枪声音后,齐天林又意外的听见了拉动冲锋枪枪栓的声音,这就不是一般平民所有了吧。

果然里面的声音有点嘈杂,明显有好几个人在低声议论,主题就是关于抢劫银行的准备!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超乎常人的听力,估计也就错过了这么有趣的东西,齐天林趴在那轻巧的听了一个大概,才踮着脚离开门口回到自己的公寓。

玛若两眼放光的看着他:“什么事情?人家亲密的……举动还是声响?”昨晚刚刚体会到男女之间情事的姑娘,思维模式还很容易纠结在这个上面。

齐天林轻轻关上门,伸手就把姑娘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手臂上,虽然玛若没有安妮那么大的个子,可也比蒂雅这种未成年少女高大不少吧,毕竟也有一米七几的身高,很有点不习惯这么坐在齐天林的手臂上,可很快发现他没有丝毫的吃力,就哧哧的笑着抱住他的头:“你就是我的阿拉伯神灯?”貌似神灯被召唤出来

确实很强大,可以这么托着……

齐天林也在四处打量:“你喜欢这里?我也觉得不错……”是不错,看上去就三间房,一间卧室,一间起居室,一间厨房兼餐厅,起居室和卧室是用双开门连接,外面都有大大的雕花阳台,直面一百多米外的海滩,右侧还有绿树成荫的伸进海面的犄角……

房间里家具都是带点古典气息的东西,还都用白布盖着防尘,厨房的东西也还齐全,就是除了冰箱洗衣机之外就没有什么大型电器,还大多都是比较老式的电器,让整个房间尽量的减少现代文明气息,齐天林记得自己在房屋中介那顺便看过楼层平面图,对面劫匪那户应该面积稍微大点,但是价格便宜一些,因为不临海嘛……

玛若看他有点思索的样子,把手肘放在他的头顶:“你还没说你刚才听见了什么声音呢。”

齐天林笑:“嗯,很有趣的事情,我在考虑我们要不要去加入一下……”

刚刚涉足情事的姑娘很惊讶,满脸通红:“你还有这样的喜好的?”

齐天林听着声音一抬头看她惊奇纠结的模样就哈哈笑起来:“不是你想的那样,仅仅就是一帮笨贼打算晚点抢劫银行运款车,我在考虑是当个维护治安的好市民,还是别的什么……”

玛若那看起来颇有点清纯的外貌下,似乎很有罪恶因子的嘿嘿笑:“那我们当个雌雄大盗把钱吃了好不好?”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