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2章 肆无忌惮

第一百七十二章 肆无忌惮

应该说眼前这四个拉下头套的男人还是有过演练的,驾驶座的那个没有下来,却还是帮忙的手持一支手枪从窗户伸出来打响第一枪。

其他三个人就是在运款车刚刚停稳,两个各手持冲锋枪和散弹枪的护卫跳下来,接过立刻被躲在柜台内的银行职员提出来的钱箱……

就在钱箱刚提出来,还没有上车的时候,佯装着没有人的大众车突然推开了三扇门,驾驶座的窗户也打开,直接一枪打在敞开的后门上!

欧洲的这种银行劫案和别的洲有点不同,尽量都选择不伤人,也许是普遍文化素养都比较高?只是从后座出来拿着冲锋枪的两个劫匪就差点让齐天林哈哈的笑出声来,主要是他们是手持的M3冲锋枪实在太少见了……

这种二战时期的英美装甲兵专用冲锋枪,当年倒是大量提供给法西兰地下抵抗组织使用,做工非常简陋和粗糙,被笑称为黄油枪,这种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老古董也可以拿出来抢劫么?

虽然是古董,用的子弹却是和1911通用的.45ACP手枪弹,很好找的,打起来威力依旧不减,哗啦啦的就是一梭子对着厢式运款车扫过去,虽然是改装过,但是其实也不具备什么防弹能力,俩护卫也是上班拿工资的,可没有什么义务陷入枪战,直接就把散弹枪和一支只能单发的MP5冲锋枪往车底一扔,抱头蹲在旁边,还小心的把自己往两部停在路边的轿车背后挪,免得被误伤。

另一个劫匪手持手枪就直接扑向驾驶座,指着驾驶员不许动车……

这也是现在法西兰的一个现状,一个是北非三国移民大量涌入,让治安情况急剧下滑,再有就是法西兰一方面对枪支控制不算很严,另一个原因就是废除了死刑,让最高刑期也不过就是无期,犯罪成本一再降低,除非很必要,警察护卫都不太愿意直接抵抗,劫匪可是真的敢随便杀人的……

所以就形成现在么一个只要有人抢,另一方就尽量不抵抗的怪相!

齐天林单手拿出自己那支手枪,只是谨防谁会杀人,没有解救的意思……

这小银行的一个钱箱被砸开,直接拿出里面装款的布袋,又从运款车上抓过三四个之前装款的袋子,三个劫匪在不到四十秒的时间就有点激动的逃回了大众车上!

齐天林早就拉过玛若打着车,等大众车风驰电掣的从旁边驶过,停顿了一下才跟上!

基本上一切都跟劫匪们在出发前商量的那样,出了这个银行所在的海边街道,就直接拐上滨海大道,双车道的海边公路宽阔快捷,二十分钟就可以把他们尽

快携带到临近几十公里外的另一个小城,那里有另一部汽车换乘,然后就再到第三个城市逃之夭夭……

真拉下头上丝袜的齐天林把手枪又放回手套箱,指点玛若猛轰油门在上了滨海大道以后就迅速跟上!

玛若似乎被之前的两个吻打了点强心针,浅咖啡色丝袜紧紧的裹住了她的脸,看上颇有点滑稽,可她还是抿住嘴专心驾驶,一转出街道就猛的把原本一百多米的车距快速拉近……

齐天林才不管前面的车上有没有发现跑车的跟上,伸手从自己腋下拔出战刃和战锤,把空刀鞘含在嘴里,含糊不清的指挥玛若:“马上超到那部车前,等我过去,你就退到后面……捡钱!”

大马力跑车的提速和冲刺能力真不含糊,低沉的轰鸣声中,一下借助比较宽阔的直道闪到那部大众车的前面五六米,刚把车身摆正,齐天林就看见对方欠着身子,万分惊讶的伸出一支M3冲锋枪!

齐天林要的就是这种突发性,让刚刚得手觉得后面没有人跟上的劫匪觉得诧异的突发……站起来右脚在前排座位上一蹬!

时速超过一百五十公里的敞篷车其实有很好的气流设计,基本不会让前排乘客感到脸上有那种面部皮肤被气流吹得哗啦啦的感觉,可齐天林这么一站起来,就感觉是一面帆似的招风!

他的左脚接着就跨到了后排,车尾,就借着这面帆似的风动力,双脚使劲一蹬,手中的战刃一挥!

带着那种让人如在云端的感觉,人就轻飘飘的摆脱跑车的惯性,甩向了后面的大众车……

在劫匪们看来这个人就好像自杀一样迎着撞向他们的车窗!

还在空间翻了个滚!

玛若从自己的后视镜看见的也仿佛是齐天林就像片羽毛似的飘向后面的大众车,手中挥舞的那把小小的匕首略微有点模糊,实在是阳光下,匕首的黄芒实在是不明显。

齐天林就是依赖这种轻飘的感觉来降低自己后跃的冲击力,狠狠的把战刃在车顶上一扎,可刃口实在太锋利,划拉一下就在车顶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穿透破口!直到他赶紧把战刃转了个方向才把自己挂在了车顶后部,双脚就没着落的飘起来……

大众车的时速也超过了一百公里啊!

一旦看见齐天林跳离了跑车,玛若就按照齐天林的吩咐,快速的横飘开一个车位,放慢车速正在跟大众车并行,眼看马上就要滑到后方……

而劫匪们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匪夷所思的头顶刀口,看着那个让人胆寒的刀刃从头上滑过,只有一个勉力举起手里的1

911手枪朝头顶击发,砰砰砰的在车顶形成几个跟刀口相互辉映的弹孔!

驾驶员想尽量左右摇摆一下,把这个车顶上莫名其妙的天外来客甩下去!

齐天林却已经猛力挥动另一只手的战锤,那种身体的扭曲中,还是获得了沉重的向下压力,战锤也直接就砸进了刚才战刃拉开的口子,就这么一锤在刚才的刀口一捅一划拉,就把车顶撕开了一个大口,卡住战锤,飞快的腾出手把战刃插进嘴里的刀鞘,终于摆脱了那种该死的扭曲感,在目瞪口呆的劫匪目光中先抓过冲锋枪扔出来,然后根本不管那个已经在嗒嗒嗒空击发的手枪,抓住一个个布袋就往后面扔……

老实说,玛若这个时候除了眼睛应接不暇的看着齐天林那种完全超乎正常人的行为,就很想把自己化身为那种游戏当中捧着一个大碗接金币的卡通人物,力求让齐天林随手扔飞的钱袋被自己的车接住!

怎么可能……

已经开始咧开嘴哈哈笑的姑娘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车,跳下去,蹦蹦跳跳的拣钱袋……

再开一段拣另一个……下一个……

就好像采蘑菇的小姑娘一样。

直到看见齐天林笑眯眯的站在路边手里提着最后一个钱袋,做着申请搭车的手势。

把他迎接上车升起车篷,遮挡后座胡乱堆着的五六个钱袋,迅速的超过那部还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大众车,随意找个路口下道,开进一个小城,找了家汽车旅社就把车开进去……

玛若完全不关心扔在**的钱袋,到处摸摸捏捏齐天林:“你……没有受伤吧?”

齐天林指指钱袋:“你不去看看?”

玛若这时又有点不屑一顾:“那算什么……你真的没有受伤?你……在外面天天都这样?”

齐天林撇撇嘴:“哪有这样的美女陪着我这么刺激,大多数时候都是吃干粮,数星星,数步伐,无聊得很。”

玛若骑坐在他的大腿上:“你……我刚才看你跳出去,一下就觉得有点心跳停止了。”

齐天林熟稔:“都这样,腺上素分泌的刺激感,有那么一瞬间就好像心跳停止,有些人最喜欢这个。”

玛若轻轻的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你知道我的意思……”

齐天林点头:“嗯……你挂念我,这种感觉我也很喜欢,不像在战场上经常的那种孤独感。”

玛若终于有点笑起来扭头看钱袋:“你说有多少钱?”

齐天林笑:“你还真打算把这些钱变成自己的?”

玛若很有

点剧烈的心理斗争:“没人知道吧?”

齐天林伸手抱住她坐在椅子上:“只是为了让你体会一下感受刺激嘛……我怕你真爱上这种抢钱的手段,就不捣鼓公司,天天要我跟你一起抢银行了。”

玛若总算安静一点:“那让我看看?”

齐天林放手提醒:“别留下指纹哦……”

玛若还真笑着到洗手间去找了两个塑料手套戴着,结果挨个打开一看,气得呼呼的!

一共就二三十万,还有两袋是零钞,笑得齐天林在椅子上哈哈哈的前仰后翻……

玛若跺着脚过来气哼哼的坐在他腿上:“真是白瞎了你那么帅的动作,才这么点钱!”

齐天林有点逗女朋友开心的感觉了:“还是可以买一部跑车的……”

玛若扑哧一下就笑:“拿一袋子零钱去?”

最后两人干脆把钱袋子给扔到一个灌木丛,然后找部公用电话给警方报案说看见有人把银行钱袋扔在哪哪哪,就驾驶跑车一溜烟回到很有点小混乱,到处都在检查的穆尼小城,到租车行把车还了,玛若出门很有点愤愤然:“居然还倒贴了租车费!”

齐天林觉得自己跟这有点古灵精怪的姑娘在一起,一下午真的没有停止过笑容,伸手搂住她的腰:“现在是不是可以陪我去采购家用物资了……今晚可是要搬家过去的。”

玛若点点头跟他走了十多步才抬头询问:“我是不是有点任性?”

齐天林皱眉思索:“你这个叫调皮吧,很好,很有活力……”

玛若站在路边仰头:“我就想能有这种肆无忌惮的感觉……真不错!”

齐天林撇嘴……肆无忌惮?战场上多得很!

人性就是这么被泯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