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3章 电话

第一百七十三章 电话

和几十万欧元擦身而过的玛若,推着一个购物车跟齐天林在仓储式大超市各算各的账:“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经济上都是独立的,这是现代女性的基本素质。”

齐天林略微有点在适应的感觉:“嗯,应该说是欧洲女性的特点。”

玛若就好奇:“那个安妮公主是不是也这样?”

齐天林使劲摇头:“她完全不能用一般女性或者一般人的思维模式来考虑。”

玛若表情玩味:“这么特别?”

齐天林否认:“有空你接触一下就知道了。”

玛若顺便说公事:“跟她的VIP保护单子还有多久?”

齐天林嘿嘿笑:“看公主殿下的兴趣了,她说她要在华国隐居个一两年的时间。”

玛若有点惊奇:“那你们六个人的薪水,我们公司就可以一直抽成?”

齐天林没给新女朋友说自己的薪水卡交给了那个貌似有点拮据的公主:“只要她一天没有取消这个单子,我们就可以一直厚颜无耻的找苏威典国会收钱。”

玛若上下打量他一番:“我有种你在出卖美色获得收入的感觉。”

齐天林啼笑皆非:“我这个样子还出卖美色?你去差不多,也许你跟伟大的索菲亚公主还可以发展出一段非同一般的爱情。”

玛若做个妩媚的表情:“目前我还沉浸在异性恋的新鲜感当中,暂时没有这种同性需求,谢谢……”

两个无良人士围绕公主的谈话被墙上挂着的电视打断:“目前索菲亚公主的行踪成谜,难道这个善良美丽的公主遭遇了不幸……”

电视画面上照例切换着安妮的一些战场军装和王室盛装的镜头,英气勃发和娇媚高贵的气质不停交换,玛若看得有点认真:“嗯,我觉得我现在有些爱上她了……”

齐天林不介意自己的女朋友移情别恋:“过几天我回华国,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过去觐见公主殿下?”

玛若敏锐:“我发现你提到她的时候很喜欢用比较正式的敬语?譬如殿下,伟大等等字眼。”

齐天林笑着点头:“这是我们平时调侃她的形式。”

玛若有点向往:“那我还真有点兴趣要跟着你过去看看她了……”

齐天林怂恿:“你也可以去看看我妈,这在我们华国也是比较重要的传统……哦,对了,我还有个家庭问题要跟你说明一下。”

玛若皱眉:“这么快?是不是着急了一点,我也没有说非要跟你产生婚姻或者什么的吧?恋爱……爱情,不等于婚姻的。”

玛若还得在耍流氓这个词上解释翻译一下才大概明白笑话的意思,所以笑点没有那么突出,齐天林还失落:“你说吧,这个跨国啊,有语言的障碍,有些笑话就没有那么好笑了,我难得说个笑话的。”

玛若安慰他:“你好好学习下法语吧,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几乎每个法西兰人都有这样的自豪感,真是不知道这种优越感从何而来。

齐天林就撇嘴:“我还觉得华语或者阿拉伯语是最美妙的呢……多拿几瓶酒吧?”

玛若拿眼睛斜他:“你想把我灌醉了做什么?”眉间的风情真的能带点酒的度数,醇厚得很容易让人迷醉。

齐天林笑:“昨天可是你拿酒灌我……”

果然到了晚上,吃过饭看过电影回到新房的两人,陡然有点不太适应这种清醒状态下突飞猛进的亲密关系,不约而同的觉得还是喝两杯比较合适,拿着一个看起来肚子颇大的葡萄酒瓶,两个漂亮的高脚酒杯,随意的坐在阳台上小酌,借着美丽的海景,夕阳的余晖,慢慢的尝试亲昵的靠近,逐渐升温到燃点……

白天的采购还是不算很多,毕竟家具基本都是齐全的,家电也没有什么太大必要,所以就是一点简单的生活用品,玛若把自己的那些行李在齐天林的协助下从公司楼下的公寓搬过来,两人就算正式同居了。

无论是在那张白色铁架软**爱做的事情,还是早上起来稍微有些忙乱的早餐准备,两人都在小心翼翼的尝试这种有点新奇的同居生活。

一条腿盘在椅子上,玛若身上穿着一件齐天林的蓝白条纹衬衫,有点大,光溜溜的腿分外白皙,随意的把头发扎了一下:“你不过去看看那四位倒霉的劫匪?”

齐天林把面包撕开抹上花生酱递过去:“他们?估计也就是短租几天确定目标,昨天就离开往城外走了,不太可能回来的……”顺手就打开餐桌边的一台小彩电,和华国的格局不太一样,这里的起居室或者说客厅都没什么电视机,反而是有台可爱的彩色小电视放在饭桌边的小五斗柜上,换了几个频道果然找到关于昨天劫案的新闻报道,那四个开着拉风大众车的劫匪最终还是被逮住了,不过估计因为他们车上没有什么赃款,也不会受到什么起诉,新闻倒是颇为惊奇的叙述了警方找到赃款的内容。

玛若一边喝牛奶一边嗤笑:“你是不是有点类似于超人?”她知道这些PMC的身手都很了得,可齐天林昨天的态势也太超出了她平常的认知。

齐天林正要回答,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不是那部价值亿万的业务智能手机,

而是最普通的那个直板电话,是纪玉莲打过来的:“我这边是下午,我算算你应该是上午,就试着给你拨个电话……”

齐天林笑:“您给我打电话还试什么试,还好吧?”他觉得自己上次回去,最大的收获就是跟母亲可以这样随时联络上,不用再那么牵挂。

玛若瞪大眼睛,可惜真的听不懂,好奇得很:“看来我真的需要去学习一下华语……”

纪玉莲听见旁边有姑娘的声音,着急:“你现在……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安妮跟越越在家可没少斗嘴……”

齐天林事不关己:“她们都是优秀人才,平时多斗嘴有助于智力保持,很正常,您别参与就是了。”

纪玉莲终于询问:“越越她爸说安妮跟你没关系?”

齐天林理所当然的跟母亲瞎聊,逗母亲开心:“是啊,就是我一客户,有钱,后台硬,不过您可以适当收取她一点伙食费和住宿费的……”

纪玉莲可不敢随便笑:“可我听她说……爱你什么的……”

齐天林差点把牛奶喷出来:“外国人,说这些的含义都跟我们不一样,顶多也就算一朋友……”

纪玉莲赶紧叮嘱儿子:“那你就早点回来她弄走……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越越的丈夫……一丈之内哪里还能有别的女人在?”

哦?这事儿倒是把齐天林提醒了,两三次要给玛若说,都给岔掉了:“好好好……我过几天就回去,您就甭担心了。”

听说儿子要回来,纪玉莲马上又转移了注意力:“你想吃点什么,我先给你做好……黄焖鸡好不好?”

齐天林赶紧顺着母亲的意思点了几个菜,心满意足的纪玉莲才挂了电话。

齐天林观察玛若没有喝牛奶才正式介绍:“我在华国是有过一次婚姻的……嗯,现在也没有离婚。”

玛若睁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吃自己的东西,鼓鼓的嘴巴示意:“继续……”

齐天林惊讶于她的安静:“算是协议婚姻,因为双方父母的意愿办理的手续,没有婚姻事实,嗯,她打算出国以后就跟我离婚。”

玛若眼睛反而睁得更大:“你是在写小说么?很有点浪漫气质呢。”可嘴角却有一丝说不出的笑意,齐天林看不懂,问她也不说为啥笑。

齐天林只好挠头:“安妮也这么说……”

玛若又很敏锐:“我发现你提到安妮的时候很……很熟络的样子。”

齐天林不隐瞒:“嗯……毕竟……”电话又响了,这次是卫星电话,齐天林一按通话键,安

妮的声音很有穿透力:“保罗……为什么史丹利可以过来直接找到我?!”史丹利就是那个头发花白的侍从官。

齐天林笑:“您身边的几位保镖都是由苏威典王室付钱为您提供护卫的,他们的坐标自然也是史丹利要掌握的。”

安妮气得改用熟练的英语:“保罗!你这个叛徒!”

齐天林也改用英语:“我不是叛徒……你这踪迹,本来就掩盖不了,谁敢掩盖绑架你?昨天我都看见新闻猜测你现在是不是在阿汗富战场遭到不测……玩儿够了没,够了就回欧洲来。”

安妮皱眉换华语:“我在这边过的这么轻松舒心为什么要回到欧洲?如果不是你这个叛徒!我什么要回欧洲!”最后一句情绪又有点激动,又快速切换到英语。

齐天林刚跟着又切换到华语,就听见玛若尖叫:“不许用我不能听懂的语言!”

安妮听见了,疑惑:“是谁?!”

齐天林笑着用英语汇报:“我的女朋友……法西兰人……”

安妮突然有点无名火:“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齐天林嘿嘿嘿:“这是私人事务,不需要跟您说吧?”

安妮尽量恶狠狠:“你……完全不守信用!”

齐天林莫名其妙:“我有什么不守信用……还有什么事没?过几天我回国……”

安妮一口打断:“不用了!你就等着瞧吧……我马上就回欧洲,用得着你的时候到了,乖乖的跟我回王室去解释我俩之间的关系!”

没等齐天林和玛若都好奇的问是什么关系,电话里就传来蒂雅弱弱的声音:“你们什么关系?”敢情她一直在旁边收听对话呢。

玛若完全混乱的拿探询的目光看齐天林……

这卫星电话是野外怕听不见么?这么大的音量。

这时那部平板电话又响了……

玛若一脸的揶揄:“您可真忙!”

确实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