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5章 机会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机会

齐天林试图反抗:“我不能跟你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的职业决定了我必须要隐藏起来,从来没有听说哪个PMC是著名的,有名的都得死!”

最有名的PMC公司就是黑水,著名的黑水公司,背靠美国国防部起来的,规模其实在业届很不算一线,但是就是因为作风高调太有名,口诛笔伐的抗议指责,真枪实弹的袭击,很快就把这个明星企业给搞倒了,死了不少人。

就因为PMC这个行业做的都是最肮脏最隐秘的事情,哪里能够公诸于众,袒露在阳光底下?

安妮嘿嘿嘿笑:“那你的小命不就掌握在我的手里么……嘎嘎嘎……”

被齐天林又放到一边坐好抱胳膊的蒂雅赶紧汇报:“最近她在看动画片,天天学这个笑声!”

安妮很得意:“乖乖的跟我回去,不然你跟你的公司都会暴露……”

齐天林跳起来:“你信不信我死都不跟你去?”

安妮双手抱胸,侧脸瞟齐天林:“是么?”表情很有点俏丽,可齐天林的心情就不美丽了。

砰砰两声轻敲门,纪玉莲的声音传过来:“小林回来了?”

安妮代答:“我们在说回头见我爸妈的事儿!”转头对齐天林低声:“你可得想好了,我已经打电话给几个记者透了个信儿,没准这会儿已经有人在做节目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齐天林梗脖子:“你威胁我?”

安妮尝试换个套路,站起来就两步,坐到贵妃榻的另一边抱住齐天林的另一条胳膊学蒂雅的动作,轻轻摇:“保……罗……就帮我这一次嘛……”声音那叫一个糯,堂堂索菲亚公主,做这种小女儿姿态撒娇,要是被记者什么看见了,真才是要马上开个专栏做节目!

齐天林不享受,正要甩手,等不耐烦的纪玉莲旋动球形门锁,探头进来,啊呀呀的就吓了一跳!

这左搂右抱的可不符合党的方针政策啊!

何况还都不是自己儿媳妇,柳子越正在回家来的路上呢!

一刹那,老太婆真觉得儿子在家的危险,比在外面工作还大,赶紧拿手遮住眼睛,虚瞄着上前拉人。

蒂雅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笑呵呵的跳起来扶老太太:“妈,我陪您下去吧饭菜端出来?”另一只手却拉齐天林……

齐天林叹口气起身,顺带就把比他还高的二公主拉了起来:“先吃饭,我回来休息几天呢,一回来你就跟我说这种事儿!”

安妮撇嘴:“你倒清闲,在法西兰还找女朋友,我这边都火烧头发了!”

纪玉莲一哆嗦打断:“什么法西兰的女朋友?”还有什么事儿?!

齐天林恨不得把安妮的嘴缝上:“没什么……吃饭吃饭……”转头拿眼横安妮,安妮还没被人敢横过呢,学着横回来,很得意。

一大桌子菜呢,正在从厨房往外端的朱迪看见齐天林也笑:“马克给我们说了,以后叫你老板了?我现在就算是在为老板服务吧?”

齐天林撇嘴:“苏威典议会这会儿在给你发薪水,别跟我说……吃饭吃饭……”

史丹利带了三个人来华国,熟练的住进来,这会儿就煞有其事的开始分派吃饭事宜,可不是?他自己四个人,马克四个人,齐天林带安妮、蒂雅亚亚又是四个人,外加纪玉莲和马上到家的柳子越,说不定还有柳成林两口子,十六个人!

哪里坐得下……

亨克块头那么大,一个人顶倆,最近这段时间站在安妮附近就发癫,一副永为公主骑士的样子,现在恨不得自己变得好小,赶紧收拾点东西:“我去厨房吃……”

朱迪跟詹姆斯看人多也笑着走,马克有礼貌,还彬彬有礼的跟史丹利半鞠躬,谁叫这老头逮谁都礼仪上阵呢。

他自己也不上桌,熟练的指挥自己那三个人摆弄餐具、端菜、拉椅子、还折腾餐巾!标准的皇室侍从动作,跟清宫剧里看见的不同,不说话,但是很多挺直腰板鞠躬的动作,搞得纪玉莲极其慌张……

安妮多习惯,蒂雅也算明白,还给纪玉莲解释,于是就他们四个人坐下吃饭,亚亚早跑了,四个人伺候,齐天林也混身不自在……

正要张口说点什么,就被纪玉莲一筷子头:“食而不语,不能让外国人看笑话!”是看笑话,亨克几个人端个碗探头探脑在厨房门口用勺子吃饭,让齐天林羡慕得很!

安妮动作绝对标准,上身横平竖直,没有一点错误,嘴角轻动,声音却悄悄而有指向性:“知道了么,我已经过了二十年这样的生活……你不把我救出来?我的骑士……”这种凝声成线的功夫没个二十年功力真的做不到!

就一张一般的六人餐桌,齐天林跟安妮坐一边,蒂雅和纪玉莲坐在另一边,看看周围一本正经用大盘子托住小盘子鱼香肉丝的侍从,齐天林真有点感同身受……

柳子越回来看见的就是这副架势,先狠狠的剜了齐天林一眼,才坐到长方形餐桌的上面主位,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餐巾,有礼貌的用英语说谢谢,然后低声给齐天林恶狠狠:“齐阿哥……看见没,他们来了四天,我天天都得这么装大瓣蒜!”

纪玉莲先小心

的看看安妮,再跟儿子告状:“他们还说黄焖鸡会产生对人体有害因素,给我换了烹饪方式……”嗯,按照欧洲宫廷的方式来看,华国烹饪很多形式都简直大逆不道。

亚亚这会儿端个饭碗随便就拿手抓着吃,蹲在亨克一帮人脚下,就在厨房门口,塔塔也端了个小碗,也蹲他旁边,也用手抓,动作基本就是一样的,连脸上沾的米粒儿都差不多。

齐天林还不敢跟史丹利炸刺儿,人家又没什么错,慈眉善目的笑眯眯,规矩就是这样!

最后他只能在一众人的围观下吃完这顿饭,如芒在背,吃完就赶紧扶纪玉莲出去散步,纪玉莲却看看柳子越,咬咬牙推开:“先去陪陪你老婆!你这么老不着家,还带回来这么多人,她心里不好受……”自己就招呼了蒂雅出去走走,老太太看出来小姑娘可也是眼巴巴看着的。

齐天林只好走柳子越面前:“有什么需要跟我谈谈的么?”

柳子越扬扬眉毛:“当然有!”转身就朝楼上走,厨房门口那帮无良观众还探头看!

安妮这会儿最安泰,动作井井有条的慢慢吃,一点汤汁都不浪费不荡漾,收拾好自己的餐盘才笑眯眯的对厨房门口做个屈膝礼,自己也上楼了……

柳子越直接进了自己的卧室,齐天林还在门口观望了一下,确定柳子越不是要换衣服进卧室,才略微迟疑的跟进去,这个小细节让柳子越紧皱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点:“你确实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各种各样的事情叠加起来,给我造成了很多困扰,你知道么?”

齐天林没有随便坐下,既然是柳子越的卧室,就得保持足够的礼貌,直接靠在门边,按照柳子越的示意关上门才点点头:“蒂雅是我的妹妹,亚亚是我的弟弟,都在很艰难的地方长大,可能有些地方不太懂事,但是,以后我会和他们一起生活,所以想着先跟妈适应一下,如果这段时间你无法接受,我就尽快带走他们……等,等你出国以后再回来……”

柳子越轻哼一声:“他们俩是小事!最多那只猴子有时要上来偷……嗯,你也是该好好教育一下亚亚和他那只猴子,有点品行不正,是不是跟你学的?”敢情她的内衣也没少被塔塔袭击!

齐天林还没听过这茬儿:“都是我的错……没教育好……你主要是指安妮不好相处吧,我这次就是回来把她带走的。”

柳子越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你这两年老跟她在一块儿?”

齐天林摇头澄清:“偶尔,算起来一共也就大半年时间……”主要是在海上那段比较长。

子越瞥他一眼,口气有点变化:“感情很好?”

齐天林态度端正:“其实安妮是一好姑娘,没什么坏心眼……”

柳子越还就听不得这个好字:“她一肚子坏水儿,你不知道?”

齐天林哈哈笑:“您还真高看她了,小姑娘嘛,就这样……”

柳子越更听不得小字:“对啊,小姑娘……那蒂雅就是小小姑娘了,我就说呢,为嘛你上次回来对我也没什么兴趣,原来你喜欢这种小姑娘,我这都是半老徐娘了。”

齐天林眉毛一阵乱摇:“你这……有事儿说事儿啊,我可,可是没敢招惹你,你也瞧不上我……”

柳子越犀利:“你说我这心理变化吧,上次你回来,很容易给人金山客的感觉,可是隐隐之间我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记得我在这间屋跟你谈过的么?我说你有种魅力,但是我没兴趣了解,因为以为就是跟大多数海归差不多的那些东西,现在看来我错过了些什么?”

齐天林还得问问才知道金山客是特指解放前到旧金山打工的卖猪仔,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妻子,辩论的话,还真不是她对手。

柳子越顿一下:“公主这面旗帜可真大,大得连我都觉得自己闪了眼睛,心理上也觉得你还真是了不起了,不知道还有了解你的机会没有?”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齐天林。

成熟的女子就是这样,没有过多的扭扭捏捏,如果真实的看见闪光点,就会直接的说出自己的观点。

可机会有时候真的是稍纵即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