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6章 不忘本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忘本

没等齐天林品味出这个了解的机会代表什么意义,柳子越就飞快的跟上否决自己:“已经错过机会了吧?不用说了……”

这个实际上也没有谈过恋爱的大龄女子,试图赶紧保护自己那份自尊或者骄傲,熟练的调整一下嗓音:“我似乎听安妮说,你在法西兰刚交了个女朋友?”

齐天林终于有点挠头,面对这么个名义上的妻子这么问自己,似乎还是觉得而有点怪怪:“嗯,就是我那边开的公司合伙人,好几年没见,最近……就,就在一起了。”总不能说自己被玛若给反过来拿捏了吧。

柳子越总归是没能忍住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种悲凉感,挥挥手:“嗯……你也不用在我面前秀幸福……抓紧时间处理好其他人吧,我也尽快抽时间到国外去转一圈,把事情解决了好回来过我自己的日子。”

无论柳成林说自己的女儿得到什么应该有的地位和人脉,齐天林还是觉得自己耽搁了眼前这个大姑娘的十年时光,女人最珍贵的十年青春时光,总是有点抱歉的:“我希望能为你做点什么……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你在国外的事务处理上。”只要柳子越开口,纵有万难也是要做到的,对他来说,现在貌似还没有什么格外太难的事情吧?

柳子越读懂了他的表情,优雅的尽量保住那点心底情绪:“谢谢了,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或者别的什么……你出去吧,我要换衣服了。”

齐天林撇撇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在柳子越坚定的眼神下只好出来,只是他刚关上门,身后的柳子越就长出一口气,把自己无力的扔到松软床铺上,只有再见到他,才陡然发现其实心里那个影子总归还是在那里,从未淡过……

门外安妮就靠在走廊头好奇的看着:“情绪不太高?”

齐天林想想才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还是战场适合我一些,没这么多额外的情绪,我似乎把我的感情生活搞得一团糟。”

安妮就跟哄宝宝似的:“那就乖乖的跟我回王室,我尽量把你藏在幕后,只让你跟我爸妈见面,怎么样?我实在是被逼的没法了……帮帮我?”

齐天林还沉浸在对柳子越的愧疚感当中,顺口咬咬牙:“那行,先说好,不许透露我的名字,我会尽量化妆和戴墨镜,我不会参加什么公开的发布会……”

安妮喜笑颜开的搂住他的脖子,响亮的吧嗒一下:“不会不会……狗仔们自己知道去打听你的事情,你也最擅长收拾这些狗仔,对吧?”她太高了,挂齐天林脖子上,还得低点头。

齐天林提醒的指指背后房门:“我可

是现在还跟她有婚姻关系,你可得自己想办法隐瞒!”

安妮得意:“我都说动了史丹利帮我,反正他也不想我过得不快乐……”那老头从小看着她长大,确实有点疼她。

那边的卧室门就突然打开了,随意换了套宽松家居服出来的柳子越一下就看见安妮居高临下挂在齐天林脖子上,刚才那种自怨自艾的悲苦情绪一下就没了:“你们在干嘛!”真是怒吼,发自内心的觉得生气!

齐天林吓一跳,安妮却索性挂紧点:“早晚都要说……我打算带他回去见爸妈,跟你这事儿也差不多,你别介意,我也是借用一下,他那女朋友……我琢磨还是个小姑娘呢,声音听着不大……回头去看看……嘿嘿,没这么容易的事儿!”

柳子越的眼睛都瞪大了:“你……爸妈?国……国王王后?”好遥远的词儿。

安妮理所当然的点头:“那是当然,你做媒体的,我可提前把这爆炸消息透露给你了,要利用早点啊……”

柳子越真坐蜡了,媒体人的敏感是真的强,现在欧洲的当红炸子鸡索菲亚公主的男友要浮出水面了,不需要什么翔实的资料,自己只要在节目中带点调侃的预测一下,过几天,自己的节目就要红!

可这个男友是自己丈夫好不好!

柳主播顿时有点混乱……

假结婚专业户齐天林也坐蜡:“先……在家,先别说这事儿,我听着自己都觉得心惊肉跳……你家皇阿玛性格貌似还好吧?”十多年前的还珠格格他还是知道称谓的。

安妮最近真没少看,做个满族格格礼:“就是额娘有点严厉……”

柳子越忍不住就扑哧一下笑出声,抬腿给也在笑的齐天林一脚,只是踢到安妮的时候,还是忍了,这位太不是一般人了,吭哧吭哧笑着就下楼去了,柳成林两口子要过来了。

安妮熟络的拍拍齐天林的肩膀:“你别说,你一答应,我就觉得这事儿大成,心里立马就安生了……好!我去做个蛋糕庆祝一下我即将得到的自由……”

等齐天林到楼下,蒂雅手不停脚不住的被纪玉莲拉着在花园散步,小姑娘老回头看这边,自然看见他就咧嘴笑起来,安生了不少,纪玉莲感觉到,也扭头看见儿子……

齐天林出去拉住母亲一块坐在草坪的椅子上,拉蒂雅不吭声的笑着坐在另一边。

纪玉莲偷偷打量一下后面的小楼:“事情处理好了?”

齐天林点头:“基本处理好了……您要不跟我到国外去生活?毕竟我的公司在外面,这个业务也不太好在国内开展

,蒂雅和亚亚也好帮着我。”小姑娘赶紧点头。

纪玉莲犹豫:“国外……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还是在家里吧,你常回家看看就行……”

齐天林征求蒂雅的意见:“那你呢,愿意跟着安妮在苏威典,还是在这边找个普通学校念书?”

蒂雅在纪玉莲看不到的角落悄悄拉齐天林的衣服,做个嘟嘴的表情:“我想跟着你去做事……”

齐天林摇头:“你现在还太小,真有兴趣,过几年再说,你也要学习起码的知识。”

蒂雅不服气:“亚亚为什么就可以!他字母都认不完。”

齐天林皱眉:“他就是很麻烦,想培养他都很难,但是他是男孩子,打仗总有一些适合他的地方,你就最好还是学朱迪做VIP护卫……”

蒂雅有志气:“我平时都在跟着朱迪学东西,她说我聪明!”

齐天林笑起来:“你本来就聪明,又有韧性……好了,决定在哪边念书,这两天你好好想,是跟着安妮走,还是留下,另外我过段时间要回加拉办事,你有什么要拜祭妈妈的,我帮你办了。”蒂雅的眼珠子立刻就悄悄转起来,就好像只晒太阳的小猫一样,把脚收到椅子上,把头舒服的靠在齐天林肋间,还转着磨了两下,眯上眼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

纪玉莲笑眯眯看着两人夹杂阿拉伯语英语华语的对话:“你跟那个安妮说话我听见你的英语也很溜了,以前你初中英语可不好,我没少打你!”

齐天林笑着揽母亲的肩膀:“那时觉得没用嘛,现在天天都要用的。”

纪玉莲做个指指小楼的动作:“那个安妮……真的是什么公主?”

齐天林点头:“很厉害的,还不是小国家,面积挺大,当我们好几个省呢,关键是有钱,全球最有钱的国家了。”

纪玉莲笑起来,儿子回来,她脸上就只有慈祥之气了:“我看这姑娘也不算很有钱……”

齐天林回来也看见那破面包车的,哈哈笑:“人家这才叫品行好,不在乎外在的东西,我行我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纪玉莲笑笑但是叮嘱儿子:“这姑娘是不错,但是你别忘了,你是结了婚的人,就要对越越好,不要三心二意。”

齐天林还真没法给母亲解释这越来越复杂的关系,只能闷声点头。

柳成林跟刘晓梨两口子就是过来参观公主卫队的,顺带享受了一下高级侍从,也受不住,提了瓶酒跟齐天林到后花园水边随便坐着小酌几杯:“没想到你把业务都开展到苏威典王室去了。”自打知道这位

是公主,柳成林反而还放心了,有点业务关系就差不多了,谁会相信那种档次的公主嫁到这样的人家来?不可能的,大不了跟齐天林有点露水姻缘罢了,他不多问……

齐天林也不遮掩:“算是无意中救了她开始的,现在业务范围比较杂乱,得好好清理,不过短时间就没法回国定居了。”

柳成林挥挥手:“无所谓,早点越越跟你出去也好,你看现在有能力,有点钱财的谁不往外跑?我们系统偷偷把子女弄出去移民的不在少数。”口气中却颇有点瞧不起。

齐天林脸上微微有点嘲讽的笑意:“这都是国家让他们得了好处,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抛弃自己的母亲……我不喜欢这样的人。”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些在叙亚利海滩上想着投奔自由世界却被炸死的所谓精英们,还有智能手机上一串串的卖国贼。

柳成林有点诧异的跟他碰一下杯:“我以为你在国外已经磨掉了那颗红心?”

齐天林一口喝掉杯中白酒:“这么大的国家,这几十年的发展,国家的地位,都是辛辛苦苦一点点做起来的,在国外才真的知道祖国强大了,至于这样那样的不足……跟我经历的那些被随意**的国家相比,国家强大才是第一位的!华国千百年的历史都证明,只有在一个强力的政权下才能有一个富足强大的国家,没有国哪来家?”

柳成林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你能这么想,才不枉我和你父亲用血和命换来你们的生活!”

用先辈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不忘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