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7章 浪漫

第一百七十七章 浪漫

亚亚是到快睡觉才有机会跟齐天林谈心的,而且两人刚坐在二楼楼道边的椅子上,纪玉莲就在三楼转角监视:“小林……还不早点去接越越?”想溜下来跟齐天林一块出去的蒂雅也被老太太给逮住,儿子接儿媳妇下夜班呢,小姑娘跟着去干嘛。

好些年没这么被母亲管束的齐天林有点新鲜,笑着答应起身,顺便带亚亚就靠在别墅大门外说了几句。

小黑人的心事很简单,因为现在觉得齐天林在外面出生入死,自己却躲在大房子里享受,不舒坦,也坐不住,强烈要求回战斗一线去。

齐天林点头:“本来就是打算带你跟我回法西兰去的,这一趟有活儿做,就我们俩去,别人信不过。另外,你好好思量一下,家乡哪些弟兄可以带出来,这次我们还要去也门,跟你家也就一条河的距离,你过去一趟,把人带出来,顺便带点钱给家里。”

亚亚就满足了,大满足,一个劲的点头,喜笑颜开的跑了。

齐天林下楼开车,到电视台外静悄悄的等了一个多小时,柳子越才一身疲惫的在一大帮子人的簇拥下下楼来,就这会儿,还得商量,吩咐不少事情,一直到了越野车边。

上班就是齐天林送过来的,柳子越看看静静等在那里,现在跳下车打开副驾驶门,伸手想接过自己手中两三个手包、化妆包的男人,忽然心中一动,眯一下眼睛转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保罗,南非裔的华人。”

齐天林眉毛抖了一下,还是能保持泰山压顶不发抖的精神,笑着跟大家点头:“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以后请大家多支持越越的工作。”

周围人第一反应是:“哇……这个老外的华语说得这么好!连渝庆话都这么标准!”

柳子越有点想翻白眼,还是笑着递过小包,就坐进副驾驶,享受齐天林标准专业的关门服务,再把东西放到后面,跟大家寒暄几句,告辞开车出发了。

留下议论一大片:“柳姐这是打算公开自己的婚姻状况了?”“我们要开始新的一轮炒作了?我拍了照片的,明天问问能不能外发……”“人不错,看起来经济条件肯定也不错……有教养,现在有几个男人给女人关门这么细心的?……”

柳子越靠在椅背上侧头看看齐天林:“要是第一次来接送就这样,会不会后面就有些不同了?”

齐天林想想才回答:“每一个节点都有不同的变化可能,殊途同归也说不一定,顺其自然最重要。”

柳子越不说话了,转身跪在椅子上从后面拿过自己的化妆包,翻下前面车顶的

化妆镜,打开车内灯,开始做简单的护理保养,实在是上台必须要化妆,对皮肤伤害有些大,卸妆之后必须马上做清理,浑不觉得自己似乎在把自己一些隐私的东西,慢慢展现在齐天林面前,逐渐拆去了防备。

齐天林就开得稍微平缓一点,方便她操作,精明的柳主播自然也注意到了,继续在脸上折腾:“其实吧……你是个很体贴的男人,可你描述你在外面这么些年没怎么接触女性,你那个小女朋友也是刚开始的吧?”这个小字是一定要加上的。

齐天林安静:“我的工作就是这样,细心的观察每个细节,做出相应的调整,容不得一点错误,不然就可能会丢命,和男女之间没什么关系。”

柳子越却手上一顿,脸上有点自嘲:“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你只是在延续你的工作习惯而已……照照镜子,还真的老了。”

齐天林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你这么说,那大街上大多数女人还都没法活了。”

柳主播这话确实有点违心,她在纪玉莲的老房子那边就只有几套休闲服和家居服,娘家和别墅都没多少衣服,最多的全都在办公室的卧室里,今天上了节目,在落地窗瞥见下面的XC90,就鬼使神差的去换上一套青春气逼人的衬衫加铅笔裤,原本下了台就换平跟鞋放松舒服一点的习惯也为了配合裤子,换上一双高跟鞋。

上面是带点白领气质的蕾丝五分袖衬衫,白色的,愈发显得她的手臂白皙纤细,下身一条哈伦中腰小腿九分裤,米色的,搭配深咖色细腰带,高跟鞋也是浅咖啡色的,色调非常统一……

头上还是披着的长卷发,但是为了方便操作,随意的挽到头顶,如果说玛若的容貌充满对男人诱惑的妩媚,安妮是专心走高雅路线,蒂雅还在萌芽状态,柳子越的眉间就是高贵带点英气,有种锋利的性感,好几年专心经营事业,干练的团队指挥能力,都让她逐渐带有一种独特的美丽。

察觉到齐天林在侧头看,柳子越只是轻轻的抬了一下下巴和侧了一下头,熟悉镜头语言的她自然知道自己什么角度是最好的,这几乎已经是一种目光和镜头前的本能,但是嘴上不留情:“我都快二十八了,如果再不好好打理一下,别说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就连那些二十来岁的外国姑娘毛孔都比我细腻了。”

齐天林觉得她话中有话,伸手打开音乐,再表扬一下:“今天你看上去特别漂亮……”实在是在法西兰,这么随口称赞女性就是一种礼貌。

柳子越脸上没能忍住点笑容……

晚上俩人照例各睡各的时候,柳

子越终于撑住半边身子商量:“我今天找人联系了法西兰的几所影视专业学院去进修……”

齐天林点头:“嗯,这方面法西兰倒是强项……也欢迎你到穆尼去度假……”不知为何忽然有点心惊。

柳子越最后懒懒的控诉:“找了好几所有名的大学……都有二十七岁的限制啊……难道在法西兰,二十七岁是个很特别的分水岭么,唉……”

齐天林更加心惊!

接下来两三天都是类似的生活,直到安妮上网查询自己的一些报道已经出来,达到她所需要的信息容量,才长手一挥:“出发!”

兵分两路,马克等人直接到公司签约,亚亚也先过去做准备,齐天林跟安妮以及史丹利一帮人直飞苏威典首都斯德哥摩尔,接受皇阿玛的召见。

唯独麻烦一点的是蒂雅,小姑娘先说还是跟安妮去军事学院上课,因为国内实在没法接触枪械,但是临到要走,忽然变卦,说不想跟着安妮这会儿去站在闪光灯下,先跟亚亚他们到公司去避避风头,等这一波热闹劲过了再一起回学院。

齐天林刚有点疑惑,蒂雅就抱着他的手臂,轻轻摇,嘟嘴,皱眉:“上次就跟着安妮到处折腾,烦死人了……胡子……”最后的称呼喊得那叫一个荡气回肠,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

齐天林就同意了,但是严正警告不要随便碰枪,毕竟那边也还是有严格的枪支管理法律的,小姑娘没口子的笑着答应。

两帮人就在机场分开出发,送机的纪玉莲挽着柳子越皱眉:“轰隆隆的一来就这么多人,哗啦啦的一走,全都走了!”

柳成林两口子也来了,但是奇怪的带了两个精壮汉子过来:“这是我以前部队的两个部下,除了在军队,没有什么特长,现在退伍一事无成,我就想拜托给你带出去见见世面……”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不经意的给齐天林做个眼色,齐天林笑着让他们跟马克走:“回头我过来再跟你们说说,这些天先在公司里看看……”

两个人笑笑就跟着走了。

齐天林再看看柳子越,顿一下:“妈……就拜托你照顾了。”

柳子越无所谓:“妈照顾我呢。”

纪玉莲跟刘晓梨想看言情剧:“你们怎么告别都没有点夫妻感情?热烈点!”

齐天林听话的给了柳子越一个探询的眼神,柳子越眼睛左右看没什么焦点,却摘了一直挂在脸上的硕大墨镜,于是齐天林上前一步伸手抱住自己的妻子,明显感到柳子越的上半身都僵硬了,赶紧快速的在她脸侧碰一下,耳边轻声:“多注意身体

,尽量少熬夜……”

刚把头收回来,却看见柳子越的眼圈红了,他的身体还没离开,一双柔软的纤手就环上他的腰,一对软软的唇带着热度略微有点抖的在他脸上印一下,也小声:“你……也注意安全。”刚才僵直的身体,就因为那么一句期待已久的关心话,一下就放松了,还把头在齐天林的胸口靠了靠,抿住嘴吸口气才推开!

纪玉莲跟刘晓梨都很满意,气氛、情绪、动作都很到位,一直到三人出来上了车还点头:“这就对了……两口子就应该这样,相互挂念,抓紧点,生宝宝最重要!你们去做了检查没有……这次回来,你们……没有,没有避孕吧?”还好柳成林跟自己的司机坐车在前面呢。

柳子越根本没有注意到婆婆在说什么,打着车,习惯性的开动,脑子里却一直萦绕着刚才那个拥抱……真的是期待已久的拥抱,十年了,不,现在是十一年多了,自己等待的不就是这个温暖宽厚的胸膛么……

这一刻,她,真的有点后悔……如果不是上次放任自己的情绪把两人的关系逼到了一个无法动弹的死角,自己花了十年时间本应属于自己的肩膀和关心,就这么轻巧的推给了别人……一个法西兰不知名的小姑娘?

也许她的潜意识就是奔着这个小姑娘去选择学校的?

凭什么不能夺回来?

十来年都等过去了,何况自己现在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

想到这里,柳子越的脸上才忽然展开一个一贯充满自信的笑容……

那就到那个浪漫之都的国度,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

先婚后恋,不也是现在棒子剧最流行的桥段么?

够浪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