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8章 呆滞

第一百七十八章 呆滞

安妮戴了一副同样硕大的墨镜,抱着双手,优雅的呈S型靠在不远处的登机入口处,看见齐天林走过来时,还回头看了几眼,就带点嘲讽的口气:“哟?有点假戏真做的味道了?”

齐天林不吭声,不对抗,人孰能无情,刚才的关切和轻吻,字字真心,粉唇的热度似乎还在脸颊有余温,再转身跟母亲和那个也在挥手的倩影招招手,才狠狠心转头跟安妮一块走了,心中还真是有点挂念了。

安妮看他不说话,不满:“嘿……从你现在登机开始……你可就是我男朋友了,别穿帮,成败在此一举呢!”

齐天林摘下自己胸口的墨镜点头:“知道了……你总得让我转换调节一下情绪嘛,我没你们这些演员身份转换那么熟练!”

安妮嘿嘿笑:“那倒是……你这本来就是新手,还一上来就搞高难度的,这边是家里指腹为亲的丈夫,我这里要当皇阿玛不待见的小瘪三,那边是大萝莉的男朋友,还有个小萝莉的胡子叔,你说你怎么分得开身哦……”

昨晚玛若是打电话来嘿嘿嘿的询问八卦的:“这么说,我还跟堂堂苏威典公主共有一个情人?这是多么值得荣耀的事情,我如果不开个记者会,是不是有点锦衣夜行?”

所以齐天林陡然发现自己居然陷入这么复杂的男女关系当中,头痛,自言自语:“我……还是让我赶紧回到战场上去吧!”

安妮看他这副模样,刚才忽然有的一点酸溜溜心思飞得无影无踪,哈哈笑着挽他的手臂:“就这样!就保持这种傻乎乎的样子,就跟乡巴佬进城似的……”

先到华国首都转机,然后直飞北欧的安妮齐天林一行在连续十多个小时的旅程抵达首都的阿兰达机场,齐天林才真的觉得自己跟乡巴佬似的!

一走下舷梯,铺天盖地的闪光灯啊!

下飞机前,当然是坐在苏航头等舱的安妮已经提醒过齐天林:“要曝光了哦,自己做好准备,自求多福……”然后就不闻不顾的自己整理一下着装,就那么素衣袭身,大大方方的一条牛仔裤,一件无袖T恤外加一条长长的丝巾,背着一个小小双肩包就在苏航空姐景仰的目光陪送下,迈出舱门……

仅仅是闪光灯的声音,就在那一刹那可以合集成为轰的一声!

可见有多少盏闪光灯在同时亮起,安妮却习以为常,不但没有遮挡,反而把墨镜推到额头,一边下舷梯一边挥挥手……

齐天林自然也跟在后面,大概一米不到的距离,依旧是那副Oakley的墨镜,只是镜片换成了浅黑色镀膜,尽量的遮挡了他的眼

部特征,这些天刻意蓄起的络腮胡须有些乱蓬蓬的环绕下半张脸,再加上一顶长舌棒球帽,一低头就基本上看不清他的面部特征。

等史丹利几人从后面一出来,齐天林的身份就昭然若揭,几乎分走了大半的闪光灯!

公主的照片大家都有,要做报道容易得很,这位新鲜出炉的照片才是现在欧洲媒体所关注的重点!

一部分记者毫不犹豫的,就蹲在地面,甚至反躺在地面,力求能够拍到低头的齐天林面部!

齐天林只觉得自己就好像持枪冲进一栋房屋,然后里面瞬间扔了十多枚闪光弹!

最后还是安妮站在那一伸手就挽住他的手臂,笑眯眯的挟着他就前行,穿过两边夹道的闪光弹投掷兵!

这个动作自然是又引起了一声整齐的闪光灯巨响……

以齐天林的PMC经历,也没陪伴过这么高级的VIP客户,没有闪光多到这个份上,而且现在还多半是朝着自己的!

有记者等不及,伸手递话筒:“请问……这就是传说中的影子骑士么?”

现场除了闪光灯此起彼伏的声音,一下就没了人声,都在伸长脖子竖起耳朵聆听安妮公主的亲口确认。

安妮摸摸自己脖子上的一根奇特皮绳饰品,才点点头看口:“他,就是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也将永远陪在我身边的骑士!我生命中唯一的骑士!”为了能摆脱那个该死的联姻,安妮是打算有多狠用多狠了!

齐天林忍不住就一哆嗦,真心发现自己身边的女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更加无比怀念单纯熟悉的战场。

多么浪漫的战地情怀,多么煽情的骑士传统精神……

记者们简直大喜过望,得到这样明确主动的消息,比起很多明星总喜欢遮遮掩掩模凌两可的答案,明天的版面真是一点都不愁了!

出机场以前,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还有一个简短的记者会,实在是太多记者和游客民众都想一起见证一下这个时刻。

安妮娴熟的站在背后印得密密麻麻的媒体LOGO背景板前,挽着齐天林的手臂,轻言细语的简短介绍了一下,齐天林在某个不知名的地点上船开始保护自己,阻止了海盗的袭击,跃进惊涛骇浪中的救援,反击港口码头的狙击手和偷袭者,在非洲为自己制作了这条颇有含义的皮绳,最后才是陪伴自己到阿汗富战地上的惊心动魄……

围得水泄不通的媒体和民众,一次又一次的发出惊呼,然后是掌声,献给那个一直低着头,双脚岔开于肩平宽,身上一件简单的T恤加格子衬衫,

下身一条户外多袋裤,脚上一双登山鞋的男子……

安妮的心中也在暗自惊呼,娓娓道来,似乎自己也在惊奇的发现两人之间居然有这么多难以磨灭的记忆和经历?

终于有媒体忍不住:“安妮……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位神秘的骑士本人?”

安妮露出点羞涩的笑容:“他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我家的原因才随着我露面的,他不是什么百万富翁,也不是什么商界巨子,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保镖和战士,如果露面太多被认出来,估计连工作也会丢掉……我们现在还要努力工作,才能,才能养家糊口……”说着居然面露一种慈祥的微笑似乎不经意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低着头瞥见这个小动作的齐天林心中简直是狂喊:“装!你就使劲的装!柳子越说你一肚子坏水,还真没错!”只觉得安妮不去好莱坞发展,简直白瞎了这么好的演技!

都是以敏感著称的媒体记者,怎么会不注意到这个细节?

母亲的微笑!

安妮的母爱……之类的标题早就脱颖而出,明天一定要大大的占领版面了,而且这样两个年轻人,相识相爱又要一起为了生活工作努力的形象,太完美了,特别是在高福利的苏威典等北欧国家,比起主流的享乐主义,更有噱头推广吧?

这样一个感觉跟大家身边的年轻人一样的公主夫妇,不更亲民,更能得到大家的喜爱么?

媒体有点疯狂……

所以好不容易出来登上等在门口的沃尔沃礼宾车,齐天林娴熟的关上前后隔板,背靠驾驶座就想质问安妮:“你!”

安妮拿起旁边的一瓶矿泉水倒在高亮杯里,轻轻的抿一口,无辜的眼神:“好渴啊……怎么了,亲爱的?”

齐天林实在是没有跟女人动手的习惯,提了两次气还是按捺下来:“你这完全跟开始说的不太一样,只是回来见见你的父母说说事情的。”

安妮气定神闲的帮他倒了杯水:“你还是出了汗,喝点水……如果不完全调动媒体,你认为我们可以抵挡来自王室和财阀的命令么,难道真的让你上场去把他们枪杀掉?”

齐天林划清界限:“是你抵挡!我是受你之托来充当道具……对了,我来干这事儿,要有价码啊,你给多少钱……”见事儿谈钱才是雇佣兵的本色吧?

安妮现在可拮据,还是齐天林的收入在养活呢,笑着放下水杯坐过来,齐天林赶紧坐到对面,安妮又跟过去,而且长腿一伸,在宽大的车厢里拦住了齐天林,顺势就坐在他腿上:“别跑……谈钱多俗气……

把我给你?亲爱的……”越发入戏了!

齐天林要把她颠儿下来,安妮就索性抱脖子:“你越逃,我就越紧!”

齐天林哭笑不得:“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安妮有志向:“我就是导演,编剧也是我!随时要根据情况改正……待会皇阿玛跟额娘多半要在门口看着的,抱我下去!”

齐天林罢演:“又没钱!还擅自改戏……不演了不演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架秧子拆台?安妮有点急,抱脖子的手就一紧,紧紧的把自己抱齐天林身上,贴紧:“你说了要永远帮我,永远保护我的!”

齐天林诧异:“我什么时候说过!”

安妮在他耳边轻声:“勇气与忠诚,伴随汝等一生,将与我永久相伴,不离不弃,帮护永远……上一次,就在这样一部史丹利开的车里,你主动给我敬礼,我就答复了第一句,这是卡尔玛王室最高骑士精神的誓言,简化版的!”

上一次,齐天林顿时想起了在象牙海岸的阿让比自己灭杀了那个狙击手下楼上车,完全是开玩笑的对安妮这么行礼说话……

坑啊,安妮这个坑王之王啊!

单纯的雇佣兵齐天林真的想哭都哭不出来……

两人就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快到点,本来就比他高的安妮骑坐在他的腿上,双膝就是跪在两边的皮座上,还得把腰往后滑,背弓住才能跟他平高,双手端住他的头:“你必须一辈子听我的话,这是你的义务我的权利!”

没等齐天林询问他有什么权利,礼宾车就稳稳的停住了,因为后面是相对的两排沙发座位,所以,车门也是从中间往后开的,一个穿戴整齐的侍从官就熟练的打开了车门,目瞪口呆的看见一贯高雅端庄,活泼大方的索菲亚公主,搂抱骑坐在一个男子身上!

一块看着的,还有站在台阶上的皇阿玛跟皇额娘!

都挺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