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79章 反应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反应

齐天林其实也呆滞,赶紧带上墨镜,在安妮腰间一推:“快点……你爸妈在那边看着呢!”

安妮才装着突然发现,嘿嘿嘿的笑着起身,弯腰跳下车,又恢复那个高贵典雅的公主模样,就算是穿着牛仔裤,也低眉顺眼的走到父母面前:“我把他带回来了……”

古斯夫塔国王稍微有点秃顶,有点地中海发型,戴一副水晶眼镜,花白的头发,高大而不胖,彬彬有礼的模样,更像是个博物馆里的院长,而非一国之王,虽然只是个代号性质的国王。

皇额娘则栗色长发大波浪,现在穿着常见的家居服,不是周围有点雕栏玉砌的宫殿大门,还真就跟纪玉莲那样的老太太差不多,一点没有宫斗清宫剧里面皇太后的刁蛮阴险样。

齐天林是抱定主意尽量少开口的,但是迄今为止也算是见过几个大人物了,不怯场,就跟在安妮的后面大约一米多的距离,这是贴身VIP最习惯的距离,一站好就习惯性的双手抱在小腹前,带着墨镜的脸下意识的左右看看高点,脚下调整自己的站位,力求给安妮一个最好的保护位。

古斯夫塔也在观察这个有点不修边幅的年轻人,但是久经场面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额外的表情,有点微微的嘴角**,说不出是笑还是在思考,礼节的跟女儿贴一下脸,轻轻挥手:“进去吧……”

王后也在观察齐天林,同样不动声色,转身慢吞吞的起步上梯,其实她也是平民出身嫁入王室,但根本就不爱抛头露面。

安妮转头给齐天林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谴责他没有马上表现出什么亲昵热情的动作,齐天林耸耸肩表示自己根本做不到。

安妮就有点庆幸自己幸好之前跟齐天林在车里留下一个亲密的状态被看见,不然还真没说服力。

其实王宫里面远没有想象那么豪华,更多是一种底蕴的古朴和历史的沉淀,安妮轻声给齐天林介绍这幅画是几百年前的,那盏灯又是几百年前的,这把椅子是什么时代,那把椅子坐过谁谁谁。

齐天林不惊讶,只是出于礼貌,终于摘了墨镜,摸摸自己的胡须:“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安妮脸上讪讪:“胡……子……叔……”学着蒂雅的荡气回肠,齐天林很想劈手一巴掌打屁股的,实在是下不了手,这得分打谁啊。

于是四个人就坐在一个小厅,几个侍从官和书记官都站在周围,门口时候安妮也介绍这里是什么什么地方,那些著名人物来过,所以坐下来的齐天林屁股都只挂了一点椅子,怕把文物给压塌了。

古斯夫塔还是没什么笑容,

挺直背看着安妮:“你在战场上没有受伤……我和你母亲都很欣慰……”

安妮依足礼仪欠身:“多谢您的关怀……”

总之就是啰里啰嗦的一番冠冕对话,然后侍从端了饮料过来,齐天林也有……

然后算是记录完毕公主回宫事宜,侍从官和书记官才鞠躬离去,齐天林就看见对面一家三口就跟放了气的气球似的,都没个正形的一下靠在椅背上,一点没有刚才的正经模样,国王甚至翘了个二郎腿:“你就这么跑他家去带了这么久?你妈不喊你回来,你就打算不回来了?”口气就跟一般老百姓家的老头儿没什么区别。

当妈的也懒洋洋:“介绍一下吧,你的这个骑士,我说你去华国这么久就没给我带什么土特产?空着手就回来了?”

这是皇阿玛跟皇额娘么,齐天林差点没把眼珠子给弹出来。

安妮比在别墅的时候还随意:“给你买了两件衣服,还买了些地方小吃,也不知道你能吃不,豆腐乳,豆制品发酵变质以后的结果……你能接受么?”

王后居然鼓了鼓眼睛做个吞口水的动作:“这么奇怪?乳酪不也有发酵的么,晚饭弄点来尝尝……”

说得齐天林都不由自主吞了一下口水,国王转头看向他:“你自己做个自我介绍?”

齐天林还是坐正:“我是华国人……持南非护照,给安妮做过保镖,现在……跟安妮,我……我很爱她。”这台词是安妮准备的,说起来很有点吃力。

王后皱眉:“你说爱她,可看上去没什么格外的情绪表达?”她在嫁入王室以前就是做高级首脑接待的公关人员,察言观色,肢体语言都是必修课,现在当了王后这么些年,更加明了。

齐天林自由发挥:“嗯……我的生活履历很简单,以前在华国当过兵,然后就一直在做PMC当保镖,没有……从没有谈过恋爱,我……我们之间,主要还是得靠安妮来引导指挥。”干脆把表演权交出去。

安妮不接招,笑眯眯的把脚收到那个几百年的椅子上用后跟蹬着,看齐天林的热闹:“他挺能干的,但是也仅限于军事,别的事情是白痴!连军事都不是将领那种能力,就是个小兵!”

国王皱眉:“那你有什么打算?”

齐天林争取不结巴:“没什么打算,我在法西兰有个自己的公司,安妮以后跟我一起生活就行了,反正我都听安妮的安排。”再把表演权交一次……

安妮又推脱:“他有个小公司,能养活我俩,我打算嫁给他,一起过点简单生活。”

齐天林

一激灵,这没说婚嫁的事情吧,只是回来冒充男友度过眼前难关的,怎么又擅自加戏!

王后皱眉:“那瓦伦家的提亲怎么办?”没有威严的质问,就是当妈的轻描淡写问女儿相亲的结果怎么办一样。

安妮也跟着皱眉,动作跟母亲一模一样:“那就是个花花公子,他们搞的那些事情你还不清楚么,我嫁过去就没什么好!”

王后瞥一眼国王,国王气焰顿消一点没有说话的资格,去年他就是根瓦伦家的一个长辈伙同在外面喝花酒被媒体发现,实在是一丘之貉啊!

安妮做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我就要他好好的对我!不要到外面花天酒地,他的生活也简单,没那么复杂的应酬。”

国王终于可以扳回一城:“可我这边听说他是结了婚的?”脸上没气愤,只是带点看女儿笑话的小得意,毕竟是国王,这种小道消息他自然有渠道收集,估计连齐天林的根根底底都翻了个底儿朝天。

安妮有防备:“还不也是这样,非要遵从父母之命结婚,一点都不幸福,根本就没有做夫妻,商量好的,马上就要到法西兰来离婚了。”

王后一脸的好笑:“这样的鬼话你也相信?”

安妮笑得鬼头鬼脑:“所以我才去他家住了一段时间嘛,都是真的……他都没回去,一直在外面做事。”

王后居然有点打听八卦的架势:“他没在家?那你住过去干嘛?”

安妮做甜蜜状:“他还是很努力的,在外面做事赚钱,喏,上次约翰叔叔在孟买的保卫工作就是他去做的,叔叔回来说了吧,全靠他……我住过去就是看他说谎话没,真没有,那姑娘也挺苦恼,就想赶紧离婚呢。”

国王想插嘴:“那他也是离过婚的……”

王后直接挡回去:“英兰格王储也二婚!现在的王储妃也二婚!”

齐天林根本没插嘴的机会,有点目瞪口呆的端杯红茶坐在旁边看一家三口唠家常,跟一般老百姓家庭没什么区别嘛。

真没什么区别,这个宏伟志向只是想全家人一起去放牛的古怪国王,从小也是每天只有十块钱零花,成绩各种高低都有,娶个老婆还是德国混血巴西的平民,加上在这个富庶的国家充当权利最小的王室象征,所以真没什么架子。

最后干脆掉头看齐天林:“你觉得呢?娶安妮的话,你就会有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压力,还要面对很多各种各样的非议和嘲讽,甚至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放大镜下面,你有心理准备了么?”

有个屁!齐天林正要开口否认,安妮袅

袅婷婷的踱过来,优雅的侧坐在齐天林椅子的右边扶手上,左手轻轻的搭在齐天林左肩,右手却悄悄的捏住齐天林的腋下,暗中发力脸上带笑:“他在象牙海岸陪我出息记者会的时候,就决定要陪伴我一生了……那一次解决了那个狙击手,我就决定封他为我的骑士……”最后这个词也在隐隐警告齐天林。

王后有点笑意:“上次你回来说你们那时还没有发展出什么?”

安妮又开始做害羞的样子:“那时我还在考虑嘛,后来我们分开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我真的离不开他,他也在天天想念着我……”

齐天林真是想跳着脚大骂胡说八道!

可现如今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我是这么想的,我的公司和我都不是那种愿意暴露在外面的,索性就一直隐藏起来,我也不愿意图安妮的什么……我只是喜欢她这个人……”最后一句说起来真是有点颤抖,胃酸!但是安妮的手指还在加力呢……

国王闭了一下眼,十指交叉,拇指绕圈,睁开眼:“你们的事情,现在还不能有定论,先考虑一下今晚瓦伦家的欢迎舞会,以及洛克的反应吧,祝你们好运……”

洛克?

齐天林茫然的看安妮……

就是那个狂热追求二公主的瓦伦家族新生代富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