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0章 拳手

第一百八十章 拳手

这边蒂雅自然也跟着一帮人直奔沙漠鹰综合风险管理服务公司了。马克他们的装备都还在阿汗富呢,也不着急运过来,一来先看看这边的公司,二来看看后面具体有什么业务,再说移动那些枪支装备的事情。

可亚亚就跟回家一样高兴了,上次他没有上楼,就躲在对面给齐天林把风,现在抱着塔塔,笑嘻嘻的跟在蒂雅背后指点路线,蒂雅不耐烦:“我知道!我认得牌子在三楼……”

马克四个人走在中间,静静的打量周围环境,走在木质阶梯上没有掩盖自己的脚步声,最后才是那两个在机场临时加入的华国人,一声不吭,略微好奇但稳重的左右看,毕竟异国情调还是有太多不同的地方。

苏珊带着玛若算着时间站在门口迎接,因为是齐天林的人,到机场接似乎太过于隆重,没必要,加上小城实在小,机场过来也不远,就等着了,轻轻鼓掌:“欢迎你们来公司……你是蒂雅……这是亚亚?”

蒂雅对齐天林的是没有什么所有权概念的,只有觉得胡子对自己有全部的所有权,所以对胡子这个新近出现的女朋友说不上很敌意,有点好奇:“你比安妮顺眼一点。”

因为历史上法西兰对北非的殖民统治,加上公司长期接非洲业务,阿拉伯语是公司内部的半通用语言,蒂雅这种英语夹杂阿拉伯语,或者塔塔这种纯阿拉伯语都能行得通。

玛若有点惊奇面前小姑娘的清纯却又带点娇艳模样,现在她也比蒂雅高不了多少:“你知道我?你就是保罗的妹妹吧……啧啧,他就喜欢你这种小萝莉啊!”

蒂雅不觉得这个词有什么不对,点头:“我就是他的萝莉……”

以见惯了浪漫气息的玛若来说,都倒吸一口气笑出声:“你还这么肯定?”

蒂雅看看她不吭声了,带一点从安妮那里学来的王室牌微笑敷衍过去,开始跟着苏珊参观办公室。

因为齐天林有打电话来叮嘱过,特别是突然加入的两个华国人,他猜测应该是什么军方的人,不管什么目的,等他回来再处理,这边只需要安排马克他们了解公司和场地,准备到也门的计划……

这四位还好点,和那两个华国人有起码的礼貌和礼仪,笑眯眯的慢走慢看,不明白的还询问,亚亚这完全把这里当家的就一点没规矩,随便找个地方蹲起来就打算开始清理自己的行李,结果被从后勤部门听说大熊的弟弟来了,好几个有点残疾的汉子跑出来,乐呵呵就把他给提溜走了。

就剩下蒂雅无所谓的到处走走看看,思考自己的小计划。

玛若没

跟着苏珊一道,看着身边的少女:“要不要去看看我跟保罗的家?可能你要先住在那里。”

蒂雅又是那种把自己裹得比较严实的打扮,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一直都跟着胡子住一起的。”

玛若笑着跟前台交代两句,就一大一小俩姑娘上了街。

齐天林跟安妮也上路了,去到瓦伦家族的郊外庄园……

国王一家是住在郊外的卓霍宫,而白天是在市中心的斯德哥尔摩王宫办公上班,而瓦伦家族的将在今晚为公主的回归举办盛大冷餐舞会。

齐天林确实不太熟悉这些经济巨头,安妮还得给他临时补补课,说话却有点小心:“他们家的财产就占了全国股市的百分之四十,爱立信,伊莱克斯都是他们家的……而且这些只占很小一部分……”

齐天林莫名其妙:“你给我表述这个干嘛?”

安妮也觉得自己的小心来得莫名其妙:“我怕你待会儿不舒服……”

齐天林啼笑皆非:“我为什么要不舒服……他们有钱,或许说瞧不起你的男朋友……我不过是临时演员,关我什么事?”

安妮提醒:“可是总归是针对你啊。”

齐天林笑着靠在宽大的车后座上:“对我来说,再高级的人,也不过就是一条性命,就跟和尚看美女都是皮囊骨肉一个道理,我只用刀枪说话,所谓富可敌国,一刀下去,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安妮小捂嘴:“你不会等会儿动手杀人吧?”可那双茶色瞳孔的大眼睛却一闪一闪,似乎很喜闻乐见那样的刺激场面。

齐天林哧一声:“怎么可能!我只是给你打个比方,他们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根本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罢了……”

安妮撇嘴:“就会说大话……”

确实是说大话,还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话,等齐天林跟安妮挽着手出现在宴会现场,才知道自己刚才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这里是没有记者打搅的,没有那么多闪光灯,但是却有一双双满带傲慢和审视意味的目光,在皇阿玛和皇额娘身上都没有看到过的傲慢。

或许是古斯夫塔夫妇俩身上特有的平民化特质给了齐天林一定程度上的错觉,现在挽着安妮出现在这样真正的奢华场面,才让他幡然醒悟,这个世界,还是那个充满等级和虚荣感的社会……

一个人吃人,人上人的残酷社会……

满眼望过去,到处都是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漂亮姑娘,或典雅或风情的陪伴一个个头面人物,也有一个个衣着光鲜的型男,优雅而有礼的

侍奉着贵妇……

厚厚的地毯让齐天林有踩着荒漠松软沙土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一直在号称禁止买卖的高山羊绒地毯,因为这些珍贵的高山羊已经濒临绝种,不过在这些很喜欢把环保挂在嘴边的人物实际生活中,是最乐于用这些东西彰显自己的身份的……

同样珍贵的顶级鱼子酱、窖藏美酒、洁白松露这些都是堪比黄金的消耗品不过是佐餐小品……

也不过是配角,因为主角肯定是风头无两的索菲亚公主……至于她身边那个所谓的影子骑士,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一个企图一步登天踏进这个圈子的狂妄小子,跟场子里那些型男都是一样的货色……

齐天林还是在安妮的调配下穿了一身黑色的礼服,胡子稍微修饰了一下,王室御用化妆师打理的,还不错,确实有朝型男方向发展的趋势,换了一副平光眼镜,黑色的宽边镜框加上化妆,同样能掩盖一部分面部特征,最后头上戴了一顶苏威典男人常带的宽边圆帽,确实有点不喜欢呆在这样人多的地方,何况还把自己置于了中心点,更不习惯。

但不会手足无措,找个习惯的姿势就把自己分腿站立在安妮的身后……

简单的致辞以后,因为安妮进场,才略微安静停顿的大厅里重新热闹喧哗起来,侍者重新端着托盘穿梭在宾客中间……

这样的冷餐会,主要就是提供这样一个相互沟通,夯实相互阶级基础的场所……

当然也会共同排外……

不停的有人过来礼貌的觐见索菲亚公主殿下,行吻手礼,然后顺便带点笑意抵近看看齐天林,就跟看稀奇猴子差不多……

老实说,不是内心极其强大的人,面对这样异样的眼光就会败下阵来了,齐天林是真无所谓,纵然没有奥塔尔那藐视众人的超然心态,就是一个PMC,也真的能无视这些衣冠光鲜的达官贵人,只把目光锁定在自己的客户身上。

于是在发现这招没什么用之后,就开始有人轮流上来找齐天林直接搭话,从苏威典语开始……

安妮就好像一只护着小鸡的母鸡,优雅的端着酒杯,不着痕迹的左遮右挡,试图帮齐天林挡住来自那个以前自己很引以为傲阶层的进攻,就好像齐天林在战场上为她做的那样。

可真的架不住进攻点有点多啊……

齐天林笑着拉一拉安妮,减缓她的动作,虽然二公主的技巧实在很娴熟,可齐天林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的意思,他齐天林哪里是个躲在女人羽翼下的大鸭蛋?

各种语言他都摆出一副听不懂的懵懂样,连华语

他都摇头!

居然还有人嘲讽的朝他打哑语,反正这些人也是慈善行业的常客,闲得无聊学个哑语也是值得炫耀的技巧……

齐天林微笑着用阿拉伯地方语言回答:“我真不知道这操蛋的假惺惺酒会有什么意思……”

这听起来颇有弹性的古怪语言来自奥塔尔自己的家乡,根本不是什么官方用语,周围等着看笑话挑衅他的人们,顿时有点傻眼,这没法语言沟通,就等于是在对牛弹琴吧……

齐天林正要自在的换上一句更顺畅的咒骂,就听见人丛中有一口不太流利的类似语言勉强响起:“幸好……我们公司有把业务发展到那个鸟不拉屎的操蛋地方,我才能知道你在说什么狗屎东西!”既然周围的人都听不懂,两人都不妨把话说直接点……

哇……

顿时就好像齐天林打出第一拳被人接住,周围的人很有点兴奋的小鼓掌,闪开点道路让给己方拳手……

一个同样是穿着黑色礼服,却高大帅气,一头灰白短发,肤色古铜的男子出现在齐天林面前……

安妮撇嘴传音:“喏,洛克……著名的旅行家兼美食家还有实业家……”

齐天林什么家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