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1章 真有钱

第一百八十一章 真有钱

齐天林一直都认为很多家头衔的人一般就分两类,要么是搞政治的思想家、军事家、政治家这一类的,比如之前自己搭救过的那两位枭雄,就是以搞事儿为己任,视天下为棋盘,高高在上的进行对弈……

另一类就是面前这种,旅行家、美食家、专栏作家等等一系列头衔,就是从微观入手,视棋盘为天下,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类似精神发扬光大,实在是享受人生的高手。

他很仰慕前者,更尊重后者,自己也想能有那么悠闲的自在生活,可后者毕竟也是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的,而且现在他也发现自己貌似没有那么多广博的知识,也不懂那么多的情趣,所以还是景仰吧。

于是对上洛克的态度他就还不错了,照例还是那个部族语言:“我长期呆在那些狗不拉屎的地方,所以只会说这些土语。”

洛克的脸上还是带着优雅的微笑,语言却毫不留情:“你不过就是个肮脏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妄图混进来?”随意的瞟了安妮一眼,发现她似乎也不太能听懂,放下心逼近点:“你最好是提起你的裤子,滚回你应该待的地方!”

齐天林真不动气:“我应该待的地方就是在她身边……”

洛克嘴角拉起一点嘲讽的气息:“那你就应该谨守你的本分,当一条看门的狗,而不应该爬上她的床!”

齐天林还没享受这待遇呢,笑笑却露出点喜意:“还别说……这床真不错!”眼睛也似乎无意的看了一眼安妮,演技么,现学现卖也是可以的。

这似乎在彰显自己跟公主**的幸福眼神,终于彻底引爆了面前这个号称第六代瓦伦家族佼佼者的怒火!

和大多数家族成员只是跟王室保持比较近的朋友关系不同,几乎是在孩提时代,还是个少年的他第一次踏进那座私下被长辈们笑称为寒酸宫的王宫时,他就迷上了那个站在哥特式风格玻璃窗前静静发呆的小姑娘……

可十数年的靠近,追求得到的都是不痛不痒的回应,原以为等到公主成年,凭借自己家族的巨大影响力,无论如何,这段婚姻总归会是水到渠成,没有谁敢虎口拔牙,敢面对瓦伦家族的金融报复吧,可以让全世界大多数人瞬间就一贫如洗的报复!

可偏偏就跳出来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一个跟财富根本不搭边,更无所谓财富的人,一个终日混迹在各个战场的人,洛克自从知道了齐天林的身份,还真有点老虎抓乌龟,无从下口!

当然他也是不知道齐天林的软肋就是尽量不能曝光,这个被安妮抓得死死的把柄!

安妮是真端了一支长长的香槟杯,淡雅而有点惊喜的带着微笑在一旁注视,她没有任何上来劝架或者拉阻的行为,在贵族上层圈子里,这是最常见的事情,齐天林迟早会遇见这样那样的挑衅,她只能在自己所能做到的程度,尽量避免,但是该面对的,还是要自己去面对,不过齐天林这个平时看起来不太擅长言辞的闷葫芦,居然能够战个旗鼓相当,她已经很惊喜了,当然,采用小语种争吵这个伎俩是点睛之笔,毕竟不让太多人知道细节,也是贵族之间争斗的不二法门,表面的礼节是需要的……

其实齐天林只是想顺口骂骂人,不被人知道罢了……谁知道这个洛专家这么偏僻的语言都知道,还真是个有底蕴的家伙!

洛专家不但有底蕴,还有底气,同样端着一支长长的香槟杯,笑得很云淡风轻,词语依旧难听:“你有什么倚仗?没钱,没人,难道就真只是凭你那根老二?你看上去是个亚裔吧,难道你有什么异于你们那些低贱种族的地方?”

齐天林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才好学的反问:“你倚仗什么?长得帅?老二好使?还是是你有钱?有多少钱才能算是你觉得有所倚仗的?”

洛克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你居然敢跟我谈钱?”脸上的表情的真的就跟看见了一个笑话,刚才很有点郁闷的心情似乎得到了释放:“开个价,从她身边滚蛋……用你的想象力说出一个数字……”

齐天林眉毛动了两下,真的花了点定力才能忍住把二公主卖个好价钱的冲动,装模作样:“爱情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洛克简直是已经无法抑制脸上的鄙夷表情:“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忠诚,只是价码够不够而已!”

这句话似乎让齐天林本来有些嬉笑的脸,慢慢收了表情,原本松弛的背部,也渐渐绷紧,挺直,挺得就好像一杆钢枪,一杆百战不挠的钢枪:“钱可以买动任何人当叛徒?”语言也变成了英语……

洛克脸上也敛去了刚才还勉强挂着的虚伪表情,有点玩味的恢复英语:“怎么?你有不同的看法?”

齐天林顿了一下,重新露出点笑容:“我是她的骑士……永远都不会背叛……”

寥寥几句大家能听懂的对话,立刻就明白了正在上演什么戏码,几乎周围所有人都尽量保持不拥挤上来,却不约而同的放低自己声音,侧耳倾听这边的争夺大戏。

安妮就在齐天林的旁边不到一米的地方,前面也能听懂三两个词,现在更是大眼睛神采飞扬,虽然一直保持淡雅的微笑和轻盈的姿态,但拿着的长长酒杯还是放大

了她手部的轻微颤抖,显示出心情的紧张,不知道是为自己的面子紧张,还是为那个总是侧身挡在自己面前的背影紧张。

洛克浮起一个真诚的笑容:“你太年轻了,还有这种意气之争,那是因为你没有对财富的概念……”举手打个响指!

一个侍者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丝巾盖住的东西让人很好奇,洛克也没有过多卖关子,挥挥手,侍者就拉开,一颗璀璨夺目的复活节彩蛋就出现在盘子里,洛克轻轻在呈网状用钻石镶嵌的蛋体上拂过,金色的钻石集合体就无声的缓缓张开,却托出一辆用黄金钻石和水晶雕砌而成的皇家四轮马车……

周围人群中立刻有人低声惊呼:“加冕礼彩蛋!”

洛克没什么面色变化,只是有点深情:“这是我刚刚拍到的一件小纪念品,一百六十万欧元,尼古拉二世在十八世纪送给皇后的生日礼物,我也打算在现在送给安妮……”

周围立刻就有捧哏的开始轻微的鼓掌,带点小节奏的鼓掌,目的是呼应更多人加入进来,然后就跟敲鼓的鼓点似的,一起催促安妮……

齐天林乐得交出表演权,闪开一点让安妮出场,随便她做出什么决定。

安妮的表情控制比他好得多,专业培训过的就是不一样,略带惊喜的俯身看看托盘上的彩蛋:“拇指大的马车……天鹅绒的坐垫,水晶切割的脚踏板,连黄金的车门都是可以动的,两百年了,还这么精巧,真不错……洛克……”最后的称呼很有熟络的口吻……

不光是鼓掌的人群,连齐天林都以为安妮要娇嗔着接过这件礼物的时候,安妮却真的娇嗔着埋怨:“你真是……早点不送给我,现在人家怕他心里不好受,就只好不敢接受你的好意了……”还顺势就挽住齐天林的手臂,撒娇的摇两下,把一个贪慕亮晶晶珍宝,却又还沉浸在爱情美好的纠结女孩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只是话锋突然一转:“我听说蛋是可以承载一个成年人的,不知道我踩上去怎么样……”伸手就打算拿过那个超级贵的金蛋来踩掉!

反正你说是送给我,我就踩掉踩掉!

这就是安妮这个有点二的姑娘简单逻辑,可以维护身边这个貌似斗富失败的男朋友的简单思维……

洛克脸上表情精彩,没有惊慌失措,笑看齐天林:“这还只是刚刚开始,以后你会看到她为你做出更多牺牲和退让,也许她也有厌倦的一天,你还认为你有这个心理承受力么?”

齐天林稍微皱眉的拉住安妮,看着金蛋:“说不定这个东西真的能踩上去的……我以前有看过介绍,要不,

我们打个赌?”

所有人就跟看傻子似的看他……安妮也有点惊吓,但面上不动神色,手上使劲掐他手肘,提醒自己是打算搞破坏的!

洛克却也表情跟着认真:“怎么打赌?”

齐天林想想:“我出一万六,我能一只脚站在蛋上,一只脚站在车上不损坏,一赔十,你敢不敢?”一脸决绝的样子,似乎一万六千欧元就是他的最大财富,让周围的人忍不住有点哈哈笑。

洛克也莞尔:“我不得不承认,你有时候真的有点可爱,也许就是这点不一样的感觉,让安妮有点错误的以为这就是她要找的爱情……我期待公主的回心转意……我就十赔一,不,百赔十?你觉得你有这个偿付能力么?”

齐天林迟疑:“我出十六万?你出一百六十万?”

洛克傲然:“是三百二十万……你别忘了被你踩成废渣的金蛋也一文不值了……不要你赔!”就是花钱听个响!

真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