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2章 感觉

第一百八十二章 感觉

不过齐天林就是等这句话,点点头就拿过金蛋和马车,放在地毯边的大理石地面上,一脚一个踩上去……

有些女士甚至都闭上了眼睛,不愿看见这么价值连城的珍宝被毁掉……

齐天林不觉得有多珍贵,在他眼里,这些东西都是有钱人的玩物,对于这个社会和人类又没有什么推动力,也别跟他说什么这一百六十万要是拿去做善事可以怎么怎么,这俩玩物就是玩物,没有丝毫用处!

所以完全不出所有人预料的,两件稀世珍品,就传出一声让人牙疼的咯吱声,立刻就在他特别搭配礼服的一双铮亮皮鞋底下,变成了碎片!

一百六十万欧元的东西就这么瞬间变成废品!

连安妮都惊讶得捂住了自己的大嘴,她可从来没做过这么奢侈的事情,一脚就是八十万!

虽然预料到这个结果,可洛克还是觉得齐天林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所以面带疑惑的看着那个低头的男人……

齐天林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有点带笑:“我输了?”然后就从怀里掏出一个支票本,写上十六万的数字撕下来:“嗯,赔给你……”

全场大哗!

这个男人居然是故意的!

故意挑衅洛克的财富,扮猪吃老虎的装穷挑衅啊!

洛克简直是气得笑:“我该撕掉这张支票还是笑着用它来点一支雪茄?”

齐天林认真:“你可以用这张支票来跟我再赌点什么……”

洛克哈哈笑:“还打算用你这种一赔十的小把戏?”什么叫有底气,这就是了,原本齐天林似乎小博大的占点口头上风,一转眼就被呵斥为小把戏,上不得台面。

齐天林摇摇头:“一赔一好了,你还有金蛋没,再找一颗来,刚才是失误……”

哪有那么多稀世珍宝随便拿,旁边的人起哄:“香槟杯可以不?比金蛋还坚固点。”

齐天林看洛林:“怎么样?看来你也是舍不得再被我踩坏了……”

洛克还是笑:“你还在玩把戏……拿两颗鸡蛋来可以吧?但是要是你踩坏了,我一样捐一百六十万给慈善组织,怎么样?这次你打算一赔一多少钱?”

齐天林咬咬牙:“二十万。”

洛克讽刺:“我两颗鸡蛋都一百六十万,你好意思说二十万?”

齐天林忐忑:“你打算多少?”

洛克打算一步到位:“五百万……你有这个赔偿能力么?”先弄穷这傻不愣登的小子或者吓退他再说。

齐天林笑起来:“那就可以把她卖给你嘛……”

指指旁边的安妮。

洛克哈哈笑着摇头:“搞这么复杂,我本来以为你是打算开价八九位数的,你现在这样可不是什么好处都捞不到?”

齐天林还是一脸认真:“我还是在非洲学了点巫术的……”

洛克就一脸恍然大悟,终于觉得自己跟个傻子斗什么气,就想草草收场:“来来,拿两颗鸡蛋来,安妮……你看你都找的什么人……”

齐天林转头看着表情怪异的安妮:“相信我不?”

安妮完全就是一副陪他胡闹的态度,定定神:“相信!”她可不认为齐天林是个傻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唉……周围更多人觉得这个安妮公主才真的是被巫术迷了心窍……

齐天林没什么天桥把式,但是众目睽睽之下,略一抱胸,就把腋下的战刃滑到袖子里,反握刀把,刃口连刀鞘还在袖子里,煞有其事的这么一挥,口中也没什么咒语,直接就又那么踩到鸡蛋上!

伴随那种磕了药的轻飘飘感觉,齐天林就真的那么站在了两颗鸡蛋上!

全场一片惊呼……

洛克差点没把眼珠子给跳出来。

安妮则是忍不住又捂住自己的嘴,这个男人好像总是会给她这样的惊奇!

齐天林还停顿了一会儿,才跳下来,伸手:“愿赌服输……五百减十六,您还得给我四百八十四万……只收支票,现金太多不好拿,谢谢。”

最后半句,终于让安妮忍不住咕唧一声就笑出来,一时间眼波流转,百媚丛生……

洛克手指挟着的那张十六万的支票一动不动,自己也有点呆滞,齐天林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抽回自己的支票,他才一个激灵,一边伸手在怀里摸支票本,一边追问:“真的是巫术?”那边已经有人忍不住拿起两颗在大理石上的鸡蛋端详,轻轻一磕就破了!

齐天林一本正经:“很高深的巫术……不然你以为我愿意呆在那里干嘛……很苦的!还有更多更神秘的……”

洛克熟练的直接写了张五百万的支票:“我能不能开个价,跟你学这个东西?”

齐天林嘿嘿:“这个和忠诚一样……没价的!”

真的没价……

在此之后,齐天林就再也不说什么,一动不动的就站在安妮背后了。

洛克似乎也没了挑衅的兴趣,转头找人研究刚才的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道理啊!

安妮一直绷着,表情全都端着,一副我早就知道这样的样子,可等两人上了礼宾车,才熟练的一下骑坐

到齐天林大腿上:“真的没道理啊!怎么回事?”

今天她穿的可是晚礼服,一件灰金色的低开胸短裙,背后更是大面积的露背,两条缀满黑色水晶点缀的胸带在颈后打了个结,亏得她还算有料撑得满满的,不然很容易就会走光了……

可这么骑坐在齐天林身上,两条超级长腿就光溜溜的滑出来跪在车座上,双手再这么在齐天林的脖子上一挂,上身一俯,齐天林就提醒:“喂……喂……走光了……完全松开了……”一边把头扭开,一边把自己的双手展开放在椅背顶部,以示勿看勿动。

安妮的头发今天是打理成上半截顺滑,下面蓬松的展开形式,她个头又高,这么一头发披开,就基本上把齐天林笼罩在阴影中间:“别跟我装!又不是没碰过!”

齐天林愣住:“没有吧?”

安妮提醒:“海里……海里救援的时候……”

齐天林啼笑皆非:“你醒了?那是标准的救援形式,不是好反身抓握么……”

安妮声音哼哼:“你是趁我昏迷,毛手毛脚吧?”

齐天林学革命志士,不开口不回应……安妮拿手扳他的头:“很好抓握哦?”

齐天林不吭声,但是脑海有联想,加上安妮骑在他腰间这么一磨蹭,顿时就那么有点反应!

安妮可是裙装,下面就只有小裤裤了,今天最多也就加了层安全裤,薄得很,齐天林的礼服可也不厚,顿时就感觉到了!

她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也不是一惊一乍的一般人,有点脸红,却带点调笑表情:“你还是承认你起了心思?”还顺着那点起伏,轻轻的前后磨蹭一下……皇家礼仪可也没少了这些旁门左道的事情,哪个王室成员不是什么都要涉猎一点?

齐天林认输:“您……下来好么……都是成年人,这属于正常反应……不算冒犯吧。”

安妮有点来劲:“不冒犯……不冒犯,这说明我有魅力嘛,怎么样?比你那个夫人和女朋友……”

齐天林刚要伸手把她抱开,安妮就弯下腰这么一坐,有点喷着热气的嘴唇在他耳边:“你说……我们现在就搞点既成事实怎么样?”狭窄的空间,滚烫的磨蹭,酥痒的耳边低语,虽然有点大胆的话语,其实还是带点轻微颤抖,该有的元素都有了,只是齐天林把手往两边分展开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被安妮推倒的样子。

上次被玛若推倒也就算了,怎么这次又这样!

齐天林一下就反应过来,收紧手,刚接触到光滑的背脊还停顿了一刹那,一狠心就继续抱紧,

把这真有点二的索菲亚公主一把抱起来,一转身就放在侧面的座椅上。

安妮的手有点倔强的挂他脖子上,还在试图伸腿盘上来,齐天林真用上劲,她就根本没法反抗了:“你欺负我!”

齐天林哭笑不得:“我不把你拽下来,就是你欺负我了……我说,你这么有意思么?”

安妮的胸前被这么折腾稍微滑开了一点,露出了隆起的一点半球,齐天林腾出手轻轻的拉过来遮好,试着再放手:“自己坐好哦……别闹了。”

终于放手坐正的安妮嘟嘴:“你既然不接受我,就不该对我这么好!”脸上却有点笑,很满意他的君子之风,骑士礼仪嘛,充分符合她的小小幻想。

齐天林也点头:“那我坐过去点……我们还是说正事儿,这个事情基本算是解决完了,我再呆几天就走了。”

安妮更加皱眉:“你就这么把我扔在这里?”

齐天林也皱眉:“说好的我帮你应付父母,现在还多应付了什么大富豪……你也达到目的了吧。”

安妮瞪他:“我一个人呆在王宫,叫什么有男朋友?!”

齐天林瞠目:“那你打算怎么办?”

安妮理所当然:“我跟着你走!我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

齐天林混乱:“你……我现在是要去工作,而且我有女朋友,你跟着我叫什么?”

安妮不满:“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你的女朋友?因为你那个夫人?那你为什么又有了那个法西兰的女朋友?我哪点不如她?浪漫、容貌、身材还是……她的**功夫很好?”家世就不用比了,没谁比得过她,柳子越基本就被忽略不计了。

齐天林匪夷所思:“你对我怎么可能有心思?我就是个只会打枪杀人的粗胚,要我说刚才那个洛克才是你的好夫君,懂生活懂情趣,我什么都不懂!”

安妮嗤之以鼻:“感觉!你懂不懂,就是没感觉!不来电……”

齐天林还真不懂:“我这很有电?”

安妮一下就笑起来:“还很足呢……”眼睛还瞟一瞟齐天林那地方!

这公主真有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