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3章 匹夫一怒

第一百八十三章 匹夫一怒

安妮否决了齐天林打算到外面找个酒店住宿的打算:“这周围多少只镜头,只要你敢出去住,一早起来就会被记者包围在你的房间内外,甚至连窗户上都有,你信不信?”

齐天林想想,还是认同了行家的说法,住进了传说中的王宫里。

当然房间多得很,不需要跟公主住一起,这种起码的婚前礼仪,在王室还是需要遵守的。

所以齐天林就在这边完全无所事事的呆了三天,接受了多个王室成员的接见,连那个王储公主,安妮的姐姐都好奇的来看了看,她正在进行类似攻关,打算嫁给自己的健身教练,所以挺支持的……看来这一家子都有点二!

齐天林还被安排了一系列的王室礼仪培训,用安妮的话来说,就是初审基本过关,洛克似乎被齐天林那种巫术给镇住,加之安妮看上去已经跟齐天林情投意合,翻云覆雨,只能悻悻的偃旗息鼓。

可齐天林等不得啊,苏珊说还有四天,那个什么反对派大会就要召开了,所以齐天林终于下定决心直接给安妮打电话通报一声,就抬腿走人。

这几天没少跟他腻在一起的安妮这会儿正在陪母亲,有决断:“他要回去自己的地方了……我也走了。”

王后不惊奇:“你就这么认定他了?”

安妮面对母亲还是老实:“一半一半,认定他,也认定那种生活。”

王后好整以暇的靠在椅背上:“什么样的生活?”

安妮想想:“有点冒险,有点关爱,没有那么多规矩,也没有那么多约束,我行我素的生活……”

王后居然也有点向往:“你父亲可不就最盼望这样的生活?”带一家人去放牛,当个牛仔呢,真是个浪漫的老国王。

安妮有点着急:“不跟您说了,我得赶紧追上去,错过了,也许就错过了……”

王后有点惊奇:“他还值得你这么赶着去追?”

公主不以为然:“当年不是父亲追的您?如果不是他认真,没准儿您还不乐意吧?男人就更不乐意来王宫了……这事儿,我们还真不能矜持!”

王后明白的笑:“他就这么好?”

安妮起身抱抱母亲:“就他从来没把我当成公主……在他眼里,我或许还不如他在非洲收养的那两个小王八蛋!”惊觉自己爆了粗口的安妮赶紧捂嘴,挥挥手就跑了:“帮我照看好小猫……等我安定好就回来接它……我爱你们……”

王后就这么看着自己那个引以为傲的女儿逆着从王宫大门投射进来的光芒,跑着消失了……好半晌才听见丈夫的声

音:“走了?”

“走了……她才是真的跳出了笼子……”

国王摇摇头站在妻子的椅子旁边,伸手摸摸她的肩,就跟面对国民时的标准模样。

略显孤寂……

齐天林自己背个小双肩包走出王宫好一阵,才打到一辆出租车去往机场,自然没有安妮的礼宾车动作快,刚到机场入口处,就被坐在旁边地上打个盘腿的高个姑娘给拦住了:“这么想跑?”身上就是一条牛仔裤加套头衫,外加一个简单的小双肩背包,谁也想不到这个跟众多背包客一样随意坐在墙边地面的墨镜姑娘就是万人景仰的索菲娅公主!

齐天林扬眉毛:“事儿都做完了,赶紧回去上班呢。”

安妮不依不饶:“钱拿来!”

齐天林装傻:“什么钱!”

安妮理直气壮:“五百万!没有我,你哪有这种机会……分我八成!”狮子大开口啊。

齐天林就笑起来:“管你吃喝,行不行?”

安妮见好就收:“也行!”伸手就揽住齐天林的手臂,乐呵呵的确认:“一辈子啊!”

齐天林也不问她怎么离开王宫,两人寻了航班就离开……

这边虽然距离近,但国家多,中间还是倒了一下机去往穆尼,安妮熟悉:“去过……顶级旅游胜地嘛……”

齐天林鄙视:“我们都是苦哈哈的干活,你们这种资产阶级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

安妮被提醒:“那个金蛋踩烂了,你没把碎片拾起来?”

齐天林诧异:“干嘛?”

安妮嘿嘿笑:“上面的钻石什么的也可以卖点钱嘛。”

齐天林闷笑了一阵才正式询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真打算白吃白喝一辈子?那你还不如在王宫里。”

安妮有临时主意:“我也跟你们去战地?”

齐天林敬谢不敏:“拉倒吧您哪……为了保护你,我们就得腾出不少人手,你就别去战场上害人了。”

安妮再确认一下:“这次真的离开王室的魔爪了吧?”

齐天林有点懊恼:“你说你吧,不离开王室,还可以帮我们揽点活儿,这一走……”

安妮顿时被启发:“我又不是叛逃!那就这样,我到你的公司做个商务代表,专门给你开发苏威典这边的活儿!”

齐天林大喜过望的想答应,但是又觉得有什么不妥:“那……你不是跟玛若一块儿办公?”

安妮大马金刀:“你要另外给我搞个办公场所我也不反对,难道我还怕跟她相处?”

齐天林还是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玛若现在是我的公司合伙人,也是我的女朋友,你这身份确实不一般,可也没必要欺负人家民女,那个……那天说过的有些话,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还是朋友,OK?”

安妮挥挥手:“我还用你来教这些?礼仪课你都没上完……至于我俩的事儿我做主,我知道自己处理,现在明面上整个欧洲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你只要敢声张说分手,你就等着漫天的口诛笔伐吧!至于那小姑娘……自求多福吧。”在她眼里,就没有一个是有战斗力的!

齐天林惊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陷阱,有点无底的陷阱,还是粉红色的……

安妮拍拍他的肩膀:“你就别一副我为难你的样子……现在这局面就是这样,谁绷不住,谁离开……你绷不住,也可以先走!躲到战场上去,把钱给我赚回来就行……”

等下了飞机,似乎鼻孔里又新增加了浪漫的气息,安妮越发活泼,齐天林想想还是先给玛若打个电话报备一下:“我回来了……”

玛若的声音却懒洋洋,一点没有情人之间的雀跃感:“嗯……你终于回来了……”

齐天林也还没这种感受:“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这就是他刚开始学着当男朋友的方式。

安妮不做声,可耳朵有点支,主要是听齐天林的腔调有什么不同,对她来说,这也是个有趣的事情。

玛若继续慵懒的一口回应:“坏消息就是你把公主带回来了……好消息就是你赢了五百万现金可以注资给公司,另外可能还正式拉上了苏威典的业务线……还有什么没?”

齐天林吃惊:“你怎么知道?”

玛若一定在翻白眼:“你难道是住在哪个深宫中忘了外面的世界么,这些天的报纸和杂志到处都是关于这些事情的报道,王室都已经正面回应会尊重公主的选择了,但是持谨慎态度,肯定是觉得你还没离婚……”

齐天林终于觉得不妥:“你怎么这个腔调?”

玛若的声音就更沮丧一点:“不然我该怎么个腔调?刚刚开始恋爱呢,男朋友走了没几天,就铺天盖地看见和高等级选手的绯闻,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腔调,我在考虑我们是不是真的合适了……还有,回来给小萝莉找个另外的住处,太能折腾了……”

齐天林脑子有点觉得内存不太够用……

所以到了公司,把安妮交代到自己的办公室,指定给她用,反正自己也不常回来,就决定找那两位华国人士谈谈话,这段时间他没少考虑这个事儿,先换换脑。

没有打电话给柳成林询问,自己这个老丈人是不会害他的,但是也没有必要在电话里询问这种事情,面对现在到处都不安全的通讯,对老丈人对自己都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那两个人每天都端端正正的坐在会议室看各种报纸,用前台的形容就是,各种报刊亭的报纸都看,连八卦杂志都看,就是不打听公司的事儿,一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样子。

能熟练阅读报刊亭英法两国文字报刊的军人还找不到工作?怕是没有什么民用工作能担得起这样的高级人才吧。

还是就在那个会议室,几排皮质翻板椅,他随意的坐在前面的台子上:“二位怎么称呼?”

两人一个年纪稍长应该三十出头,一米七左右,敦实沉稳,皮肤黝黑:“我叫冀冬阳,桂西人,主要是擅长爆破工程,机动装甲车辆和机械处理维护,退伍以前是三级军士长,一直隶属于特种作战大队突击分队。”

另一个三十岁不到,但是块头要高大健硕一些,更黑,黑得距离亚亚也差不了多少:“我叫向左,主要熟悉特种作战突击和潜伏,另外有较多次的海外华国VIP保护经验,特别是在非洲,我会一定的阿拉伯语,我是四级军士长。”

齐天林沉吟了一下,他有猜测这两人应该来自国家军方或者情报战线,但是没想到是两个这样强悍的高手,虽然没有报出各自的军方番号,但是这两段简单介绍,已经说明了他们大概就属于国内几大军区自留地里的兵中尖子,起码四级军士长起码都是服役十年以上的老兵,更别提三级了……毕竟他原来也属于这个体系,虽然后来有改制。

“我……不询问,你们来自何方,准备去往何处,也不询问你们打算在这样一个小公司的架构下运作别的什么任务……”两人都没有立刻分辩的意思,军人就是这点好,先听你说完,再说……

“我很乐于为国家作出我能做到的事情,但是一切都仅限于我自愿的前提,我和你们同样了解那个深爱着的祖国,同样也明白那些让人厌恶的某些东西,所以我希望我们走到一起,带来的仅仅是为祖国,而不是为了某些人肩上的徽章……”

“那么,在就开始提醒你们不要让我的公司卷入不可知的危险中,也请你们最近不要发出任何观察结论,等我们一起出过几次任务,等你们了解了我这个人,再做出你们的结论,怎么才能不至于失去我的信任,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试图用任何我的亲人来胁迫我,没有家就没有国,如果国家让我失望到那种地步,我不介意做一个国家的叛徒!”

硬朗得掷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