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5章 为什么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为什么

一早飞往也门首都的飞机上……

齐天林深吸一口气,把后脑放在蓝色织绒的座椅上,脑海中不断将也门的局势状况快速的闪现,可昨天晚餐家里很有点诡异混乱的场面,总是要不合时宜的跳出来让他头痛一下。

奥塔尔的警告犹在耳边,远离女人,就是远离危险……可自己终究还是莫名其妙的把自己陷了进去啊……

但是有人挂念,有人崇拜或者说有人爱恋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

摇摇头还是尽量把自己的思维拉到眼前的事情上面来……

萨奇赶天赶地的带着七个人在昨晚回来,苏珊在利亚比给他们找了一份在东部最大城市,也就是反对派的起家城市班西加,做西方公司护卫的工作,顺便要求他到邻近的埃及去建立一个分公司,因为那里作为中东的核心地带,能够为这一带周围的太多战争场地提供支援了。

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萨奇和马克的人,齐天林并不认为让他们了解在利亚比内部的业务是件明智的事情,具体的还得自己和亚亚去干,至于冀冬阳和向左,起码作为华国人,比外国人还是可信一点,虽然背后的华国也许更想暗中伸手,但从情理上是齐天林可以接受的,能够背靠一棵大树总是能有点阴凉的,何况华国也有需要国外PMC公司的时候吧?起码他知道石油系统就很不少。

所以去往也门的就还是马克几人,但是朱迪和詹姆斯留下了,因为和安德森签署的新合同,是按照最少两人的贴身保护来约定的,熟归熟,做生意还是不能打折扣,这两人就顺便开始在训练办公室给新招揽的十来个新手做培训,在保护安妮的同时,挂了个教练的职务。

也门的形势说复杂不复杂,不复杂也纷乱,总之当权的亲美,可已经掌权几十年,反对派就到处闹,形式跟利亚比或者叙亚利,正好相反,所以叙亚利的反对派大会才在这里举行,可这个国家自己都闹得跟什么似的,传说中的基地组织在这里建立了分支,搞得整个国家偏远地区冲突四起,所以这次来的反对派们都是在各种PMC的严密护卫下过来,而齐天林他们护送的这个接近十人的法西兰电视台记者采访组,也跟各家媒体一样,没护卫不成行,毕竟刚刚死在叙亚利的那位著名女记者,也太震撼人了一点,虽然现在政府和反对派都在打嘴仗,说是对方暗杀了女记者,自己是无辜被栽赃……

知道真实内情的齐天林只觉得无聊,从内心来说他一直都觉得有人说华国人一个人是龙,十个人是虫,可跟阿拉伯人一比较,这边的不团结精神简直可以让华国人汗颜。

所以整个阿拉伯国家很多都没有站在叙亚利的一边,西方国家更是想搞掉叙亚利现政府,可又不能明面上接受反对派的大会举行,只好放在这么个自己都混乱的地方来搞,齐天林倒是巴不得越乱越好,乱,导演才会有留下来的必要……

他们六个人是搭乘的民用航空班机,跟记者组一起,枪械分开走……

落地以后,齐天林提过自己那包沉重的枪械装备,忽然有种觉得自己是八国联军的感觉,只有一个羸弱得无法抵挡外来者的国家,才会让他这样的外国武装分子横行无忌,忍不住鼻孔就对这些内斗不已的人哼了一下。

冀冬阳和向左果然是选择的M4步枪系列作为武器,但是和齐天林他们很快整理出来长短枪挂在身上不同,这两人背着枪械包混迹在一帮扛摄影摄像器材的记者中间,不起眼。

四部越野车,马克和亨克在第一部带着熟悉这里的几个记者,齐天林和亚亚在最后,带着头衔最高的两个人,冀冬阳和向左分开各一部车,跟其他记者一起。

因为毕竟没有正式开战,还不至于火爆到跟阿汗富或者伊克拉那样随时子弹飞舞,IED随时爆炸的样子,齐天林他们都还处于隐蔽保护阶段……

跟在阿汗富恨不得把机关炮都挂在身上招摇不同,那里是尽量彰显自己的战斗力,告诫不要靠近,格杀勿论,这里还是要含蓄一点,尽量不去挑动仇恨,稍微低调的降低被袭击的敏感度……

这种大型媒体都是集中住宿在比较安全的高级酒店,六位MPC也不例外,只是一踏进二十多层高的酒店大堂,齐天林就觉得跟看见PMC开大会似的,熙熙攘攘的大厅里,到处都是武装分子,绝大多数都是西方面孔,这种相对没有那么激烈的低度业务,是广大新手和求安全的PMC最喜欢的单子,留得命在,多接几单就好了,这也是马克等人,战术能力还不错,却一直都喜欢做防御的原因。

总喜欢做冲锋的进攻单子,不是热血容易上头没有见识过残酷的新手,就是其实心理状况已经有点不正常,只想追求更多刺激的找死老兵……

这一行十多个人也不起眼,齐天林就顺应上次在苏威典王室化妆师手中的变化,在几个自己面部的细节做点调整,就略微改变了自己的面貌轮廓,加上墨镜,特别修剪的胡须外加红白格子的阿拉伯围巾遮挡,最重要的是,奥塔尔还是导致了他的身形有点变化,总之就算导演面对面,应该也不太容易看出他是谁……

可导演这厮也是个化妆高手啊……齐天林有点头疼。

步枪用枪带

挂在胸前,厚实的战术背心里面装满弹匣和各种小东西,右大腿侧和胸前还各挂了一支P226,这种经常都是短兵相接的时候,换弹匣还不如直接拔另一支枪来得快。

头上还是一顶棒球帽,上身一件土灰色T恤,下面一条沙漠色的多袋裤,这间大厅里差不多一半的PMC都是这种打扮。

唯独那条红白格子围巾略微不太符合战术要求,可那是玛若送的,还要求除了打仗都要挂上,表示一种所有权,齐天林笑着答应了。

这里是在也门首都的中心,大会在后天开始,就在首都郊外的一个度假村,一方面那里比较开阔便于各种媒体记者的采访,另一方面也是能更好的防备可能发生的各种不测事件。

所以在跟着记者组把房间安置好以后,齐天林就和马克合计了一下,马克带着亨克以及向左在酒店做防卫,齐天林带亚亚跟冀冬阳和两名记者一起去郊外的现场做准备考察。

这次就冀冬阳驾驶越野车了,就是一部没有任何额外防护措施的民用丰田吉普车,外面也看不出来什么任何额外标志,有时候低调点混进一般私家车中反而安全一些。

和还处于资源争夺的利亚比不同,也门基本上石油资源已经在枯竭了,这个国家已经沦为阿拉伯地区最贫穷的国家,所以无法得到生活改善的民众,都把矛头指向了现政权,希望通过变革来改变生活……

从街面上的稀疏车流量就可以看出,这个已经成为全球最贫困国家行列的前石油国家,有一种死气……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荒芜的感觉,纵然是在首都!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被认定在十来年以后就会彻底无水的国家!

当来自地下的石油被开采完,被掠夺殆尽以后,这个国家就一无是处,贫困的地区,甚至四十五天才能分到一点水……

齐天林坐在后排右侧,听着左侧两名记者有点低声的讨论这些东西,脸上忍不住就浮现一丝嘲讽的表情,那些看上去富得流油的阿拉伯国家……终究还不是有个资源枯竭的一天,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居然还笑眯眯的在旁边看笑话,有时候真觉得这些人可悲……

脑海中只是无聊的这么想想,目光却在周围的车窗玻璃上左右巡视……

尽量观察所有周围视线能看见的一切,防备任何可能的袭击。

亚亚也看,他主要负责前面,偶尔看看西南面……那边是海岸线,越过狭窄的红海或者亚丁湾,就可以回到他的家乡……

冀冬阳忽然用华语提醒:“后面有一部

轿车似乎跟着我们……”

齐天林半转身,拉过后备箱的两件防弹背心搭在椅背上,算是帮记者遮挡,自己就这么斜趴在椅背从后车窗观察……

本来马路上车就不多,可大约一百多米外,确实有一辆有点破旧的小面包车,不远不近的跟着,看上去就好像恰好同路似的,可在熟手的眼里,跟踪车辆的速度,车头朝向,车轮变化的频率,结合自己车辆变速变向一检测,那就跟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似的……

那就确实是在跟踪……

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