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6章 好笑

第一百八十六章 好笑

齐天林没有过多考虑:“直接按照原定路线前进,我看着他们就是了,你注意前方障碍物……”说着就把步枪从身前提起来,架在后座靠背上,静静的注视着后方。

这种车跟车,不可能在车厢里发射什么火箭弹,只要不把枪支伸出来,他就不用抢先射击,危险度不算高,就怕是后面的车只管跟踪指挥,遥控通知前面拦截袭击,那就比较恶心了。

有些美军出来的PMC这时就会选择直接开枪打掉后面的跟车了,警告都没有,他们实在是被袭击怕了,宁愿去上个所谓的军事法庭接受不痛不痒的审判,也要把这点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齐天林还没这么嗜血……

何况最重要的就是他那非常人的视力观察到后面车里就两个年轻人,有步枪,但没有什么用通讯工具联络的动作,如果真要打电话或者步话机,说不得就要开枪警告一下了……

其实首都都不完全是在政府军的手中,出城的时候,前面一个关卡就根本不是身穿军装的军队在把守,冀冬阳在后视镜里看看齐天林:“停不停?”纵然他之前有再多的经验,现在既然是在齐天林手下做事,就能够做到听从指挥和安排。

齐天林回头瞟一眼车前:“停了吧……三个人,一人看一个……”还用阿拉伯语给亚亚重复一遍,不过给他的指令就简单得多:“不对就开枪!”

冀冬阳点点头,停住车,不熄火,拿出PMC的身份证件,以及采访本次会议的证件按在车内挡风玻璃上,并不递出去,亚亚熟练的伸头出去,用阿拉伯语交涉。

齐天林右手放在胸前的手枪快拔套上,拇指已经把P226的击锤张开,静静的交替看着外面背着AK步枪的关卡哨兵,以及车后窗的那辆正在接近的面包车……

外面的人确实不是士兵,只能说是武装分子,身上穿的居然是当地男人最常见的裙子,和袍子不太一样的裙子,上面是衬衫,外面罩着西装,面相上看其实很接近南亚人,也就是说跟印度人差不多,脚上都是随意的穿着凉鞋,步枪斜背在背后……

两名记者纵然做足了思想准备,还是没有想到这种枪支交流来得这么近,这么直接,但是胆大包天的还是按照职业习惯偷偷掏出卡片机从角落无声的拍摄。

冀冬阳的另一只手却奇怪的放在自己两腿间……他的习惯是把手枪放在裤裆下!

亚亚无所谓,这种乱七八糟的场面他更习以为常,就好像玩蛇习惯的人,跟蛇在一起还自在一些,就那么探出身,随意的坐在车门放下车窗的上面,大声的笑骂:“我

们就是去那边度假村看看……后面可是做好事的外国记者老爷,让路让路!”

三个部族武装分子,嘻嘻哈哈的也在拖开障碍让路,可齐天林却看见后面的在两三米外左右地方跟着停下,就好像堵车停在后面一般,可司机和副驾驶座的两个人都下车来了。

齐天林现在大多数注意力都在后面了,这时候的手也移到步枪握把上,手指轻巧的靠在扳机上,记者似乎也关注到后面,扭头在看,给齐天林一个探询的眼神,齐天林也无奈的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不到一秒钟,他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加油!冲!”

随着冀冬阳毫不犹豫的开始猛轰油门,亚亚伸手就把自己那支AK102步枪从那么狭窄的车窗中拉出来,一只脚尖钩住自己的座椅,另一只踩在椅背上,把上半身在车窗上用一个奇异的动作固定住,端起步枪就朝后面瞄准,等待齐天林的射击命令……

齐天林没有开枪……

因为他首先是看见那两个人下来的时候,都是右手在身后,同样的裙子,同样的西装凉鞋穿法,可那个藏起来的右手什么都有可能……

齐天林是有把握击落手雷,也有把握击掉枪支,只是他看着那两个人的目光没有那种决绝,而是带点狡黠的神情,就决定还是快速脱离这个区域!

越野车在一声低沉的怒吼以后,几乎是在高转速突然爆发窜出,吓得那三个武装分子原地一跳,肩膀一沉,就把AK步枪滑到了手上,齐天林的眼睛还是在那两个下车人的身上,就那么瞬息万分之间,终于把身后的手举了起来,亮闪闪!

齐天林立刻就出声了:“左边开火!”他的步枪就开始招呼车后右方的两名武装分子以及那名下车过来的司机……

应该说是逃过一劫……,那种亮闪闪的金属管,就是现在阿拉伯战区很流行的自制消声器,用这个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儿,说不定就是基地分子!

这么悄无声息的接近,如果没有很高的警惕性,一旦靠近车窗边,噗噗两下,也许就会要了命!

亚亚自然就是负责左边的一名武装分子和另一名下车男子,几乎就在哨兵已经把步枪滑到手上,还没有把右手接触到AK握把的时候,他就开始连续的抖动射击了!

狙击步枪他不擅长,可他那种对弓箭的短距离掌握一旦移植到AK步枪上来,再加上齐天林关于CQB(室内近距离作战)的战术教授,他对这种几十米内的射击,几乎比齐天林还精确!

他和齐天林的那种教科书似的连续点射还不同

,现在的小黑人总结出来的依旧是他们那套民兵打法,长连发,但是借助极稳的手势和对落点的判断,用长连发点名!

齐天林刚把右边两个拿步枪的武装分子击倒,左侧的三个人都被亚亚打翻在地,齐天林高喊一声:“倒回去!”

专心开车,不管战斗的冀冬阳还是不犹豫,呼的一个快速倒档,一下就倒着冲回关卡出处,齐天林探身补枪,亚亚也直接把还有点气息的一名拿手枪的男子击毙,在齐天林的催促声中,越野车几乎就是一停顿,立刻就加速离开!

整个启动快冲,疾退,再冲,都不超过二十秒!

就是五条人命被干掉了!

两名记者从开枪开始就吓得躲到了车座下,有个不要命的还把手里的相机伸起来乱拍,齐天林也不管,倒档时有暂停枪声几秒,他们就探头来看,看见齐天林他们抵近击毙伤员的行为,顿时大为吃惊:“你……你们!”

齐天林看着后面车窗上的一连串弹孔:“这是战地……这是反政府的部落武装,没有法律,没有规矩,只要和他们发生战斗,就必须不留活口,一旦有伤员,知道是谁干的,你就等着明天数千上万人示威包围我们的酒店吧。”

两个记者还想说什么,齐天林指指已经消失在远处的关卡:“后面车上下来的,不是劫财,就是来暗杀你们这种记者的,你们应该知道有人不愿意这次大会召开,如果我们不开枪,你们就会死,如果不击毙那三个部落武装分子,我们就得暴露,是你们这个媒体的保镖杀了人,都落不了好!还是收起那些文明社会的心理吧,这里是战地,他们不死,我们待会儿都不一定能回得去!”

两名记者有点瞠目……最后还是对面前这个刚刚避免了自己被枪杀的保镖言行表示理解。

亚亚麻利的从车窗滑进来,就跟刚刚在游乐园打了一组气球似的,一点兴奋或者怜悯的表情都没有,赶紧拆下弹匣拉开枪机散热,现在可爱惜自己的称手武器了。

冀冬阳侧脸瞥了他一眼,没做声……

只是等越野车开到了那个度假村外面,齐天林陪着两名记者进去,冀冬阳看看周围的开阔地带没有什么人,伸手要过亚亚的AK102,再要了一个弹匣过来,把步枪单手抵在右边肩膀上,右手握住没有打开保险的步枪做了个模拟射击的动作,左手拿着待换的弹匣,先给亚亚晃晃,然后手形突然加快,弹匣在扳机前的弹匣卡榫上一磕,一滑,就如同幻影般,把新弹匣顶到了步枪上,旧弹匣落下去,却被他的脚面轻巧的接住缓冲,避免直接砸到地面!

因为刚才亚亚打了一个半弹匣,第二个弹匣换的时候,很耽搁了一小会儿,冀冬阳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个小动作教授给他,这种通常都是用于AK步枪上的动作,以前在华国军队很多人很熟悉,现在用了新的无托制式武器,练的人就少得多了,但练得熟的,基本都是高手。

没有用语言交流,亚亚却一下就看得喜笑颜开,一个劲树大拇指,冀冬阳放慢动作给他再做一遍,就把枪扔还给他,让小黑人自己溜到车上钻研练习。

冀冬阳才自己把M4步枪靠在车轮上,打量四周,顺便警戒……

齐天林也在打量四周,他可不是警戒,是警惕,因为大多数叙亚利反政府领导人都已经住在这里,或者在附近了,随时都有可能跟导演打上照面,这个时候可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松懈……

这是个两栋四层住宅楼,十几栋小型独栋住宅,带一个小型高尔夫球场的郊外度假村,从成色上看,应该是之前经济态势良好时代产物,但是现在连游泳池里面都是干涸的没有水,不过从接待台上的纯净水瓶来看,基本饮用水还是能供应……

接待的人介绍得很清楚,逃出来的反对派领导和本来就在国外流亡的一些反政府分子,都散住在那些独栋住宅里面,只有部分追随者才是住在四层楼里面,就是避免万一有什么突**况,不要被一枚炸弹或者火箭弹直接炸塌了楼。

“不过!我们这里现在是戒备森严!绝对不允许外来武装分子靠近!”这个穿着军装的中校气势非凡的宣布他们对这一带的控制力。

齐天林展展眉毛,没有说话,周围的几个高点,就那么草草的站了两三个人,也叫戒备森严?

真真是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