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7章 准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准备

安妮是揉着自己的头起床的,昨晚的晚餐,有种彻底放轻松的自由感,又不像在华国还有纪玉莲在旁边,这个姑娘有生以来第一次开怀畅饮,喝得那叫一个酩酊大醉,反正齐天林就在身边,也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

带着点傻笑看看四周,再打量一下自己身上,还是饭后开始喝酒前换上的那套睡裙,蒂雅的,穿在她身上就跟超短裙似的,双眼无神有点傻乎乎的看着自己盘起来的白皙大腿发了好一阵楞,才撩起裙子嘿嘿笑:“保罗啥都没做?”好像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完全没有戒备心的喝醉,总是要担心这样那样,不是怕被狗仔队拍到不雅的照片,就是担心谁想沾光占自己的便宜。

玛若用毛巾清理着湿漉漉的头发靠在卧室门口,看着坐在客厅地铺上的索菲亚公主,自己也觉得有点超现实主义的不真实感,昨晚这个公主吃过饭,刚开始喝酒,似乎就没有了那种下午在办公室的高雅犀利,一下就变成了一个一点不在乎人情世故的女孩,完全脱去了那种紧紧裹在身上的防备和伪装,叫嚣着要跟蒂雅比喝酒,结果被稍微耍了点心机的玛若轮流一上阵,没多久就放翻了。

还是齐天林骂骂咧咧的铺了个地铺,把公主跟同样因为高兴喝醉的蒂雅一手一个提溜过去睡觉。

幸好这大小俩王八蛋都喝醉了,昨晚借着酒性,加之外面有人的刺激感,玛若才算是第一次真尝到点**运动的个中滋味,动静不小……

想着还有点脸红,安妮就站起来,长腿这么一迈,三两步就从玛若身边走过,瞥一眼穿着稍微带些性感元素睡衣的法西兰姑娘,充满优越感的挺一挺胸,就到卫生间去了,蒂雅还在地铺上抱着个枕头睡得呼呼,枕头边自然堆着她的那些骇人装备,玛若看一看,觉得起码卫生间那个还正常点摇摇头,转身靠在关住的卫生间门口:“待会儿到公司,你就把住处给选了,要不就住在公司下面的公寓?你也方便安全一点……”

里面传来安妮有点惺忪的口气:“不用了……我跟保罗住一块儿!”

玛若差点没气得踢门,伸手关上卧室门,这不面对面,似乎有些话也说得出口:“我是应该感到荣幸呢,还是该气得中午给你下点毒?”

安妮回应:“大多数毒药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玛若把毛巾干脆搭在脖子上:“虽然我不太介意他有情人,这说明我的男人有魅力,何况还是你这么声名显赫的情人……可我的生活是跟他联系在一起,也是独立的生活形式,我不喜欢这种三人行的模式……”

安妮明显是在找到牙刷

刷牙:“我……也不喜欢,但是你受不了可以先走,我会欢送你的……我可没有跟人共享什么的习惯,保罗离婚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我跟他只是前段时间分开久了,没来得及开始,何况我看他家里还有个没离婚的,当时没抓紧步子……不然,有你什么事儿?”

玛若真忍不住了,腾的一下推开门,安妮高挑近乎完美的体型却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有点羡慕……

已经脱了睡裙,不是那种性感的小T字,就一条四角紧身薄内裤,却完全托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形,直接接上光滑的长腿,这是最让玛若感到嫉妒,要是她有这么一对儿,起码得高出快十来厘米!

腰部就这么靠在洗手台上,含着牙刷正在给自己的上半身涂抹什么护肤膏的安妮有点惊讶:“你打算跟我比划一下?”

玛若不知咋的一见面就没了火气,靠在卫生间门上:“你这么迷人,保罗说不介意我们俩有点什么超出友谊的关系?”

安妮还是没这市井姑娘直接,一下给牙膏呛住:“悾悾……我呸!”

玛若总算是觉得扳回一城,似乎也找到点轨迹,这公主嘛,有些东西还是不如民间姑娘的……

齐天林这会儿也正游走在一大群民间人士之间,基本都是对叙亚利现政府不满的逃离者,部分是未得利者,部分是因为伊兰斯教派的原因,只有少部分才是所谓的民主精英鼓吹者,一两百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布置会场,有几个还在做安排,届时会有上千人的国外反对派来集会,基本上都是由几个叙亚利的邻国以及反叙的西方国家支持来的。

齐天林想起之前自己跟老丈人在湖畔关于这些人的对话,表情有点冷冷的跟在记者身后,这俩记者也认真,开始拿卡片机跟单反机分别拍照,一个是负责报道关于此次大会的准备情况,一个就是在给环境拍照,争取给摄影摄像师争取一个好位置,毕竟过来的媒体也不少,还是打算好好炒作一把这件事,搞得好像煞有其事很有规模的样子。

这也是西方媒体秉承政府意志的常用手段,所谓新闻自由,那都是在大的原则方针统一下,闹点标榜自由的小把戏给民众看看而已,任何一个政权都必须把新闻媒体言论严格的掌握在自己手里,宁愿你去没有底线的搞成人秀,找八卦,都不能让政治舆论被带离了既定轨道。

齐天林站在会场二楼的围栏走廊上跟着,心里也在盘算,这次他们还是装模作样的携带了狙击步枪,说是必要时候可以建立高点掩护及其观察位,但是现在看来,短兵相接的可能性大……

可是眼

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得要不动声色的找到导演的踪迹。

想了想,轻声给那个正在丈量拍摄距离的记者小声商量,这位正用带媒体LOGO的纸胶带在地面贴出一个框,表示这个位置已经有人占了,就跟大学生在教室占座位一个道理。

“上午过来时候的危急状况你也看见了……还有两三天开始开会,会议要持续两三天,那么每天我们都要在路上这么折腾过来,折腾过去,难度真的很大,能否就直接住在这边,看上去,这边还有住宿房间的,而且,早上那位主持人不是说要尽量给几位反对派领袖做专访么,住在这边交流起来可能容易一些吧?”

这个记者就是兼带负责后勤事务的:“住城里其实主要是觉得安全,那么多PMC都在,算起来都是一支小型部队了。”

齐天林点头:“我听见他们也在讨论,有不少估计都想住过来,没谁愿意在中间路上被几派部族武装查车,什么都可能发生,我们今天那个就是很无奈的突发事件。”

记者明显动心,点头到窗边去打了几个电话回来:“酒店那边说真有几家准备转移过来,那我们得赶紧要房间……谢谢!”拍拍齐天林的肩膀,显然对这个PMC的有效建议很满意。

齐天林笑笑耸肩:“也算是配合我们工作。”

的确是配合工作,到了下午晚饭时间,马克就带着亨克和向左,在冀冬阳和亚亚回去接应的掩护下,把其他人手全部接过来。

冀冬阳小声给齐天林汇报:“回去我们换了一条路,更换了后车窗玻璃才一起从早上的路过来,正在严查是什么战斗,那两个人跟哨兵不是一伙儿的,怀疑是他们自己交火,有活口跑了。”

齐天林笑:“他们没找你去核对轮胎印?”那几下猛烈的车辆移动,应该还是在地面留下了不少黑色痕迹,说明有车急刹急冲过。

冀冬阳脸上终于有点眉飞色舞的感觉:“他们可能还不明白轮胎花纹印的含义?”

两人都笑……

十多个人干脆包了一个三层的小独栋,有点挤,但是条件其实比在酒店好很多,又方便工作,带队的记者头头也很满意,齐天林适时提出在屋顶上去设立一个观察哨……

肯定被同意了,连马克他们都对齐天林这种谨慎的作风表示欢迎。

亚亚熟练的翻上阁楼天花板,取开一块木架龙骨的石膏板,轻巧的翻上灰尘扑扑的屋顶内侧,悄悄的取了几片瓦露出缝隙,就自己拿了瓶可乐在上面用望远镜寻找有没有瘸子,顺便放哨……

因为刚刚见过

这个身影,齐天林给亚亚描述得很详细,甚至还偷偷给他学了几下动作,小黑人有把握:“只要出现,我肯定能认得出来,几只野羊,我只要看过,都能认得出!”

一副急于要做出贡献的样子,齐天林摸头:“不要着急,千万不要受伤丢命,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就把你送到海边偷渡到对面回家去,叫上合适的弟兄过来,特别是擅长开小艇的那两个可以弄过来。”

现在他不得不考虑可能要经常在地中海区域偷渡的问题了。

然后他就坐在阁楼下,慢慢的分解擦拭自己的枪支,偶尔上来说话休息的马克冀冬阳他们做的事情也差不多……

未战的时候做好充分准备,那么枪械才会在战斗的时候提供最好的支持,这种等级的PMC绝对不允许出现卡壳哑火这样致命的技术问题……

和军人战场上不同,这样的小失误一个不注意,也许就得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