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8章 使命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使命

果然到了晚间和第二天一早,陆续就有记者组开始往这边转移,原本就有点紧俏的住房更加紧张起来,独栋早就没有了,能在楼房上找到一个空房间就算是不错的了,到后来一些PMC倒是满不在乎开始在过道上打地铺,甚至最后来的少数PMC只好露宿屋檐下,不过对于这些大多数上过战场的人来说,这也不算什么艰苦条件。

中午轮流陪记者到餐厅用餐,回来以后马克就有点皱眉:“有一百多PMC了,除了记者就是那些比较有名的反对派领袖的护卫,有两个是德国的,我搭了下话,不说什么,但明显比较慎重,他们表现出来的戒备状态比记者护卫要严得多,是普遍现象。”

向左也补充:“几乎都有点紧张,他们似乎有更多的信息渠道说明事态比较严重。”

齐天林比他们明白,这些陪着反对派的PMC基本都是在某些国家支持下来的,自然比以公司身份出面的PMC们得到的讯息要多,考虑一下:“我看楼下有地下休闲娱乐室,还是先在下面建立工事?如果真有什么,把记者们送到工事里,我们再伺机进行反击,可能后顾之忧要小得多?”

其他几人点头称是,都是熟手,因为那个地下娱乐室基本没有窗户,从楼道开始就把被子整张的用撬下来的大钉挂开封住过道,一层层的挂,放了两桶水在旁边,最后是地下室的门口也挂,一共挂了五层,一旦有事泼上水,这些东西就是防止爆炸冲击波的最佳玩意儿。

搬了几个高的柜子顶住屋顶,还到外面搬了几根长一点的木方,交错放进地下室,形成交叉支撑,万一房顶塌陷,也不会完全垮塌……

记者组还是亡命,任由自己的保镖们折腾,他们两三人一组,在一两个PMC的保护下,不停到外面转悠,逮住人就采访拍照,还极其喜欢召集一大帮人,从一些设计好的角度拍摄,几十人也看上去跟数百上千人差不多!

冀冬阳胆子大,几次开车带着向左出去转悠,因为向左在非洲呆过,懂一些阿拉伯语,争取能撒开点观察范围。

齐天林就喜欢跟着记者出去采访,到处看,还用阿拉伯围巾把自己的脸下半部索性遮住,跟个蒙面大盗似的,静静的靠在门框上,眼睛瞟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室内室外……

这是今天来到的第三座独栋,铺着拼花地砖的地面上,按照民族习惯铺开一张细花纹地毯,一个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的矍铄老头盘腿坐在上面,穿着明显比大多数人要高级得多,说话斯条慢理,抑扬顿挫,应该受过比较高等的教育,条理清晰的在镜头前阐述自己的政治理

念,抨击现政府的肮脏邪恶,齐天林被遮挡在围巾下的嘴里有点带笑,因为看见镜头旁边有三个助理在不停的用白色纸板给他做提示,其中一个穿着打扮虽然是阿拉伯人,但是稍微仔细点分析,无论颧骨还是头发都表现那是个西方人无疑……

无论这些人在镜头前说得多么慷慨激昂,不过都是被外部势力支到前台的傀儡罢了,齐天林真觉得有趣,自己这两年到处目睹一幕幕政治闹剧,这些人玩儿得都挺认真的,自得其乐……

耳机里不停传来小队之间的轻声呼应,马克和亨克在轮流休息,偶尔搭腔,冀冬阳他们随着距离远近,时断时有,只有亚亚,每隔五分钟简单汇报一句:“一切正常……没有异常情况……”

惊雷总是平地起的……

齐天林刚刚跟这四名记者采访完毕出来,耳中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嗵!

别人不熟悉,他们这种战地上打拼的人再熟悉不过,这是迫击炮弹出膛时候,炮膛气压得到突然释放,却又没有如同火炮那么威猛的轰响声啊!

没有谁会莫名其妙的放这个东西玩儿的!

齐天林只来得把记者中看上去最体弱的那个,负责每次都伸麦克风到被采访人面前的一个欧洲沧桑型小帅哥一把揪住,一拉他正在往地上瘫软的身体,就开始撒腿往自己那栋独栋跑,口中大喊:“快!不要停顿!赶紧……GO,GO,GO……”每当这时,他就觉得这个狗狗狗是真好用,比华语中的走,跑喊起来都爽口得多!

那三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然也是跟着撒腿狂奔,前两天的工作,已经让他们足够相信自己的保镖,虽然现在度假村看上去还一片安宁,但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狂奔啊……

这种狂奔就看得出来体质差别了,齐天林一手抓住步枪的护木,也就是弹匣座前面那个颈部,一手挟持着帅哥的腋下,半举高,那位基本上就是踮着脚跑,跟腾云驾雾似的,那个三个记者,摄影的有点胖,灯光和助理的东西都不重,所以还伸手去接过了摄像机,于是除了他们仨突然开始拉风箱似的的喘息声,就只听见齐天林的登山靴不停在地面撞击的声音……

马上那种炮弹飞行的气流声就开始被整个度假村的人听见了!

首先是尖叫,就跟口哨似的,然后变得凄厉起来,接近的时候完全有种压缩的极度压抑感!

临近落地爆炸的声音,就好像千百个人一起在撕开一匹布的那种声音!

立刻就跟炸了锅似的!

无数武装人员就开始窜出楼房,开始四处寻找隐蔽地点

,因为在有些人看来,这一片比较平整的地带,这两栋四层高的楼房绝对是首要炮击目标,也有经验丰富的开始往一楼或者地下室跑,大多数人还是往开阔地带跑……

跑那去干嘛?等着被周围高地上的狙击手或者步枪手点名么?

齐天林暗自腹诽,耳机里传来亚亚的声音:“正南方……入口左侧山脊……有人开始出现了!再说一次,是度假村入口处外的左侧山脊!”

马克和亨克的声音也立刻转为清醒:“我们这里有六名被保护人,全部转移到地下室!”他们毕竟来的首要任务还是保护VIP客户。

齐天林回应:“我这里有四人,正在穿越花园通道,还有两百米!”

对那四名记者来说,这真的就是生死两百米的感觉!

炮弹的飞行速度是比他们跑两百米快得多,迫击炮弹的声音没有大口径炮弹那么夸张,齐天林几乎都能分辩出是小口径的迫击炮弹,但是砸到度假村里,炮弹就是炮弹,跟子弹完全是两码事!

也许没有精确的校调炮击诸元,也许就是随意的打几发制造混乱,更有可能是测试弹道,总之,炮弹随意的砸落在度假村一个空地上,距离齐天林他们就在斜前方一百多米外!

瞬间就带起泥土和几块残肢!

这样的炮弹是不足以把人体整个炸起来的,但是要撕裂肢体部位,真不难,而且除了弹片,就是冲击波!

伴随着这第一声落地爆炸,后面的枪声就跟炒豆子似的开始了……

当然还有阿拉伯地区必不可少的唰唰声……火箭弹的袭击,相比迫击炮的曲**度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RPG这种直射武器更得缺乏训练的阿拉伯武装分子喜欢,比例非常高,有些特意安排的袭击活动中,火箭弹、机枪、和步枪的比例居然可以达到1:1:1,就跟金龙鱼食用调和油似的!

要知道美军的比例也不过是1:2:7吧?

所以整个度假村简直就是火箭弹的游乐场啊,唰唰的一个劲从山头往下砸……

齐天林觉得自己的叫喊声已经不能被记者们听见,只能伸手就把步枪挂到脖子上,略一停顿一把揪住跌跌撞撞跟上来的摄影师,一拖二,快步狂奔,另外俩使劲的狂喘气跟上!

根本不会有什么影视作品中的,之字形折弯跑,只会闷头狂奔,直线的!

齐天林恍惚之间似乎又想起了那个狂奔的夜晚,似乎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包围……不过现在么,嗯,起码一边有个肉盾防弹?

一边止不住的瞎想一边飞快

的穿越了两百米的距离,中途经过两座独栋,都有PMC冲出来在台阶边建立简单的防御工事,开始寻找从山头往下冲的小黑点反击……

马克也冲了出来接应,就在独栋的台阶下,端着M4步枪开始朝几百米外的大致方向,很节省的哒哒,哒哒……

齐天林一把将两人从门口塞进去:“赶紧到地下室!”

那个主持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摔进了进门左手侧的楼梯下,摄像师却靠在门内的墙面上使劲的大喘气,一手接过跟着冲进来的助理拿着的摄像机,咬咬牙,取掉镜头盖,放到自己的肩上,半跪在地面,喉头还在荷荷的干呕,身体却一点点的往外挪,试图探出点镜头去拍摄。

灯光师赶紧把自己的灯具反光板什么的都拿到地下室……

助理却也没有下去,半蹲在后面接过亨克从室内拿出的两个头盔和防弹衣穿上,一边帮摄像师戴头盔,一边喘息着低声汇报给摄像师:“刚才跑动的时候,机器没有关,那种慌乱抖动的奔跑镜头,一定很有冲击力。”说是这么说,声音还是有点抖,牙齿有点磕!

摄像师却撇嘴:“过时了!那是几年前的拍摄手法……人家观众都知道是做效果的!”

马克有点瞠目的看看摄像师,再看看齐天林,意思是这些人也太不要命了!

齐天林也不阻拦,人家有人家的使命,自己做好自己的就行,要是他被流弹击中那是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