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89章 幌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幌子

在战场,无论是否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其实第一次接触到激烈战斗都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要么就是惊慌失措,特别是看见某些比较惨烈的伤势或者死状,有些人甚至会瞬间崩溃,很多在上战场以前跃跃欲试的壮汉,一接触到这样的状况就马上暴露出叶公好龙的本性,他们看多了电视电影,沉迷在书本画册上看见那些军事图片,以为那种充满雄性气息的血腥就是战斗,殊不知等枪炮声一响起,那种震耳欲聋的爆炸和枪声冲击,扑面而来的时候,雨点般的枪声就好像杀人的鼓点在心中一敲响,立刻就吓得脚都迈不开步子……

那个看起来很有点沧桑风格的男主持人就是这种典型,要不是齐天林伸手把他拉着跑回来,估计就瘫软在那边空地上了,现在更是翻到地下室,拿着一瓶水,手还在不停的颤抖,连瓶盖都打不开!

不过那个摄像师明显就是另一种,也许他有点胖,不具备战斗能力,但是突发的紧张过后,就开始兴奋,力图通过自己的专业做点什么,记录下这火爆直接的场面!

齐天林把人塞进独栋就不管了,趴在水泥台阶边,衬着噼里啪啦的枪炮声,跟马克在角落里气定神闲的交流,对于这样的老兵来说,首先是安全,确保安全以后,就跟上班似的,司空见惯:“有几个进攻点?”

马克单掌前伸,拇指内扣,在空中肯定的划了三个方向:“从射击声和弹着点来看,就是这三个方向,展开角度不超过一百五十度,说明是同一伙人分成三股,有点低素质作战的进行平行冲锋,人数应该在不超过三百人……”那三边明显都是枪炮声比较集中的地方,没有什么手雷,就是用火箭弹来代替爆破,从这个角落都能看见隐约的人影有点多!

这就是老手,躲在角落观察一会儿,就可以基本判断对方的战斗能力。

齐天林皱眉:“针对大会本身的?”一枚火箭弹带着尾焰快速但不怎么精确的划过前面几十米的地方,两人都条件反射的往台阶边靠一靠,听见轰的一声砸在那边一堵水泥空心砖墙上,哗啦一下就全部坍塌了!

马克嘿嘿:“那几栋可都没什么反应……”他指的就是最有名的那几个反对派领导人的独栋,显然那些PMC是有心理准备的,并没有出现任何慌张,基本都是一两名在大门附近看守,其他的龟缩在楼内,分开从各个预先留下的射击孔开始少量但是命中率极高的射击!

齐天林笑笑:“那我也上去?”一颗跳弹,扑哧一下打在水泥台阶上反弹到旁边的泥土里,溅起的水泥渣子正好划到他脸上,忍不

住就呸呸呸几声,吐掉嘴里的粉末,觉得真晦气,马克还躲在背后的角落嘿嘿嘿的笑,但是也端好自己的步枪看住一个方向,那边有个围墙的小缺口,如果进攻人手要冲锋,多半要从那边来,口中不停歇的用无线电叫喊亨克:“你打算蹲在地下室里修理酒窖么?还不来跟我帮帮忙,堵住这边的进攻口?”

亨克闷声闷气:“我在装泥土袋!”不多一阵就一手抱一袋几十斤的泥土过去门口堆砌最简单的工事,那挺机枪挂在他的屁股上一敲一打,摄像师顿时觉得有画面感,还抽空转过来给了他一个特写,亨克还做个切克闹的摇滚手势迎接拍摄!

齐天林动作灵敏,翻身上了台阶,就滚进楼里,然后才直起身子往楼上窜,这是个三层楼的小独栋,亚亚就在最上面的阁楼,明显能听见他用AK单发点射的清脆声音,因为大家的携弹量都说不上很巨大,又没有明确的补给点,还是省着点用,齐天林没少在无线电里提醒他,不过现在他最想联系上的还是冀冬阳跟向左。

因为他们为了降低敏感度,没有携带那种军方大功率单兵通讯系统,而只是采用了比较常见的对讲机,通话距离只有几公里还得是在开阔地带,所以那边俩的通讯时断时续……

手一搭天花板,翻上阁楼顶部的屋顶,亚亚已经把四个方向的瓦都掀起来了几块,忙得不可开交,几个方向都在反复查看:“现在都集中在这边,冲得很猛!”

齐天林在他的指引下凑到瓦间缝隙观察,却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这边的几座独栋,他陪着记者还有三四个主要领导人没有去采访,前面采访过的依稀都不是那晚登上微型潜艇的外逃反对领导,在他眼里,那些外来进攻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不点儿背到被火箭弹直接打中小楼,凭借这么点人手,要想攻占上百PMC外加当地政府军的防守,还真有点难。

还是不停有流弹打到周围的地方,发出噗噗的声音,个别子弹还会击中玻璃,但是更多还是那种子弹在空气中乱窜的嗖嗖声,说明弹道穿越的线路距离自己很近……

齐天林恍若未闻:“注意别让人靠近就行,帮这边的马克看住那个围墙缺口……”自己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己方不远处的几座独栋,那些看起来差不多的小楼,现在已经能判别出不同的战斗力。

每栋楼都有几个窗口或者墙面破洞被用来开枪,但是有那么一两栋的枪声显得特别有节奏,不慌不忙,最重要的是,枪声之间是有呼应的,绝对不会出现一两支枪都在欢快的搂火,然后差不多时间换弹匣的新手状况,很明显都是一

支打到一半,另一支才停顿一下开始继续,交替压制,造成很多武装人员都不太敢往这边靠近!

有高手!

还是相互很熟悉的那种组合高手,不下六七个,齐天林就更放心了,不过那边几栋也正是他没有去过的,很有点心痒……

忽然步话机里就传来冀冬阳的声音:“我们驱车到了进攻后方,请求包抄攻击!请指示!”

齐天林皱皱眉伸头到敌攻方向看了看:“你们在什么方位?”

“正南,度假村入口左侧山脊背后三百米,靠近公路,能看见还有接近一百余武装分子在十余部皮卡车和轿车边集结,是否需要包抄分散攻击?”

这就是侦察兵的作用,简明扼要的汇报自己看见的地点、人数、大概特征、以及辅助车辆,提供简单的行动申请以供决定。

齐天林的回复很快:“有没有发现指挥员?”

略微停顿,冀冬阳答复简单:“有六七名衣着不太一样的人混杂其中……”

齐天林也在适应做一个指挥:“尝试有机会可以抓个舌头回来,但是PMC的前提是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任务是次要的,我们拿钱做事。”这样的局面,实在没必要去冒险。

冀冬阳回复明白,就没了音讯。

剩下的时间,齐天林基本上都没有开枪,连一伙武装分子抵近到了围墙,马克、亨克和亚亚从高中低三个方位,又在不同角度用三种完全不同的武器封住那条岔道,齐天林都没有参与,最后他还是提着自己的步枪,低声给亚亚叮嘱了一声:“顶不住了就叫我……”从小楼后门溜了出去……只是去抓了趴在马克附近亨克的步话机,说自己要去跟其他PMC串联一下。

因为不是所有的楼和区域都在遭受攻击,毕竟度假村也是个平面的场所,敌人既然没有形成合围,只是简单的从一个角落包抄阵势,有些PMC的驻地就没有受到攻击,现在从第一声迫击炮弹开始已经过去了大约十五分钟,基本都已经看明白了形势,有些侧后方没有参加战斗的PMC就开始在朝战线靠拢,争取支援,毕竟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明白,但是这时PMC在外最常见的大问题就开始了……无组织性!

因为PMC的来源几乎是五花八门,来自全球各种军事力量,接受的战斗体系和指挥体系也有很大差异,作战模式更是各有各的习惯,所以在小队战斗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一旦超过二三十人以上的规模,就开始有点参差不齐了……

战斗队伍一旦失去有效的整体配合关系,战斗力就会成倍的下降,这

种连排级以上的战斗,单靠一个人取胜,那完全是影视作品的胡编乱造,必须要有整体的指挥才能保证战斗力的全面发挥。

不过这些高级战斗人员中,不乏之前军衔比较高的指挥员,摆资历的话也是一个赛一个,所以一般都会熟稔的开始串联指挥……基本原则就是人少的服从人多的,后参与的服从先参与的……只要不是原则性的指挥错误,基本在这些熟手眼里都能一眼看出来,只是为了应付当前局面,临时产生一个指挥员,所以一般都会跟滚雪球似的,很快把人手凝聚起来……

齐天林就是看见后方已经有四五十人的PMC在开始集结,受一个络腮胡黑色棒球帽PMC的简单指挥分配,向不同方向靠近支援。

他也打算混进去,看有没有什么机会靠近明显是被袭击重点的那几座独栋小楼。

探明几乎所有的反对派领导,搞清楚他们身边的人,才是他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的根本原因……

其他的,都不过是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