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0章 混

第一百九十章 混

一靠近那个络腮胡,齐天林就得到一个步话机频道数字,这是一个基本的战斗认同讯号,然后给他指了一个大概的方位:“那边……协同支援……”

就是这样,只是一个简单的调配而已,起码能够让比较吃紧的地方得到有效的支援,不至于某个点被击破,造成防线整体崩溃。

齐天林快速的按键选定频率,按动PTT回应:“收到……”然后左右各挂一个步话机就堂而皇之的躬身往那边快步过去,只是走近以后,横移几十米,就靠近了那几座独栋……

和他一块的还有三五个身穿灰绿色短袖T恤的大汉,都是战术背心上挂满弹匣的那种进攻性突击手,也不太紧张,颇有点愉悦的小声交谈:“还是得少开火……上个月我光是子弹开销都接近两千美元!”

另一个也点头:“以前那个公司还可以报销一部分,现在全都自己承担……”

还有一个提醒不要随便扔手雷,MK2现在涨价了,但M64现在价格还比较合适,可以多买点。

就跟几个白领讨论私家车的油费消耗一样。

齐天林不吭声的混在中间,有种比较超现实的感觉,如果不是右手食指搭在有点凉的M4步枪弹匣座上,真觉得自己就是个上班白领了。

但是独栋那边的PMC显然不需要支援,还没有走近就听见有叫喊:“不要靠近……”

这边几人本着互助精神:“没事儿……我们就靠在楼后面,需要帮助喊一声。”要是这么全副武装的回去,别人都在打得乒乒乓乓,自己几个人多无聊,躲在背后也算是出了力嘛。

齐天林顿时觉得所言极是,混在其中也往小楼后面走,间或还有几发子弹在十几米外飞过,这几个人就猫着腰快速移动。

对面楼上估计也觉得没什么影响,喊了一声谢谢,就又回到自己的战斗中去。

于是这几个家伙就靠在楼背后的阴凉处,齐天林蹲坐在地上,接受了递过来的一支香烟,点燃,紧紧的把背贴在被晒得有些滚烫的楼墙上,纵然隔着厚厚的战术背心,炙热的温度还是传递到了皮肤上,,另外几人也按照这个动作靠着,因为沉重的战术背心只有这样才会暂时缓解一下重量,没有谁在这个间隙会取下的。

齐天林叼着烟,继续听这几人瞎聊,红格子围巾下的嘴有点笑眯眯,眼睛却在打量最近这三处房屋的后门,考虑是不是要找个大小便的理由进去借卫生间?

嘭的一声,一个闲不住的PMC还是在墙角用自己M16步枪上外挂的M203榴弹发射器发射了一枚破

片榴弹,然后坐回来:“到底怎么回事儿?漫山遍野的,部落武装这么多人?”

有一个略显神秘,用大拇指指指背后的小楼:“我听他们说,有情报显示,叙亚利的情报机构还是派人过来了,这种明目张胆的反政府集会,又在比较乱的地方,估计是要趁乱整一把。”

另一个也点头:“本来这个会议就是这边政府支持的,部落武装就反对,如果叙亚利那边来煽风点火一下,花点钱搞个围攻还是可能的。”

神秘的那个嘿嘿笑:“围攻?你看他们这战术水准,两三百人了,分四个队,按照四个不同方向包围,效果不比现在好得多?全压在一个角,后面的展不开,这不是送菜么?”都不是庸手,说起这些基本战术套路,熟络得很。

放榴弹那个嗤笑:“他们懂这么些战术,也不至于骑着骆驼冲机枪阵营了……”

这还是百年前的事情了,阿拉伯的骑兵骑着骆驼冲击一排机枪阵,那叫一个血流成河,技术上战术上的不对等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一边倒。

齐天林不插话,偶尔伸头看看周围环境,他不着急,还有几天时间呢,别露了痕迹,这楼里楼外的PMC可都是人精!

他这边好整以暇的在等机会找人,冀冬阳和向左就开始摸舌头了。

虽然都是久经战阵的军人,可国内真的二三十年没有这样的机会几百人混战了,两位多次参加过小规模反恐战斗的军人还是有点热血沸腾,想搞点成绩出来的,毕竟谁都知道现在华国军人手上没多少战绩。

出来的时候,向左还是小心,习惯搞潜伏隐匿的他找门口借了两套当地的袍子和破西装,现在两人把车靠在一间土房背后,草草的换上衣服,把M4步枪藏在西装里面,有点怀念AK步枪,因为眼前的武装分子基本都是拿这个,M4实在有点混不进去……

天色又挺亮,没有摸黑的效果,两人对视一下,还是决定稍微分开一点靠过去,从边上慢慢靠。

这边的地形其实很简单,是一片低矮的土房,背后荒凉的山脊翻过去就是向阳有点绿化的度假村,所以乱七八糟从皮卡车轿车上被运过来的武装分子们,随便的拿着武器就往山上走……托都是亚洲人的福,用袍子头巾围住脸的两人还没有被立刻发现,但是不能耽搁,这样太冒险,一旦被人看出点破绽,乱枪一阵就没了活路。

这个时候真是腺上素急剧分泌的紧张时刻,冀冬阳看见前面右边有间土屋的拐角,就对向左耸耸右肩,自己快步走到拐角后等待……

向左明白的点一头,放慢

自己的脚步,似乎在整理身上的什么武器,就斜眼看着自己右侧的一个武装分子也在朝这边走,他们三人算是最靠右边的了……

稍微调整一下脚步,就在拐角的时候恰好平行,向左块头比较大的往右多走一步,右肩一耸一挤,似乎是无意识的挤撞,那个武装分子措不及防就被撞过拐角,候在旁边的冀冬阳粗壮的手臂直接就箍在对方脖子上!

跟夹住小鸡似的,一点声息都没有,说到有些成建制作战的实战经验可能没有那些PMC丰富,但是这种一两个人的捕俘动作,他们就实在太精熟了。

那个武装分子只来得及呜呜两声,就被冀冬阳压住了颈部血管和气管,有点瞬间窒息的感觉,失去抵抗力,被拖到屋后一侧,因为小屋是依着坡体修建,拐角后自然是有一条壕沟一样的防滑坡距离,所以冀冬阳的动作不会被已经上山的人看见……

向左就在拐角的地方蹲下来检查一下鞋子,低头观察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一片身就也消失在土房背后。

马上钻进一间临近的小屋,从中午开始有武装分子集结,这里的居民就跑掉了,经过向左结结巴巴的阿拉伯语现场审问,情报很少,只知道是有人在各个部落里招呼,说这边有很多外国军队在集结,在讨论怎么打击部落武装,所以……

完全连这次会议是搞什么的都不知道这些人就被忽悠来进攻了!

向左跟冀冬阳对看一下,觉得还是要伺机抓个之前发现的衣着不同的家伙……

说实话,这事儿完全可以不用做,可这俩也是闲太久了,手痒!

操练了十多年的手艺,突然给你一个可以肆无忌惮发挥的场面,也许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可练这个不就为了用么?

冀冬阳还是沉稳,用步话机呼叫齐天林,可惜隔着山体,步话机基本没什么效果,两人商量一下,就在土房顶上撬开一点铁皮顶,偷偷的观察那几个一直没有翻过山脊而是在催促鼓动武装分子下山攻击的家伙。

齐天林也终于观察到一个机会,那边一栋楼似乎有非战斗人员被流弹击中,跌跌撞撞的推开了后门,靠在门边淌血……

他低头看看自己腰间的战场急救包,就跳起来给旁边几人说了声:“我去看看那个倒霉蛋!”就弯着腰快速的移动过去……穿过两座独栋之间的时候,又给身边的嗖嗖声给惊扰了一下。

他们六个人中,就有三个携带了这种医疗包,特别是齐天林,负载能力大,带的东西最多,还没靠拢,就拉开自己的腰包:“你中弹了?赶紧平躺……”伸手就揽

住对方的头,自己在他头部一侧半跪下,眼睛却不经意的扫了一下这个倒霉伤员背后的小楼室内……

里面之前明显做了准备,二三十个填土袋堆在另一头的门口,两个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正在熟练的慢速射击,这样的射击只需要阻碍对方不要靠近或者防止有人用火箭弹袭击小楼就可以了,并不强调过分杀敌……

其他东西就非常混乱了,还有几个非战队人员躲在角落,两三个PMC满不在乎的上下楼。

齐天林适时的收回视线,一把撕开面前这个西亚裔阿拉伯男人的肩部白袍,鲜血都集中在这里,他刚才也在口部吐血,多半是肺部中弹,熟练的在他右胸前面和侧面找到两个弹孔,根据大小区别判定弹头贯穿并在右肋形成一个大口,真够运气衰的。

手并没有碰到伤口,直接取出急救包里面一封海绵敷料,用牙齿咬住撕开,扭动几下,注意不让自己的手碰到敷料,就这么拉住两端一下覆盖在伤口上止血,快速的再用纱布外包扎打个平结,并把结留在伤口上方,又拔出急救包里的一支红色记号笔,在白色纱布上刚才伤口的位置画个圈,标示出准确的位置,方便后面医院的治疗。

熟练的弄完这一切,看看神智还清醒的伤员,伸手把他扶上自己的肩膀,慢慢把他托着走进了小楼……

终于混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