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1章 摸近

第一百九十一章 摸近

借助扶伤员的架势,齐天林慢吞吞的走进这栋外形结构和自己住那栋完全一样的小楼……

几个战斗人员还是掉头看了看他,视线主要都是习惯性的集中在他的步枪上,就跟一般平民观察对方富有程度看车看表差不多,这些PMC最喜欢的就是观察对方携带什么枪,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基本一眼就能判断对方是什么来路,什么档次。

齐天林身上这支步枪加长加重枪管,自由浮动式管身,无论公司的枪匠们怎么掩盖它的来路痕迹,但是基本的几个高级特征却暴露,特别是那个最后改装的FI橡皮握把,更是专门适合亚洲人的手掌大小,就如同汽车中的法拉利一般,纵然灰扑扑又缠满胶带,还是不难让人看出不是凡品。

所以很是得到了几个赞赏的点头……

齐天林一边回应的点点头,一边刚要把伤员扶到那几个非战斗人员的角落,伤员就赶紧拒绝:“我刚才就是在那边中弹的……”墙体其实都是空心砖,被偶尔击穿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齐天林心下甚喜,就扶着他慢慢下地下室,有一个PMC守在那里,看着伤员已经被包扎好的样子,才点点头放他俩下去了。

这下面和他们做的准备差不多,同样也是用能找到的东西尽量撑住楼板,地上倒是整齐的摆放几张地毯,现在密密麻麻的坐着十多二十个阿拉伯人,看见伤员也没有什么伸手帮忙的意思,就这么看着,甚至理都不理。

任何地方都是有等级的,这个伤员看来也不过就是个没资格进入地下室的低级人员,现在更是不值得那些穿着明显高级的长老领导来关心,所以齐天林扶着他就在楼梯边找了个空地慢慢平躺下,一边用娴熟的阿拉伯语低声询问伤势,一边慢悠悠的打量周围的人……

以前的他阿拉伯语的水平也就跟向左差不多,只能结结巴巴的说一些日常用语,哪能这么熟练,所以如果在面对熟悉他的导演时候,这倒不失为一个掩盖的招式……

借着昏暗的营地灯,粗略望去,几乎全是阿拉伯人,齐天林确定没有自己想找的人,看看伤员应该能活下来,就直起腰准备出去。

但是眼角就这么随意的再扫视了一遍地下室内,有个不太和谐的细节让他不由得止住了步子,那一堆阿拉伯人中间,斜伸着一支沙漠色的M4步枪消音器。

整个叙亚利还是采用俄制武器比较多,这样的东西出现在这里,里面还混杂着PMC?

于是本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精神,他还是佯装有点累,顺势就靠着墙边坐下来做深呼吸调整心率,

眯着眼睛慢慢打量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这一次就看得非常仔细,整个地下室二十三人,坐得很有点挤,但是有三个靠墙而坐的,明显是领导,他们的坐姿范围还是比较宽,还有那种软垫撑手肘,领导毕竟是领导,无论气度还是神态都要安详得多,气定神闲的盘膝坐在那里,不像有些人脸上随着周围的枪炮声还是有些紧张和波动。

齐天林不关注这些波动的,专心观察那二十三人中带有非阿拉伯血统长相的人……

这仔细一看,其中三四个络腮胡加八字胡还带着红白格子头巾的家伙就身份很可疑了!

和他脸上戴着的这种红白格子类似,都是叙亚利人喜欢佩戴的头巾,但是这仔细一分析,那三四个人就绝对不是阿拉伯人,只是蓬乱的胡须,低垂的眼神和几乎一样的服装打扮就把他们隐藏在其中了,让刚才草草看一遍的齐天林也差点着了道。

几乎一样的打扮,身上也是那种旧旧的西装,可里面略微隆起的袍子暴露了里面还是暗藏战术背心,加上随意靠在手边或者墙边的M4步枪,身份就绝对不是本国当地的护卫。

这里的人重要到这个地步?还需要在里面内藏贴身护卫?

齐天林不得不有点警醒,自己虽然绝对不是敌对方,但是这样的架势,他也不能停留过久,不然一定会怀疑他的动机。

再确认一下那几个人当中应该没有导演,齐天林就起身提着步枪,离开了这个有点神秘的地下室,很想走的时候扔颗手雷进去,捣乱是他现在最爱做的事情,估计这样,会让背后出钱出力的人们大吐血三升吧……

最后还是用收不到钱来约束自己的手,不要随便瞎搞。

讪笑着的齐天林爬出地下室看看外面的几个PMC,就随意的踱出小楼,靠在这边墙根下,像个叫花子似的,继续等待进入另两栋一探究竟的机会。

耳机里还是有亚亚的简单报告:“没有发现……”他一直还是保持对瘸子的观察。

马克则集中在战况上:“毙伤应该有十多人了,现在是围着不往这边攻,看来还是没想到抵抗这么强,有点怕了。”

齐天林打一开始就没在意这帮进攻了,继续呼叫冀冬阳,没回应。

那边的两个现在也决定放弃再抓个人的念头,光天化日的,实在不好在数百人中间去下手,只好悻悻的撤退,可这么走也不甘心,干脆稍微再退远一点,寻找机会干掉一两个特殊人物。

因为刚才抵得太近,两人的M4步枪就是一般的型号没有消声器,要是贸然开枪被

发现,那个小屋很容易被包围,逃都没地方逃。

猫腰在土房之间穿行了上百米,两人才开始转身寻找射击位,两百多米的距离了,对于这种非高精度华国产M4步枪,有点碰运气的成分。

两人不紧张,分开点距离,二十米的样子,先各自朝目标类似距离的墙面大概打了两枪,测试了一下弹道,因为周围一直都是各种噼里啪啦的枪炮声,没什么人注意到这几枪,有点找准射击的位置,才在对讲机里分别确定自己的射击目标,开始屏息凝神的调整呼吸射击……

这种不采用狙击步枪做类似狙击的事情,其实蛮痛苦的,特别M4步枪还是个瞄准基线比较短的枪,瞄准稍微偏差个一毫米,放大到几百米外就是几个人的身位了!

不过环境要求也不算高,两人就厚着脸皮,采用试射加调整的方式,砰砰砰的边打边略微调整弹道,而不是完全从枪瞄上瞄准,结果一人打了十来发,硬是放翻了三个穿着不同于部族武装的家伙,两人才面带喜色的对看一眼,赶紧转身顺着乱七八糟的平房区跑掉了!

两个还在逐渐适应这种有点肆无忌惮只有作战形式的PMC新手,是真没想到,他们的行为,顿时就导致了对方的进攻瘫痪!

一共就六七个人在山脊这边一侧加油鼓气,顺带指挥部落武装分散进攻,实在是这些武装分子没有受过什么严苛的军事训练,有点混乱,如果分散得太开,简直就无法约束,实在是不得已才选择这样集中进攻的方式。

可是集中进攻也就罢了,人员也来得散散漫漫,有的先到,有的后来,一直没能形成攻击的拳头,火力倒是猛,甚至他们还带来了两门小型迫击炮,可现在看来想打进度假村,真的有点难!

部族长老可是看见自己的人现在在下面丢命,有点着急,这边赶紧提高价码催促加紧人手,加大进攻,反正都已经开打,别功亏一篑了……就在有点胶着的时候,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倒下三个人!

其中一个还是这六七个当中领头的!

这突如其来的冷枪,几乎一下就打垮了本来就在摇摆的部族长老信心……开始吆三喝四的招呼自己人撤退!

这就是非正规军的常见情况,没有斗志没有凝聚力,全靠长老头头的一句话,就跟当年华国的土匪似的,一口传十耳,这么哗啦啦的一传递,不管是什么部落的都在开始撤退……

就如同潮水般的来,又如同潮水般的去……

伤员尸体能抬走的抬走,抬不走的就扔那了,等停火以后

,再来上门交涉拖走就是了。

山脊这边度假村的PMC们,就这么惊奇的看着刚才还攻打得热火朝天的武装分子,一下子就开始漫山遍野的往回跑,大多数人也停止浪费子弹,知道这一拨儿算是完了。

冀冬阳和向左已经跑回了自己藏起来的车上,正在考虑是开远一点等着看情况,还是绕道度假村另一边看能不能进入回去,就惊讶的看见数百武装分子翻过山脊,一窝蜂的跑过来,跑上公路,翻爬上各种交通工具,乱糟糟的开始离开!

两人赶紧把车往后躲一点,免得被殃及到,不熄火,就躲在平房区里面偷偷观察。

就跟齐天林现在做的事情一样!

没有等到什么机会去别的小楼看看,背后小楼的人却突然开始都往外走……

先是三四个PMC打头出来戒备,然后十多个穿着阿拉伯服装的反对派人士就一顺溜排开开始往外走。

齐天林开始没在意,可那几位领导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一下就没把眼睛离开了……

因为其中一个走路的姿势特征,分明就跟那天晚上,被导演塞进微型潜艇的那个反对派领袖一模一样!

终于又摸近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