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2章 猎物

第一百九十二章 猎物

蒂雅其实跟朱迪才是走得最近的,每天都到办公室参加朱迪给新招募PMC的讲座,小姑娘坐得端端正正,还煞有其事的做笔记,安妮过路的时候看见,偏偏头看了看,嗤笑:“你这鬼画桃符的什么东西?英语不像英语,阿拉伯语不像阿拉伯语的。”

蒂雅歪头警惕:“你别管!”塔塔没有被亚亚带到也门去,就坐在蒂雅旁边的椅子上,一脸认真的也抬头看安妮,安妮的个头儿对它来说太高大了!

安妮端着咖啡杯轻松:“待会儿跟我上街买衣服?”她几乎就是空手来到这个小城的,小姑娘也差不多,就几件换洗衣服。

蒂雅不耐烦的伸手在塔塔脖子上挠挠:“你不要一天都游手好闲,要做事!”

被小自己几岁的姑娘这么语重心长的批评,安妮浑不在意:“我已经联系了外交部,答应最近有什么涉及到中东的小型护卫工作都可以给我们,我今天的工作就算完成了吧?”这叫什么工作,一上午就打个电话!

不过业绩效率倒是非常高。

蒂雅皱眉教训大高个儿:“你口口声声不依赖家里,还不是要靠着家里的关系做业务?要学会自己自食其力,这是胡子教我的!”她就决定自食其力的走上跟朱迪一样的工作岗位。

安妮有点二,但是绝对不迂腐:“我既然有那么好的关系放在那里,我为什么不利用,不用才是傻子……好了,说定了,待会儿跟我上街!别让詹姆斯那个家伙跟我一块,他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个保镖。”这是齐天林的再三叮嘱,无论如何也要有人陪同上街,安妮也明白自己的身份,所以蒂雅和朱迪陪她一起,算是最合适的了,有时候近身了,安妮还是知道,自己这个所谓的空手道黑带还不如蒂雅那几招来的狠辣有效。

只是到了下午出门,玛若也一块,因为她一贯是上午专心工作,下午悠闲享受生活的典型代表,安妮中午吃饭就这么顺口一问,她就一口答应下来,毕竟她才是对这个小城最熟悉的人,而陪着公主逛街,可不是人人都能遇见的奇妙待遇。

不过玛若可不是纯好心的老实孩子,带着安妮去跳蚤市场:“穆尼太多的富人,所以一般的高档商店我可买不起,平时我都来这些地方的,可能不太合你的口味……您也就尝尝新鲜,看看就得了。”似乎话中有话。

安妮喜笑颜开:“你恐怕不知道,我们一贯都是在这些地方采购的,难道我非要穿高档衣服才能说明我的品味么,恰好是我,随便穿什么,都会有人追捧说我的服装引领潮流的,而且跟明星还不同,他们总有起起落落,我这个么

……嘿嘿,就是一直占领时尚巅峰了!”

玛若一出招就给打了一闷棍,转头看蒂雅:“真的?”

蒂雅抱着塔塔心不在焉:“嗯……在华国,她为了十块钱的差价,带着我跑了三个市场!难以理喻的女人!”

玛若有点头晕:“那……就随便看看吧。”

可是在琳琅满目的服装挂架前,学院派的玛若和家传祖学派的安妮,对衣服搭配产生的各种分歧那叫一个多,蒂雅这无辜孩子就经常被抓过来,把服装在她身上比来必去,争论不休,小姑娘抱着塔塔很不耐烦:“所以说我不愿意跟你们俩出来逛街,买衣服么!扯块布回去自己都可以弄,哪有这么麻烦,我还是跟朱迪一起,跟在后面,你们自己啰嗦好了!”

长大一点的小姑娘越发的有脾气了,不知道是不是经常舞枪弄棍,很容易不耐烦,也许只有在面对齐天林的时候,才是那个温顺的小猫……

安妮还低声给玛若分享自己的看法:“这熊孩子对保罗的心思你可是明白的……嘿嘿,再过两年就惹不得了!”

玛若一边拨衣服架子,一边由近及远:“那还有两年呢,那时我还爱不爱他都说不一定,现在的麻烦是你……你这新鲜劲儿什么时候过?”

安妮做害羞状:“我们还没正式开始呢,啥都新鲜!”

玛若一看她这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装……使劲装!”

安妮笑得是真开心:“这才不是装,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是真好,自由自在的,喜欢个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男人……过点简单轻松的日子。”

玛若又得扶住衣服架子才能不昏倒:“又是你这套公主变灰姑娘的理论,你倒是自在了,我这种民女就要被你欺压夺爱,这叫什么事儿!”

安妮居高临下的摸摸她的头:“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什么叫强力攻打,这就是了!

让一直认为什么都可以用策略解决的小玛若真觉得很无力!

只好恨恨的拿刷卡买衣服来泄愤,齐天林还是顾家的好男人,把那张无限量的金卡老老实实的供奉给了女朋友,只是没告诉她这张卡的来历和上限!

所以在试探了几次发现刷起来似乎很爽快,今天就看上什么刷什么,蒂雅摸过的衣服一块刷!

最后连一块陪同的朱迪都有收获,笑着直感谢老板。

就只有安妮的自己刷,其实也是齐天林的卡,俩姑娘都没炫耀……

苦命的齐天林这个时候还抱着步枪蹲在墙根边,棒球帽下的眼睛穿过墨镜,一眨不眨的盯

着这一路人马!

自从认出那个领导,齐天林就开始专心在这队人里找瘸子,直到最后一个出来,都没有看见类似的动作!一个个的腿脚利落得很。

又跟丢了?!

齐天林现在都没什么沮丧的情绪了,这个追踪的事情就跟他的日常工作完全结合了起来……

周围看着的眼睛蛮多,所以他一直保持之前自己的动作,靠在那里没动,出来经过他的一列人都已经走完,一大堆的背影朝不远处的会议中心走过去,看来领导们愈发坚定要把反对派同盟大会搞下去的信念,现在就开始准备明天才正式开幕的会议了。

等等!

背影……

有种说法就是,你可以通过很多种手法,改变你的容貌,体态特征,但是你永远无法改变你的背影,也就是当你没有刻意防备时候的背部动作……

因为人的背部肌肉和脊椎都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大的变化,而且一部分也不是很好强行通过什么办法控制形态,所以,一个人走路的习惯和头肩颈背腰的姿势,在这个时候,就很难被掩盖住!

齐天林几乎是在无意中看见一个有点熟悉的背影!

应该就是导演的背影……

他还是来了!

就那么混在那三个做叙利亚人打扮的PMC中间,刚才坐在地下室,齐天林几乎是面对面的观察,都没有把他找出来!

现在走路的动作,哪里有一点半点的瘸子迹象!

这个一辈子都在演戏的家伙,在阿汗富和叙亚利说不定就是假装的瘸子,让人一直把他跟瘸子画上等号……

肯定没有认错!

齐天林真是的得要强行压抑自己的激动心情,慢慢的顺着墙面站起来,右手手指有点不受控制的在M4步枪的握把上不停敲弹,很想把食指勾到扳机上,一个点射就可以把这个有二分之一可能的叛徒干掉!

很诱人的想法……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周围的PMC都逐渐集中到路边来,不少反对派人士都在集中,记者媒体们观察枪战基本已经结束,外面也只是一些零星的枪声,也赶紧出来开始进行采访,别的不说,马克也和亨克陪着几个记者开始靠过来……

总不可能在这个时刻,众目睽睽之下贸然开枪吧?就算不被乱枪打死,那该怎么解释?

只能反复的安慰和告诫自己,既然已经找了踪迹,起码也有三四天的时间,起码不会跟上次那样,只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等待机会吧……

做一

个有耐心的猎手!

定定神,整整自己身上的枪械和背心,迎着马克跟亨克就走过去,低声在步话机里召唤亚亚:“你也过来吧,跟着我……”虽然知道马克他们不懂阿拉伯语,但是鬼晓得是不是有谁在装蒜?还是口耳传递最安全。

这时,终于也在步话机里听见冀冬阳的声音:“撤退了……全部撤退了……我们正在返回度假村!”口气无论怎么压抑,总归还是有点兴奋。

齐天林想不到他们的歪打正着,叮嘱:“注意安全,越是这时越不要乐极生悲,把证件挂到车窗外接受检查,守军损失不小,情绪可不太好!”

冀冬阳简短:“明白……”

亚亚终于提着步枪过来,PMC中间的黑人也不少,一点不起眼,只是大多数黑人PMC都是以身高体阔的美式大汉为主,他这种灵巧瘦小型的非洲民兵真不多。

齐天林做个眼色让他靠在自己身边才低声指点:“灰白色西装那个花白头发老头儿看见没?他背后那个红格子头巾的黑西装,下面是深蓝色袍子,脚上是登山鞋的……那就是我们在找的瘸子……你就注意跟着这帮人,但不要刻意去看他,只要知道他们以及他的行踪就可以了,记得用我之前教你的暗号来跟我通话。”相比之下,完全没有根底的亚亚,更不容易引起导演的怀疑,何况亚亚对于追踪和萨奇一样,有种非比寻常的能力。

亚亚一边点头一边惊奇:“不瘸了?”

齐天林缓缓点头:“嗯……不瘸了!”

只要有耐心,再狡猾的猎物,总归还是会出现在猎手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