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3章 跟上

第一百九十三章 跟上

柳子越自然也是看见了轰动一时的欧洲公主有神秘恋情的新闻报道,真有点翻白眼,之前她在节目中也借着一款苏威典的产品,开玩笑说这个公主马上就要有恋情曝光,果然也搭了点顺风车,提高了一点点收视率,不过回过头,却很不爽这件事,居然想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给齐天林打电话抱怨!

可电话打过去不在服务区,说明那个看着普普通通的男人,又关上电话在什么穷山恶水的地方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不知不觉,心里居然有一丝叫担心的东西挂念起来。

回到家还得接受婆婆跟爹妈的询问:“那个什么公主……怎么突然说她有男朋友,看电视上那个戴帽子的,是不是小林?”

柳子越顿时觉得戴绿帽子的是自己!耐住性子解释:“他们是朋友,帮忙的,就是那种清宫剧,非要公主嫁个有钱人家,那个公主有点二,你们也看见了,不愿意,就让阿林去顶包……”

纪玉莲跟刘晓梨倒是有看宫廷戏的兴趣,还兴致勃勃的追问细节,柳成林稳重慎密:“他现在是已婚人士,能做这种事情顶包?”

柳子越无奈还得说笑话:“人家这种公主格格的眼里,蹬了糟糠之妻理所当然吧?还不知是认为铁定要跟我离婚的。”

刘晓梨没有什么危机感,惊奇的拉着纪玉莲笑:“没想到身边还能看见这样的稀罕事儿!”

纪玉莲心里有点打鼓,她可是看见听见点不寻常的迹象:“那你还是要把小林看紧点……要不,你早点出国去?夫妻哪能这么长期分居,不好不好……”

柳成林也急着抱孙子:“你之前说要收拾你那个摊子,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样了,动作搞快点嘛,再符合晚婚晚育,年龄也差不多了,这几年你妈还能帮你带孩子,你们自由自在多好?”

柳子越似乎也有点莫名的期待:“嗯,差不多了,下个月就走,差不多课程也要报到了。”

纪玉莲跟刘晓梨的主题就马上转到要给小两口准备点什么带走……

柳子越什么都不想带,世界大同嘛,买什么不容易,大不了发快递,重点是得过去把人给牢牢抓在手里。

齐天林现在也是类似的心态,跟亚亚一道严密的把那栋小楼和那组人牢牢监视起来,白天晚上都不放过……

因为体质的原因,齐天林都是安排亚亚白班,自己夜班,马克他们以为这俩在搞单独加哨,也想申请参与,齐天林笑说自己俩是搞惯了的,马克眨眨眼睛就不多问了。

冀冬阳和向左那天下午快天黑才被放进来,因为实在是军方

的人有点紧张,整个袭击过程中,他们伤亡了大约三十多人,而袭击者过来丢下五六十个死伤者,基本都是PMC们搞掉的,战斗力差别可想而知,所以要不是这里有足够的PMC,那些部族武装是真有可能攻打下军方把守的度假村,不得不说,齐天林阴差阳错的怂恿记者团们把PMC都转移过来,变相的支援了这次大会防卫。

不过最阴差阳错的肯定还是冀冬阳俩,前后也就打了一个弹匣不到,就如同拨动了战斗的电门,一下就关闭了整次战斗。

不过傍晚时分他们回来一说,齐天林就跟他们一起胆大包天的去查看战地,顺着到处都能看见死伤者的山坡翻过山脊,就在脊背处寻找那三个中枪者的踪迹,一无所获,无论是受伤还是被击毙,都没有留下,只是在那块山脊背后留下几滩诡异的血迹。

齐天林分析:“不是叙亚利的情报人员,就是基地分子,前者是来捣乱反对派大会的,后者就是简单的政府拥护的我们就反对……”

冀冬阳点头:“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我们之前抓的那个舌头说是外国人临时找上来的,基地分子在这边可活动好久了。”

向左关心战斗本身:“今天这个CQ步枪还是不太合适,回头能不能升级换点别的?”

齐天林笑:“自己寻找自己适合什么,PMC行当里面别的不多,就是枪械一定是最好的,比任何军队都好,所有新款都会在这个行当里面做测试,基本都是PMC用过再转给特种部队试用,最后才能定型。”

都是军人,对这些冰冷的东西有种发自内心的喜爱,冀冬阳点头:“重量上不是问题,回头我还是找一支长一点的,这样打起来精准度比较高。”

齐天林建议:“其实还是自己准备两三支主武器,在不同的任务用不同的……短一点的有些VIP工作还是要合适一些,不是每次都能遇见这样的中远距离射击,大多还是几十米的热闹开火。”

向左有点口水看他那支:“你这个就好,远近皆宜……”

齐天林不讳言:“这是我在非洲干掉一只海豹的战利品。”这两人肃然起敬!顿时拔高了齐天林在他们心中的战斗力……

第二天上午,陆陆续续又来了一些PMC簇拥着的反对派人物,不过齐天林没看见,他在会议中心那边,只看见反对派人物进来鱼贯上台,他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一身简易当地打扮,正面根本认不出来的导演身上。

以前这个家伙在队上就以擅长化妆演戏,隐匿侦察见长,但是由于每次都是出去在改变造型,回来基

本都已经恢复,加上分属不同的战斗小队,所以齐天林还没怎么见过他工作中化装的造型,真的有点颠覆他心目中对化装的印象。

一般意义上,他们最多就是调整一下胡须头发,然后服装尽量低调就行,导演则应该是用了化装颜料把脸上简单的染了个色,然后发质也染过,加上刻意调整的胡须以及眼鼻部的贴片,让齐天林真的没有认出来!

现在他就是一个阿拉伯侍卫的身份,站在主席台旁边的幕布旁边,一点不起眼,唯一有点奇怪的是经常把自己的目光放到幕布边的玻璃窗上看外面。

齐天林为了不被导演怀疑到,是把自己放在观众席的二楼,这里基本都是媒体席,所以一楼脚下一部分参会群众以及集中在一楼门口这边的PMC并看不到,楼下是亚亚在守,他也看过老鹰的照片,自从在叙亚利老鹰跟导演没有同时出现开始,老鹰就好像消失在空气中一样……

整个大会就是各个反对派的领导轮流上台慷慨激昂的把民主自由和祖国挂在嘴边,然后叙述自己获得了什么什么国家的支持,多次把利亚比的事情拿出来当成正面例子,俨然一副叙亚利很快就要成为一个新的翻版模样。

齐天林不关心那个国家到底谁执政谁上台,可就是觉得这些外引强援的家伙就跟当年的带路汉奸似的,跳得真欢,目光看见导演也在皱眉,略显不耐烦……

整整一天,都是在喊口号骂现政府,最后连记者们都拍摄得有点无趣了:“还不如昨天那么一场战斗来得有爆炸性呢,太千篇一律了……”

昨天的战斗不管始作俑者是谁,都已经扣上现政府用肮脏手段破坏反对派大会的帽子,发往各个通讯社今天开始见报上电视了……

齐天林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那个身影上,突然就听见一楼一阵喧哗,然后就是砰砰砰几枪,接着又是快速的几声短点射!

因为二楼是半伸的看台,看不到下面的情况,现场也闹得很,用通讯器也听不见下面的人叫喊什么,但是能看见主席台上的某个反对派领导白色袍子上绽开两朵血花……

居然还有当面刺杀的戏码!

太刺激了……

齐天林跟冀冬阳对看一眼,耸耸肩,靠近自己的采访组,无论那些地方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找好自己的雇主才是尽本分。

马克和亨克的声音也从耳机里传来,他们是各自陪着一个移动小组在一楼拍摄照相的:“一个混在拥护者中间的刺客,突然拔手枪射击,已经被PMC干掉了……枪法挺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本意就是打这个人…

…”无良的PMC既然没伤到自己的雇主,就顺口开玩笑揶揄那个完全找死的刺客。

从好几十,接近一百米后的座位用手枪射击主席台上的人,说实话,大多数熟悉手枪射击术的人都不太乐意做这事儿,射程没问题,可也就十来厘米长的手枪枪管,真的很不容易掌握射击精度的,一般意义上超过二十米就看技术,三四十米不怎么谈精度,五十米以上就是靠运气了,结果这位还是被击中了……

齐天林一边顺口回笑:“我估计是打他左边第三个,那个刚才反复骂了太多次现任总统了……”一边把自己的视线继续放在导演身上,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也借着那一阵**也开枪击毙他,可奇异的是,导演的手也有那么一刹那的冲动,已经提起了步枪,最后还是忍耐住,把自己往幕布后面下意识的靠了靠,一点没有身为PMC保护自己雇主的自觉性,当时他可是亡了命把那个领导救上了潜艇啊!

被他救的那个领导跟其他没有被击中的领导们吓得都躲在桌子下,等安静下来,担架也把中弹的倒霉人物抬走,有个主持人才跳上去解释一番,并且要求PMC们入场收缴各种枪支,领导们才草草宣布今天的会议暂停,分组讨论,明天继续,并且请各位好好清理自己手下的人员,谨防各种现政府的奸细混进来。

齐天林借着晚饭时分打了个盹,晚间就开始值班监视,直到半夜意外的看见导演一个人走出来,堂而皇之的穿过后面,跟到处巡逻的哨兵打招呼,走上一栋四层小楼……

他自然是立刻跳出窗台,握着战刃轻轻落在地上,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