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4章 败退

第一百九十四章 败退

度假村这里应该是以前的政府场所,电力设施并没有中断,但明显电压有点供应不足,昏黄的路灯有点忽明忽暗,因为前几天发生了武装分子袭击事件,所以军方又增派了一些人手过来,甚至有两辆老掉牙的T系列坦克也停在了度假村的门口,白天冀冬阳好奇的去看了看,回来很有点咂舌:“七十年代末的产品,现在还能开,维护得那么差!老毛子的东西真是皮实!”不过这两个铁疙瘩摆在那里,威慑的作用超过了实际战斗效能。

所以这会儿,即使是在晚上,还是有三三两两的军人在巡逻,毕竟这么多国际上的记者,要是出点什么血案,也门政府可真的担待不起,何况他还是个亲美政府,一点都不敢得罪西方社会。

导演已经脱掉了身上的袍子和西装,就是标准的PMC打扮,一支加强版的M4步枪用三点带固定在背上,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左腿和胸前各有支手枪,虽然换了装束,但是因为这几天的反复盯梢,对他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看上去,确实没有一点腿瘸的痕迹,之前的在叙亚利的动作现在就显得有点刻意了,胸前挂着身份牌,加上明显的欧美人特征,所以一路上畅行无阻。

亚洲人长相,还胡子拉碴的齐天林反而要麻烦点,不过借助身份牌,问题也不大,保持一两百米的距离,依赖自己超人的视力,还是能跟上,只是夜视仪什么的就没有带,那也太明显可疑了点。

眼看着导演走进四层小楼,齐天林加快步伐快冲几步,一闪身就把距离拉近靠近楼体边缘,现在他不着急马上擒住导演问个究竟,他想看看换装以后的导演,这么偷偷摸摸半夜出来干什么,说不定看见的才是真相。

有赖于他的快速靠近,前面的导演才走近楼梯口,想想还是摘下战刃一挥,鬼魅一般的飘进去,悄无声息的看着导演的影子跟踪,只是在一转角的时候,借助楼道灯,齐天林忽然发现导演居然是洗去了脸上的所有伪装……

为什么?

一连串的问号都在齐天林的心里萌发……

前面的人影没有过多停留,有点急迫,很快直接上了三楼,在两边都是房间的走道里面快步行进,齐天林把自己完全伏在地面,才从踢脚线的位置伸出一点头探出去看,发现导演居然也走得有点偷偷摸摸,好像在查找什么!

这两三天里,亚亚缀着导演也曾经来过这边两栋四层住宅楼,详细的给齐天林汇报过经过,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细节,就是在各个楼层都简单的查看一下,就跟熟悉地形似的。

齐天林暗自腹诽:“

该不会跟花猫一样,也在给我选择一个陷阱吧?”

时间不长,就看见导演从自己的胸前拔出一支USP战术型手枪,这款比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指定使用的型号小一点的手枪在市面上并不多见,不过那个枪口前的小突起非常显眼。

导演慢吞吞的从自己右腿侧面拔出一个特别长的消声器,又慢腾腾的把它拧到枪口前的螺纹接口上,然后才在自己手上轻轻比划了一下,这个左撇子用右手掏出一小片工具,轻轻的拨动球形门锁……

时间不长,但是所有的动作都很安静,齐天林也是借助楼梯上口侧面有个垃圾桶,才能从缝隙之间看见导演的动作而不被发现,因为整个过程中,导演都在小心翼翼的左右观察……

球形门锁其实很好打开,难度在于无声,导演的要求正在于此,真的是无声无息的开了锁,轻轻试探一下门扇合页没有异响,才慢慢推开门扇,然后那个一米八的身材就用双脚压着轮胎步静静的挪了进去,又顺手关上门……

齐天林就如同一只无声的蝙蝠一般跃起来,动作比导演快多了,手里的P226也装上了消音器,紧贴前胸,把战刃插在后腰内裤里面,把手接触到自己的身体……

几个跳跃就无声的靠在门外,看起来就好像是给导演在门外把风的一般……

没有贴在门上,避免门缝泄露外面有人的讯息,只是伸出耳朵靠在门边倾听。

来得快,就没有错过里面的好戏,以他的听力自然能听见一连串快速的手枪快速射击!

消声器消除的只是弹头冲出枪口时候的火焰和气流剧烈膨胀的枪声,当这些声音被高级消声器有效消除以后,击锤的声音和撞针击打弹壳的声音,以及弹壳跳出来落在地面的声音反而在静谧的黑夜里显得很清晰了!

当然实际上也就相当于打火机拨动的声音,沉睡的人甚至还在梦乡里,就无声无息的被夺走了性命!

只是里面显然都是按照阿拉伯的习惯,铺满了毯子,弹壳的跳跃声很轻微,但是那种快速有节奏的射击声,让齐天林轻易判断出,起码击杀了六个人!

这么晚,过来玩暗杀?

齐天林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里面突然有个翻身动作,手抓步枪的哗啦声,很小,但是连续几声衣服的风声,说明在动手,接着就安静了,几声急促的喘息声,明显谁被控制住了!

接着就传来一声惊奇的低呼:“导演?!”

齐天林也是大惊!

这个绰号可是在沙漠鹰里面才有人知道的!

还好,导演没有让他的问号存留太久,同样低声压抑,声音近乎于桀桀的怪音:“马达……你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齐天林的头上就好像给大锤砸了一下!

马达?!

整支沙漠鹰到达利亚比接下业务的时候,有六十二个人,从一开始被撵着跑,几天下来就不停的战斗减员,直到最后一晚剩下十七个人!

马达这个来自前苏联中亚国家的突击手,不是早就在第二天就被流弹击毙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齐天林又想踹门进去问个究竟了!

……

最终,安妮还是另外去租了一套房子,不过不远,就在楼上,顶楼!

玛若跟齐天林的公寓是当时随便选的,就在这栋老房子的四楼,安妮直接找到楼上联系房东就把带有露台的房间给租了下来。

说起来楼上就大得多了,四楼是四户人,五楼就两户,都是三四间房,然后带一个大大的露台,安妮看了看,表示勉强满意,小气的只刷了一个月的房租,说剩下的让齐天林回来交!

玛若思来想去,干脆劝蒂雅也在楼上去住:“这里房间多,我看你也是有小算盘,根本就没有打算回苏威典去上学?干脆自己在楼上给自己布置一个卧室?”自己的二人世界多好,多这么个半大不小的姑娘,真是烦人!

蒂雅肯定不会透露自己的小计划,观察一下房间,看安妮:“你打算在这里长住?”

安妮换了发型,换了服装风格,还自己给自己抹了一层面部色霜,看上去有点南欧姑娘的肤色,乍一看还不不太能马上认出是那个著名的公主:“只要不被发现身份,我就打算呆在这里了,多好,又靠近我最喜爱的海洋……”

蒂雅听不得这些抒情的话,随意的指个房间:“那我这间好了……待会儿我自己去买家具……”结果安妮跟玛若都没注意到,下午蒂雅就叫人送了一张双人床过来组装上!

别的什么家具都没买……

这当中太富有涵义了,正坐在露台上喝茶晒太阳的安妮,很想给玛若打个电话,让她来看看小姑娘的逆袭……

安妮自己买的东西也不多,毕竟家具基本都是沿用原来的,这个以平民公主姿态长大的姑娘,也没有太多洁癖,以前她连战地上那种脏兮兮的男女混居生活能过下去,虽然有点勉强,但是也足以说明,她懂得怎么过高品质的生活,但是要降低点标准,也不是不可以……

所以她就只给自己买了一张沙滩椅,打算好好的在这

个海边旅游胜地把自己的肤色换成有点蜜糖色的感觉,话说回来,蒂雅的肤色现在天然就是这样,安妮还真有点羡慕……

欧洲姑娘并不一定非要觉得白皙才是美。

放下手中的书和茶杯,安妮一身白色休闲装,踱进屋内,靠在蒂雅的门框边上:“你这是……给你和保罗准备的?”

小姑娘正蹲在原有的衣柜前面用润湿海绵擦洗,理所当然的点头:“我知道,他这两年还有点不太能接受,主要是我年纪还还不够,再过两年他应该就没问题了。”

安妮啧啧好奇:“你还帮他把这些都安排上了,他是不是给你表达暗示过什么?”

蒂雅转头不满的看她:“胡子是最简单的人,他才不会像你和玛若那样,拐弯抹角的说什么,他是说过只当我是妹妹,但是我早就决定了,要做他的女人,你跟玛若这两年自己趁早把自己安排好……”

安妮心态好,不理会小姑娘的挑衅,笑眯眯的靠过来在柜子边:“你有这么多衣服装柜子么?又不喜欢买,干脆腾给我装衣服?我那边我看没多久就会装满的……谁叫法西兰就是个服装的国度呢……”

蒂雅又瞧不起的抬头瞥她:“好吃懒做乱花钱!你都占齐了……我这是整理出来装枪的!我跟胡子的枪……这才是我们都喜爱的东西!”

安妮终于败退了……她可是爱好和平的好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