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6章 轮盘

第一百九十六章 轮盘

“申请……最后一个提问时间!”

导演那张似乎总是吊儿郎当的脸上终于严肃了一点。

齐天林的手指还是挂在扳机上,点头:“批准……”

导演稍微低下一点头:“你……回过公司么?”

齐天林不隐瞒:“我现在一直在公司,苏珊把公司给了我……”

导演眯了一下眼:“我不敢回去……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们都死了,我却活下来……你怎么做到的?”

齐天林自嘲:“我当过叛徒……可不是一般人,内心强大得很!”是奥塔尔的神经强大吧。

导演摇摇头:“不公平……虽然我们都不承认是叛徒,也都不敢相信对方……为什么我就该死,你却获得了所有?”

齐天林不否认:“你有什么好建议?”

导演慢慢的用右手指自己的左边,他是左撇子,那边大腿上还挂了一个皮质枪套,黑暗中看不清楚是什么手枪,但是现在无论正规军还是PMC腿上一般都是挂PVC的快拔,很少用这样的皮质……

见齐天林没有反对,导演就继续慢慢的把右手中指和拇指伸出来探下去,反着手有点别扭的把枪套皮扣打开,用两根手指捏住手枪握把,缓缓的拉出来,这样才不至于被齐天林认为具有攻击性……

一支银色的史密斯维森M500左轮手枪被他提在手指间……

号称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枪,那种所谓的沙漠之鹰威力只有它的一半大,发射12.7毫米子弹,所以一般左轮手枪都是六发转轮,这支庞然大物只有五发,不带子弹都接近五斤重!

要知道,一般手枪都是一斤半左右,一支AK或者M4步枪也就六七斤!

修长的银白色枪管在战术灯的照射下发出璀璨的反光,不过再美丽,也掩盖不住它身为一件杀人武器的本质,虽然设计它的初衷是用来猎鹿或者打熊的,甚至能一枪打倒一头非洲大象!

齐天林看着被导演不得不最后用三根手指才挂住的左轮手枪,不惊叹,但是低声:“这是重犯的那支?”

这么重的手枪,基本上都不会出现在战场,实在是没有必要,五发弹仓也很没有战斗力,但是那个块头巨大,足有快两米高,体重也两百多斤的俄罗斯大汉却总是喜欢在自己的腰间挎上这么一支华而不实的东西,因为他说他们整个俄罗斯军人都有这种嗜好,总喜欢携带一支威力巨大的手枪作为最后的防线,所以几乎所有他的战友都以弄到一支斯捷奇金冲锋手枪为荣,可那个也才两斤重啊!

导演的目光都集

中在自己的手上:“他被打成筛子之前,是挡在我身前的……老鹰说我一直都是把这个紧紧攥在手中,一路上都没放下过……”

齐天林哂然:“他倒也不嫌重?”

导演摇头:“我不知道他怎么把我弄走的,我没知觉……不过醒来后,是他把这个给我,说是手术的时候,用了麻醉剂,才取下来。”

齐天林点头:“你给我讲这个动人故事的原因是……重犯最爱的小把戏?”

导演脸上居然泛起嘲讽的笑容:“给我这个公平的机会不?”有点挑衅的把手前伸给齐天林,几斤重的平举,对他来说还是没问题……

这是重犯坐牢坐出来的毛病,没事儿就逮着人玩著名的俄罗斯轮盘……被队长狠狠的教训了几次,这家伙才收手,可后来,居然找人做了一包减装药,假弹头的子弹,继续偷偷骗新人玩儿。

齐天林只记得奥塔尔说过头不要被砍掉离开身体,却不知道要是被这样的子弹轰掉,还能不能活下来……

可想一想,把手里的战刃插到刀鞘里,导演根本就对他手里这个微微泛黄光的小玩意儿不在意,PMC手里各种稀奇古怪的小东西多了去,然后上前几步伸出自己的左手抓住冰冷沉重的枪管拿过来……

在他手里,M500自然轻巧得很,捉住枪管反过来倒立拿在手里,手掌一张开,手枪就顺势滑到左手里,握住手柄,食指一推卡榫,往左边一甩,五发弹轮就被甩到左边,齐天林没有看,只是用左手中指伸出去在轮盘上游走一圈,确定里面有五颗没有击发的巨型手枪弹,随意摁住一颗,把手枪竖立的举起来……

其他四颗子弹带着轻微的金属摩擦声,滑出弹仓,轻巧的跳跃着掉在他脚边的地毯上,其中一颗甚至砸了一下他的军靴,发出噗的一声。

齐天林的右手手枪一直没动,但是左手的转轮被移到右手枪口下的战术灯前晃了一下,给导演看见里面的那一发子弹,然后用中指快速的一拨,总是被重犯调试维护得极为丝滑的子弹轮盘飞快的旋转起来,趁着转势再把M500朝右边一甩,咔嗒一声,弹轮就收回弹膛后,谁也不知道那五分之一的击发会是在什么时候了……

齐天林稍微把P226放低一点,照射着导演的胸部,避开他的眼睛,让他可以看见自己的动作,不是很缓慢的把沉重的左轮手枪举起来,先用拇指按动击锤高高翘起,才对准自己的头部侧面:“如果我死了……你就回公司说一声,他们该干嘛干嘛……”

然后就毫无花巧的扣动扳机,这么沉重的手枪,扳机力

却很轻……

那一瞬间,即使是齐天林觉得自己也许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就算被爆了头也会怪物重生,但是浑身的血管和心脏泵动,不受大脑意识控制的急速加快,加上腺上素的急剧分泌,有那么一刹那,他几乎觉得自己有头昏目眩的感觉!

这就是极其刺激的俄罗斯转盘……

咔嗒一声!

击锤明显扑了一个空,似乎还在埋怨自己没有完成自己的使命,被忽悠着击打在一个空舱……

齐天林真的是不由自主的长出一口气,自从奥塔尔的能力依附到他身上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紧张屏住呼吸的时候了!

身上的骨骼和肌肉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得到了生存的许可……几乎全身都在发出欢笑,就好像在混沌当中看见奥塔尔之后,醒来时候那种重生的感觉!

他没有刻意压制自己有点颤抖的声音,就这么把M500伸过去:“真特么刺激,怪不得重犯一次次的游说我陪他挑战心理极限……”

导演接过左轮手枪,也伸出拇指拉开击锤:“我可没少陪他这么玩儿,如果我死了……魁北克的小镇,我的胸牌上有地址,东西都在那里,记得把老鹰干掉来陪我……”

这么说,就是他已经相信了齐天林不是那个叛徒,只有那个唯一还剩下的老鹰,才是叛徒的单一嫌犯了。

齐天林也这么想,只要导演敢扣动扳机,他也可以相信这个战友……

导演对于举着这么重的手枪指自己的头,还不怎么适应:“老鹰叫我陪他去阿汗富找线索,但是后来我发现了马达,他说他去阿汗富找花猫,安排我去叙亚利追马达,直到……”

一边说,他就一边扣动了扳机,也许有经验的他,这么喋喋不休的说话,可以掩盖那种内心难以抑制的颤抖吧……

轰的一声巨响!

因为战术灯已经没有照在导演的头上,齐天林在昏暗的房间里看见一幕绚烂的火光!

M500没有消焰器,从枪口喷出了巨大的火焰!

因为左轮手枪构造的原因,弹仓的前后左右也泻出了大量的火光!

最重要的是,M500的后坐力巨大,一个未经训练的成年人双手握持正常射击,稍不注意就会把手腕甚至折断,更何况这么单手侧握!

后坐力的方向根本不是一个斜着的手臂所能支撑的……

所以M500借着自己的后坐力,一下就翻上了天!

狠狠的砸在一两米外的地上,发出沉重的闷响!

以齐天林这种久经

沙场的老手,都被在这个狭小房间里面突如其来的轰响震得愣了一下,才下意识的抬高手臂,让战术灯照一下导演的脸……

已经没有脸了。

整个头,都被12.7毫米的子弹炸开了,从左边头侧打进去的,现在整个头就好像一栋房子被强拆,天花板没了,三面墙也没了,只剩下了左侧的一小块还连接在颈项上,其余的部分,包括大半张脸都被刚才巨大的冲击力带动脑压炸开,在右侧的墙面上溅出大片的血迹和脑浆,弹头更是直接打进了接近房顶的墙体……

枪灯再向左边看看,那条右手胳膊也应该是受损折断了,身体就像高尔夫球开球的时候,高尔夫球已经被打飞,下面那颗球钉还在……

摇晃几下,萎然倒地!

导演就这么死在了他熟悉的俄罗斯轮盘上……重犯平时装的那种减装火药弹,只能击发出点声音,连前面焊死的弹头都不会冲出来,总是可以把不知情的人吓得屁滚尿流!

但是一旦上战场,就会换上货真价实的子弹……

这是大家都明白的……

也许这就是命!

外面的空地已经有好多声音,似乎也无数的脚步声在朝这边冲过来,半夜三更的,巨大地枪响声,谁都不会认为是哪个PMC不小心走了火……

齐天林连帮这个战友收拾遗体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快速的伸手在他脖子上摸索无果,再到脚上的鞋带处一摸,果然有两块金属牌,一把拽下,想一想,拿上那支M500插在后腰,再顺便摸出战刃这么一晃,一个腾身就冲出窗户,翻出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