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7章 血腥任务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腥任务

对于一个没有探照灯,也没有明亮灯光设施的宽广区域度假村来说,齐天林这样的身手,轻而易举的就翻出窗台跳下几层楼,在灌木丛里一翻滚,卸了力再潜行几步就跳出来,堂而皇之的胡乱跑几步,就跟上几个PMC一起又冲进小楼里,看着军警们找到一屋子尸体……

刚才因为战术灯的是聚光灯,不是泛射,所以现在在打开电灯,还有无数手电的照射下,这一屋子的六具尸体,还是很有震撼力的。

导演的动作还是麻溜,进来就干掉了根马达睡一屋的四名PMC,这四个看起来应该是中亚一带的PMC,莫名其妙的就当了马达的陪葬品。

不过他们还好,起码都留了个全尸,基本都是在睡梦中就被枪杀,没有什么反抗或者挣扎的迹象,就算打在头上的枪眼,因为弹头的停止作用,基本都没有炸开,所以相比之下被抵着头打爆的马达和根本就没剩下什么头部的导演就非常惨了……

齐天林不作声,默默的站在人丛中,看着军警们熟练的拿过尸体袋开始装尸体,这种时候,几乎都没有刑事侦查,甄别凶手的必要性,乱世……谁有闲心来搞这个,特别是这种将乱不乱的国家,甚至比阿汗富都不如,羸弱的政府不能提供任何的维持职能。

反而是PMC们议论纷纷,根据看到的现场,专业的做出自己的推断,七嘴八舌,很快就把事实的真相清理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这边四个都是快速射击致命,只有那个靠着墙的,明显是折磨后才死掉,你看那个大腿上的血,是活着的时候就开始流了好久的……”

“最后还打爆了头,喏……就是那把USP打的吧,改过的,是个左撇子的配枪,这个没了头的家伙胸口上有个USP的快拔,就是他的手枪,而且你看他的快拔套也是左手型的。”

“但是他的头就绝对不是USP能打成这样了,耳边那个洞……啧啧,连头发皮肤全部都烧焦了,你看看,你看看,那么大一块,该不会有谁拿了一支巴雷特的狙击步枪来爆他的头吧?”同样也是12.7毫米的巴雷特步枪,要是打在腰部,整个人都得折了!

高手们仅仅是抱着手臂看热闹,也飞快的发现屋角上的那个弹孔:“就在那……把那个弹头抠出来就知道是什么枪了……”

“什么枪,哪里需要抠弹头……那里……那四发子弹……没打过的,还不说明问题么,认得这是什么东西么?还有你看那个无头骑士左腿上的皮套是装什么?你这种欧洲佬肯定是不熟悉了……”一脸的嘲讽。

“猎

鹿弹?马格努姆弹?”

“这都谁啊……带了一支M500过来寻仇却被别人爆了头?草!四发啊,还有一枚弹壳在弹仓里,被那第七个人带走了,M500只能装五发,故意倒出来四发剩一发?草!……这是用M500在玩俄罗斯轮盘赌啊!真特么刺激,这货应该叫上我来旁观嘛,我刚买了一部摄像很好的手机!”

一大群PMC七嘴八舌的当着福尔摩斯,醉心于对现场发生时候的推断,却丝毫没有对死者的怜悯和惋惜,更没有对死亡惨状的恶心厌恶,这种事情,对于每天都混迹在杀戮战场上的PMC来说,真的就是佐餐小菜,不让麻木的战斗生活沉闷无趣……齐天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如同一个路人一般,静静的看着,听着,直到军警们开始往外抬尸体。

他也远远的跟着,看见他们把六具尸体抬到一个临时搭建的停尸间,等稍微寻找确认一下身份,就会就近在刚开辟出来的一个坟区下葬,因为这里的气温很高,前几天的战斗就导致了几十具尸体剩下,如果不尽快掩埋,很快就会腐烂变质发生疫情。

马克他们也远远的在张望,自然也看见了齐天林,还跟他挥挥手,对他这个夜间执勤的这么快就到达事发地点看热闹很有点佩服。

接着就是清点人数,这也算是聊胜于无的一个手段,一来可以看看少了谁,能否把没有头的那个家伙身份落实,另一方面要是真有杀人凶手,是不是杀了就跑了,也可以一目了然。

那帮福尔摩斯嘻嘻哈哈的鄙夷:“怎么可能跑,现在肯定就在我们中间嘛……荒山野地的,又没有听见汽车开动的声音,谁傻得这么步行离开?何况多半还是个外国人……”

“哇喔……这么有趣?你说我们要不要申请封锁整个营区,搞一个密室杀人案的调查,我来拍摄!”

“拍你个头,你是不是最近往手机里面拷了太多密室杀人案的电视剧?看多了昏头!”

齐天林确定了停尸间的位置,就走回自己的队友身边,简单描述了一下事件:“估计是内部寻仇……”

这种事情真的不少见,PMC终日都在战场上搏杀,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小队跟小队之间,公司和公司之间,都有不少矛盾,在回到公司,回到文明社会,可能都装着若无其事的和平共处,但是只要有机会一回到战场上,有些深仇大恨真的就会肆无忌惮的爆发出来。

人类社会是用规则来维持的,越发达的社会就有越多的规则,只有遵循了这些规则才能在那个社会生存下去,共同维护规则才是人类进步的特征

,一旦陷入这样的战乱,没有了规则,人类就迅速退化到原始状态,只能相互毫无底线的进行格杀攻击。

那个时候,就是只能凭借自己的身体本能弱肉强食了……

明显在弱肉强食中能够生存下来的齐天林此后几天都不怎么说话,白天依旧默不作声的做防卫工作,反而是马克更习惯指挥,一点不顾忌他是老板,依旧熟练的分配各种护卫工作。

到了晚上,齐天林一个人蹲在阁楼上面警戒,最后索性取掉几片瓦,翻到屋顶上去坐着……

亚亚伸出头看看,躬身下去又拿了一罐咖啡,灵敏的爬出缺口,翻上屋顶,娴熟而轻巧的摸到齐天林身边,咧出一口白牙,伸手递上咖啡,又魔术般的变出一包烟跟打火机,居然学着华国人弹烟盒的动作,抖出一支烟,捧给齐天林,再笑眯眯的帮忙点上烟。

齐天林吐一口烟圈,看看天上的星星,再看看手表上的方位,指一个方向:“后天,我们就从那边走,把你送回家去,想家么?”

亚亚真顺着他的手指看着,脸上笑容不减:“想!”

齐天林再吐一口烟雾:“导演死了……跟花猫一样,他也证明了他不是出卖我们的叛徒,我觉得我们都像是没有安全感的傻子……还不如像马达那样逃避……”

亚亚不说话,对那些人他没有太多的概念,他也不会思考那么深层次的情绪,只是看着齐天林说话,自己就那么蹲在斜屋顶边,仰头看着他……

齐天林点头:“你回去以后就把人找到安排好,我回去准备一条船自己来接你们,卫星电话你会用吧,记得给我报准确的坐标就行。”

亚亚下细:“您……不要一个人去那里,一定等我一起,我一定快快回来。”

齐天林伸手摸他头上那种浅浅的浓密短发:“多在家陪陪你爹妈……不用着急,我等你就是了,我一个人没法干的,别人我又信不过。”

亚亚自豪的笑:“我一定带最好的帮手到您的身边,再让家里培养更多更好的野狗,随时等着您的召唤……”那种口气,就好像当年华国渝庆那些在沿海找到工作的能人,回到家乡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拖到自己工作的厂子去打工。

齐天林笑着摇头:“想得少点还真好,那我们就把自己当成野狗,别想这么多……”

说得这么轻松,可是离开这里也没那么容易。

齐天林不隐瞒他将要派亚亚回索马里招收新鲜血液的打算,马克等人眉毛一阵乱抖:“来十多个就够了,这帮子鬣狗打仗确实没得说,可是很不好指挥……”

他这种典型的德式军人,对纪律、配合、战术的要求永远是放在第一位。

齐天林和稀泥:“到时候他们一个组,不跟你这边搅合,免得带乱了你的队伍。”马克也打算回头去招收自己的人手过来扩大人数,打算专攻苏威典业务,他们这样的欧洲专业人员也是最合适的,你让一帮看起来高高大大气度非凡的苏威典官方人员身边窜来窜去都是亚亚这种小黑人护卫,那也太奇怪了吧。

马克猛点头:“如果是攻击业务,他们真是最得力的帮手,你要好好训练一下,这个一定会让我们公司在行业里面出头,那种血腥任务做起来,是最让人垂涎的!”

PMC口中的血腥任务一般就是在非洲各地的小国家搞政变!

如果能有一帮子战斗力非凡的非洲小黑队伍,再加上别的PMC配合,里应外合,搞政变的成功率就很高了,这种开国元勋式的收入极高,不过风险也非常大,被灭团的PMC队伍也不少,只是国际上很少听见消息罢了,不过在承包商们内部,口耳相传的案例就太多了。

齐天林惊讶的看自己这个部门经理:“你还有这样的路子?”

马克嘿嘿笑:“这种需求总是会有的,为了钻石,为了石油,有时候就是为了点什么特别的矿,就有跨国公司提出这种要求,反正那种只有几百上千人军事力量的小国家,花钱推翻也许比贿赂开道还便宜呢……”

齐天林点头:“也行,你有这个兴趣,就留意吧,我在非洲还是有一些渠道路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在撤离去往首都机场的路上,把记者们送上飞机,马克跟亨克同机返回,他带着冀冬阳和向左把亚亚送到海边偷渡。

他还想观察一下这两个华国人的战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