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8章 攀爬

第一百九十八章 攀爬

撤离之前,齐天林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带着亚亚去挖坟……

导演已经被随意的埋葬在度假村外那个新开的坟地上,他的身份自然是被清点人数以后找到,无论他的枪支还是服装都被认了出来,虽然没有头,也没有人给他做DNA比对,他的同伴也都认可了他的身份,但是也说不清楚这个跟着反对派领袖从叙亚利逃出来的佣兵有什么具体身份,大家都是PMC,谁会闲得蛋疼打听别人的背景,说不定就会引来一场杀身之祸。

齐天林跟亚亚连续刨了三个坑,拉开拉链才在一片恶臭当中找到那个无头的身体,齐天林一把拉上拉链,随意草草的掩盖了尸坑,一把抱住,就在亚亚迅捷的前行带路当中,离开了阴森的坟场……

步行到外面找了个无人的小屋,把尸袋放在一片难得的水泥地面上,洒上一小瓶汽油和一包镁粉就开始燃烧,借助助燃剂的帮助,超高的燃烧温度终于把尸体烧成了渣……

亚亚被撵到外面高点放哨,齐天林就坐在充满恶臭的房间里面,慢慢的每隔一会儿洒一把镁粉,脸上还是戴了一个防毒面具,这事儿太臭了!

好几个小时才搞定火葬,拿出战锤把烧结的骨骼什么碾碎,最后收集成一包骨灰,才在天明时分偷偷潜回去一道离开……

现在是当地人在开车,皮卡车……因为太多人搞定了这件事都在匆匆忙忙的撤离,谁愿意没事儿呆在这个地方。

叙亚利反对派们有自己的去处,那些背后支持的不同国家原本就安排了不同的去处,在各个不同的周边国家建立反政府聚集团体,这次开会就是确定了几个渗入国内的集结点,下一步对反政府武装的支持会越来越大,所谓的国际援助也会越来越多……看起来推翻现政府就在眼前了。

所以现在无论反政府领袖和追随者们,还是各国媒体以及众多的PMC都在急吼吼的撤离,车辆就非常抢手了,那种标准的承包商业务使用越野车肯定不够用,大量民用皮卡车被征调过来,雇主们坐里面,PMC就只能苦命的带着器材装备在车斗里面摇晃了。

不过这些军事承包商们毫不在意,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与其说在没有丝毫防弹能力的车厢里面,还不如呆在后面车斗,万一有个什么事,也好逃命或者反击是不是?

所以亨克带着冀冬阳,亚亚跟向左一起,加上这边俩,就分了三部车,混在三十多辆车的车队里面,浩浩荡荡的往那个国际机场驶去……

马克还在给齐天林上课,这些国际上的东西,他比一直主要在北非活动的齐天林还是要明了的

多:“这就是国家领导人的能力了,东北边的酋长国跟这边的底子,起步差不多,但是别人有个英明的领导,从七十年代就开始未雨绸缪,虽然有那么多的石油天然气,现在你看看人家的城市,那么豪华,那么漂亮,虽然有点泡沫,但是毕竟已经摆脱了这种破烂状况,这里就只知道有石油的时候乱花钱,使劲捞钱,然后政变搞下去,外国公司得利,越来越穷……”

齐天林鄙视:“说得你好像很有良知一样,刚才你还建议开发血腥任务的……”

马克神态自若:“我们不做,别人还不是要做,何况他们做起来可能伤亡更大,我们尽量本着人文主义……”

齐天林大鄙视:“你是不是被安妮洗了脑?!”

马克直起身子哈哈大笑,然后就伴随这个笑声,砰的一枪被击中,瞬间倒地!

齐天林反应快,一下扑倒,手指上的PTT按钮被摁动,大喊:“敌袭!敌袭!”同时一把抓住马克胸口上的战术背心起身……

炒豆般的枪声已经响起!

几乎就是一个典型的对车队围堵战术,几乎就在同时,前后各几枚火箭弹打中前后的坦克和装甲车,死死堵住山边道路,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子弹倾泻下来!

被丢掉了几十条性命的部落武装总归还是不依不饶,不知道是自发还是在什么方面的怂恿下进行的,总之显得很有点章法,起码懂得运用了一点战术……

因为都在撤离,所以出发的时候,那个临时担任总指挥大胡子PMC在度假村口统一了战术频率,现在耳机里简直就是一片吵闹,几乎所有的PMC都在手忙脚乱的翻出车斗,躲到车头,轮胎后……

负责任的承包商还熟练的拉开车门开始挽救自己的雇主,,就那么自己斜靠在车体侧面,大力把那些反对派或者记者拽出来,趴到路边水沟里,当然都是干旱的……

齐天林力气大,一把抓住马克就提起来跳出车斗,顺手拉开车门大声叫喊:“赶紧下车,车里就是个棺材!”

那个摄像师也在这辆车上,居然又打开自己的摄像机,开始不要命的趴在车窗上开始拍摄,齐天林没工夫管他,就地把马克放平就开始检查他的伤势,正面是没有看见血迹的,但是马克已经基本有点失去知觉了,齐天林抓住战术背心边角的一根包着橡胶套的钢丝这么使劲一拉,一整件战术背心就散架了,分成好几块散落开,这种用于急救时候的应急安全绳,救了不少士兵的性命,争分夺秒的时候,各种不同型号的战术背心脱卸可不容易……

一拉开就能

看见马克的胸口上有个茶杯盏大的坑!

没有血迹……

这是步枪弹正面击中防弹背心的撞击结果!

只要佩戴的不是那种陶瓷板的硬性防弹背心,子弹击中以后,就算弹头没有打进身体里面,还是会带动防弹背心形成这样一个坑,没得说,肋骨肯定断掉了一两根,但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齐天林大松一口气,快速的把马克的身体做扭曲,伸直的双腿交叉翻身,斜趴在地面,掰开嘴,抠出他的舌头,免得掉下去引起窒息,轻轻感受一下,似乎有点轻微呼吸,再从自己的医疗包里翻出一个口咽通气管,把长软头顺着咽喉伸进去,扩大进出气,结果这么一触动,那种恶心感一下就弄醒了马克,悾悾悾的干呕着睁开眼,挣扎着一把拉掉自己嘴里的东西,虚弱的笑骂:“保罗,你不会对老子有基情吧……”

齐天林哈哈笑:“谁叫你刚才笑得那么妖媚,被人家枪手照顾到了……肋骨断了,休息一下!”快速的跳起来从车斗里面抓出自己和马克的步枪,一把拉出那个自以为躲在车门下面就没事,手上兀自把摄像机举高拍摄的摄影师:“那个钢板就跟纸一样,根本不能防弹,……要拍,躲到车底轮胎后面去!”然后才弓着身子窜到前面两部车去看自己的员工们。

亚亚高兴,已经欢天喜地的躲在车头后面开始用自己的步枪,跟大多数PMC一起朝旁边的山崖上进行还击,向左有点啧啧称赞的取出亚亚背负的那支M40狙击步枪:“确实是好东西……我们真没用过这么好的……”

齐天林不吝啬:“如果是你的长项,就送给你了……试试……”然后头都不回,低着过去看亨克那边,顺便踢了亚亚一脚:“别这么兴奋,待会儿说不定还要步行……别中弹!”

亨克有职业道德,把几个记者一个个拉出来,像放布娃娃似的一一放到旁边水沟摆好,轻声安慰:“就是一般的简单袭击,没有太多爆炸物,不会有事的,就躲在这边,我们会出来好……”典型的一副铁汉柔情模样。

齐天林看他对那个颇有沧桑气质的主持人格外轻言细语,不知道为啥身上冒鸡皮疙瘩,拍拍正端着M4步枪警戒的冀冬阳:“怎么样?刺激不?”

冀冬阳身上还是最常见的陶瓷板防弹衣,头上中规中矩的戴着一顶奔尼帽:“越发觉得枪不趁手,这种枪用在近距离作战还不错,稍微远点就不靠谱了。”

齐天林听见步话机里翻来覆去的在呼叫整体反击,点点头:“那待会儿,跟着我去做一个近距离冲刺?”

冀冬阳不犹豫,点点头,

有点咬牙,话说华国军人,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参与这样的战斗了……

这种伏击战术无论在二战、韩战以及阿汗富对抗苏军的战斗中,用得已经非常娴熟了,而这些PMC对于这种战术的反击也熟练得很,千万就不能原地待命,如果不能立刻呼叫空中支援或者火炮压制,就必须马上反击,挑选一条可能的路线,快速攻击到高点占据一个平等的战斗阵地……

不然被这样压制在山崖下的路边,汽车很快就会被打成筛子,等对方的人手调配出来,用火箭弹以及精确射击开始轰炸点名,伤亡就非常大了……

政府军的人手在前后几辆卡车上,伤亡现在已经比较大了,剩下的有点犹豫,但是也勉强在指挥官的吼叫下慢吞吞的开始从整个队伍的前后两头往上攻击,但是几乎都是一路爬一路躲,效率低得很!

但是即便这样,山崖上隐约能看见的人影也在往两边调动,看来是要彻底压制冲山崖的政府军以后再收拾中间的人员以及车辆……

齐天林忽然又听见那种迫击炮弹的独特声音,简直觉得屋漏又逢连夜雨,这种东西在这种战斗中简直就是神器!

躲在水沟中只要掉进一发炮弹,不提四溅的弹片,就是那股冲击波,都可以顺着水沟把十来米内的人炸成光条条的尸体,身上衣服自动剥除!

不能再犹豫了,他俯身挨个通知冀冬阳、亨克、亚亚和向左更换一个小队频率,他自己多带了一台步话机保留大队频率,就跳出车身背后:“向左狙击掩护,其他跟我上!”

然后在大队频率里面也开始呼叫:“我们开始冲锋,请支援,重复……支援!”

没有运用战刃或者战锤的任何外加能力,就靠现在已经超出常人许多的灵敏和肌肉力量,齐天林当先一人,就开始从公路侧面坡度超过四十度的碎石崖面开始持枪攀爬!

一身简单的T恤加多袋裤,一顶棒球帽,端着一支加长加重枪管的M4步枪就开始冲锋,最原始的冲锋方式!

一种奥塔尔最爱的战斗形式……

似乎自己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着呼喊这样的战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