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99章 险峰

第一百九十九章 险峰

团体行为,最重要的就是带头……

在场的PMC无一不是久经沙场的士兵,只是这种没有捏合成型的散沙,在面对这种需要集体作战的冒死行为时,难免会考虑个人得失,最重要的就是,我冲出去了,别人不跟上的话,我岂不是个活靶子?

和正规军不同,纵然这些承包商都曾经有过军队的服役经历,但是当他们离开自己的部队,那种集体主义感和荣誉感就在踏入PMC行业的时候,齐刷刷的抛弃了,因为在这个行当,只谈论价钱!

所以他们在各个公司,各个小团体的训练从来都是着重于战术本身,只演练不超过十个人的小型战术配合,从来不会论及信仰荣誉和精神……

越大的公司越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PMC之间越发没有感情,因为他们不停的接活,不停的辗转每一个战场,不停的有人失去生命,有人失去肢体,没有番号,没有历史,身边的伙伴不停的在轮换改变,所以PMC永远都是以小队的形式出现……

反而是沙漠鹰这些小公司,人数不算太多,很多人都在一起呆了好几年,反而有些私人的交情,业务也没那么频繁和复杂,很多时候都是全体出动在一起,稍微还显得人情味一点。

齐天林在最近几个月的多次战斗中,已经将自己过人的战斗能力展示无遗,亨克和马克对他是信任有加,所以,这个苏威典大个子没有犹豫,虽然他的体型很容易成为枪靶,可无论公主殿下对影子骑士的信任,还是作为公司老板的缘故,他背着自己的弹药袋,平端伞兵型M249机枪,大步跨着就越过马路跟着冲过去……

不过动作比他快的自然是灵活的亚亚,这个家伙端着AK102步枪,连战术背心都不要,就在腰上一条武装带,背后的收集袋里居然挤满了四五个弹匣,手里还拿着一个,就那么靠在步枪弹匣上,跟个猴子似的,几下就跳跃到齐天林的身前,似乎想尽量的帮他挡住点什么……

齐天林笑骂着越过他:“老子又不怕,你挡个屁,到我身后去……”可一偏头,却发现马克居然端着步枪稍微步伐有点飘忽的,也上来了!

马克点点头,不说话,估计是肋骨的伤势现在开始痛了,不太利于提气说话,齐天林也就不多问,点点头就继续自己的步伐……

关于山地跃进,这是门技术活,这个东西上亚亚是行家,但是他的长处是跃进速度,非常灵敏,就跟瞪羚羊似的跳跃前进,这种极耗体力的跃进方式大多数欧洲人根本没法模仿,他的动作就是来自于野生动物,仗着自己身体轻盈,快速跃进,力

求冲得越快越好,似乎这样可以帮齐天林分担些什么……

而齐天林作为亚洲人,同样也轻盈,何况曾经号称天下第一陆军的华国陆军,对这些单兵作战的动作那叫一个千锤百炼!

他是低姿双手持枪,双腿侧身交替前进,没有亚亚那样的轻盈,却有马克他们没有的稳定和迅捷,这种带来的结果就是,他可以一边快速行进,一边端枪点射,做尽量的压制!

但是一个几乎同样的身影很快就越过了马克和亨克,用几乎同样的动作一边射击一边靠近齐天林!

如果说齐天林的推进中规中矩,那么冀冬阳的动作就几乎频率比他快了三分之一!

这个说自己主要擅长驾驶的前华国军人,推进起来就好像真的一台小型装甲车!

不是说他耐打,而是他那种气势!

一直都有点不爱说话的他这个时候终于表现出了那些沉淀在身上的战斗力……

稳定的推进,简短清晰的射击点射,很快就跟齐天林有一个九十度的交叉,有效的为齐天林压住一个侧面,两人几乎不需要沟通,就开始娴熟的不停交叉上升……

PMC当中很快就有人越过公路,快速的冲上山坡加入!

以那个大胡子为首……

只要有这样的人带头,都是明白人,一起冲,就有一多半的机会击垮这些战术能力逊色很多的部落武装,不冲的话,等迫击炮多调整几次弹道,火箭弹也辅助起来,就等死吧!

所以百把人的PMC很快就分出一大半跟着往山崖上冲!

人多,只要一冲起来,那种密密麻麻的阵势都会让敌人胆怯,何况是战术能力确实天壤之别的部落武装分子,山崖上很快就开始大呼小叫,慌乱起来,射击也没有了开始的章法,有人想压制人数众多但边躲边爬的政府军,有人想过来打这些数十个人,却如狼似虎有千军万马气势往上冲的高级战士!

向左使用得比较多的还是俄式瞄准镜,习惯于PSO-1瞄准模式,但是后来的国产新狙击步枪采用了山寨施华洛世奇的瞄准镜,所以他对这种西方军队采用的复式刻度线也不陌生,快速的调整距离以后,就开始对三百米外的部落武装分子进行搜寻狙击……

因为都是小队的PMC,很少有用到狙击手的任务内容,整个这么多承包商,居然只有几支狙击步枪,但是也有不少携带精确步枪的PMC,所以,他们这小部分人基本都在车队边架开自己的步枪进行压制射击。

这其实也是前方的冲锋队带来的效果,因为没有前面冲山

的人,部落武装的射击全部都集中在车队一线,现在抵近这么多武装人员,顿时大大分散对车队这边的射击压力,要知道,精确射击或者狙击,都是一个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的事情,在枪林弹雨的照顾下进行狙击,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狙击手愿意做的事情,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拉远距离,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能气定神闲的进行测算瞄准!

随着向左缓缓扣动扳机,三百米外一个半探身正扛着RPG准备击发的部落武装分子,被7.62毫米的狙击弹一下打翻!

对于他来说,有种由衷的舒爽!

因为华国国产的狙击步枪在超过两百米距离,很多都有点碰运气的感觉了,这个高精度的军工产品,华国和世界领先水平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现在这种远距离一枪命中的感觉,对他这么个多年的射手来说,真有一种酒鬼遇美酒,棋手得云子的感觉!

不由得大大提高自己的狙击速度!

就好像一个靶场一般,二三十支精确步枪和狙击步枪的枪声此起彼伏……

冲锋的PMC还是有人中弹,这是必然的!

但是必须冲!

只有他身边的人可能会停下来检查伤势,做最简单的急救!

齐天林真没什么携带手雷的习惯,但是瞥眼看见冀冬阳的腰间挂了两颗,伸手就从他战术背心上摘下来,单手用中指弹掉拉环,略一瞄准就扔出去!

托奥塔尔的福,那叫一个又远又准!

冀冬阳惊讶!忍不住又摘下一颗递过去,还打开自己的腰间背包,里面用胶带缠住拉环,还装了六枚手雷!

这么喜欢手雷?

齐天林扭头接过第二枚的时候,也有点瞠目,下意识的想把蒂雅送到冀冬阳名下好好学习手雷技巧,那小妞不也很喜欢用手雷么?

有了齐天林这人形迫击炮,压制效果非常明显!

等第一线的PMC冲到山坡一大半,还有几十米就接敌的时候,部落武装分子中开始有人胆怯了!

两军相逢勇者胜,这倒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何况战斗力这么强的承包商队伍……

不太需要语言沟通,那个大胡子带着的人跟齐天林他们这边的人还在半坡就分成两边,尽量散布开,减少被击中的概率,然后也扩大对敌人的压制面积,这些PMC对自己的战斗能力也太自信了!

能距离缩短到五十米,下打上就成为一个优势了!

因为上面攻击下方,特别是抵近的下方,要么只是把武器伸出来乱扣一气,想要打准,就

必须要把身子探出来射击。

而下方的进攻者,一旦接近,只要往地下一伏,山上的射击者必须要探出更多才能射击到,不然连看都不容易看见!

这些承包商自然是个个都熟知这些战斗中得来的小经验,快速抵近以后,飞快的变成两三个人自由组合的方式,采用小组进攻的形式,一个开枪射击,另外两个迂回包抄或者警戒,两个佯攻一侧,另一个悄无声息的从另一边靠上去解决战斗!

这就是训练的结果,一群原本就是各自军队佼佼者的承包商,他们一天训练消耗的子弹也许都比这些部落武装分子一辈子都打得多,结果可想而知!

只要被这群猛虎靠近,再多的豺狼,也不过是被分散,切割,围捕,剿杀的结果!

齐天林指指马克,对冀冬阳指示:“掩护他,他受伤了!”

冀冬阳来不及点头,一个跃进就斜挡到马克的前方一两米开始战术配合,齐天林自己就跟亚亚几乎是呈双股绳铰接的行进方式,相互快速掩护直插整个对方战线的正中部,翻过山脊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指挥官在那边,要是可以一举擒获,战斗也许就可以快速结束!

无限风光总是在险峰……

行险才会有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