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200章 鬼扯淡

第两百章 鬼扯淡

高风险不一定有高回报,在战场上,这也是个原则……

因为有种东西叫做运气。

运气真的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真的有很多人相信它的存在,特别是这些混迹在各种杀戮战场的PMC们。

就好比刚才马克挨的那一枪,齐天林就坐在他旁边,一样没遮挡,理论上来说还更靠近山崖,可那颗子弹就鬼使神差的击中了他,也更别说之前导演那个打碎整个脑袋的俄罗斯轮盘赌!

有些人就好像真的是被上帝眷顾的一样,一样在枪林弹雨中穿来穿去,各种子弹和弹片就是不招呼他……

可是几乎每一个PMC都相信这种运气的东西不是永恒的,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会把运气耗光,无数次战斗都没事,也许就在你倦怠打算退出的最后一场战斗一颗手雷就能让你尸骨无存。

但显然齐天林是超脱于运气好坏以外的那种,快步奔跑中,指着右侧一堆石块砌成的掩体:“到那!掩护!”

亚亚是绝对的服从……两个弹跳就扑到石块后,那个原本是部落武装分子砌成的掩体,被他反过来躲在后面,基本就没了危险,半蹲,端枪对齐天林的一侧后方开始小点射,他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匣……

齐天林真能听见耳边嗖嗖的子弹声,也没有用身体去收集弹头的嗜好,在山脊沙石地上一个滑步,身体几乎成斜三角,前脚斜伸,后脚弯曲,滑出那堆石头的遮挡,从左边探头,步枪有个快速的换手,左手握住M4的握把,枪托紧紧的抵在肩窝上,右手就好像握住一根竹管一样,用力抓住枪管护木往右肩窝压住,这样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左手就只负责稳定的扣动扳机!

全部是两连发的小点射!

M4除了单发就是连发,打两连射有两种办法,要么连续扣动两次单发,要么轻微的扣动连发,后者明显难度大很多,稍不注意就是三五发出去了,但是后者两连发的连贯性和精确度也要高很多!

所以这个小连射的控制几乎是PMC和各大西方军警精锐部队常练不懈的项目,齐天林现在对身体肌肉的控制可谓登峰造极,自然做得娴熟,右手拉动枪身不停的快速寻找目标,几乎双眼都没有看瞄准镜,全凭一种对枪口指向的感觉,也就是华军常说的指哪打哪!

冀冬阳跟马克亨克的小组其实还是跟着齐天林上来了,毕竟作为一个小队,这样的支援掩护才是最应该的。

所以当他们跃上山脊,就跟向左在狙击步枪瞄准镜里看见的场景差不多……

齐天林极其高效的近距离点杀,简直

就可以媲美台球高手表演将一排彩球飞快的一一送入袋中!

真的就跟打台球差不多!

因为山脊上原本就是部落武装分子最集中的地带,有点阴差阳错,因为开始在往两边调派人手,后来又被喊到中间,这几个人跃上山脊前的土坎,就能看见很多正在往中间杂乱集中的枪手们慌作一团!

齐天林根本来不及腾出手指按动PTT通知支援,只能叫喊亚亚躲避掩护,自己就开始一场真正的杀戮!

足有几十人!

大半个身子在石堆后,齐天林的身体就稳定得好像石堆的一部分,只有弹壳从右边不停的弹出,右手间或离开护木去腰间摘下一个尾部缠着挂绳的新弹匣,不停顿的飞快更换!

绽开的血花不停在眼前的胸口,头部,以及惊恐的脸上展现!

枪口没有按照什么方向原则,就是毫无规律的眼光看见谁最有威胁就攻击谁!

那一瞬间,齐天林的脑海似乎也陷入了极其高速的运转,精确的选择目标,扣动扳机,寻找下一个目标,移动枪口,再射击……

脑海中没有任何的杂念,没有什么叛徒,没有射击要领,没有人文主义的悲悯,没有是不是应该沉沦在杀戮中的思考,只有射击!

整整四个弹匣!

枪管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红发烫,隔着护木似乎都能感受到中灼热,不能再打了,这样的高速射击对这种高精度改装过的步枪就是一种摧残了……

看看对面能站立的人体已经没有多少了,齐天林一把就扔下手中的M4步枪,拔出右腿上的P226跳出石堆的掩护,直接就扑了上去!

实话说在战场,这种手枪几乎是没有用的铁块,无论火力还是震慑力,都不如一把破烂的AK步枪,更别提那个短短枪管带来的精度了。

可齐天林不会,双手握持,就跟很多参加IPSC射击比赛的选手一样,几乎是风驰电掣一般,一边跑,一边突然停顿射击!

还是两连发的射击,食指近乎本能的快速扣动,二三十米外的身体一个个继续在倒下!

但是身体也几乎完全暴露在最后的十来个敌人面前,面对对方的步枪,他还是被击中了!

应该是侧面的一个趴伏在地面的家伙,子弹击中了他的大腿,齐天林的目光甚至能看见自己被打飞的一小块大腿腿骨!被弹头带着血肉一起从腿部弹射出来!

一般人在这种时候就会轰然倒地了,但是受过严苛训练的战士却会在惯性的带动下,继续攻击,肢体上的损伤只要没有完全切

断运动神经,都不会让这些战争机器停止运转。

齐天林更超出这个范畴,看骨头片归看骨头片,娴熟的把手枪调转过来嘡的一枪!

P226套筒就滑到后面卡住,空仓挂机,子弹打空了!

和IPSC那些人,比赛时候在腰际上挂满一圈弹匣不同,齐天林他们几乎很少额外把手枪弹匣放在外面,毕竟能让手枪打空的时候,太少了……

扔了手中的P226,胸前还有一支,只是在拔枪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有两三秒停顿,腹部又挨了两枪!

土黄色的多袋裤上,灰绿色的T恤上,都浸满了乌黑的鲜血……

这就是后面支援三人组跟亚亚最后看见站在一片尸体中的齐天林!

惊呆了……

最后几枪手枪射击,他几乎已经冲到了对方两个武装分子中间,太近了,这几个人已经有点吓得魂飞魄散,加上看见后面扑上来的几条人影,已经完全慌了神,四处逃窜,根本没法对齐天林射击,其中最近的那个被齐天林近乎于抵住颈脖击毙……

也许子弹正好击断了颈部动脉……

在心脏泵血83.3毫升/秒的强大压力下,从伤口喷出来的血液几乎可以喷射到十米以外……现在有很多都砸到了齐天林脸上!

在击中的时候,人体中还有四千毫升血液,就这么短短十秒钟时间,出血量很快达到一千毫升……

一个几秒钟前惊慌失措,充满灵魂和思维的人,现在已经完全死亡!

齐天林的眼中没有狂暴,没有迷茫,也没有兴奋或者得意,近乎冷漠的扫视了一遍周围几十具尸体,根本就不看自己身上的伤口,躬身捡起自己那支P226,换上一个新弹匣,在这片修罗地狱般的山脊上走了一圈,看见几个还有动静的武装分子,抵近枪口,伴随一句:“早去早安乐……”

“砰!”

战斗中的射击和结束以后清理战场的抵近射击又是两种对心理上极大的冲击!

冀冬阳他们就这么看着齐天林像个神父一样挨个检查,动作跟那个著名的悲悯公主动作差不多,但是行为却截然相反,就好像一个举着镰刀的死神,不管躺在地上的躯体距离死亡还有多远,一律一刀割走!

然后,就看见齐天林慢吞吞的挺起腰身,看看周围远近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的战斗,PMC们对部落武装分子没有任何战利品的需求,发现已经彻底击溃这帮武装分子,才逐渐开始会合准备下山……

但是显然也听见了这边清脆但有节奏的单发射击,几乎

都明白在做什么,所以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过来……

接着就发现了这边令人咂舌的尸体和站立人数差异!

几十名冲上来的PMC几乎全歼了山崖上接近一百多名的武装分子,自己只付出了三五个倒霉蛋的生命,然后近半数挂彩的傲人战绩,但是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也就各击杀两三个人,可是这边呢,中间这里只有五个人!

遍地躺满的尸体就不下五十具!

而这五十个人中,除了山坡上有十来个是这边几人搞掉的,那边的一片,全都是那个杀神一般的PMC一个人杀的?

齐天林没在意这些,检查完毕,慢吞吞的又走到石堆后,捡起自己的M4步枪,慢腾腾的下山……

带着一身的血迹!

几乎所有经验丰富的PMC都能看出,这个彪悍的杀胚上半身头部血淋淋的是别人的血,呈喷溅状……

但是腰间T恤上的乌黑血迹,就肯定是自己的,大腿裤子上的弹孔更是说明这还是一处应该伤到了骨头的贯通伤……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下山真的要困难一些,因为肌肉不单是用力,还要消耗精力来控制平衡……

可眼前这个身中几枪的强人,居然能自己下山!

这就很让PMC们肃然起敬了!

战士嘛,永远都只会对最强悍的战士表示敬意,特别是在齐天林逐渐走过走近,发现就是那个第一个冲上山的PMC时候,零零星星居然有掌声响起来!

然后越来越多的掌声,有些站得近的,还习惯性的用自己军队的军礼表示敬意……

似乎经过了这一轮杀戮,才真正从导演身亡中发泄回归的齐天林莫名其妙,明星么?

杀人有什么明星……

真是鬼扯淡!